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二章 临行前的深疑

第五十二章 临行前的深疑

  “能不能想办法联系到童帝?”我需要和童帝联系。

  第一,不管是他,还是我,到现在都掌握着最大的两股猎妖人势力,在这个乱世,我们彼此之间必须要沟通。

  第二,则是辛夷的消息。当年,关于地下城,我和童帝做过一个交易,他大概也跟我说起过地下城进入的规则。只是在当时那种纷乱之下,我已经有些记忆模糊了,大抵只记得地下城只有特定的日子才能进入,不然就要找到特定的人物。

  如今,我已经决定出发动身前往地下城,自然是要联系童帝的。

  Tina当然也知道联系童帝的必要,只是第一点,就已经不容拒绝了,至于第二点,没必要让在场所有在意关心我的人知道。

  “家主,水童家的联系方式,我自然有。不过在村子里,电话很不方便,还需要借用你的卫星电话。”Tina跟我说明了一下。

  这一次也算机缘巧合,在联系人员的方便,卫星电话贡献绝大,而秦博士递给我那一刻开始,我竟然没有想到它会发挥出如此巨大的作用。

  “这个自然没有问题,我只希望尽快联系到童帝。”我淡淡的说到。

  “不敢保证,因为童帝本人常常行踪不定。只能说联系到水童家,再看情况吧。”Tina对我认真的说到。

  我点点头,涌出的是一阵阵的疲惫,就连肋间的伤口也隐隐作疼,从出逃到现在,我并没有好好的休息过。

  “去休息一会儿吧,少爷。万事都有我在。”苏灵轻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不管我是谁的家主,在她口中永远是那个少爷。

  我不由自主的点点头,想要睡觉了,几乎是意识在同一时间就模糊了,只是对苏灵说了一句:“找到童帝,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我。”

  接着,便被苏灵带去了卧室,是怎么倒在床上睡去的,我都快要记不得。

  只是记得迷梦中,我仿佛又回到了聂焰那个时代,但我已经身死,只是反复的看见碗碗凄清一个走在雪地里的身影,我大声的叫她,她不应,我时而记得自己已经死去,时而感觉自己还强烈的存在着。

  这样的纠缠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到碗碗走近了一片荒芜的废墟,她好像终于累了,也停了下来,坐在一块大石上休息。

  我认得这个废墟,不就是曾经被我一把火烧掉的小龙镇吗?碗碗带着我的残肢来到了这里吗?可梦中的我是矛盾的,一边想着的是自己的残肢,一边又觉得自己是鲜活着的,我甚至能大步大步的跑向碗碗,拉近之前一直追不上她的距离。

  “碗碗。”我再次开口大声的喊到。

  这一次,她对我的声音好像有了一丝半点的反应,身体轻轻的动了一下。

  我充满了欣喜,更加快的想要接近她,隔离了千百年,这种思念已经不能用刻骨铭心来形容,而是成为了一种习惯,就像呼吸一般的存在。

  不是不痛,也非不爱,而是习惯去承受一个人孤独而无望的去爱着她,也是习惯了逃避那丝丝缕缕的思念。

  这种情绪不能爆发,一旦爆发,就会疯狂。

  就好像现在,她在梦中始终没有回头,我却觉得我可以一生追逐下去。

  “碗碗。”我喘息着,终于站在了她的背后,此时的她似乎已经完全的听见了我的呼唤,身体颤抖的厉害,双肩抖动,似乎是在哭泣。

  我明明很想再看一次她的脸,却不知道为什么,在梦中,我却一步也挪不动,只是呆呆的站在了她的身后。

  “我知道,你来了。”她的声音一如既往,那么好听,那么轻柔,好似一缕春风拂过我的胸膛。

  我开口想要说什么,她却忽然说到:“你不要说话,听我说。在这天地间没有比天狐再要敏感的存在,你的一缕思念由心而起,哪怕相隔万里的空间,千年的时间,我总是能感觉到的。在你最强烈的想念我的时候。”

  我开始恍惚,我这是在梦中吗?还是已然我已经回到了过去的岁月。

  “即便是一个灵魂,但活过了两生,两世为人,便已经升华成了另一个你,因为会多了许多的东西。比如新的记忆,新的心灵体悟,新的牵挂,新的...很多很多。我很庆幸拥有这一生的你,而下一生的你,不该为我再纠结。”碗碗说到这里,声音开始哽咽。

  我心中大急,不管多了什么新的东西,本质是我,不变的终将不变,为何要这样说?

  “碗碗,回头看我。”我有千言万语,却化成了这样一句话。

  她回头了,除了苍白一些,依旧是记忆中的样子,双目含泪望着我,在那一刻,分明那么近,我却感觉我们像开始忽然拉开了距离,无法阻止,最后凝固的时候,比天堑还要远。

  “不明白吗?碗碗这一生心中有的只是聂焰,也庆幸欣喜你为聂焰时,一腔情深只系于碗碗一人。这是一段该要结束的记忆,已经有了自己的结局,便不该再执着。”碗碗说话间,泪水再次滚落,我伸手想要为她抹去,却怎么也触碰不到她。

  “你我曾经相许来生,你忘记了?”我一字一句的问到,心中忍不住开始沉痛,因为不敢承认碗碗的话是对的,聂焰和碗碗已经有了结局。

  “那是想,倘若有来生,只是倘若...可未曾想,来生就算再次相遇,相爱。你也不再是聂焰,我也不再是碗碗,我们继承只是前世的缘,而非前生的情的延续,因为所发生的都会是新的开始,新的一切。就算你的灵魂还是你,但作为聂焰的一生已经结束,而我,就算千百年以后再与你相见...”碗碗抬头看着我。

  “相见怎么样?”我不明白碗碗的意思。

  “我也并非再是我,因为碗碗只有这一生。所有人都只有这一生,不管灵魂是轮回,是再生,这一生就只是这一生...不会再遇见完全相同的事,相同的人。跳脱不出这红尘,一切都将是一个新的轮回,而跳脱之后,哪会再为情所困?”碗碗忽然望着我,凄楚的笑了。

  这是属于天狐的智慧吗?为什么一字一句那么难以让人理解?

  我心如刀绞,是因为这一刻才开始接受我和她的结局,我不甘心,想要再次拥她入怀中,可就是触碰不到她。

  我很愤怒,很想嘶喊,这一刻,如果逆天能换来一个拥抱她的机会,我为何不敢逆天?但逆天又如何?这一刻,我照样输给了自己的遗憾和不甘。

  碗碗的笑容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但了最后,感觉就要破碎在天际的时候,陡然变得清晰了起来,可我却一下子呆立当场,为什么我看见的不再是碗碗?而是辛夷?!

  “碗碗!”我心痛的大喊,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明明是寒冷的冬夜,何况是在深山中的村子?我竟然一身黏腻的汗水,醒来时,连被子都是潮的。

  “少爷...”苏灵一下子在我的脚边惊醒,站起身来无措的望着我,难为这个丫头,守着我,竟然在我的脚边趴着睡着。

  我用了好长的时间才适应了从梦中到现实的转变,而苏灵在这个时候,却已经为我倒来了一杯热水。

  我接过来,喝了半碗,心中的感觉才稍定,却怎么也抹不去那股心痛与不甘,我知道这个伤口没有办法,只能交给时间。但梦中那如此真实的怪异又是为什么?那根本不像是梦,而像是我真的最后一次和碗碗重逢。

  交给时间?真的可靠吗?千百年来了,这记忆遗忘又被想起,依旧痛的刻骨铭心。

  我披着外套,从床上下来,站在了窗前,不敢去想,为什么碗碗的笑容到了最后变成了辛夷的脸?是在暗示什么吗?莫非是说,我是叶正凌的这一生,爱的是辛夷?我不自知?会有这么糊涂的爱情吗?还是说...

  旁观者清,就如老周明白我和辛夷,陈重未尝也不明白?只有我自己从来无法去定义。

  如今非要细想,就感觉如果真的去心甘情愿和辛夷在一起,我始终不能接受,有一种像是本能的东西在阻止我!

  到最后就成了,我不能失去她,比谁都牵挂她,却始终不能接受和她在一起的状态。

  “少爷,你不再休息一会儿?你到现在只睡了两个小时,而且睡得很不安稳。”苏灵在这时,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语气温柔。

  她很聪明的不去问我碗碗是谁?这个丫头一向妥帖,知道不去做让我难过的事,说让我难过的话。

  “没有童帝的消息吗?”我结果苏灵拿给我的烟点上了,皱起了眉头,为了解开心中这股奇异的感觉,也为了安抚自己这么久的时间,没有去找辛夷所造成的巨大不安!我想尽快的见到童帝,我恨不得自己在这一刻,就马上身处在地下城!

  “之前Tina姐有来过一次。已经联系到了水童家,童帝本人没有消息,但水童家的人说是会想办法转告,这个过程不知道要多久。”苏灵在我身后小声的说到。

  我揉了一把脸,想要平复内心的焦躁,却是没有任何的用处。

  我忽然开口问苏灵:“苏灵,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对你很重要。我是说,平日里,你不知道她的重要,但已经习惯她存在你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包括最私密,最好的朋友都接触不到的空间。然后,你再去知道她的重要。重要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你可以毫不犹豫的以命换取她的性命。”

  “嗯?”我的话很抽象,但苏灵竟然听懂了,难道女孩子天生比男人对感情要理解的清楚许多?

  “可是,你却不愿意和她在一起。无论如何,是不想在一起的。但这关系怎么说?朋友,绝对不是朋友。想要说是妹妹?亲人?也不是!那你觉得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我皱着眉头,开始试图去描述这种凌乱的心态。

  苏灵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说到:“如果说,这个男人除了她以外,还能和另外一个女人共度一生。那就说明,现阶段,这个男的没有遇见自己真正爱的人,却也舍不得她,不想去破坏他们之间那种平衡,因为放不下。”

  “这么自私?”我笑着问了一句,其实心中却是在想,我能够和其他的女人共度一生吗?不,绝对做不到,我一直觉得我应该是一个人不停的漂泊。没有遇见真爱吗?我那么爱碗碗...可我却神奇的发现,我无法去衡量辛夷和碗碗两个人。

  就好比,去和碗碗共度一生,放下辛夷这种比较,无法去做!很诡异的感觉。

  “那如果不是呢?”我又问苏灵。

  “我只是猜测哈,第二种可能,那便是,那个男人已经深爱,可是心中有一道过不去的坎,让他不愿意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苏灵小声的说到。

  我却一下子愣了,过不去的坎,那是什么?又会是什么?

  我忽然非常的烦躁,一用力连手中的烟都夹断了,惹得苏灵担心的问我:“少爷,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不,没有。”我深呼吸了一次,然后勉强笑着对苏灵说到:“我想要洗个澡,如果不麻烦,帮我准备一下?”

  “不,不麻烦。”苏灵很开心,我终于能够正常的说话,而不是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

  “苏灵...”我犹豫了一下,又叫住了她。

  “嗯?”

  “那两件东西,在吗?”我终于开口问到,我失去它们是在来到火聂家总部以后,被告知,这两件东西被收起来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东西应该是在火聂家。

  那一个如同眼珠一般的挂件,还有那一张白色的狐狸皮毛。


仐三说:
今天就一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