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九章 再出发

第二十九章 再出发

  “如果家主你晚来一个星期,这里的情况会非常的糟糕。且不说物资上的贫乏,可能精神上已经压垮了许多人吧。”在短暂的交谈,了解了情况以后,苏灵担心的对我这样说了一句。

  “是啊,家主你没发现吗?在场的大多都是年轻人,因为牺牲的都是一些...”TINA也接口说了一句,声音再次哽咽。

  我拍了拍TINA的肩膀,她没有说完的话我了解,应该是牺牲的大多是一些老人吧,因为活下去年轻人才是希望,而我回来了,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

  继承一段记忆是简单的,融合一段记忆在血脉之中是困难的,就如同一个失忆的人想起了往事,可能都如同在做梦,即便是自己的往事也是如此。

  如果在生活断层的情况下(失忆前和失忆后的生活环境,生活习惯发生改变),那就更加的难以完全融入。

  隔绝了千百年的时光,一切都在大变,回忆无所依托,我更是难以完全去融合自己以前是聂焰的记忆,如果醒来就完全是聂焰的一切,做为叶正凌的二十几年也就白活了,无论哪一段生活都会给我带来影响,这才是叶正凌没有被泯灭的象征。

  到了如今,看着这些火聂家人,我才找到了当初聂焰的感觉,看来激活一些感情,也还是需要熟悉的一切。

  在这里,TINA和苏灵不免要问我的经历,可是时间紧迫,我已经无法对苏灵和TINA细说了,只是对她们说到:“现在最大的事情是要离开这里,火聂家的总部总有一天,我会夺回来的,可不是现在。现在,你们赶紧收拾一下,我带你们离开。”

  “离开?”苏灵一听我的说法,脸上就布满了忧虑与些许的恐惧,看来妖人攻占火聂家的一场屠杀,给她的心理带来了不少的阴影,本能的就觉得畏惧和不敢。

  至于TINA要稳妥一些,问到:“家主,一下子就带走将近200人吗?我很担心,不如分批...”

  “不。”我坚定的摇头,说到:“一旦我带人走,地下这个秘密就注定要暴露,你觉得我还有第二次机会吗?我不能让火聂家再损失一个人,所以马上要走!但你们也不必担心,在地下车库我准备了两辆中巴车,装200人是够呛了,但是挤一挤,先上路再说。现在是5点半的样子,等一下6,7点就是街上人最多的时候,这些妖人绝对不敢在大街上闹出什么来。到了那个时候,我再想办法,换交通工具也好,怎么样也好。总之,先走出这一步再说。”

  “家主,会不会有些冲动?”苏灵总是听得不是太保险的样子。

  “没有别的办法,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否则就无法避免冒险。我下来的时候,很是小心,没有惊动一个妖人,出去的时候,就会有一定的缓冲时间。”我对苏灵这样说到,与其说是在安抚,不如说是在给自己信心。

  那几秒的时间差,妖人有没有发现什么?我没有把握,只能靠老天爷保佑,我也不能因为这个就踌躇不前。

  “苏灵。”苏灵还要想说什么,已经被TINA阻止了,然后她意味深长的说到:“从小最崇拜的就是聂家主,几乎是我们火聂家人从小的精神支柱,我曾经研究过聂家主的一切,我只能说,这一次,聂家主的灵魂在现在的家主身体里苏醒,能得到这个结果,已经很幸运了。”

  我对TINA的话有几分兴趣,不由得问到:“怎么说?”

  “我曾经以为,聂家主醒来的时候,会湮灭现在的叶正凌。说实话,这个结果,其实我不愿意看见,是残忍的。事实证明,非但没有,两段记忆还在相互的影响。我研究聂家主,太知道他的行事风格了,如若是千百年前完全的聂家主来救我们,绝对是一路杀上前,傲气而狂放,不惧任何的挑战。而如今的家主,却懂得争取一个安全的时间,小心而忍耐的走到这里...”TINA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了,因为没有必要了。

  而苏灵忍不住轻轻的挽紧了我的胳膊,如果在这里,谁对叶正凌这个身份最有感情,无疑就是苏灵。

  曾经,我没有对自己的行为模式有什么具体的想法,但我不得不承认,TINA这个极富智慧,极有观察力的女人却给我总结的很完善,我的前一生聂焰从小就天赋过人,师从小道界身份地位都不低的名师,出来以后,就一鸣惊人,斩妖途中也顺风顺水,唯一造成了挫折的饕餮,在几年后也被他亲自手刃。

  所以,聂焰一生放纵不羁,傲气铁骨,性烈如火,从未退缩过。

  就像一个名门的大少,名师的首徒,行走江湖,得到的是赞誉,一生都未挣扎过,只要做好一个英雄便是。

  而纵观前生,失败也在这里,太过孤傲狂放,38岁,正是大好年华,便折于大妖之手,如果换一种稳妥的方式去做一切呢?如果放下骄傲,去联合一切能联合的力量呢?就比如雪山一脉,小道界?

  也许老天就是看我这样,给了我一场磨难。

  所以,我成为了叶正凌,一个天赋可笑的家伙,然后加入一个只有三人的破落师门,学也学了一个半精不精,不如师兄,最终还被赶出师门,过上了平凡人的生活。

  如果是这样,倒真的也罢了,可是命运的转折就像一场疾风暴雨,一下子扭转了我的生活,不给我喘息的空间。

  妖物,猎妖人家族...各种陌生的东西全部出现在了生活当中,而所有人告诉我的都只有一个答案,这是我应该去抗下的东西,因为你前世如何如何?可我空有前世的名声,没有前世的本事,还背下前世的债,这是何等的难受?

  可我不能停留,因为不管是主动的,被动的,我都被一双无形的手在推着走,我还没有依靠,师父离去,完全陌生的修者圈,又被寄予了各种希望,还背负上了各种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个小人物,面对这一切有什么办法?

  忍耐,这已经不是困难的事,忍耐到极致,那就小心的反抗,反抗遭受到凌辱,那就用命去搏!

  我已经无法回忆做为叶正凌,我的一生之中有多少狼狈的时候,又有多少次生与死的边缘,看着我二十几年走过的路,简直就是让人压抑而无奈的一种悲伤,哪有前一生的意气风发,狂放骄傲。

  这是老天爷给我的磨练!一把好剑,不仅要好的一块金属胚子,还要经历最高温的烈火,然后千锤百炼。

  我不怨谁,如果我不能从这完全不同的两生之中去领悟自己该有的位置和行为模式,那么一切才是白费,聂焰之勇,叶正凌之磨砺,这才是完整的我吧。

  我不退缩,但我也绝对不会鲁莽,我相信自己,但同样也相信所有人的力量。

  “少爷?”苏灵见我发呆,不由得叫了我一声。

  我微微一笑,摸了摸苏灵的头发,然后问到:“这里注定会暴露了?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不想要暴露在敌前的?如果带不走,那就毁掉。”

  现在的我,必须考虑每一个细节。

  Tina摇摇头说到:“这第四层原本就是做为火聂家退路的所在,其实除了一个阵法,并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家主你应该是知道正确的路线,才没有受到阵法攻击。我巴不得那些妖人下来,胡乱之下,阵法也总会让他们折损一些人。主要是第五层...”

  “第五层有什么?”我追问了一句。

  “是最早的火聂家留下的一些东西,家主的一些笔记,四位先祖留下的一些东西。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不算...”Tina到了现在没有隐瞒我的必要。

  “那很重要。”我打断了Tina的话,表明了我的态度,弟弟妹妹们留下的,不就是我最重要的财富吗?我甚至想念火聂家总部那一间房间,果然是按照我做为聂焰时期的房间布置的。

  “不过,除非巧合,否则他们是没有办法到地下五层的。”Tina给我说了一个实际的情况,接下来的事情,自然还是我来定夺。

  有了如此大的,他们下不去的概率做保证,我是断然不会再耽误时间。

  很快就做好了决定,让Tina吩咐下去,所有的人收拾一下,我们马上离开这个地下,而去哪里,我也已经想好了,就去望仙村。

  那里原本就是火聂家的核心猎妖人所在的地方,是当初聂焰为最大程度保留火聂家的势力留下的一条退路,如今由他们来保护火聂家的人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所幸的是从C城到那里原本就不是很远的一路,难在攀山会遇见很多的未知,而这一切,我都决定由我来阻击!

  想到这里,我悄悄的捏紧了拳头...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到哪一步,我只有一个坚定的信念,火聂家的人一个都不能少。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也完毕了,我发现我真不是天才,估计能归为手残党一类的,写个四五章的时候真是困难。我总结了一下,原来我是那种笨牛型的作者,我是多么努力的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