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八章 曙光

第三十八章 曙光

  转身时,一股呼啸的冷风如同嘶吼般的从我的后背刮过,如同魔鬼的嘲笑。

  嘲笑着我的冷血,嘲笑着我的暴戾与无情...一个是非观都没有成熟,可能只是被动变为妖人的女孩,我何以能够这样果断的动手?

  所以,魔鬼也会在这个时候开始嘲笑吧?看,他张扬的正义!

  可我的心在两生的历练中,却早已无比坚定,天道若张扬的是善与仁,那总归是有人去发扬善与仁的,在灿烂的阳光下,在和平的微风中,那些东西会闪亮的照亮人们的心灵。

  但在任何事的背后总有黑暗,我愿意背负着血腥和杀戮的罪名走进地狱,只要我杀得一个,救得百个,为何不杀?要带着人们走向光明,那么在总要有在黑暗中的探路者,把生命奉献在祭台之上。

  带着这样的心情,我走到了呼延力的面前。

  他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可我一点儿都不担心,如果我感觉的没错,他的鳞甲之上应该全部都是鲜血,被冷雨淋着,没有干涸的可能,鲜血的流逝会让他现在感觉很冷。

  他的肋骨应该全部都断裂了,其中胸腹有一块诡异的凹陷着,是因为那一条肋骨完全的碎了,碎片应该插在了内脏之上。

  其余的伤势,我已经懒得去想,就算强壮如他,这样的伤势已是神仙难救,只是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罢了。

  又冷又痛,这应该是他生命的最后感受,只是不知道被他夺走鲜血和精血的人们,是不是也是同样的感觉?可惜,他只有一条命来偿还,我觉得不公平。

  如果可以,我希望他能想起自己是人的时候些许的温暖,这样会让他痛苦一些,我很希望敌人能够后悔,我一点儿也不介意犯下了不可饶恕罪孽的人,在死亡之前忏悔痛苦,那才是对无辜的生命最好的祭奠。

  “他们都死了?”呼延力的声音之中带着绝望。

  我盯着远方群山的剪影,从衣兜里摸出了一支烟,我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干爽的地方,但烟却在烟盒的保护下,只是有些潮湿,但这样点燃也颇为费劲。

  蓝色的烟雾给我一些微末的安慰,我的心情渐渐平静:“死了,所以该轮到你了。”

  “猎妖人之中有你这样的存在,很可怕!所以,一开始知道了你的存在后,都想杀掉你...但一个时代,总有正反面的主角,而主角身上总是多少背负着一些大气运,让他们死里逃生,让他们绝境里看见生机。所以,你不是那么容易杀死的,也幸好,追兵不止我们四个。但你这样的人,猎妖人里只有一个,我很开心。哈..哈哈...”呼延力笑的很开心,断断续续的咳血。

  我看着他,从地下找了一根合适的树枝,拿起了随身钥匙串上的小刀,在削着树枝,一边削一边叼着烟问他:“这个大气运的理论很有意思,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嗯,很多小说里这么写。”呼延力快死了,话却不少。

  树枝的一头在我的手里快速的尖锐起来,我点头,说到:“其实很多小说里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但不可以全信。就像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主角,而是另外一种存在。”

  “是什么?”呼延力有些好奇。

  我沉默,手上的速度越发的快,一个像矛一样的尖头已经被我削了出来,我剥掉了多余的树枝,在手里试了一下感觉,然后说到:“是火种!所以,在黑暗里,你看见我无比耀眼,但我其实很弱小。等到我燃烧起来的时候,周围就会大火一片,最终照亮整个黑暗,直至光明的到来。所以,很遗憾,我只是一个火种,在你们眼里耀眼,当大火开始烧灼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人类之中,就包括猎妖人之中这样的存在也不止我一个。”

  呼延力望着我说不出话来,最后才不服气的嘶吼了一声:“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好弓在没有了兔子的时候自然会收起来,消沉的猎妖人没有了你们这些猎物,又如何的会耀眼?现在你们出现,弓箭自然会拿出来。没有无敌的存在,天地的至理是环环相扣的制约,就算食物链的最顶端,都还有天灾人祸,生死来制约,你何以觉得只要杀了我一个,你们就肆无忌惮了?我怕到时候各种光芒会刺瞎你们的眼睛。”我拿起了手中的长矛。

  “我不信!”呼延力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大吼。

  “对不起,让你死的那么不安心。”我手中的长矛狠狠的刺下,从呼延力的身体凹陷的那一块狠狠的刺进去,来了个对穿。

  “咳...”呼延力说不出话来了,内脏的破碎,大量的鲜血涌入他的喉间,气息也不畅了,说话变成了奢望,可是我看着他绝望,心里却充满了希望,刚才那番话,我何尝不是在说服我自己?

  “敬你和我打到最后,像你这样冲在前方的男人,我就不用灵魂力来杀死你了,那是对你的侮辱。你需要的是鲜血和伤口来证明你的死亡和战斗。”说话间,我又拔出了那木制的长矛,这一次对准的是咽喉。

  “谢..谢..你冷血,但你..你不侮...”呼延力的话没有说完,我已经把长矛刺入了他的咽喉。

  终于结束了,在这一刻,我感觉全身的力量都像被抽空了一般,靠着树干大口的喘息,好在烟雾在肺里转了一拳,又给了我些许的麻痹,只是站起来的时候,肋间的疼痛,依旧让我冷汗淋漓。

  如果一开始就用吞灵焰,那不就简单了许多?

  我走在寂静的林间,一个人自言自语,吞灵焰能攻能守,确实是一个利器。

  可是,我在聂焰那一生,只有最后一战才这样依靠了吞灵焰,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它需要大量的灵魂力来支撑,一旦用了它来战斗,就没有办法再用别的方式了。

  在必死的绝境,最厉害的敌人面前,才值得这样去使用吞灵焰,只因为它消耗灵魂力很快,威力很猛,可是支撑不了太久,再久就是自己的灵魂献祭了。

  就好像威猛的炸弹,威力巨大,可是杀伤力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我现在的灵魂力不足以让吞灵焰发挥出应有的威力,用了是浪费,而现在的我,沉睡了千百年,不再是巅峰状态,更需要磨砺自己。

  只不过,任何的磨砺都需要付出代价罢了。

  站在公路的边上,我找到了我下车时,刻意放在一个树丫间的卫星电话,在战斗的时候没有感觉,在战斗以后我才发现每一次说话,每一次呼吸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折磨。

  电话通了,秦博士的声音有些迷糊,显然这样的冷雨夜,即便是在地下,也是该休息的时间。

  “秦博士,XX路段,靠南边的山林里,四具妖人的尸体,要不要?”我扔掉了口中的烟,物尽其用,不要浪费是老祖宗传给我们的美德,所以我没有让呼延力说出那最后一句话,我虽然冷血的不可能让他们活着,但并没有侮辱他们。

  我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操,我只知道为人类继续走下去,我做到了极致,站在对立的角度看我‘坏’到了极致,背负骂名,我也要去做。

  秦博士的声音陡然变得清醒且激动了起来,我打断了他:“都是高级的货色,妖人之中战斗力很强那种。不是普通的大路货,快点儿叫人来接收吧。如果天亮了,被人一不小心发现了,这一带又要多出一些民间传说了,重点是你们难以擦屁股。也别被那些妖人抢先了,我很不幸,身后还有追兵。”

  “马上就到,最快的交通工具。”秦博士无比的积极。

  我一笑,挂断了电话,原本想问一下老周的情况,又忽然觉得自己傻了,战斗不过半个小时的事情,我应该追得上他们,做为最好的兄弟,我应该亲自为老周送别,给他一个拥抱。

  这样想着,我收起了卫星电话,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走向了公路。

  这么冷的晚上啊,我选了一辆车,在刚才,我搜了一下妖人的身上,车钥匙还是在的,只不过那辆跑车太招摇,我还是选了一辆正常点的。

  我不懂什么电子设备,但还是在车上仔细检查了一下,明面上是没有任何的监控,我也只能做到这一点,然后开着车走了。

  全身都是湿冷的,就算车里的暖气也让我热不起来,而疼痛又好像一把冷刀子,每在我身上刮过一次,我就痛的发冷。

  可是,我的心情很愉悦,终于,又可以到我想要到的人们身边,又可以在车上懒洋洋的靠着,充满了那种安心感了。

  想着,我还是忍不住给秦博士拨通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如果是我的朋友到了,让他们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会追上来。

  放下电话,我的脸上带着笑容,安静的老国道没有声音,风雨也大,黑成一片,我总觉得我看见了明天天亮时的曙光。


仐三说:
昨天的两章补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