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四章 盼能一战

第四十四章 盼能一战

  我们在屋中等待着,尽管Tina和村长,还有族老们一直都假装轻松的谈话,说些火聂家附属家族的往事,但从她颤抖的手来看,她比我还要激动。

  在我没有回来之前,明面上的火聂家都是Tina在打理,其中受过了多少气,在夹缝中如何艰难的生存,保有家族的痛苦,恐怕只有她才知道。

  附属家主和望仙村合并,才是真正的火聂家。

  毕竟,就算望仙村再经营,肯定也比不过火聂家在世俗的经营。

  如果能合并,我能想象火聂家会有多强大。

  但发生的事实,只能注定了火聂家必须一个在明,承受风雨,一个在暗,培养势力。

  就是这样小心的经意,火聂家才会保存着如此多的人才,传承到了这个风雨飘摇的时代。

  我的心中也很激动,只是比起Tina来说,到底还多了几分镇定,就在我开口想要说几句让Tina放轻松的时候,门外已经响起了一阵阵的脚步声。

  村长家的大门被推开了,我手中的茶水差点儿洒了出来,是之前的那个族老激动的说到:“火聂家的猎妖人全部都到了,家主,你得出来看看啊。”

  在这时,很多的往事如同福至心灵一般的清晰了起来。

  二花姐以及她的哥哥要去学艺,很多读到中学的同学,莫名的就消失在了村子里...原来这一切,都是在为火聂家培养猎妖人啊。

  我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由村长和族老陪着,Tina和苏灵走在我的身后,正川哥走在我的身旁,我终究还是听见了Tina小声而压抑的哭声。

  在这个时候,我没有劝她了,在跨出了村长家的大门,走到了那个祭祀用的小院中时,我感受到了一股冲天的气息。

  气息之下,是百个火聂家年轻的猎妖人,粗略的一眼扫去,他们年纪最大的也没有超过40岁,年纪最小的恐怕20岁都不到,在其中我看见很多熟悉的面孔,有的是我的同学,有的是望仙村我曾经见过的村民,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在发酵着,在激动着,就要到了爆发的边缘,从心脏冲出来,到了喉间,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家主!”相比于我的激动,这百数个猎妖人脸色更加的激动,在看见我出现以后,整齐的叫了一声家主。

  我不觉得这些激动是在作伪,毕竟传承下来不仅是力量,还有精神,否则凭什么维系千年?

  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头,倒是在这个时候村长站了出来,看着这些火聂家的猎妖人说到:“我们望仙村,不,现在应该叫做火聂家了,从聂家主身故那一刻开始,到如今,传承了很多代,但没有哪一代像你们这样幸运,又重新等到了家主,一身所学将在这个时代绽放出真正的光芒,面对战斗即便死去,也会有先辈没有的无上荣光。因为这是猎妖人的命运!最好的归宿!你们等到了。”

  “你们终于可以不像先辈那样寂寞了。在曾经,火聂家的猎妖人就算出去试炼,猎妖也要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份。自明以后,妖物的绝迹,猎妖人更加成为了一种摆设般的称呼!而今,这是一个风雨飘摇的时代,这也许也是最后的一个时代!可能,也能称之为最危险的时代...但相比起来,你们是愿意抱着一身所学就这样寂寥一生,还是豁出性命去争取猎妖人的荣光?我只知道家主回来了,你们的路已经没得选择。”

  “可是,做为村长,做为看着你们长大的长辈,我再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说完这句话,村长看了我一眼,我明白他的意思,轻轻的点头。

  得到了我的许可,村长大声的说到:“现在,如果愿意退出这个队伍的,就现在退出,可以选择普通望仙村人的生活,也可以选择离开,只要能够保守秘密。我给你们三分钟时间,如果三分钟之后还是没有人退出,那么你们一生的命运就将在这刻被注定,马上迎接你们的,就是第一场试炼!而我强调,一旦走上这条路,将再没有退缩的机会,如果有人软弱,有人退缩。就到这个祠堂来,自由火聂家祖辈猎妖人流传下来的家法伺候。”

  家法伺候是什么我当然知道,那就是废掉一声功力,在这个过程中,灵魂都可能遭受损伤,这是一种比死亡更加残酷的家法。

  在那个时代,常常有人妖勾结的事情,每个猎妖家族都有这样严厉的家法,也算是不得已而为之。

  说完这句话,村长开始静静的等待,我也已经平复了最初的激动,开始静静的等待...我的眼睛扫过了这里的一双双眼睛,我没从他们的任何一个人眼中看见退缩之意,反倒是看见我曾经非常熟悉的东西,每个人眼中都有一座压抑的火山,那是曾经出现在聂焰眼里,出现在我眼里的东西,我自然熟悉!

  等待了千百年,压抑了千百年,终于在这一代猎妖人身上,再等到找回先祖荣光的机会?如何能够退缩。

  三分钟时间很快过去了,村长把目光望向了我,我望着这些猎妖人开口说到:“很好,没有一个人退出,这才是火聂家的男儿。而村长说的没错,选择了这条路,就是一条血与火的道路,你们没有休息或者躲避的机会了,等一下就会有一场残酷的试炼。”

  “此时,就在山下,出现了17个妖人。想必你们已经了解,这是这个时代妖物特殊的存在方式,虽然原因不明。这17个妖人,其中12个有着普通凶兽,或者不及普通凶兽的实力。却有5个,有着接近那个时代大妖的实力!你们不要以为这就是全部,你们得小心一种紫色的液体,而这种液体在他们的口中被称之为神液。在服用了这种液体以后,他们的能力会得到很大的增长,据我观察,至少也会得到三分之一的提升。”

  “到了那个时候,这些妖人就会妖化,出现真正的妖物形态。而这种心态与我们熟知的化形不同,想必你们都是看过西游记的吧?那种形态就像西游记里那种化形不完全的妖物。而这些妖物自然自然是和古时的妖物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在力量,速度和身体素质方面大大的强于人类,而且根据他们真身的种类,带有不同的能力,就比如猫妖就会敏捷这样、唯一的弱点则是这些妖物对于术法之类的,比祖上的那些真妖物还要弱小许多。这就是我能给你们提供的全部情报。”

  我说完这些,我眼前的这些火聂家猎妖人眼中都充满了崇敬的情绪,毕竟在这个时代能与妖人战斗的猎妖人还不算多,因为之前妖人都是隐藏了起来的。

  我是那少数之一,而且还斩杀了那种接近于大妖的存在,否则也总结不出来那么多,他们如何会不激动?少年学艺,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在江湖上取得属于自己的荣耀吗?这个我那个时候的心情没有任何的区别。

  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必须得泼一盆冷水,我低声的说到:“传承不易,我珍惜你们每一个人的性命。在这个时代,猎妖人无比的稀少,根本就承受不起牺牲。如果你们一味的凭借勇武,不爱惜自己的性命,那么就是一种对整个猎妖人,甚至是我们要守护的人类的犯罪。我希望你们冷静的思考我这句话,学会合作,学会计谋,学会冷静,甚至学会无所不用其极的对付敌人。就是不要一味的去冲在前方不管不顾的厮杀。”

  “这曾经是我犯下的错误,在这一生,我因为灵魂不能承受的原因,被封印了一切,从一个没有多大本事的人做起,一路挣扎到现在!终于学会了站在另外一个角度去面对敌人,你们也务必记得这一点。”

  这是肺腑之言,眼前的这些年轻猎妖人能听进去多少,我没有什么把握!也许,只有真正的跌倒过一次,才会领悟的更深吧?但这些话我必须要说,说出去以后,也许能避免很多牺牲。

  现场很安静,大家都在认真的听我说,毕竟家主的威严,聂焰的传说是这个地方的精神支柱,我的话他们不会不放在心里。

  “家主,现在就为他们完成最后一道仪式,也是最关键的仪式吧。”村长在这个时候郑重的说到。

  我点点头,至今为止,我也不知道这最后的仪式到底是什么?

  却在这个时候,一个站在猎妖人人群当中,长得有七分孩子气,显得很灵动的年轻人站了出来,望着我深深一拜,然后说到:“小子秦凯,在心底有一个愿望,真心希望家主能够成全。”

  他说话的时候,眼中充满了期盼,生怕我会拒绝,而我则是快速的问了一句:“什么愿望?”

  我不想让他失望,但如今追兵上山,时间不能耽误,因为村长也不想暴露山门的阵法所在,那样的话,即便挡住了敌人,也会追兵不断,望仙村这个地盘,还需要一段安静的时间,来整合一切。

  “秦凯盼望能与家主一战!”


仐三说:
昨天的第三更。好了,我出门了,今天的两更也还有的,先说一声啊。明天就过节了,也不知道大家都有什么安排,会不会去很辛苦的旅游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