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九章 理由

第四十九章 理由

  “怎么可能?”这是村长第一个下意识的反应。

  毕竟这一段秦岭算是明阳门的地盘,而在这一段秦岭上隐世门派也不少,虽说是荒山野岭,人迹罕至,但望仙村的人都把它当做自家后院一般自在。

  在这里繁衍生息了那么多年,不要说出世办事,然后回村的。

  就算是平日里,村子里的人也常常深入深山去打猎,采药,弄些山货,一去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也没见出事儿。

  何况身手不错的庄婧,只是回山?

  村长显然无法接受我这个说法,但现在是在战场上,我也无法对村长过多的解释,只是皱着眉头说了一句:“不管庄婧是在什么地方出的事情。她是我火聂家的猎妖人,当务之急一定是要找到她,并且把她救出来。再找一次天算一脉的人吧。”

  “动用第二次?”村长脸上出现了踌躇的神色,接着有些为难的说到:“天算一脉一年出手的机会只有三次,家主,其中一次是要扰乱天机,隐藏你的命格,然后让敌人无法推演你的踪迹啊。如果再为庄婧那丫头出手一次,那咱们这一年就没有任何一次机会了。而如今,偏偏又是这样一个乱世。”

  我站了起来,任由冷冽的山风吹拂着我的衣衫,在这时,我知道火聂家的猎妖人已经斩杀了7名普通的妖人,大多数的小队将要齐聚在一起了,而终于也有小队和大妖相遇了。

  我分队自然是有想法的,几乎是最强的一些人分编了五队,这五队的任务就是对付大妖,至少先遭遇大妖的要是他们。

  越强的刀就要用越好的磨刀石来磨练。

  但若说不担心也是假的,因为战斗的地方其实相距不远,站起来,反而能更清晰的感受到气场的波动...我一边感受着那边陡然变强的气场,一边对村长说到:“在我身上不用做这个了,因为我身上有一道诅咒,是刻在灵魂里的。哪怕是搅乱了天机。那些妖人依旧会找到我!我需要的是天算一脉将整个望仙村的天机搅乱,因为我带领着火聂家就失踪在这片山岭,他们会重点‘照顾’这里的,用上什么手段也未知。总之,天算一脉出手,我需要给他们造成一种错觉,那就是我们借着这片山的掩护远遁而去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家主。那样的话,你不就太危险了吗?”村长望着我,眼中流露着浓重的担心。

  在他们的眼里,我是精神支柱,是火聂家的脊梁,千万是不能出事的。

  当年聂焰英年早逝,让火聂家这样衰败了千百年,壮志未酬,如今在这个风雨飘摇的乱世,莫说壮志,保住族人的性命才是第一要务,我出事了,这一切将要何从谈起?

  “放心吧,我当年弱小的时候,这个诅咒就已经出现了。我几经生死也活到了现在,而如今,我更不会轻易的出事。你们也是,要好好的给我守住这个后方!只有这样我才安心。因为,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来让自己更加的强大,还需要一些准备,在这个乱世杀出一条血路,最后来完成我们猎妖人的责任。”我看着远方轻声的说到。

  在那边气场的碰撞已经分外的激烈,我感觉到了猎妖人小队被压制了一些,但没有牺牲出现,而另外一小队已经快要赶到了。

  按照实力的计算,这样应该没有危险了,除非他们自己不小心,发生了什么意外?

  可意外不在我的计算范围以内,不能因为爱惜,就让花儿永远长在温室当中,没有经过风雨的洗礼,永远只是脆弱的。而风雨的洗礼,就存在着各种的可能,即便残酷,也要面对。

  就是在这种想法下,我的心里还是紧张和牵挂的。

  相比于我,更加紧张的是村长,他望着我说到:“家主,听你的语气,是要离开这里?”

  “对,离开一小段时间。但在走之前,也会安排好一些事情的。这里是火聂家修生养息的地方,却不是我的。我身为家主,要面对更多的磨砺。而身为一个人,自然也有更多的私人事情要处理。放心吧,只要有你们在,我会分外爱惜我的这条性命。”我对村长这样说到。

  村长没有说话了,只是有些忧郁的坐在大石上,看着刚刚稳定下来,我就要离开,而他心里造成了巨大的不安。

  同样有此心理的,还有Tina和苏灵,她们两个望着我,几次欲言又止,但终究还是选择了沉默。

  不管是村长还是她们,都了解我的,一旦做出了决定,是绝对不会被轻易说服的。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次我出发是将前往一个危险的地方,去找辛夷,就是出于这个理由,任何人也阻止不了我的。

  战斗还在进行着,但之前还好的阳光,渐渐的就有些淡去了,反而是在这片战场上,终于所有堪比大妖的妖人都和猎妖人小队相遇了,整个战场只是瞬间就变得分外的激烈起来。

  村长咬着他的旱烟杆儿,变得沉默了起来,他一口一口吸的带劲,却完全不知道,那旱烟因为之前没吸的时间太久,早就在风中熄灭了。

  Tina和苏灵感受不到战场,却偶尔能看见忽然一片的鸟儿飞起,走兽惊慌的逃窜出来,也忍不住为战场的紧张而捏了一把汗。

  反倒是我,现在重新坐了下来。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的小队基本上按照大妖的分布,朝着五个方向聚集完毕了。

  在这种优势下,杀完这些妖人是一定的,重点只是在于这战斗让他们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终于通过气场的感应,第一个大妖的气息消失了,我沉默的等待着,果不其然,不到十分钟以后,几队猎妖人小队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当中。

  有了第一个死去的大妖,自然就有第二个...战斗的结果和我预料的差不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大妖气息消失了。

  二十分钟以后,所有火聂家的猎妖人都回到了我的面前,整齐的站着,经过了一场战斗的洗礼,他们的眼中开始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在猎妖人队伍的前面,则是整齐的摆放着十七具已经没有人形的尸体,这就是火聂家的猎妖人第一次战斗的成果。

  胜利的结果固然让人很满意,从村长欣慰的神情就可以看出来。

  但看着100人中,至少有三十人负伤,最严重的一个,就被一个人扛在肩上,偏偏这个负伤的,和负责扛着他的人,都是和我非常熟悉的人。

  “你们出列。”我用手指了一下那两个人。

  “正凌,不,家主。”两人出列了,此时扛着那个负伤人的人正惊喜的叫了我一声,一开始还是习惯性的叫了我一声正凌,接着却连忙改口叫到家主。

  我不介意她这样交错,而看着她,我内心充满了亲切感,小时候困苦的山门日子,她接济了我们不少,可以说,小时候照顾我们最多的就是她了——刘二花,二花姐。

  如今,那么多年过去,她已经不算得当年那么青春了,可是模样还是没有变,其实不难看,浓眉大眼的,稍微打扮一下,就很好看的五官。

  只是身材粗壮了一些,不是胖,而是那种真正的壮!我知道她是刘河生的传人,完整的继承了这一点儿血脉,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严格的说来,她对妖族血脉的继承,比起刘河生来说更多!所以她也是火聂家的天才猎妖人,比起之前的秦凯不遑多让。

  此刻,她望着我笑,她很守规矩,从我出现到现在,都没有贸然的和我寒暄,直到现在我叫出了她。

  “刘二花,你很好!火聂家的天才猎妖人,以后少不得要负责很多猎妖人的性命,你要多多努力才是。”我不是故意冷漠,不是故意和刘二花拉开距离,而是因为此刻我是家主,在必要的时候,我必须保持自己的威严,否则随着时间的推移,太过亲切的将军是没办法领兵打仗的,都讲人情了,谁还讲什么命令?

  我的冷漠让二花姐有些诧异,又有些失望,但我的鼓励却是让她热血沸腾的,她大声的说了一个是,脊梁挺的笔直。

  她能做到如此复杂的转变,也是因为,我现在更多的代表的是千百年前,他们的精神偶像,也是家主——聂焰。

  “那他怎么回事儿?侯聪,你能给我解释你为什么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吗?”这才是我要说的重点。

  侯聪不太能说出话来,倒是他所在小队的人站了出来,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总结起来,就是犯了我最忌讳的错误,一个人冲在了最前方,大包大揽,急着显示自己的能力。

  我的心中怒火滔天,我不明白,为什么是侯聪要犯这样的错误?

  我看着侯聪说到:“你犯了我之前特别提过的错误。所以,惩罚不可避免!回去之后,我会宣布怎么惩罚你,而现在,先把他送到村子里的医生那里去吧。”

  “家主,猴儿这么勇敢,你为什么要罚他?”二花姐不服气的问了我一句。

  “罚他不爱惜自己的性命。”我头也不回的说到,在这个时候,我必须硬起所有的心肠。

  我是火聂家的家主,是他们的支撑和脊梁...这却是我唯一支撑着自己这样做的理由。


仐三说:
好了,好了,今天的两更完毕啊。这几天为啥老想睡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