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六章 最后的仪式

第四十六章 最后的仪式

  我一开始用了躲避的方式,来考校秦凯的全部实力。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我已经看见了很多年轻猎妖人的失望,毕竟在年轻人的眼里,我这个家主应该是锋芒无双,一击之下,就要摧枯拉朽一般的击败秦凯。

  在他们的眼里根本不容秦凯在我的手下坚持如此久不败的。

  人心的凝结也很重要。

  所以,出于某种考量之下,我已经暗下决心,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须雷霆万钧的破除秦凯的攻击。

  我的手诀掐动,右手临空一握,一把灵魂力的长剑终于被我握在了手中,在这里,我用了三分之一的灵魂力来凝结灵魂力长剑。

  剑刚握在手中,秦凯凌厉的刀势已经如同海啸一般的劈砍到了我的面前。

  这一次,我没有再闪避,而是灵魂力长剑直接刺了出去,迎着刀势最凌厉的一点,选择了最直接的碰撞。

  ‘轰’轻轻的一声闷响,让周围人都发出了吃惊的吸气声,毕竟灵魂力这种虚无的碰撞,能影响到现实世界,发出一声声音,那已经是灵魂力极其浑厚的表现了,谁会想到一个火聂家小辈与我的对决,竟然有这种声势!

  我很满意秦凯的力量,做为一个年轻人,天才二字他也是当得起的,在这个时代,的确是需要这样的天才来支撑的。

  可惜的是,在聂焰所在的时代,这种天才虽然让人赞叹,还不足以让人惊艳,毕竟有了我和童帝被冠上了这种称呼,其余人怎么敢轻称的天才?怎么还能让人惊艳?

  所以,秦凯的实力离我身为聂焰时,少年时代的实力都差了许多。

  我这用了三分之一灵魂力凝结的长剑,正面对决,并不是他能抵挡的,眼看着他的刀势,就被我在最巅峰的地方破开了一道口子,接着竟然就如同一块脆饼一样,竟然被我一剑切开,变为了破碎的能量。

  眼看着我的剑尖就要抵住秦凯的咽喉,秦凯的脸上出现了绝望的神色。

  我却一收剑,对秦凯吼到:“趁势未散,斩出第十二刀吧!”

  秦凯的眼中一下子充满了斗志,在我身形后退的当口,雷霆万钧的第十二刀,也就是他最强势的一刀,终于被他斩了下来,这一次的刀势不同于前面十一刀,斩出的时候,竟然带了一道道雷电的光芒!

  我的心中充满了惊喜,原本秦凯被称为天才,不仅仅是之前我所见识的灵魂力浑厚,竟然还带有和雷电亲近的灵魂力!在招数有了一定的威势之下,竟然还能引动雷电之力。

  我也不再留手,手举长剑,微微蓄势,又灌注了一层灵魂力在长剑之中,然后也没有采用什么技巧,而是长剑重重的落下,选择了与秦凯的力量做直接的碰撞!

  刀锋落下,长剑斩出,整个空地之中竟然吹起了一阵狂风!

  又是一声比之前还响的‘闷响’过后,秦凯的刀势彻底的破碎,那细细的雷电火花也随之散去,我的灵魂力凝结的长剑却未完全的破碎,而是直冲过去,抵住了秦凯的咽喉,然后被我强势的收住,就此停止。

  只是比试而已,我肯定不会伤了秦凯,也舍不得伤了我火聂家的天才猎妖人。

  “家主,我输了。”秦凯的脸上稍微有些颓废,而我散去了手中的灵魂力长剑。

  在场的猎妖人不是没有见识,知道我能在关键的时刻,从容的收住力量,那就是存有了不少的余力,也就懂了我之前的闪避,完全是为了看看秦凯到底实力在什么地步?

  所以,在场的猎妖人看我的眼神再次狂热起来,比起之前,更多了几分崇拜和敬重,而这种崇拜和敬重更多了几分真实的味道,而不是光靠想象来支撑了,毕竟我展现了实力,这实力他们只能用天才秦凯的力量来衡量,也足以让这些火聂家的猎妖人服气了。

  收到了效果,我自然是满意的,拍拍秦凯的肩膀,我出于真心夸奖了一句:“在这个年纪,有这番实力,你不错!”

  却不想,秦凯看着我,眼中竟然有泪光,看我看着他,他才开口说到:“家主,原来我那么弱。曾经,我想着就算我的实力不如那个时代传说中的双子,也应该是接近你们少年时代的。如今看来,我真的...”

  “你为何要这样说?”我有心挫败一下天才的傲气,让他们不要太过志满意得,但本心也不愿意他们和我当年一样,就陷入了颓废的情绪。

  “做为火聂家的猎妖人,我知道家主有很多绝技,镇妖咒言,吞灵焰等等,更何况在战斗之前,为了怕自己的本事使不出来,我还特别要求家主不要动用灵魂阵纹。可没有想到,一番对决之下,我使出了全力,却连一样家主的绝技都没有见到,甚至在灵魂力的直接对决上,让你连全力都没有使出。”秦凯的声音越发的颓废。

  我却看着他说到:“如果你是这样的心态,也许你这一辈子都无法让我使出全力。火聂家的男儿,特别是猎妖人可以在力量上失败,在心态上绝对不能认输。当年,饕餮让我沉沦了很久,但走出这个桎梏以后,我斩他于剑下。人是要前行的,你已经很天才了,但你的目标不是超越我,而是能斩更多的妖人于你的刀下!一身所学,并不是为了站在巅峰,而是所学有所用,更何况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一个人永远没办法说,他的实力就站在天之下的巅峰了。”

  秦凯并不是那种听不进人言的人,在听见我的一番话后,就自己思考了起来。

  而我也不去打扰他,而是想要问村长,这火聂家的猎妖人还差最后的一个什么仪式?

  却在这个时候,秦凯忽然大声问我:“家主,以我的实力,能斩大妖于刀下吗?”

  我转身,看着他说到:“正常情况下,若有一两名伙伴相助,斩杀大妖是可行的。如果拼命的话,我火聂家的男儿自当会斩大妖于刀下。”

  秦凯被这一番激励,眼中又重新充满了自信,而看向我的目光比起其他的猎妖人还要崇敬许多。

  我很满意这样的效果,一场战斗自然是值得的。给了他们信心,也最后再一次收拢了一下他们的心。

  “最后的仪式是什么?”我终于可以问村长这个问题了,时间耽误了十几分钟,我觉得必须要抓紧时间。就如村长所说,我不想在这个时候暴露山门的入口,这样会引来妖人追兵不断,至少现在我是不想暴露的!所以,只有先把这些妖人斩杀于山上。

  村长见我问到了这个问题,脸上稍微流露出了一些为难的神色,但还是郑重的说到:“这最后的仪式,不仅是要家主出手,也需要正川来完成。如今,家主已经完全的继承了以前的实力,出手自然不成问题。只是正川太年轻,我担心...”

  “最后的仪式是关于阵法的吗?”我还没有发问,正川哥却是先问了一句。

  “对的,的确是关于阵法的。确切的说,就是本命阵纹。曾经,根据火聂家猎妖人的特性,你们山门做出了十几套匹配的阵纹。这阵纹已经适合于大多数火聂家的猎妖人了,毕竟都是同一个传承来的。偶尔有一些天才,或者不同之辈,也会由你们山门的掌门出马,定制新的本命阵纹。”村长对我们说起了这个。

  关于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火聂家的猎妖人一直就和明阳门有合作的。

  “但是,这些阵纹都是没有激活的。在先祖躲藏在望仙村以后,这些阵纹就下令不得激活了。因为会动用阵纹的力量,几乎是火聂家猎妖人的标志了...既然隐藏起来,岂可让别人再顺藤摸瓜的找出我们?让别人知道火聂家的猎妖人传承还未断绝?所以,阵纹是有,却不能激活。一旦激活,谁能保证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动用?”村长说出了这么一个秘密。

  的确也是有道理的,阵纹激活了,就相当于是有了强大的一件武器,怎么可能有不用的道理?

  “所以,火聂家的猎妖人世世代代都有本命阵纹,但在家主未回归以前,一律不得激活。如今,家主回归了,火聂家的猎妖人也要重现其锋芒了。激活阵纹是势在必行!而阵纹的激活,说到底就是补充完毕最后一条阵纹线...这就要看正川是否能完成了。”村长看向了正川哥。

  接着又对我说到:“家主,你应该是知道,火聂家猎妖人的阵纹强度颇大,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证每一个人都能承受,也需要你用灵魂力护法...”

  说到这里,村长的神色已经有些为难,他可能自己越说也越觉得,在场的猎妖人不可能一时间都完成这最后的仪式了,恐怕在如此的情况下,能有几个在今天拥有完整的阵纹,都是了不得的事情了。

  “正川哥,他已经开启了宿慧。村长,这种天才,就算是我山门,历代也是极少极少的,不用他回答什么,我知道他可以完成。”

  “至于我,更没有问题!现在就进行吧,能开启多少阵纹就是多少!”

  我斩钉截铁的说到,而正川哥在这个时候也开口,说到:“如果不是让我完整的描绘老三身上那种程度的阵纹,只是这种要求,我想我来完成,没有任何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