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四章 下山

第五十四章 下山

  “童帝,那一生已经过去了。”我没有想到童帝的执念如此之深,在得知我已经苏醒,想起一切以后,与我对话,竟然三两句就扯到了那一生的事情。

  想必,那一生我强行让他接受自己的决定和结局,是他一生最大的不甘。

  “是的,你倒是看得分明,那已经过去了。所以,这一世,带领着猎妖人的只能是我,而不是你叶正凌。双子存其一,你还记得这句话吧?”童帝的语气之中有着无可撼动的坚定,以及一丝丝愤怒。

  他那一生,一心想走到巅峰,置生死于度外。

  而一个猎妖人的巅峰是什么?也许在他的理解,就是眼前再无比他强力的人,而一切的乱局将由他来平息,最后就算身死,也能在猎妖人之中青史留名,再无超越。

  这是童帝一生的执念,而今生的童帝还在延续着这个执念也无可厚非。

  “谁站在前方都无所谓,但这一生我不会再瞒着你什么,即使你不愿意,我也会拉着你一起面对。”想起聂焰和童帝分别的结果,我的心中却是一阵刺痛,那一生,我执着的一个人去追寻,最后到身死,其实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也未完成更多的事情。

  如果我选择了童帝,和身后的猎妖人呢?也许结局真的会不一样。

  在我自己留下遗憾的同时,也湮灭了童帝一生的追求,而我还以为一厢情愿的以为,这是给童帝一个安稳,报答他一生其实引我为知己之意。

  以己度人,很多时候是一个笑话,却是人一生之中最难避免的错误。

  所以,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无比真诚的。

  可没想到的是,童帝听闻以后,却是一片沉默,在半晌之后才说到:“搞什么鬼?叶正凌,你还是有话直说吧?”

  “暂时先不谈合作的事情,因为我私人的事情要耽误一个月。确切的说,我要去地下城。”既然童帝要求直说,我就说的非常直接。

  “哦?我记得有那么一回事。然后?”童帝的语气终于变得轻松了起来,看来,他比较适应的还是这样的我。

  “然后,很简单。我要进入地下城的办法和具体的位置。曾经,我们有过一场交易,我记得你模糊的给我说过...但那算交易的结果吗?我想肯定不算,如今我要去了,你也该履行你的承诺了。”我认真的说到。

  “的确,那个时候给你的答案是很敷衍。不过,我没有骗你,那里做为一个妖族最后的传承,哪能轻易的进入呢?所以,一般人一年之中也不见得有一次进入的机会,而且,必须有带领人。当然,我那个时候还告诉过你,除此之外,还能等机会,找一个引路人,带着进入,不过这也比较困难。对吗?”童帝淡淡的说到。

  “是的,所以我要找所谓的引路人。你该告诉我了。”我开口说到。

  “很遗憾,那其实不是一个人,而是好些人,不仅是引路人,也是做为妖族的地上联络人。到如今,已经被我暗中杀了不少...现在,是很难找到了。”童帝的语气之中充满了调侃。

  我心中升腾起了怒火,刚想发作,却又莫名的平息,然后说到:“你对那个地下城可是血海深仇,我想你敢这样做,不会不给自己留后路吧?”

  “哈哈,说起来当年我在发誓之后,自然不敢违约。地下城的一切,我已经详细的告诉了你,但我并没有说要带着你去啊。”童帝忽然笑了。

  “童帝,直接说吧,条件。”我懒得与他调侃了,他的恶趣味就是如此而已,如果能够处处压住我,让我愤怒,让我吃瘪,他就会很开心!我真的后悔,前生那一战,我输给他不就没有了他如今的执念吗?

  “不,开玩笑而已。没有条件!去到XX镇吧,随便找个地方住下,自然是有引路人出现的。”童帝的语气没有之前的调侃,变得认真了起来。

  “童帝,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他答应的也未免太过轻松,我总觉得事情隐隐有些不对劲,不得不开口提醒童帝一声,但我内心深处相信童帝没有太大的恶意,他最多只是偏激。

  在关键的时候,童帝总是站在我这一方的,不论是前生的大战,还是今生那场家族的大聚,他反倒是一直支持我的力量。

  “叶正凌,我没有时间和你开玩笑。你难道眼睛瞎了,看不到眼前的形势严峻到什么地步了吗?你手下有力量,是兰萱告诉我的!让你的人尽快促成和水童家的合作吧,拯救剩下的猎妖人,抓紧最后的时间,救出每一个年轻的猎妖人。这是一个天才辈出的年代,每一个年轻的猎妖人,我们都损失不起,你能意识到这一点吗?至于那个该死的地下城,我没有功夫玩你。”童帝的语气有些急促,我能想到在电话的背后,他清冷的神情之下,是如何的咬牙切齿。

  “会促成合作的,各方面。不仅仅是救出如今身陷困境的猎妖人,也要尽量的斩杀妖人,磨砺他们。”我自然知道轻重,不会因为私人的事情,浪费这每一天宝贵的时光。

  “既然如此,那你我之间就不必啰嗦了。事情就这样吧。”童帝说话间,就要挂了电话。

  而我却叫住了童帝,告诉他:“我明天就要出发。”

  “怎么?难道还要我来接你?”童帝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在这个时候,Tina已经回到了这个房间,静静的等我,在我和童帝交谈完毕以后,她关心的问了一句:“家主,如何?童帝那边的说法是?”

  我揉了一下眉心,把童帝的说法和Tina说了一次,我深深的开始觉得人手非常的紧张,接火聂家的人是当务之急,找到庄婧是当务之急,拯救身陷困境的猎妖人也是当务之急。想到这里,我疲惫的叹息了一声:“Tina,无论如何,一切行动要快起来了。你看如何安排,才能让人手发挥最大的作用。我不在的一个月,一切都拜托你了。”

  Tina点点头,说到:“这些,我会和水童家具体商量的。事情是死的,人是活的。有些时候,事情可以同时进行,也可以合理的分配,这些家主你就不用操心了。如今,不管如何,最重要的是你的实力。还有不要忘记《山海百妖录》。”

  说话间,Tina递来了一个盒子放在了我的手边。

  我轻轻的打开盒子,里面是那一张白色的狐皮,白色的狐皮上面放着的就是那个我带了十几年的链子。

  如今,看见白色的狐皮,我还是忍不住那种强烈的感觉,亲切而想要一直的拥有,当年我不清楚是为什么,如今却非常明白,那是碗碗留给我的...她的痕迹!至于那个链坠,我不知道是什么所化,但危难之中救我,却是发生过一次。

  现在想起来,就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只是记得那是我生命刚刚发生转折的时候,在医院招魂时,第一次遇见猫妖,动用了本命阵印,饕餮留下的诅咒突现,这个珠子好像在那么一瞬间,发挥了一次。

  我还记得那一股清凉之意,一下子窜入了我的身体,阻止了一股刺向我心脏的力量,接下来诅咒就出现在了我的肩膀上。

  想起这些,我拿起了那个坠子,轻轻的抚过它,如今想来,若不是它,那个诅咒应该是直奔我心脏的位置所去的吧?那会是什么样的后果?我却无法猜测。可无论如何,应该比现在的情况糟糕很多吧?

  碗碗...我默念着这个名字,心情在悲痛中又是说不出的复杂,但最终我还是把那链子重新戴在了脖子上。

  第二天的一早,在有限几个人的护送下,我悄悄的从秘道走出了望仙村。

  我所带的行李不多,也就是一个背包而已,在里面除了一些日常的琐碎,就是那张白色的狐皮,以及我的本命阵印了。

  自从继承了聂焰的一切,我很少再动用那个本命阵印。

  原本那只是明阳门最犀利的手段,而我这个弟子是在算不得太过出色,而且作为聂焰时,我并没有用过这个本命阵印,到了今生,除了用它破了几次封印以外,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去最大程度的发挥它,所以它也就渐渐的被我冷落了。

  可这次收拾行李的时候,我却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本命阵印,随手还是把它带上了。

  于它,我有一种亲切感,可能出生入死那么多次,它也陪伴着我,甚至救我于危难,也可能,它是我山门岁月的一段代表吧?

  离别总是难舍,当走到下山的路口时,村长,Tina,苏灵已经不知道叮嘱了我多少次,但大意也是让我放心,这一个月他们会支撑过来的。

  可我唯一不放心的却是正川哥,到他说要全身心的研究阵法到现在,不过一天的时间,就憔悴了许多,就算来送我,人好像也已经进入了某种状态,有些迷糊的样子。

  看到如此的正川哥,我忍不住一把狠狠的抱住他:“哥,不要对自己太过苛刻。要知道,师门的传承都是靠你,我不在的日子,守护火聂家最大的重任在你。等我回来!我们一定会重振明阳门的。”

  “好,等你回来。”正川哥在这个时候,好像有了那么一丝清明,眼眶发红的看着我。

  可接下来,很快他有陷入了那种迷迷糊糊的状态。

  而我,却只能带着这样的牵挂与不安,踏上了下山的路。


仐三说:
好,昨天的两更补完了。因为更新总是不稳定,现在我写章节,一般都会多写几百字,大家也应该发现了,其实那是我在悄悄的表达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