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五章 凛冽大西北

第五十五章 凛冽大西北

  大西北的冬天,飘着茫茫的大雪,而西北特有的地貌,又让这里多了一份其它地方不会有的苍凉凛冽。

  总觉得这样的天气应该走出镇外,喝一口老白干儿,拉开嗓子唱一首‘信天游’,才算痛快。

  屋子中切的大块得羊肉,滚烫的白汤,温热的烧刀子,热乎乎的地。

  窗外,是大雪纷飞,但在院儿中的温泉却冒着热气,让人一点儿都不觉得冷。

  这是一个很好的地方,让人能够享受,又能够体验到大西北的凛冽....童帝只扔给我一个镇子名,在这偌大的华夏且不说会遇见同名的尴尬,就算没有,要找到一个镇子也不见得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好在,我及时的让Tina联系了水童家,才来到了这个大西北。

  这个小镇的地理位置稍许有些偏僻,但却并不冷清,因为有着温泉资源,和大自然赏赐的山山水水,也算得一个旅游小镇。

  只是如今到了凛冽的寒冬,除了来泡温泉的人,镇子上的游人到底少了。

  甚至,连一些本地镇子上的人都去到附近的城市过冬了,因为镇子上的人有钱,除了旅游季节来挣钱,在城里都有房子。

  我所在的地方,是在镇郊的一家别院,冬天里也在做着温泉旅游的生意,但不是旺季,被我订到了一个最好的院子。

  这是后来童帝联系我,所要求的。

  我在这个院子等了一天,没有等到什么特别的人,早在心中暗暗的痛骂那个家伙,因为我身上的诅咒,让妖人追踪我具体位置的时间只需要一天而已。

  再等,我绝对是会离去的,我无所谓妖人的追杀,但是怕连累到这家无辜的老板。

  却好在在今天早上等到了消息,童帝告诉我,好酒好菜备着,要等的人最多中午就来。

  现在已经是上午11点多,我站在窗前抽烟,院子一如既往的冷清,却在我掐灭了烟刚刚转身的时候,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披着一件华丽的皮袍,顶着一身白雪出现在了院子里。

  我眉头微微一皱,却是大步走出了屋子,见到那个身影,只是说了一句话:“你耍我?”

  对的,没有什么特别人来到这里,来的竟然是童帝本人。

  有些日子没有见了,他除了一头削发长长了一些,已经快过了颈窝的位置,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相貌依旧俊美,和上一生的童帝有着八分的相似,只是比起上一生的童帝少了一些斯文出尘的气息,多了一些凌厉冷漠,但是那高傲的样子确实如出一辙。

  面对我的问题,童帝只是双手插在裤袋里,打量起这里的环境,他穿着一身黑色的修身西装,披着的是一件皮草,在抖落了身上的雪以后,一眼就能看出那件皮草相当的特别,在黑色的底色上,有着银色的纹路。

  我很熟悉这件皮草,是童家曾经的家主服,只是没有想到被今世的童帝改成了这般模样。

  我倚在大门前,懒洋洋的站着,任由着这个家伙肆无忌惮的参观,在他身后跟着两个早已经花痴的晕头转向的女服务员。

  我的问题是被他忽略了,我也不急着去问这个家伙,只是抬头看着漫天洋洋洒洒的大雪,发着呆。

  直到女服务员惊呼了一声,我才回过神来,童帝那家伙竟然就这样把自己的皮草扔在了一个女服务员的身上,然后脱去了西装,衬衫,裸露着上身,走到了温泉旁边。

  “其它的随便收拾一下就好了,我这件皮草很特别,好好的帮我收在屋子里。”说完话,他竟然连外裤也脱了下来,就这样穿着四角裤走进了温泉。

  “一路来,风大雪大,冷到了骨子里。早就念着这温泉了。”童帝丝毫不以为意,淡淡的说到,顺便就吩咐着那服务员把切好的羊肉,滚烫的羊汤等等搬到温泉的旁边。

  两个服务员收起童帝的衣服,红着脸进屋了。

  童帝看着我,伸出手来,勾起了一只手指,冲着我说到:“叶正凌,老朋友千里迢迢来相见了,你连陪着泡个温泉的情谊都没有吗?”

  我也不说话,走过去,随手就脱掉了身上的袄子,也是穿着短裤,赤条条的就泡进了温泉里。

  从到这里到现在,我一次也没有享受过院子里的温泉,如今那温泉的热气冲得我全身一阵舒爽,天空却飘着洋洋的白雪,真是一种说不出的享受和意境。

  童帝很白,身上虽然有着肌肉,却并不突出,让人惊奇的是他的身体竟然没有一丝的伤口,显得比女孩子还细腻了一些,被温热的水一冲,一层红色就覆盖在了肌肤之上,有一种说不出妖异魅惑之感。

  相反,我这大半年的奔波和生死危机,让我的上半身布满了伤口,对比起来,我以为自己白,在童帝面前也算不得什么白了。

  我舒服的靠着温泉旁边的石头,任由雪花落在我的肩膀,又被温泉的蒸汽冲散,懒洋洋的说到:“若不是知道你是童帝,我以为你才更适合当什么妖精,妖物之类的。”

  此时,服务员已经把酒菜摆在了温泉边上,红着脸离去了,童帝却是抓起一瓶老白干,很直接的拧开盖子喝了一口,让脸上淡淡的红变成了绯红之后才说到:“你知道,我讨厌别人拿我的长相开玩笑。”

  “是吗?”我根本不在意童帝的愤怒,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冷傲的家伙,常常让人害怕的家伙,我从来没有害怕过他的愤怒,即便知道他俊美清冷的外表下,有着多么恐怖的实力?淡淡的回应了一句,我再次问到:“你说的人呢?”

  “不是已经来了吗?”童帝抓起了一片羊肉,就着酒细细的嚼了起来,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我也抓过一片,丢尽了嘴里。

  羊肉在炖煮的过程中,早就加足了香料,捞出来已经煮的熟烂,用大刀切成厚片儿,又一冷,却分外的有一种嚼头,加上香料入味,配上一口烈酒,这种滋味儿神仙也不换。

  在这大西北,就应该大口的喝酒,大口的吃肉!几片羊肉,几口烈酒,烫的温泉,我的额头上已经见汗:“你吗?这不是好笑吗?在这风雨欲来的时刻,两个猎妖人的家主却统统要去什么地下城?真是不让人安心。”

  “你是想说,你走了,有我在!你就可以安心的在地下城搅风搅雨吗?”童帝也不说什么,只是斜睨了我一眼,那神态像极了前生。

  的确,他说中了我的想法,我一直都抱着关键的时刻,让Tina去求助童帝的想法,因为我知道这家伙可靠的,却不想他竟然和我一起来到了大西北。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吧?”童帝喝了一口酒,继续的说到:“其实,地下城那鬼地方,谁还愿意再去?可那里是我的心结,既然你叶正凌要去,我何不一起去了,解开这个心结?若是放在以后,少不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又被你瞒着,以后也没有了时间。”

  “我听过你说地下城,真的有那么残酷?”我对地下城也有一个大概的印象,来自于童帝,描述了一些,留给我的印象的确只有残酷。

  “只有你更想象不到的残酷和血腥!十几年前,我被师父带出地下城,第一个来得地方就是这里,不瞒你说,以前还没有那么华丽的院子,只有一家很一般的农家乐一样的院子在这里,我就是在这口温泉洗的澡。”童帝说着回忆起了往事。

  “我一下水,这里温泉水就红了,那是凝固在身上的血迹,接着很脏的泥条从我身上被我师父大块大块的搓了下来。我记得我洗得好痛快啊...然后师父拿来了羊肉,就是这种羊肉,大片大片的。你猜猜我吃了多少?哈哈,我吃下去了五斤多,要不是师父怕我吃坏了胃,我一定会再吃下去的。”童帝说话的时候闭上了眼睛。

  “真恶心,你让我泡你洗过的洗澡水。”我淡淡的评价了一句,但却能够想象童帝那个时候的凄惨,同时也会好奇他的师父会是谁?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童帝睁开眼睛,半闭着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到:“现在就尽情的享受吧,今天晚上就出发。不用在意,这里的老板是自己人,一直监控着地下城的动静。是一个修者!”

  “哦?”这个消息倒是新鲜。

  “不然呢,一个偌大的地下城,没有修者的监控,就这样存在于世上,你觉得可能吗?这里有这里的约束!只要地下城一有异动,在这里的荒野立刻就会聚集不下百位修者,而这里也早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阵法。算是一种微妙的相安无事吧。”童帝给我说着这里的情况。

  “这种微妙可能因为我们两个的来到,持续不了多久了吧?”我并不是自负,而是因为想起了Tina的话,狐皮和珠子再次到我手中,会有血雨腥风。

  “我想应该是?但也不一定,不能小看地下城,我们两个说不定是去送菜的。”童帝微微一笑,其实他很享受我刚才那个说法。

  “送菜?双子吗?”我不满的扬眉。

  “哈哈,是的,双子。”童帝大笑了几声,然后对我说到:“总之,没有我,现在这个时候,你是很难混入地下城的。但出来的时候,没有这个别院的老板,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我现在就想出发了。”不知道为什么,在苏醒了聂焰的记忆以后,我的血液随时都是沸腾的,处在一种渴望战斗的状态。

  “现在根本混不进去。听我的吧,好好享受现在,到了地下城,一片肉都会让人你激动不已。我必须要告诫你,叶正凌,不,也许是聂焰!忍住你那性烈如火的愤怒,如果一开始你就愤怒的话,我想你会达不到你的目的,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糕。”童帝的神情变得郑重了起来。

  而我歪着头看着他,我很冲动吗?什么会让我无比愤怒?

  “我不开玩笑,记得忍耐。”童帝重新闭上了眼睛,可是他微微颤抖的右手,却说明他并不平静。

  冬天的夜,来的分外早。

  夜饭时候,夜色就笼罩了这一片苍凉的西北大地。

  我和童帝已经吃饱喝足,并且在下午睡了一觉,在这个时候,童帝难得的寡言,整个人的神情出现一种怪异的冷静,确切的说是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冰冷的气场,像一块坚冰。

  这个别院的老板亲自出现了,和人们印象中的老板并没有什么不同,大大的肚子,因为长期的笑容而显得和蔼的面容。

  “东西,送来了。”进屋以后,老板只是简单的说了五个字。


仐三说:
好,今天的大章送上,我出去吃个宵夜,约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