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九章 愿望

第三十九章 愿望

  我一向认为雨是很有灵性的一种存在,很多时候能觉得它能微妙的感应人的心情,也或者是我的错觉,是人的心情在跟随它的脚步。

  XX公路的某段。

  当我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雨就已经停了,还来不及打量一次眼前站着的众人,一个身影就不顾一切的窜入了我的怀抱。

  温暖的双臂圈住我,委屈的一声:“少爷!”

  在这世间,如果有人可以和如此亲昵,却不是男女感情,唯一的就是苏灵了,她好像延续了千百年来,我年幼的弟弟妹妹对我的感情一般,无论是关心也好,照顾也罢,很是自然。

  我的心里涌动着一种叫感动的情绪,很想用力的回抱一下苏灵,无奈身体动一下,换来的却是一股疼痛,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少爷,你怎么了?”苏灵担心的叫了一声,脸上还挂着之前因为激动而流出的泪水。

  我冲着苏灵摆摆手,在那边的Tina却是异常关系的走了过来,扶住了我。

  她永远那么得体,即便激动也能压抑自己的感情,站在一边,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但是我受伤之类的,永远是她的软肋,她不能在这个时候还控制自己冷静,所以狠狠的瞪了苏灵一眼,责斥她的唐突。

  “不受伤是不可能的,不用去怪苏灵。”我忍着伤痛,对Tina说了一句。

  而Tina却是说到:“那么家主,我们要在这里停留一下,请你不要逞强。”说话间,她就冲着那边的几个人喊了一声:“能不能过来帮他看看?”

  说话间,已经有一个看起来很可靠的老者走到了我的面前,也不问我的意见,撩起我的衣衫,就在我的肋骨之间摸索着,然后抬头苦笑着对我说到:“是这一条肋骨骨裂了,而这一条是轻微的骨折,幸好不严重,如果插入了内脏,你这样一路奔波才是危险的事情。不过,我很佩服你,伤筋动骨的疼痛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你竟然还能坐着开车到这个地方来。”

  “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处理。”我是实话对这个老者说的,因为我不能忘记呼延力所说的还有追兵,根本不用担心这些追兵会把我跟丢了,因为我身上的印记就是最好的指引,虽然并不是即时的就能定位我的位置,但指引一个大概的方向总是可以的。总之,在茫茫的人海中,我无法躲藏,除非有办法克制这个封印。

  另外一方面很感谢秦博士想的那么周全,我只是在电话中略微提及了老周有伤,他竟然派来接老周的人中,还包括了一个医生。

  “那我就简单的给你处理一下,把你复位,再稍微的固定一下。然后用些药剂减轻你的痛苦...伤筋动骨一百天,我希望你得等到足够的休息。如果不能,也尽量不要再去动到伤处了。”老者轻声的吩咐着。

  而在这时,秦海念也已经推着老周到了我的面前,秦海念一如既往的开始问东问西,她对我的关心不是假的,毕竟这么多年朋友,只是反射弧大的让人惊叹,直到医生动手,她才知道我原来受伤了。

  老周一言不发的看着老者为我处理一切,直到我忍耐过了复位的痛苦,包扎完毕,老者把止疼针打入了我的身体以后,老周才看着我,他想站起来!

  我却走过去,狠狠的拥抱了一下他,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打了一下:“我原本想直接去和火聂家的汇合点的,但我想,如果我不好好的在这里来和你道别,你心里肯定会不舒服的,这是其次!重点是,联系不那么方便,你会非常挂念的。所以,我先到这里来了,就是和你道一声别。”

  老周看着我,眼中有一丝说不出的伤感,只是对我说到:“有烟吗?”

  “都湿了。”我无奈的一笑。

  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兀的插入我们:“叶,你身上的血腥味很重,也充满了邪物的气息。我想,你一定经历了一场了不得的战斗,你不介意的话,我这里有烟。”

  是达伦,这个一向热情如火的男人。

  我笑着接受了他的好意,从他递过来的烟盒之中摸出了两只烟,却也不着急点火,而是对他说到:“嗯,很不好搞的四个家伙,一只大熊,一只变异的黄鼠狼,擅长精神攻击。另外,有一只是蝙蝠,总是隐藏着准备狠狠的‘咬’人一下,最后是一只藏在地里的穿山甲。我把他们揍了一顿,然后杀了,我不可能面对这四只大家伙毫发无伤。”

  我轻描淡写的诉说着,苏灵和Tina的脸白了好几次,秦海念这才忽然紧张起来,两只手绞着,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你和这些奇怪的东西战斗?”

  而老周只是深深的看着我,有担心,更多的是难过,因为秦海念口中的这些东西,不是包括陈重吗?

  “哦,我简直难以相信你的形容。好像让我看见传说中的黑暗时代,兽人,各种的魔鬼...不要告诉我,这样的时代要笼罩整个大地!我没有我爷爷的本事,你知道吗?我爷爷是一个很厉害的猎魔人,我知道了你的身份,从秦博士那里,我想要和你说,我爷爷和你师父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不得不说,达伦的思维太过跳跃了,前一刻还在惊叹我的战斗,下一刻就开始诉说和我的关系。

  其实我对他的话题很感兴趣,也非常的相信,在小时候,我就看见过师父抽烟斗,那是他的珍爱之物,但显然抽烟斗不是华夏人的习惯,他也模糊的说过那是他朋友留给他的东西。

  包括一个西式的zippo打火机,就是因为这个,我才有了喜欢收集打火机的嗜好。

  想到这里,我走过去,轻轻的拥抱了一下达伦,认真的对他说到:“我对你的话题很感兴趣,可是我身上有一个追命符,注定了我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这会给我重视的人带来灾难。相信我,我们会再聚的,到时候告诉我,我师父和你爷爷的故事。”

  “好!”达伦虽然热情,但并非一个不知道轻重的人,在答应我了以后,走到了一边,只等我和老周告别以后,就会离开这里了。

  “我们去那边。”老周指着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对我说。

  我无言的推着轮椅,到了老周所指的地方,然后掏出打火机,帮他点燃了烟,自己也点上了。

  那个医生给我打的镇痛药到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所以我的疼痛也缓解了很多,我蹲在了老周的身旁。

  烟头在黑暗中闪烁,雨已经停了,我们所在的地方,树木透着一种雨后特有的味道,脚下有一些泥泞,但被落叶掩盖,并不是太过严重。

  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抽烟,该说的话,在他的小屋,在车上,都已经说尽了。

  在这个时候,两个人安静的相伴,抽一支烟,然后告别,是一种男人的情怀,是一种到了亲密无间时的友情才能体会的一种默契。

  一支烟不过五分钟的时间,老周先掐灭了烟头,我站起来,也捻灭了地上的烟头,推着他的轮椅说到:“我们走吧。”

  “老三,我以前,不,就在半年前有很多的愿望。就比如说发财,美女爱上我等等,再不济也是在医院顺风顺水这种俗透了的愿望。总之,没有一个是关于你和陈重的。现在,我的愿望却变得只剩下一个,看起来非常的简单。”之前沉默的许久,现在在往回走的路上,老周忽然开口了。

  “是什么?”我望着远处的路,一个拐弯以后,就再也看不见他延伸方向了。

  “之前我不是去过厂矿区吗?我告诉你厂矿区背后那条小河,曾经被污染的很严重,后来又因为厂矿区的萧条,还有刻意的治理,变得再干净起来那条。虽然,没有以前干净,但我相约你和陈重去那里游泳,辛夷在也不错。虽然她经常准备的吃的,喝的,给你准备的,和为我和陈重准备的都不一样。”老周说着忽然笑了。

  我停下了脚步,跟着笑,眼前是那些过去的盛夏岁月,三个少年,安静的坐在一旁的辛夷,然后忽然神情有些苦涩的说到:“等我安置好一切之后,我要去找辛夷。我需要一点儿你的鼓励,告诉我她还活着,毕竟耽误了几个月,我心中一点儿底都没有。你不要看我现在很平静。其实,如果我找到的不是活的辛夷,或者她受到了什么不可逆转的伤。你知道的,我会崩溃,甚至活不下去的崩溃。”

  “因为内疚,觉得耽误那么久没去找她,是自己的错,对吗?而内疚不会让人崩溃,至于为什么,你自己去想,我也无法了解。”老周抬头问我。

  我点头,他其实了解我的。

  “什么都不会发生的,如果那样发生了,我的愿望岂不是不能实现,我不想它不能实现。”老周看着远方,如同真的在梦呓一般的对我说到。

  我没有接话,只是把老周推了过去,交给了达伦。

  我转身离去了,老周却在我身后大喊了一声:“叶正凌,你还没有回答我,我的愿望到底能够实现吗?”

  我不敢回头,更不敢去回答。有时候,人会痛,是抱有莫名其妙的希望....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章,我在想,是今天就写到这里了,明天三章,还是今天一口气写完?我觉得我抵挡不了偷懒的诱惑。如果今天晚上没有的话,那就明天三章吧,反正今天的量也不少了,大家要懂得节约精神。我在说啥?估计又要挨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