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二章 压箱底的宝物

第四十二章 压箱底的宝物

  有些话题我不敢过多的触碰,听见村长这么说,我只是呆了一阵,便沉默的擦干了泪水。

  村长应该是懂那种心情的,悲伤到了深处,自然的无言和逃避。

  因为说再多,离去的人已经不会回来,经过的事也不能完全的重演,又何必说太多,去反复的触碰?人,要活着,而且必须活在正在经过的每一天,苦也活着,痛也活着,忽然觉得那本身就是一种最大的坚强。

  平静了一下情绪,我走进了村长的屋子。

  在屋中已经坐了好几个人,村长,望仙村的几个老辈,Tina,苏灵还有分开了一些时间的正川哥。

  我进屋,正川哥第一个站起来,还不容我说话,就一拳打向了我。

  原本拳头是冲着我的脸来的,我并没有躲闪,到最后拳头却落在了我的肩膀上,很无力的感觉。

  “你以后如果再这样对我,也就不用叫我哥,叫我师兄了。”正川哥的拳头虽然无力,但是话却说的很重。

  一屋子的人也没有人说话,大概都知道了事情的经过,除了村长说了一句:“家主,你是应该给正川一个好好的赔礼。我想正川愤怒的不是你把他打昏之类的,而是你这种隐瞒他的感觉。”

  村长说的话是对的,我想换成是我,也会很愤怒这种被隐瞒着,然后被强行的送走...即便明白对方有再多的理由,也会愤怒。

  但我没有办法解释,也许以后还有很多这样的碰撞,在意我的人不愿意我去涉险,可我到了如今,注定了不可能事事稳妥,全无危险了再去做,所以我只能对正川哥,也是对这里所有的人说到:“我没有办法保证以后还会不会选择极端的方式。而正川哥你可以生气,可以愤怒,但不能说你不是我哥,不是我师兄这样的话。因为,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会认可。我们的感情不是你一句话就能否认的。我只能说,无论生死,我不会负了我们的感情。”

  “你...”正川哥看着我,一张脸涨的通红,明明就是满腔的愤怒想要发泄,可是面对我的话却无可反驳。

  我却狠狠的抱了正川哥一下,低声的说到:“你能安全的回到望仙村,我真的很开心,很安心。在山下听到赶车的说起,我就是这样了。这几天,我过的不算安全,尽管明白应该稳妥,我也一直挂心着,万一你不能顺利的回到望仙村怎么办?如果是那样,我才不能原谅自己。”

  “臭小子!”正川哥的拳头在我的后背狠狠捶了两下。

  我知道,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原谅我当时那个粗暴的做法了。

  连续一夜的雪,下到了早晨。

  却在上午的时分,慢慢的消停了,原本以为天会阴沉着,阳光却在上午时分倔强的穿过了云层,透出了一丝光彩。

  风变得干燥起来,带着冬天特有的寒意,却分外的让人清醒,舒服。

  村长贤惠的老婆端出了一碟子羊油烙的葱油饼,和几碗清茶,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我们就在堂屋,围绕着那张大圆桌而坐,闻到饼子诱人的香气,刚想去拿,却被村长的老婆一把拉住了:“看你脸红的,肯定在外边儿的广场喝了好几碗酒吧?老头子叫你来说事儿,你可是咱们家主,不能糊涂着,先喝这个吧。”

  说话间,村长老婆快速的从厨房端出了一碗熬得浓稠的小米粥,放在了我的面前。

  我无法形容我此时内心的温暖,就如同回到了家,回到了爸爸妈妈的身边一般...而爸爸妈妈在我的‘谎言’下,过的很平静安稳,虽然这大半年几乎没有见到我。

  但这里...我轻轻的握紧了拳头,将是我要守护的地方。

  我们的气氛很随意,但村里那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不免又是一番激动,流泪,因为我的回归让他们无法真正平静自己的心情不去激动。

  Tina和苏灵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跟着激动了一番,直到村长嚼着葱油饼说起了下一个话题:“家主,你现在也算回归了。望仙村的一切你是非常有必要知道的、我等一下,要详细的和你说起这一切。不过,在这之前,我想要说一件事情,山脚下来了一些不速之客。”

  我正低头喝着小米粥,听见村长如此说,心中便是明白了,追兵应该到了。

  我不在意一些追兵,大不了就是战斗,可是我不想暴露这个对于火聂家来说最后的‘世外桃源’,于是心情一下子变得沉重,看着村长问到:“你是如何知道的?”

  “在你山门所在的整个山,其实都有一个护山大阵。平日里是不会全力运转的的,因为一旦全力运转,所需耗费极大。可是,你也知道,在你山门有一个聚灵阵,你没有想到吧?其实聚灵阵的存在,不仅是为了当年滋养你的灵魂,也是做为整个护山大阵的阵眼。在它的支持下,护山大阵虽然没有全力的运转,却一直发挥着作用。在它笼罩的范围内,如果闯入了不速之客,是能感应到的。”村长说话间,放下了手中的饼子,叫了正川哥帮忙,进到了里屋。

  过了片刻,村长和正川哥两个人才从里屋抬出了一个显得有些巨大的阵盘放在了我们的面前。

  我仔细的看着这个阵盘,上面的线条纹路如同浑然天成,却只有简单的七条纹路。

  围绕着七条纹路,周围有更复杂的无数细纹,这些细纹才能感觉出人为的痕迹,但都高明巧妙之极。

  “这才是你山门真正压箱底的宝物,控制着这一段山脉。家主,你运转灵魂力沉入这个阵盘感觉。”村长在搬出了阵盘以后,关于它只是简单的对我介绍了一句,便已经完全的说出了这个阵盘的价值。

  在我山门的秘洞内,我和正川哥见到了好几个出神入化,甚至算是半天级的阵法,却没有想到,整个明阳门还有一个真正未出世的压箱底的护山大阵。

  我看着阵盘,并没有第一时间把灵魂力沉入其中,而是忍不住伸手抚摸了一下阵盘之上七道如同天然的纹路,正川哥在阵法上造诣比我高出许多,那是他的天分,否则不会被师父收为唯一的传承弟子,不像我入山门,是为了保我平安,让我顺利长大。

  “这阵盘是控制护山大阵的阵盘吧?应该是和大阵配套的,一般情况下,是在大阵成后,才会做这样的控制阵盘。却不想大阵成,竟然形成了七道应天而成的天之阵纹,这是自然形成的阵纹啊。”所以,看着这个阵盘,正川哥一下子就说出了它的不凡之处。

  “正川说的很对,果然你的传承并未让你师父失望。”村长赞赏的说了一句。

  正川哥却微微有一些脸红,只是催促我快用灵魂力沉入阵盘,感受一下。

  我依言照做,把灵魂力缓缓的沉入了阵盘,一开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感受到灵魂力在顺着阵纹而流动,可过了不到一秒,我忽然进入了一种非常奇特的状态,就如同被自然带入了存思的状态。

  然后,我感应到了明阳门所在的整座山峰,而范围还不止如此,这种感应在慢慢的蔓延,一直蔓延到了相邻的几座山峰,才渐渐的停止。

  怪不得村长说笼罩了一段山脉,这话没有半分的夸大之言。

  在感应到了这些以后,我就恍然觉得自己成为了这段山脉的一双眼睛,山里的每一片树林,每一段流水,甚至每一个稍微强大一些的生命体,都被我全部的感应在了心中。

  就比如一只带着小熊在冬眠的母熊,在它的怀里,小熊伸展了一下右臂...又比如一只山豹子,在雪地里行走,口中冒着阵阵的白气儿....

  我甚至忽然明白,如果我的灵魂力再强大一些,我连更弱小的生命体都能感应到!

  这是什么?失传已久的神识吗?神识和灵觉还有灵魂力有关系,但灵觉强大的人,比灵魂力强大的人修炼起神识来,更加的占有优势!总之,这两样无论是哪个强大,都算是修炼神识的天分,只是这种功夫早已经失传。

  亦或许没有失传,但一些典籍中记载,修炼神识,比修炼其它的法门更为不易!

  没想到在今天,我借助山门留下来的一个阵盘就做到了这一切。

  我内心有些激动,但这一切都并不是关键,关键是我在山中真的发现了十几个特别明显的气场,比山中任何生物的气息都强大了数倍不止,其中最强大的有五个,那气息比起之前我对付的呼延力四人也相差不远。

  他们在朝着山上快速的移动,按照这个速度,到山顶最多也不过半日的时间。

  这应该就是村长所说的不速之客,也就是我之前所感应到的追兵。

  想到这里,我想要退出这个阵法,没有想到念头刚起,我就从这个奇妙的状态之中退了出去,灵魂力又沿着阵纹逆方向流动,接着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看见了所有人都正在看着我。

  “家主,你怎么看?”村长端起茶来喝了一口,目光中却没有多少担心,反而是燃烧着一团火焰。


仐三说:
奔波了一天,回来就赶紧更新。晚了之类的话我就不说了。心情有些说不出的复杂,忽然今天晚上就想安静的写着东西,不想什么的度过,所以就顺便把更补了吧,但我的速度慢,会晚,别等。秋了,天气有些凉,大家注意加衣,每天过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