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章 家主的担负

第四十章 家主的担负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我的手指在大腿上敲打着节拍,轻轻的随着中巴车里的歌声,跟着轻哼着,随着歌声道路两旁的风景不停的倒退,明明就是初冬的天气,我却从歌声里听出了一点儿春天的气息。

  心情很好,就看什么都顺眼。

  嘴角的笑意不曾退却过,因为我的家人们都在我的身边,而我会保护着他们。

  这种感觉就如同歌声一般,是一种安心的甜蜜,这种心情我一点儿都不陌生。

  那一生,在火聂家中,弟妹们环绕在身边,就是这种心情,最普通的餐饭也好,最平常的笑谈也罢,那是一种安心的甜蜜。

  “噗嗤。”在我身旁,一声突兀的笑声打断了我此刻哼唱,转头便就看见苏灵一双充满了笑意的眼睛。

  “好好的,你笑什么?”我有些不满,这些时日颠沛流离的日子,杀戮的生活,我很享受现在的这种心境。

  “少爷,我说你好好的小车不坐,非得和大家一起挤在中巴里,就是为了唱这么一首歌来荼毒大家吗?别人自然不敢笑,堪堪的忍受着,我可忍不住。”苏灵的话中充满了调侃。

  我也不生气,只是微微有些脸红,想必刚才唱的太忘情,声音大了一些。

  看苏灵笑的样子,我自己也知道可能唱的不怎么样。索性拉开了车窗,任由冬季有些寒冷的风扑面而来,倒是少来了一些在车里的沉闷:“我喜欢和火聂家的人呆在一起的感觉。”

  我对苏灵说了那么一句。

  苏灵止住了笑声,望着行驶的公路,却是有些担忧:“少爷,这天都已经亮了好久,眼看着就要中午了,这车子不停的换人来开着,不眠不休的也开了那么久,你到底要带着我们去哪儿?在这路上总是不安心啊。”

  也难怪苏灵焦躁,在这路上惶惶的跑着,总是有一种被追赶的不安,可是这条路我是熟悉的,于是开口告诉她:“不用多久了。”

  这一路由于及时的阻断了追兵,大抵上还算顺利的。

  到了夜半的时候,已经到了秦岭下的那个村子,在往日,总是有一个赶车人为我们师徒三人赶车,这是明阳门培养的人,这一营生他们是世代的在做着。

  但如今,这个法子已经行不通了,就算全村的牛车拉来,也不够送这将近200人来秦岭脚下的。

  所以,在距离这里最近的镇子,由Tina出面,几乎包干了镇子上所有的‘偏三轮’,这才算勉强的解决了问题,镇子上人倒是好奇,城里人为什么那么新鲜?如今组织一个旅游团,大规模的选择在最危险的冬天上秦岭?

  这种事情不宜闹的过大,又要妥善的处理,交给Tina做就好了,果然Tina搬出了科考队的名声,这件事情就完美的解决了。

  此时的我躺在牛车上,冬季半夜的风雪洋洋洒洒的下,我喝着烈的要命的烧刀子,牛车颠簸着,可我觉得舒服。

  “前些日子,我看见那个俊后生,就是你的师兄回来了。估摸着,你也快回来了。”别人坐的偏三轮,可我还是偏好这牛车,这是一种情怀,也像是一种改不掉的习惯。

  我抿着酒,听着赶车人和我熟悉的交谈,心中很踏实。

  和我预料中的一样,正川哥到底还是选择了先回望仙村,如今拉了那么大一帮子火聂家的人上山去,想必他就不会寂寞了。

  这一次,原本以为会分开很久,现在算下来也不过一个星期多一些的时间,这是一件好事,让真正在意自己的人担心牵挂这其实不好。

  “是了,这一次我是有事情,所以耽误了,就让师兄先回来。他还好吧?”我和赶车人随意的聊着,心中却是思绪万千,想起很多的过往,和师兄师父一起坐在牛车上摇摇晃晃的日子,只可惜这种日子真的不会再有。

  就如同当年那个赶车的老汉也已经不再赶车,换上的是他儿子。

  “不太好咧,看着心事重重的样子,人也老了一头...你们神仙做大事的,我也不敢问啊。倒是这一次,我没想到你会带来这么多的人...”那赶车的汉子倒是很喜欢和我聊天,说着说着,也就到了山脚下。

  在山脚下,火聂家的所有人都到在了,Tina正在紧张的清点人数,分列小组,苏灵只是跟在我的身后。

  早已经习惯了现代生活的火聂家人,面对这种茫茫的大山,如何心中会安心?估计,他们会以为我带他们上山,在荒山野岭中避祸了吧?

  我也没有过多的解释,肩膀处那隐隐发热的印记在提醒我,必须一刻都不能耽误的上山,追兵已经不算远了。

  “家主,所有的人都在。是在这里扎营,还是?”Tina第一次显得有些六神无主,可又努力的保持镇定,离开了现代化的一切,面对原始的一切,完全陌生的领域,让她来安排,是容易一筹莫展的。

  可她不能不镇定,保持着对我完全的信任,只有这样才能安稳所有仓皇逃出的火聂家人的心。

  “上山吧,你觉得能在这里扎营吗?根本没有任何扎营的工具,夜里的寒风可以把一个大活人给冻死。”我这样对Tina说到,不能说的是我感觉到追兵其实已经不远了,只有连夜上山才是最安全的,如果说出来,我担心让这些又累又乏,才稍稍心安的火聂家人又感觉到恐惧。

  “那...”Tina有些犹豫,眼光却是落在了之前我们来的那个村子。

  此时,偏三轮都已经回去了,包括拉着我来的那个赶车人也已经走出了两三里地,在这寒冷的冬夜,没有人愿意在外奔波。

  我明白Tina的意思,她是在想,我们可不可以在村子里将就一晚上,扎营都会冻死人,那么这样连夜上山呢?火聂家的人都是南方的人,这一次出逃匆忙,也没有穿什么抵御风寒的衣物,而且山里的野兽...

  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了,可在有些情况下,偏偏是不允许人考虑太多的,人不把自己逼到绝境,也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

  “放心吧,我不会让火聂家的人损失一个的,一个都不可以。我比任何人都在乎他们。”我对Tina这样说了一句之后,走到了集合在一起的火聂家人面前,只是简单的说到:“我们要连夜上山,你们如果信任我这个家主,就跟随着我走一趟。到了山上,会安全的,能让大家安稳的睡一个好觉,也会有热饭热水等着大家。上山的路自然不轻松,但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带着大家上去,但也请大家用尽一切的力量度过这难关...在以后,还有更多的难关等着我们一起去度过,谁叫我是猎妖人,而你们是猎妖人家族中的人呢?”

  我的一番话让大家稍微心安了一些。

  而我花了20分钟的时间,把山上的队伍编排了一下,虽然火聂家的人属于普通人,但却有一队身手不错的普通人,那是火聂家培养的武力,此时我让最强壮的这些人带着最弱下的一批人走在我的后方,把最艰难的开路工作抗在了肩上,其余体力一般的男人和女人走子啊中间,而最后也留有一队比较强壮的人断后。

  这是仓促之下的安排,但也是能想出的最好办法了。

  爬上对于我和正川哥来说,根本不算阻碍,或者对于这里的村民来说,也不算太困难的事情,可是对于这么一个队伍我必须小心,冬天的大山更加的危险。

  就这样安排了一下,我带着火聂家的人就匆忙的进山了。

  逃亡的时候,是如此的仓促,连手电都不能保证每个人手中都有,还是在这最近的镇子上去买空了几家杂货铺的存货。

  我在前面领着路,后方是跟随我的家人,到了山中,大雪下的更加飞扬,原本还有模糊的路的痕迹,如今在大雪的掩盖之下,也找不出路来,反倒是积雪混合着未被冻硬的泥土,很是有些湿滑。

  大家都前进的很小心,我不打算在这山里过夜,挨到天亮,这一夜都注定会是爬上,可是这样的速度,就算爬到明天天黑,可能也到不了山顶。

  我心中有些焦急,生怕在这茫茫的大山之中就遇到了追兵。

  我对肩膀上的印记没有总结出什么特别的地方,只知道雷打不动的一点,每当它发热或者发疼的时候,危险就离我很近了,近到用不了一天的时间,就会遇见麻烦。

  我心急如焚,可是在脸上还要维持镇定,一路上不时的会传来谁又跌下去了,谁又冻的有些人事不省的消息,我还必须一点一点的处理。

  到了快要天亮的时候,我们才爬到了接近半山的地方。

  在这里有一块相对平坦的地方,很多时候,我和正川哥上山,若要在山里休息,都是选择在这一带,而到了这里,也就意味着山爬了一半了。

  我在考虑,要不要在半山休整一下?却是在爬过一个山凹,正好抬头就看见半山的地方,一下子看见了在半山那片平台的地方,站着很多人影。


仐三说:
这几章将是过度章节,情节就会平淡一些,但必须要有,先给大家解释一下。我已经忙的连昨天是中秋都忘记了,给大家补一句中秋快乐。今天的时间紧,恐怕三更不成,只能正常两更,明天也补不了更。嗯,三十号倒是可以闲下来,欠下的章节不带到下个月,三十号补给大家欠下的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