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八章 出事的地点

第四十八章 出事的地点

  “庄婧也算一个天赋不错的丫头,她至今未归。这让我很是担心,可是...”村长没有说下去了。

  而我却皱起了眉头:“可是什么?”

  此时,全部火聂家的猎妖人都已经出发了,有的进入了林子之中,而有的则朝着山下快速的进发。

  我坐在大石上,就守着这一块阵盘,按照计划,一旦有这些猎妖人有任何的意外,我就会快速的出手!有了阵盘在手,就好像多了一双眼睛。

  而我相当于是一个最终的指挥着,和火聂家猎妖人最坚实的保障!

  村长此时的犹豫,应该也是因为怕我分心而影响了战局吧?毕竟这是火聂家猎妖人的第一场初试之战,做为望仙村的村长,这一战对他的意义太重要了,他甚至紧张过我。

  但我已经问了,村长却不能隐瞒,只是说到:“其实家主你不问,稍后我也会对你说明情况的。于公来说毕竟火聂家的每一个猎妖人都是宝贵的。更何况还是庄婧这样天赋不错的丫头呢?于私来说,你们这一辈,就包括家主在内,是我看着长大的,庄婧的爷爷和我私交甚笃,我不可能置之不理。”

  我轻轻点头。

  此时,已经是过了中午,阳光最盛的时候,可是这是冬日,就算这样的阳光也不见得温暖,甚至丝丝的冷风,还有些寒凉。

  只是天空碧蓝入洗,配上温和的暖阳,会让人心境开朗。

  我原本心情不错,听见村长说起了这个,心情却是变得稍许有些沉重了起来。

  和庄婧的往事算不得愉快,一直以来,她都是用一种看不起的心态来对待我,不管是少年时代,还是成年以后。

  而我对她在之前,我不太能够分辨这种感情,因为来得比其他女孩子要在乎。

  后来,在继承了聂焰的记忆,经历了一场深爱以后,我才发现,我对庄婧的在意恰恰就是来自于她对我的不屑。

  不管我是如何遗忘了过往的所有,但是一些骄傲是刻在灵魂里的,这和记忆无关!所以,被师父赶下山门,才会完全的挫伤了我,除开情感因素,那还有不被认同的自尊受创。

  至于庄婧,我怎么能允许她这样无缘无故的看不起我?特别她还是一个女孩子,这更伤我的自尊!

  所以,我总是想要在她面前表现,证明...我想让她服气,让她知道我叶正凌绝对不是一滩烂泥。

  就是在这样的情感下,庄婧这个女孩子才在很多人之中,被我记得很深。

  如今看来,这样的心态有些幼稚了,强者根本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但她毕竟是我过往少年岁月,一种心境上的磨砺,也代表了我一段成长的岁月,在恩怨散尽以后,我如何可能对她的安危会置之不顾?

  再则,她是我火聂家的猎妖人,他们是跟随着我战斗的人,也是我要庇护的人,我如何能不闻不问?

  更何况,她和正川哥...?

  在这里,我还想起了一个人,应该是老庄吧?那个为了我收拾庄婧的老爷子,他如此的维护我,我如何能不管他的孙女?否则,我根本配不上家主二字的称呼,也会让老人家心冷吧?

  诸多杂乱的往事涌上心头,我抛开心里沉重的感觉,尽量平静的问到村长:“庄婧究竟是什么情况?村长你可以直接的说。”

  “是,家主!”村长在犹豫了一下之后,终于开始讲述:“村中是有天算一脉的人。当日,明阳门阵法崩溃,为留住天算一脉的人,家主曾亲自出手锁龟妖于望仙村,这段往事家主可还记得?”

  “是的,天算一脉以后会是巨大的助力,我必须要留住他们。”我点头称是。

  “家主这一次的顺利回归,我们望仙村的人为何会提前来此等待,就是因为得了天算一脉的提点。”村长不紧不慢的对我说到。

  怪不得在登上半山腰的时候,就遇见了望仙村的人,第一句话就是迎接我的回归,原来是天算一脉已经算到了这个结局,我轻轻的点头,闭上眼,呼吸里是秦岭大山特有的味道,而耳中已经隐约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喊杀生。

  我的表情还算平静,但村长却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我睁开眼,充满信心的对村长说到:“无妨,这是必胜的一场争斗,这一小队遇见的只是普通妖人。我想不出片刻,就能被他们斩杀,然后会去支援和大妖战斗的小队。”

  我的话无疑给了村长信心,他舔了一下嘴唇,继续说到:“接下来,要请家主原谅。天算一脉许我火聂家了一个承诺,就是每年会为我们出手三次。庄婧那丫头迟迟不归,老庄算起来也是我望仙村的中流砥柱,他是老一辈的猎妖人。我们不能寒了他的心啊,所以我动用了一次机会。”

  说话间,村长有些忐忑,毕竟为一个普通的,还未成长的起来的猎妖人动用一次机会,没人能衡量这是是否值得的事情?若是平日里也就罢了,眼看着这乱世就来了,每一次机会何其的珍贵?

  “当然应该如此。”我却给了老庄一个肯定。

  而手抚着阵盘,心中一阵欣慰,通过阵盘,我已经感应到了,火聂家的第一支小队已经成功的斩杀了一个妖人,此时正匆忙的朝着大妖所在的地方汇合。

  这才仅仅出发了半个小时不到,很强悍的能力!比我预估的要好上很多。

  我无法看见他们配合的情况,但能有这个战绩,总得来说是不错的,这一次的磨砺应该会让他们尽快的成长起来。

  村长不知道已经斩杀了敌人,望向山下的目光尽是担心,但口中还在继续对我说着庄婧的情况:“请了天算一脉出手,自然也就有了答案。我们唯一知道的是庄婧这丫头并没有死,却是陷入了某一种困境。而这困境来自...”

  “什么地方?”肯定是要救出庄婧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来自离咱们这一段不远的地方。”村长犹豫了一下,说出了天算一脉给的答案。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庄婧就困在了秦岭,并且距离咱们这一段不远。家主,这事如果不是天算一脉得出的结论,我根本就不会相信。但天算一脉如此说了,断然不会出错。你看这...?”村长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只是等待着我做决定。

  我的手放在阵盘上,脑中却莫名其妙想起了两件事情。

  第一,是我和正川哥那次回山时,和赶车人多聊了两句,赶车人无意中说起了这山里的传说,按照他的说法,这山中还颇多妖怪传说的样子。具体,我不太记得了,唯一记得印象深刻的,就是蛇妖渡雷劫失败什么的,尾巴都有多大多大。

  第二,则是我和正川哥夜宿在山上那一夜,曾经有不寻常的动静,后来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是被我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脚印。

  这些与庄婧的失踪有关系吗?我沉吟着。

  脑中又不免升起了一个荒唐的念头,难道那就是庄婧?因为那脚印我第二天探查时,发现那就是一个女子的脚印!

  怎么可能?庄婧有什么理由看见了我和正川哥不相认?要这样鬼鬼祟祟的?如果她陷入了困境,在那种时候,更应该朝着我和正川哥求救的啊?

  “家主,你想起了什么?”村长见我皱眉沉思,以为我对这件事情有了推测,忍不住充满了希望的问到。

  我摆摆手,没有出声,又想起了最后一次和庄婧相处,那是在见了正川哥以后,她明确的告诉我,她要回山门。

  之后,我和正川哥第二天也回了山门,她却没有和我们同行。

  这一点,当时我和正川哥也没有在意,庄婧不和我们同行是再正常不过的,那一次,我们回了山门,也去了望仙村,在村子里我们没有打听庄婧的消息,因为她回望仙村,按照她的本事,应该是再正常安全不过的一件事情。

  再说,见不到也正常,望仙村的人本来就神神秘秘的,一会儿在村子里,一会儿消失。直到如今,我才知道他们是在修行!

  现在,一切窜联起来,只能说明一点,庄婧她竟然在回望仙村的路上出了事情。

  想到这里,我看着村长,忍不住问了一句:“村长,这方阵盘,你平日里会使用吗?”

  “偶尔也是会使用的,毕竟太过消耗灵魂力。”村长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忽然问起这个。

  “那就是说,这方阵盘并不是24小时都在监控着山里的情况?对吗?”我皱着眉头,轻声问了一句。

  “是的,只是偶尔使用一下。毕竟有明阳门的阵法做保护,山里的情况并不用我们这样监控着,再说,没有人有那样的灵魂力一直监控着。”村长只是对我这样解释了一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有明阳门的阵法,是没有必要监控山中的情况。

  我的手轻轻叩着阵盘,低声的说到:“我想,庄婧出事的地方,就在回望仙村的路上。”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章,等一下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