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一章 望仙村人的等待

第四十一章 望仙村人的等待

  我这一次带着火聂家到这里,完全是匆忙之下仓促的决定,我并没有通知任何人,也无法通知任何人。

  不管是明阳门还是望仙村,几乎都是在通讯上‘与世隔绝’,根本就没有办法打电话。

  在看见那些人影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收紧了,看他们的样子分明就是在等待着我们,难道是那些妖人已经提前上山?

  我没有表现出惊慌,却是下意识的挥手,让身后的队伍停止了前进,就暂时呆在原地,而我却快速的爬了上去,如果真的是有危险,我一个人去面对也就够了!

  就在我刚刚爬出整个山凹,要到半山的时候,那个平台上忽然亮起了耀眼的火光,原本这群人都围着一堆篝火,当我到来的时候,才用篝火把火把点燃。

  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上百个火把的光芒是如此的耀眼,也映照着站在那里的每一个人的脸。

  当我看清楚他们的脸以后,紧张的心顿时放下了,而是变成了惊奇,还有一些微微的感动...因为来的人我全部都认识,是望仙村的人,为首的就是望仙村的村长。

  此时的我,早就知道了望仙村的来历,他们就是火聂家猎妖人的传承,或许是因为呆在这么一个安全的,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他们的人比火聂家附属家族的人还多一些。

  这不是我身为聂焰时自私,不让猎妖人去面对风雨,反而要普通的附属家族留在了世间。

  的确是因为千百年后的大劫,更需要猎妖人的力量,也更是因为普通人或许不会遭受灭顶之灾,但猎妖人却往往会被斩尽杀绝,我只能这样选择。

  如今看着整整齐齐站在半山的人,都是望仙村的精壮力量,我的心情渐渐的激动起来,好像又回到了聂焰那一生时的峥嵘岁月,一声令下,十几骑轻骑绝尘,挥手间,就剿灭一个妖群...

  “恭迎家主!”在火光下,村长早已经看见了距离他们不到50米,站在一个稍矮山头的我,隔着太远的距离,我看不见他的神情,却听见他的声音都在颤抖,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激动,在喊完这一声以后,他身后的百多个人一起高声喊着:“恭迎家主!”

  喊话间,所有人都举着火把,单膝的跪下,手呈一种奇怪的手势伸出,这是猎妖人之间才会用的礼节。

  看着火光漫天的半山,我心中明白,聂焰正式回归的消息,怕是望仙村的一众人全部都知道了,我从小就在望仙村长大,得到村民的爱护,和一种若有似无压抑的尊重,但从未像此刻一样,他们淋漓尽致的爆发了。

  因为在曾经,我还是不完整的。

  他们如何敢过早的流露?过早的干涉?就像守着一个脆弱的幼小生命,生怕哪一丝不对,最后全部的破碎。

  他们一直都在等待,一直都在守护,曾经的家主,他们的首领回归,一等就是千百年的岁月,希望到了最后已经无所谓是希望了,只是一种本能支撑着他们,偏守在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到了如今终于等到我的回来,如何不激动?如何还能再压抑?

  我听见了咽呜的声音混着北风从半山传来,等了太久,是时候亮出刀刃的时间了,只要我回来了,就会带着他们重新跨上‘战马’,再一次恢复猎妖人的荣光,这哭声是一种竭斯底里的发泄,能这样等在望仙村的人,骨子里都传承了这种情感。

  我的胸膛挺得更直了一些,仿佛从我身旁吹过的狂风都变成了一种豪迈的宣泄,是的,我的确回来了。

  ————————————————————分割线—————————————————————————

  望仙村,这个仿佛凝固了时间,被遗忘的地方,守着一层不变的日子,在这个黑暗破碎,晨光初露的早晨终于迎来了一次彻底的狂欢。

  尽管是白天,无数的篝火被升起在了曾经那个中心的小广场。

  在篝火之上,烧着热气腾腾的水,还架着平日冬日总是要储存起来的野味,一股股温暖的水汽流动在望仙村的上空,让飘雪的白雪都显得温柔的起来。

  走在其中,全是饭食的香气,疲惫了好几天的火聂家人如何也没有想到,逃亡到了这里,有一个如此安逸温暖的地方等着他们。

  温暖的水泡过脚以后,被望仙村人在身上笼上了厚厚的皮袄子,望仙村不缺这东西,却是怕这些疲惫的火聂家人冻着。

  然后,他们被带领着走向了这个中心的广场,等待着喝下热水,吃上热食。

  原本是陌生的,但这种隔阂很快就消除了,在广场上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都是火聂家的人,千百年前就应该我们保护你们。但为了这乱世,这大劫,我们躲了起来,受苦是你们。从今以后,火聂家的猎妖人回来了。一家人,你们客气什么?”

  很难想象,在这个世间,还有一种千百年都不断的家族情,这是一种千百年的情怀,是传承让人真正感动的地方。

  我在这个热闹的广场,喝了好几碗望仙村的米酒,吃了快半斤的肉,就被村长带走了。

  带去的是他的家,也是村里平日里祭祀的地方。

  在望仙村是没有祠堂的,曾经正川哥在山下游历,好奇的问过村长,望仙村为何没有祠堂,却要举行祭祀?其实,在当时的正川哥看来,想望仙村这种几乎与世隔绝,非常讲究规矩,人情的村落,是一定非常注重祠堂这种地方的。

  可是当年村长的回答却是:“没有真正出去搏击过的狼,只能算是狗儿。没有飞上过天空中的鹰,只能算是大一些的鸟儿。就不必被铭记了,这是去世的先人们的看法,包括我在内也只能成为一个坟包儿,不可能有灵牌,也没有祠堂那种东西!你不懂得,最早先祖的郁郁,当真的有祠堂那一天,这些郁郁才会被解开,可惜不是现在。”

  这番话,当时正川哥以为是村长在给他打哑谜,翻来覆去的想,也没懂这段连前后承接都不通的话的意思。

  但如今的我却是懂了,猎妖人的后代,不能继续的猎妖,只能躲在我为他们找好的庇护之地,会觉得羞愧,自然无颜被后人拜祭。

  到死后,能把血肉的力量贡献给村中的大阵,已经是最好的归宿!

  但只是希望一直等待的希望还在,能够揭开先祖最终老死在这里,不能为家主报仇,不能再继续守护火聂家的郁郁。

  这是命运,何其的痛苦,何其的无奈?可是,在痛苦中,这份传承才显得越发的珍贵。

  望仙村的米酒不醉人,至少在小时候,我偷偷在这里喝了两大碗回去,都没有一点事情,反倒是被师父闻出了酒味,然后被痛揍了一顿。

  这长大以后,这么喝上几大碗,还来不及和所有的人干杯,却是感觉自己有些醉了。

  心中有千言万语不得说,却急切的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人不再,但有些东西我感觉在时光中重逢了。

  我忍了又忍,而村长却推开了家中的大门。

  依旧是一样的结构,前方是一个院儿,最神圣的祭祀的地方,在院子里挂着几幅被保存的很好的画像。

  我一步步的走去,第一幅看见的就是刘河生,在画中的他已经不是我记忆中那个强壮的,没心没肺的青年人样子,而是一个面目有些忧郁的魁梧老者,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岁月,他明明那么挺拔的身材,背却显得有些佝偻。

  我的眼眶很热,有些怪这画太活灵活现了,他眼中的忧伤,渴盼,被压抑的激昂都表现的丝丝入扣,如今透过那幅画,他看着我,我好像听见了他当年的声音:“大哥,你怎么这才回来?”

  往事如烟,时光更是如梦似幻的东西...我从一幅幅画前浏览而过,那个当年倔强的官府少年人,在那个夜晚跟上我的步伐....

  那个在江湖中已经有了一定地位猎妖人,却痛哭着说自己只是一根老油田,如今想痛快的当个真正的猎妖人...

  一件件熟悉的往事,一个个熟悉的人,曾经意气风发的身影,豪情万丈的策马在荒山之中!

  我回来了,他们已经不在!

  生命是有尽头,只有留下了血脉,留下了传承,来继续等待着我的归来,继续等待着他们心中的圆满。

  这是我火聂家的猎妖人,我声音低沉而哽咽,在每一张画像面前,只能说出一句:“我回来了。”

  村长不急,只是站在院中静静的等着我,待到我走到他面前时,自己都没有察觉,已经是泪流满面。

  村长的眼圈也通红,他小声的说到:“家主,曾经先祖们就留下一句话,你回来的时候,看见这些画像一定会哭的,你是一个汉子,那种该流泪时,绝对不会吝啬悲伤,该流血时,绝对不会后退的那种人。可惜,你小时候来这里的时候,只是好奇的盯着这些画像,你还认不出他们。我当时的心情无法言说,就像一张纸隔着,我必须耐心的等着,甚至我还逃避,你回来了,那个叫做叶正凌的孩子就不见了!可你,终究回来了,那张纸被捅破,而一切就会石破天惊!家主回来了,这世间就再无所惧之事,这是所有的先祖同样的想法。这也是我们望仙村人的等待。”


仐三说:
今天的更新到此为止,坚持坚持,大家就放长假了,我再坚持坚持,也又有假期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