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七章 当日的面孔

第四十七章 当日的面孔

  事不宜迟。

  一场属于火聂家的猎妖人最后的仪式,就在望仙村祭祀先祖这个神圣的地方开始了。

  正川哥在这里临时让人搭起了一间棚子,就与我在棚内,开始为火聂家的猎妖人完成他们身上的阵纹。

  我已经有些年头没有见过正川哥出手布阵了。

  没有想到,当他出手时,就让我感觉到了一种惊艳之感。

  对于阵法我是熟悉的,但仅凭这个我是感觉不出来一个人对阵法的造诣有多深的,只能从一个人能不能绘制更高深,更厉害的阵法来这样简单的判断。

  可如今的我,继承了聂焰的一切之后,对能量的波动是非常敏感的。

  做为一个阵法的继承者,对能量的运用越是入微,就越是有强大的天分。因为越是能够入微,就越是能够不浪费一丝能量,这样能够支撑着画完整个阵法而不至于导致阵法中断。

  其二,则是越是入微,越是能够精确的描绘阵法,这越是精确,阵法的威力越大。

  其三,也越是入微,越是能够完成的把控阵法的每一个细节,这是大阵是否完整且又相连的关键。

  这种入微是相当难求的,就算当年的师父也曾说过,以他几十年的阵法造诣,到了最后也没有正式的进入入微的大门,要知道画阵原本就极其耗费心神,何况是在入微之下,更要求严格的把控,就像人通过了显微镜看清楚了一些东西,但在显微镜下做一些什么,还是要万分的小心,非经验丰富的医生不能操作,甚至要利用机械的力量,因为机械不会出错。

  可是正川哥一出手,我就能感觉到这稳定而丝毫没有浪费的能量,是进入了入微的境界!如何能不让我惊艳?而这种境界我能感觉到,可是要我来做,是绝对做不到的,就算再给我一百年时间,我也绝对做不到。

  这就是宿慧的力量吗?

  在同时,我心中也涌起了些微的苦涩,觉得有些对不起师父。

  从小到大,关于阵法一道,师父对我和正川哥的培养是不分彼此的,可如今,我已经落后了正川哥太多太多。

  看来,山门到了我们这一代,真正能把山门传承下去的是正川哥,而我其实不管是聂焰,还是叶正凌,都是欠下了山门太多的情谊,这一生该何以为报呢?

  做事的正川哥异常的认真,或许这些已经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阵法真的对于他来说,难度不算很大,只是短短的时间,就已经完成了七八个猎妖人的阵纹激活。

  而我要做的不过是在偶尔正川哥的提醒之下,为正在完成阵纹的猎妖人提供一些灵魂力的支持。

  半个小时以后,正川哥已经完成了五十个猎妖人的阵法激活,这才微微显露出了疲惫,暂停了手中的工作。

  可我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么短暂的空隙,冲进来的老村长竟然泪流满面的抓着正川哥的手,比我的回归还要激动的说到:“今天你显露的实力,明阳门终于有望了!正川...在这以后,你可以正式更名,继承了明阳门!这是你师父当年留下的话。”

  说话间,村长又转头看着我说到:“家主,勿怪老夫如此激动。实在是,我火聂家欠下了明阳门太多太多...若是此次大难得过,我火聂家应该全力的扶植明阳门重现辉煌。而不是到了正川和你这一代,就让明阳门如此势弱,都快断了传承啊。”

  这话其实不用村长说,我心中也是明白,因为明阳门的弟子不仅是正川哥,还有我!正川哥自然是要负责光大传承明阳门,而明阳门的深仇大恨自然是承担在我的身上。

  我不会忘记当年师父第一次牵着我的手走入山门,我站在山门之前对师父所说的话,明阳门这三个字总有一天我要堂堂正正的再次刻上去,守护着正川哥为明阳门的传承。

  想到这里,我眼神火热的拍了拍正川哥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而正川哥的眼眶却是有些红,望着村长说到:“师父竟然留下了这样的话?”

  “是啊,你们师父曾经说过,若然正川终于表现出了他的才能,就让他继承明阳门吧。如若正凌能够成长起来,有他守护着明阳门,再由正川负责传承,门派总有一日能够恢复中兴。而正川,一旦你继承了明阳门,你师父交托我的很多东西,很多事,我也能一一交托给你了。”村长郑重其事的说到。

  原来师父还留了这番安排,我和正川哥都微微有些激动,又有些伤感,如今我们已经达成了师父最理想的想法,可是师父呢?我想起了那个诡异的空间,是否有一天,我能...我悄悄的握紧了拳头。

  而神色却平静的说到:“正川哥,此时宜早不宜迟。你知道的,这乱世要来了!眼前的事情解决以后,你应该在村长的帮助下,重开山门了。整个火聂家将永远守护明阳门。此事不宜高调,也就是一个仪式,但也算了却了师父的心愿。”

  正川哥望着我,重重的点头。

  而我心中盘算着,这番重开山门以后,我就必须暂时要离开这里了。

  在如今如此多事之秋,我这样离开...可是,不能再等了。

  一时间想到这些,我心事沉重。而正川哥短暂的休息,在喝过村长特意准备的参茶以后,又开始了激活阵法的工作。

  终于,在一个小时以后,火聂家的猎妖人身上所带的阵纹全部被顺利的激活,从这一刻开始正川哥创造了一个村长都难以置信的奇迹,而火聂家的猎妖人就在这个奇迹之下,也是在这一刻,终于再次宣告出世!

  看着眼前有了完整阵纹的火聂家猎妖人,他们的气势反倒不如之前那么强势了。可是,那种内敛的强大气息却更让人感觉到他们的强力!

  这应该就是阵纹的一些作用,收敛了一些不必要的气势。

  而到了现在,第一场试验他们锋芒的战斗也就要开始了。

  我心中平静,开始按照村长提供的意见,为火聂家的猎妖人分组,以百人战十七人确实是有些浪费了,但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战斗,要学会的东西很多,就比如说彼此的配合,战斗的本能.....

  再则,没有见过鲜血的士兵是孱弱的,这是一场洗礼,我怎么敢轻易的派出孱弱的士兵去面对失败?我需要一场胜利,他们也同样需要,这太重要了。

  所以,百人去对付十七人,在我看来都已经有些冒险。

  我对他们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无论如何,不能损失任何一个人。所以,在任何的情况下,都要学会互相在战斗中互相扶持!这是命令!

  简单的布置完一番以后,我带领着火聂家的猎妖人出发了,苏灵和Tina自然是要紧紧的跟在我身旁的,村长也不敢放心,在得到了我的许可以后,也跟了上来。

  为了不惊扰还在外欢快的火聂家人,在村长的建议下,开启了隐藏在他家院子下的秘道。

  对于秘道的存在,我一点儿都不惊奇,如果没有,望仙村才妄自称为传承了千百年的村子。

  我的身后寂静无声,我能够感觉身后这些年轻猎妖人的兴奋,我故意不去说破,而是要让他们培养这种兴奋的情绪带到战场,这会缓解他们的一些负面情绪,就比如说紧张。

  通过秘道,我们很快就来到了一个明阳门所在偏僻的出口,在正川哥的主持下打开了阵法。

  阳光下的山风凛冽,我找到了一块巨大的岩石,坐了上去。

  巨大的阵盘被搬到了我的面前,我沉入心神感觉了一下那十七个妖人的所在,便告诉了他们妖人的位置。

  没有多余的语言,我只是告诉了他们这些,至于追踪,配合,战斗等等,这是一个猎妖人应该做到的本能,而不是我这个家主一手一脚的去教他们。

  纸上谈兵永远不如一场真实的战斗来得实在,经历了这一场磨砺,我相信很多猎妖人会快熟的成长起来。

  在我一声令下之后,一队队猎妖人无声的出发了,走在前方的很快就隐没在了山林之中....到了倒数第二队的时候,忽然有一个猎妖人停下了脚步,望着我。

  “你做什么?”村长严厉的呵斥了一句,其实眼中没有责怪的意思,他应该知道那个猎妖人是什么意思?他是看着我们长大的。

  “家主!你还记得我吗?我只是想问你这个问题。”眼前这个猎妖人开口望着我,只是这样一个问题。

  我站起来,风吹扬着我的头发,仿佛也吹起了往昔的岁月,我望着他说到:“你在战斗之前,说一些私人的问题,我应该惩罚你。因为在这个时候我是家主。”

  “但今天破例,因为是你的第一次战斗!所以,我可以回答你,我不但记得你,我还很想你...为什么在离开学校以后,你也失踪了?这曾经是困扰了我很久的问题。去战斗吧,我等着你胜利归来。在不战斗的时候,你还是叫我老三吧,孙猴儿!”我笑了,但是鼻子有些发酸,这是我年少时,在望仙村最好的朋友,没有想到他也成为了火聂家的猎妖人。

  从私心来说,我不想他是猎妖人!更愿意他是一个平凡的族人,至少不用去直面那些危险。

  但如今,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还和小时候一样,大眼睛,尖下巴,像一只猴儿,但不同的是,我也看见了他眼中的坚持和兴奋,他是愿意走上这条路的。

  显然我的回答让他有些激动,冲着我一笑,便果断的转身走了。

  其实之前我在人群中就看见了他,也看见了很多熟悉的面孔,只是身为家主,我不能在那种场合去叙旧。

  猴儿,我少时的朋友,没想到如今我们竟然会以这种方式来重逢。

  “心情很复杂吧?”村长在这个时候,走到了我的身旁。

  我点头,不知道要用什么言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感觉世事是如此的沧桑变幻,而年少时的一切已经远离到了不可追寻的地步,可人不就是这样吗?到了一定的时候,就自觉的承担起了自己的责任,然后一辈辈的传承下去。

  不管这个责任是大是小,是为国,还是为家?

  “可惜庄婧没有回来!你小时候和孙猴儿最好,却是和庄婧最过不去。如今火聂家的猎妖人唯独缺她一个。”村长在这个时候无意的感慨了一句。

  “庄婧?她也是火聂家的猎妖人?”我心中一动,太多的事情几乎已经让我忘记了庄婧的事情,村长如今提起,我这才想起,我是真的没有见到庄婧。


仐三说:
绿着眼睛问你们,国庆玩得愉快吗?其实,我都想请假玩的,又想着,如果假期和你们一起玩,有些在家休息想看书的书迷,就看不成书了。但国庆又不可避免的会有各种宴席,应酬。所以,让我也稍微放松一下吧。就这样更新,一天更一个大章(3500字以上的),一天更两章,一直持续到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