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六章 我说过的

第三十六章 我说过的

  雨,越下越大了。

  仿佛在这样的雨夜,如果只有秋的凉雨独自唱‘主角’,风会感觉到寂寞一般,所以在这夜的冷风也越来越大。

  我眼前是对我充满了仇恨的呼延力,过度的自信让他不敢相信一个人类把他逼到了这个地步,竟然需要用所谓的‘神液’唤起体能更大的潜能。

  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取得多大的优势,还是与我陷入了‘胶着’的对战当中,完全不能占据上风。

  这还是在其他的妖人辅助的情况下。

  是的,既然是四个妖人,断然没有浪费力量的道理,每一个人妖人都会在合适的时候,对我出手,造成我的困扰。

  让呼延力惊奇的是,为何我会越来越熟悉战斗的节奏,除了那个精神力攻击的‘淑儿’会给我造成一定的麻烦,其余两人的攻击都会被我未卜先知一般的避开。

  我的肋间隐隐作疼,我尽量去忽视了这种疼痛,不去想我的肋骨出现了什么情况?我已经失去了聂焰的身体,自然没有了沉骨汤这种东西长年累月的来打磨身体,虽然大妖的精血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我的身体强度,但别人不清楚,我却是心知肚明,这个身体的强度距离聂焰的身体还有一定的差距。

  这个差距是多少,我懒得去想。

  这是淑儿的精神攻击配合呼延力的攻击给我造成的最严重伤势。

  因为面对精神攻击我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硬生生的承受,唯一比之前好的地方在于,我承受过一次精神攻击,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滋味,我避不开,只能用自己的意志强行的去忍受那种尖锐的无法形容的疼痛,让自己在这种时候保持清醒。

  然后等待着万魂花去吞噬!

  我只能用这样的办法去生生磨死那个淑儿,因为万魂花不是打散她的精神攻击,而是直接吞噬!这样会伤害她的精神本源,也会让她被反噬。

  即便如此,在那种剧痛的情况下,我也不能完全的不受影响,所以在之前的某次攻击中,呼延力的拳头终于重重的打在了我的肋间,幸好被我避过了胸口的要害。

  那一次的打击,剧烈的疼痛,力量带来的震动,让我差一点泄了一口气,没办法继续战斗下去,感觉五脏六腑在一时间都移了位,一口血混合着雨水喷了呼延力一脸,让他痛快的嘶吼大笑。

  可我毕竟承受了下来,猎妖人的命运就是如此,仿佛一生都在战斗。

  而受伤算什么?战到魂飞魄散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只要还有最后一口气。

  所以,我只是深吸了一口气,下一刻嘶吼着又和呼延力战成了一团。

  喝了那‘神液’的呼延力终于有了堪比大妖的实力,他的力量也终于对我的身体能够造成威胁了。我再也不能以力换力的与他对打,他能承受我的拳力,可我已经不能承受他的拳力,我必须配合风之阵纹,用速度去避开他的拳头。

  当然,在遭受精神攻击的情况下,那避开的几率只是五五。

  雨仍旧在下,我的身上已经找不出一点点干爽的地方,只要是战斗就没有不流血的,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血水混合着雨水,从我被淋湿的头发上一点一点的滴落。

  呼延力的脸色已经难看了,他的拳头不像之前那么有力,双腿移动的速度也不像之前那么快了。

  毕竟一个力气再大的妖物,力量也有消耗完毕的时候。

  就如同我,好像永远不会疲惫,但我也清楚,支撑我的全部都是灵魂力,我的灵魂力一旦耗尽,同样也会面对如此的情况。

  只可惜的是,呼延力的力量累积程度远远比不过我的灵魂力,他终于开始出现了疲态。

  而精神攻击也已经好久没有发起了,那是极耗心神的一件事,在战斗中怎么可能承受一次又一次的吞噬?那个淑儿再攻击下去,会彻底的崩溃,变成傻子,疯子,甚至植物人,这是回避不了的,即便她是妖人。

  没有什么东西是完全无敌的,精神力的攻击就是如此,讲究的是一个必杀,而不是一次次的发起,因为这种攻击的强度太大,必须要配合充分的休息,就好像西方的魔法师的魔力,需要通过类似于存思的方式来得到补充。

  我只是痛恨自己不够强大,离巅峰时期的距离还有那么远,否则就不会采取这种几乎是拖延的办法来磨死敌人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最初的细雨终于变成了倾盆的大雨,在煎熬过又一次强度已经不是太大的精神攻击以后,我终于又挨了一拳,我只能顺着这一拳的力量倒退,来消解一些拳力,但我的目光却落在了那个淑儿的身上,我看见她的面色苍白如纸,一缕代表着消耗过度的鲜血挂在她的嘴角,她终于跌坐在了地上。

  在后退的过程之中,那个隐没在黑暗中的杀手又对我发动了一次攻击,可惜他的攻击从之前就对我没有效果了,我轻松的避过,嘴角一丝嘲讽的笑容,怎么做为一个杀手,也会有了一丝喘息的声音。

  地下有东西在飞速的接近,在我到底的瞬间,一根之前在战斗时,被打落的树枝就在我的身边,巧合的是,这是一根坚硬的硬木,而且非常的尖锐。

  我没有多想什么,一把把这根树枝抄在了手中,几乎是计算着时间,朝着地面狠狠的插了下去。

  一声闷哼从我所战的地面之下传来,一缕鲜红的血诡异的从土地之下缓缓的渗透了上来,接着被倾盆大雨一下子冲刷而去。

  树枝很快就断了,我抬头,看见的是呼延力暴怒的双眼:“你伤了我小组的人,今天晚上等待你的,可不是死亡那么简单。”

  其实,呼延力并不是一个很多废话的人,按照他的性格应该直接的攻击,可惜他也需要喘息的时间,所以说了一句狠话来威胁我,给自己挤出一点可怜的喘息时间。

  是的,我伤了他们小组的人,这是今天晚上面对这两个神出鬼没的家伙,我第一次出手,因为我觉得时间差不多了。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望着呼延力笑了,也许我的笑容在他的眼中显得诡异,也许我的战斗力得到了他的肯定,所以他的表情开始惊疑不定,从这一刻开始,战局的上风终于被我稳稳的站住,只有预感自己会失败的人,才会这样惊疑不定。

  “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吗?我要狠狠的揍你们!为了证明你们其实狗屁不如。”

  “你说什么?”呼延力低吼了一声,战斗到了这个程度,所有的人都开始疲惫,为什么我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

  我自然不会给他说出原因,只因为采取了拖延战术的我,还有力量可以用!

  灵魂力再一次的翻涌,灌入了中枢阵纹,越发多的天地之力开始支撑着我,灵魂一次次的承受天地之力的灌注,开始出现了痛苦的撕裂感,万魂花在轻轻的摆动,似乎在稳固着我的灵魂。

  这种痛苦的撕裂感仿佛已经被我习惯,只要灵魂没有受伤,一切都好说!

  我享受这种充满了力量的感觉,大吼了一声,速度极快的朝着呼延力飞奔了过去。又是一场激烈的近身肉搏,但是在这一次,呼延力面对的是一个完全豁出去不要命的我,因为此刻我才用了真正的巅峰力量去对付他。

  不管什么层次的打架,都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

  疲惫的呼延力面对的是一个到此时才爆发了全部力量的我,如何还能够和我保持平衡的战局?他可没有什么惊人的速度,来消耗我的力量。

  终于,我的拳头落在了他皮毛之下的鳞甲上,一拳不足以破开他的防护,那么第二拳,第三拳呢?我发疯了一般的攻击,拳头如同雨点一般的落在了呼延力的身上,而呼延力做为一个近身肉搏的妖人,应该最是清楚,让敌人不停的攻击同一个地方绝对是最愚蠢的错误。

  可是,他没有更好的办法,他只能用防御来换得攻击我的机会!

  不过,没有任何的机会。

  我已经打疯了,几乎在拳脚之间没有任何的停顿。

  终于,呼延力开始连连的后退...

  终于,呼延力那一身几乎变态的防御之下,那鳞甲之下开始渗出了丝丝的血迹...

  终于,呼延力的反击开始越来越无力,力量快要耗尽,身体又接连的遭到打击,没有什么比这个情况更加的糟糕...

  那个淑儿或许看出了呼延力的狼狈,挣扎着站起来,想要再次发动一次精神攻击,我狠狠的看了她一眼,她或许被我的眼神吓到了,忍不住倒退了一步...但还是毫不犹豫的发动了精神攻击!

  呼延力就如同挡在他们之前的盾牌,如果这面盾牌破碎了,他们会有怎么样的结果,傻子都能够联想到!因为隐藏在黑暗之中攻击的家伙,他们的攻击开始无效了。

  所以,我又承受了一次精神攻击,在这一次攻击以后,那个淑儿似乎再无力量支撑,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能够保持神智的清醒,我想已经是她的意志够坚定了。

  这是多么好的一次机会,我真的狠狠的恍惚了一下,可惜力竭的呼延力哪里还能抓住这一次机会?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更,昨天耗蓝过度,今天多休息了一会儿。不过昨天欠下一章,所以今天三更。还有两更,会晚,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