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章 琐事的安排

第五十章 琐事的安排

  在这个夜里,望仙村真正迎来了千百年来的第一次狂欢。

  一场真正的祭祀,17具妖人的尸体在广场的中心被焚烧,点燃了这一场狂欢的序幕。

  所有的族人都明白,今后的日子会非常的残酷,但也不影响这一刻的狂欢,人总是需要一点儿理由来庆祝快乐,哪怕是微小的快乐,也能用来支撑以后的困苦。

  做为家主,我自然去主持了那一场祭祀,祭奠曾经陪伴在我身边的与我出生入死的猎妖人们,祭奠我那已经隔了千百年时光再不能相见的弟妹,火聂家所有逝去的人。

  但狂欢却不属于我,在必要的走了一个过场之后,我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

  村长临时给我安排了一个比较大的住宿之地,就在他房子的旁边,方便我去处理一些要离开前的琐事。

  不过,在这之前,我去看望了一次侯聪。

  他被我惩罚,在村子里的后山处,一个幽闭的洞穴中面壁思过二十天。

  我带着酒和食物找到他的时候,他的情况经过医生的处理已经好了很多,见到我的第一眼,对我笑,我习惯性的在他背上轻轻拍了一巴掌,就如同那些年。

  “我就知道,在你不是家主的时候,你就是老三。是叶正凌!我都知道你肯定会来看我。”侯聪笑得有些得意。

  “我是家主的时候,一样不会对你留情。”我也笑,其实我知道他这句话的言下之意,是对我的理解,能够被他理解,我心中恨感动,但嘴上却是如是说到,毕竟火聂家需要规则。

  “不留情是应该的。但你知道吗?当村子中的天算一脉算得你最后的结果,是继承融合了记忆,从此是两生合并,完整的一个人时,我哭疯了,我真的怕以前小时候,和我一起疯,一起闹的那个家伙消失了。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我知道家主很重要。但在我心中,你更重要,就算没那么厉害,难道就不可以当家主了?”侯聪的伤口还疼痛着,和我说出那么激动的一番话,免不了有些呲牙咧嘴。

  我心中感动,能够想象侯聪那个时候的激动,设身处地的想,若我是他,他是我,我的心情恐怕也是同样的吧?

  我把酒递给他,又在他手中塞了一个鸡腿,他痛快了喝了一大口,欢呼了一声为了今天的胜利。

  “为什么那么拼命?我一再强调我们损失不起任何一个猎妖人。”我点上了一支烟,也开了一瓶酒,陪着侯聪默默的喝了一口。

  “因为在我心里,你不仅是家主,还是我那个时候最好的朋友,最重要的兄弟。我必须给你涨脸!”侯聪说起来,忽然认真了。

  我低头笑,拍拍侯聪的肩膀,但是眼眶发胀。

  沉默了好一阵我才说到:“那也不用现在去拼命,还不到拼命的时候!猎妖人的情况有多不妙,你知道吗?而妖人在这世间的势力到底有多大,有多少?我却根本一无所知。猴儿,你能理解我这种焦虑吗?也许,以后你们每一个人要面对的敌人是10个,100个这样的比例,你就知道你们的性命有多重要了!”

  侯聪沉默了,半晌才说到:“我这一辈子,连外面的世界都很少去到,一直都在这山里修行。外面的情况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吗?”

  “只有比你想的更严重。”我低头叹息了一声,在我面前的前路从来都很残酷,残酷到容不得我有一点儿喘息的机会。

  “那好,我知道了。我以后在战斗中,会比真正的猴儿更机灵!打得赢就杀,打不赢就想尽办法的跑..能够两个人动手,就绝对不一个人逞英雄,时机不是最好的时候,就算最弱小的敌人,我也会非常谨慎。”侯聪咬牙切齿,认真的说到。

  那是他的一份决心,必须得这个样子,因为按照我的说法,猎妖人那么的稀少,要面对的妖人那么多,他死了,就意味着给别的猎妖人又增加了一份沉重的负担。

  “你这样想,很好!我希望你能把这个想法,在火聂家的猎妖人之中扩散。我们要敢面对任何敌人,也无惧于任何敌人,更不怕死。但在没有值得牺牲的条件下,我们绝对不鲁莽的勇敢...那是我上一生犯下的错误,那么这一生我不犯这种错误,你们也不可以。”我认真的对猴儿说到。

  “好!一定的。”猴儿痛快的又喝了一口酒,然后对我说到:“二花姐可为你的态度伤心了,你要不要对她解释一下?”

  “不用了,二花姐又去修行了,她是火聂家最优秀的猎妖人之一,现在的时间对于她来说非常宝贵,而我之后会下山一次。我相信她会很快就理解我的...”的确,以前和我亲近的人,要适应我做为家主时的作风,需要一定的时间,有时候,也不是时时能够解释的。

  “我也要努力啊。”猴儿又喝了一大口,一瓶子的酒竟然被他这样几口就喝干净了。

  我又给他开了一瓶,说到:“我在前生的时候,也总结了不少猎妖人的修行之道。这一次带火聂家的人来望仙村,也带了不少曾经的东西,可能有一部分重要的还留在当初的总部,以后我会去取。不管怎么样,明天我让Tina送一份修行上的东西给你,你在面壁的时间里,也图个清静,好好修行,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猴儿沉默着喝酒,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拳头却暗自的握紧了。

  从猴儿那里出来,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望仙村广场那边却是火光冲天,映照着半个望仙村的天空都透着红光,热闹的声音传来,让我的嘴角也不禁流露出一丝笑容。

  他们的快乐,自然牵动着我的快乐,因为他们都是我的亲人。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忘记残酷的未来,沉重的责任,让他们永远这样开心下去,但这根本不能避免,我只能让自己更加的强大,我不能保证他们能一直这么轻松,可我想要保证他们一直这么安全。

  进到我的屋子中,Tina,苏灵和村长都在等我,只是不见正川哥的身影。

  “正川要抓紧时间修行,他说感觉这段时间如果利用的好,他的阵法之道,还会突飞猛进。”见到我村长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嗯。如果正川哥修行需要什么,我希望火聂家能够倾尽全力来支持。”我坐下后,苏灵递了一杯热茶给我,然后站在我身后,轻轻的为我揉着太阳穴,这样做,是想让我快点儿醒酒,然后来处理一些琐事。

  “这个是自然的。正川这孩子终于正式背负了重振明阳门的责任,也看到了一些希望。这两点可能刺激了他,况且一直以来,你做为他的师弟,他很疼你,也希望自己以后能够真正帮到你,而不是成为一个累赘。”村长认真的对我说到。

  我喝了一口手中的热茶,对村长说到:“他一直都是我师兄,从来都不是我的累赘。我也希望看到明阳门的复兴,但我不希望他有太大的压力。我不在的时候,村长,你要多多的开导他。”

  我从来不是一个太会表达情意的人,对所有的人都是,就包括刚才去看猴儿,我也说不出什么太表情感情的话,但想村长能够对正川哥表达出这种关心。

  关于正川哥的事情暂时就说到这里。

  接下来,村长开始给我说望仙村的一些事情,主要就是望仙村的人员以及势力。

  除开我已经见到的,望仙村还有一些隐藏的势力,那是一些老一辈的猎妖人,甚至还有一些特别有修行天赋的人成为了修者。

  按照村长的安排,年轻一辈的猎妖人自然是战斗的主力,而这些人就是守护望仙村,这个火聂家最后的退路的主要力量。

  这些人一般都没有住在望仙村的村子中,而是散步在村子的周围,或者隐居在村子比较偏僻的角落,轻易不会展露实力,是为了给年轻一辈一些压力,让他们认为望仙村随时都在危机之下,并不是那么的安全。

  至此,我也知道了,原来之前我见过的那个守墓的老人,也是望仙村的隐藏力量。

  “家主,这些人一样是你忠实的追随者,可以说望仙村的世世代代都是忠心于家主,并誓死追随的...因为先祖的性命,就是家主费劲了心思给保住的。我们有了千百年的平静日子,都是家主的恩赐...这些话,我不用再多说了。我希望家主也能够见一见这些望仙村的老人,并且周围的隐世门派,家主也有必要去走一趟,到了这个乱世,就算隐世门派也不见得能独善其身,何况和我们扯上了关系,现在是应该联合起来的时候了。”村长在讲完望仙村的事情以后,语重心长的对我劝说起来。

  我把玩着手中的茶碗盖子,点头说到:“这些是我一定要做的。只不过,我打算最多明天就要下山一趟。不管如何,我会把时间控制在一个月以内,在这段日子里,只有麻烦村长你联合村中一些老人,还有Tina你们多操心一些了。”

  村长沉默的叹息了一声,如果可以他其实一点儿都不希望我在这个时候离开下山的。

  而在这时,Tina望着我,也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