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三章 逃亡(下)

第三十三章 逃亡(下)

  慢慢的,苏灵不那么紧张了,车子的速度也变为了正常,遇见红绿灯的时候,也无比的遵守交通规则,该行就行,该停就停。

  即便,在车子的后视镜里,至少可以看见有三辆车子对我们跟得紧紧的。

  或许,是因为我的话语安慰了苏灵,或许,是这个城市最热闹的灯红酒绿给了苏灵最大的安全感,一切都是很好的,你看,城市里的人们不正在享受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吗?

  这就是现实的生活,不允许任何在人们理解以外的现实来破坏它,肆无忌惮的只能是电影。

  因为有些规则就如同最关键的零件,就不能破坏的,一旦破坏了它,就没有回头路可以再走。

  现在的妖人还没有这个本事,去迎接这样的后果。

  我指挥着苏灵开车的方向,尽量选择远离火聂家逃亡队伍的街道,带着身后的追踪者兜了几个圈子,通过Tina得知了那些人的行程以后,这才放心的朝着我原本的目的地开去。

  城市在这个时候,是比较堵车的,但偏偏急不得。

  即使远远的已经看见秦海念用一个轮椅推着老周,正焦急的在路边张望,我也只能静静的等待着车子慢慢的挪过去。

  就是这样的堵车,给了我最大的便利,我还能为那些逃亡的火聂家人再多争取一些时间,他们的路线都是避开了堵车的路线,只要能够出城,哪条路都无所谓。

  我的心头稍微轻松了一些,甚至哼起了年少时和老周老陈在一起时,常常哼唱的歌,苏灵不满的撇嘴:“不可靠的样子。”

  Tina倒是很欣慰:“家主,你真的有了很大的变化,从你身上我看到了大将之风。”

  我一笑,不得不说Tina的这句话我还是很受用的。

  “什么情况?”秦海念一上车就开始询问,老周的腿脚不方便,一人占据了后排的坐位,幸好苏灵的这辆车是平日里为了我的需要,特别弄的商务车,所以才有足够大的空间让秦海念和Tina坐到了后排去。

  从某种角度来说,和秦海念在一起是比较放松的,因为她虽然八卦,会知道各方的情况,但无论得到了什么情况,她都是一个天生的乐天派,而且一根筋认死理的倔强,反而会让人把事情看得简单。

  “我去接了火聂家的人,现在我就是一个大大的诱饵,我们的身后有追兵。但我有信心把你和老周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接着,我要和他们打一架,为自己争取时间逃脱。”我一句话就把事情和秦海念说了一个清楚。

  秦海念的眼镜又从眼睛滑落到了鼻尖,透过后视镜,我看见她傻乎乎的望着我,充满了信心:“好,看你说的轻松,那你一定能够打赢。”

  Tina吃惊的望着秦海念,估计思维如此简单的女人,是她这种玲珑心思的女人生平仅见。

  老周比较正常,担忧的看着我,我转过身,拍拍他的肩膀:“养好伤,如果我不幸挂掉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你帮我报仇。”

  以我对老周的了解,这句话是能让安心的回去养伤的重点,看他暗自握紧的拳头,坚定的眼神,我知道他心中暂时会平静下来养伤了。像老周这种骄傲的男人,就必须为他的人生制定一个他心甘情愿想要去做的目标,他会不顾一切的朝着那个目标冲刺,在这过程中,他绝对会心无旁骛的。

  做好这一切,我有些累了,当然是精神上的,于是静静的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事情到了现在,还算比较顺利,但是接下来的行程,未知的因素太多,我必须得谨慎的对待。

  而看着城市里,正悠闲的人们,我忽然发现我很羡慕,多么想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无论生活有什么样的压力,总不是要命的,而幸福虽然平淡,却时时都有,哪怕是一个好吃的菜,哪怕是一件好看的衣服。

  但这种生活注定不属于我。

  城市再大,也终有尽头,当我们兜兜转转的,终于从城市绕出来的时候,火聂家逃亡的车队已经安全的行驶在某条高速公路上了,而且车子还在某个加油站加满了油,几乎搬空了加油站的小超市,也算准备了一些干粮。

  我一点都不担心他们被追上,除了我是一个‘香馍馍’这个理由以外,最大的原因是,没人知道火聂家这次逃亡的目的地,就连Tina也不知道,只是按照我的指示,一段一段的指引着他们前进的道路。

  既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追赶又何从谈起呢?

  现在苏灵的速度又不可避免的快了起来,离开了城市里人群的庇护,开车在这城郊,那种笼罩的不安又开始在车内蔓延。

  我这一次没有开口再阻止苏灵开快车,如果真的闹出一个交警来追逐,还是我巴不得的事情,至少可以让我们平安的再前行一段。

  但这种很老的国道,是不指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而我心中有一个迟则生变的想法,心知这一场战斗是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合适的地点。

  城郊显然是不合适的,毕竟靠近城市的郊区怎么样也不会缺少人烟。

  我任由苏灵慢慢的开着车,开始调整着自己的身体状态,趁着最后的一段时间,我吞了两包干的方便面,又喝了一瓶矿泉水,这是秦海念准备的食物,战斗需要能量,不能饿着肚子,这些食物也算聊胜于无。

  半个小时以后,天色已经彻底的暗了下来,下午的雨一直没有听过,路有些湿滑,加上老国道的照明一直不算太好,苏灵再也不敢开快车了。

  原本老国道上的车子就很少,更何况是这样的夜里,一两个小时见不着一辆车也是正常的事情。

  前方已经是彻底的看不见道路两旁的灯光,倒是有些起起伏伏的丘陵如同一个个巨大的黑影沿着天际线起伏。

  “苏灵,车子继续朝着前方开。到了XX路段,会有人来接应你们,其中有一个是外国人,叫达伦,你安心的把车上的老周和秦海念交给他们,然后就开车去和火聂家的人汇合,Tina,你可以让火聂家的人停在最近的服务区等你们。”我已经决定要战斗了,再迟惹到一群对付不了的人,那就没有脱身的办法了。

  “少爷,你呢?”苏灵第一个反应就是不愿意,但她不能违抗我,只能可怜的看着我,绕了一个圈表达她不愿意。

  “我打赢了,就可以开着他们的车来找你们。如若我打输了...”我轻声的叫过了Tina,在她的耳边说出了这一次火聂家逃亡要到达的目的地,并且把秘密的联系方法告诉了Tina,要不然山门他们都进不去。

  “记住了吗?”我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其实,这根本是没有必要的,Tina精明干练的如同一架机器,我很少看她有出错的时候。

  “记住了。”Tina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她受到的教育应该是在我苏醒以后完全的服从我,但她终究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家主,我之前就怀疑你用自己做了诱饵,直到你给这位海念姑娘承认了,我都还以为你有后手。看来,你根本还是完全的准备把自己豁出去。而在我看来,你的性命...”

  “不许你说我的性命比火聂家任何的人性命都值钱的混账话。你们是我的亲人之后,庇护你们才是我的正经事。这是命令,停车吧,苏灵。”我低沉的说了一句,但语气之中,是绝对的不容拒绝。

  “老三,你要干嘛去?”秦海念这才反应了过来。

  “去打架。”我望着她淡淡一笑。

  “你一个人,不,这太不...”秦海念手舞足蹈,终于开始担心起来,眼镜又从眼睛滑到了鼻梁,却在这时,老周吃力的抓住了她的手,说到:“别啰嗦,让老三去。他的兄弟朋友还没死绝呢,他现在不这么做,也是没有退路了。”

  果然最了解我的,还是我的兄弟,我感激的冲老周一笑,任何多余的废话都没说,相信他也一定知道。

  在这个时候,苏灵已经不情不愿的停下了车,看着我时,脸上已经有了两道泪痕。

  一打开车门,一股冷空气就直接的灌入了车里,绵绵细雨之下,车子外的世界一片冷冽,黑暗...就连旁边的小树林也模糊的要命。

  相比起来,车子里是一个多么安逸的世界,还有重要的人在车上。

  可是,我却毫不犹豫的下了车,关上了车门...车子迟迟的没有启动,直到我愤怒的踢了一脚车子,车子才启动,然后消失在了夜色中。

  我不怕苏灵这个丫头因为担心我而任性,车上有一个绝对理智的Tina,还有一个非常了解我所为的老周,是容不得苏灵任性的。

  我就这样站在冷冷的风雨之中,等待着妖人的上门,只是他们有些慢了,而这里这么冷,双手插在裤袋里,还是觉得手都不暖和。

  我想喝一口酒,下意识的往怀里一摸,却哪里有酒?

  我把玩着手中那一款老旧的打火机,火光亮起时,远处也终于有了一连窜的车灯亮起,这些人终究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