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八章 入城之前

第五十八章 入城之前

  兵刃的碰撞声在凛冽的风中响起。

  拉开了战斗的序幕,在我的眼中是一张放大了的妖化的脸,明显是一只熊族,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瞪着我:“狼族的人,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回答他的只有无声一个拳头,砸在了他的脸上,格挡开了他的兵器。

  一拳下去很重,这个熊妖从马背上跌落了下来。

  此时,我的态度已经很明显,就是来劫杀的,还用得着过多的废话吗?

  风中,脚步声已经响起,六七个身影朝着我冲了过来,其他的人瑟缩在风中,抱着紧紧的发抖,马群受到了惊扰,有些不受控制的样子。

  情况有些糟糕,我只有速战速决。

  在那些身影朝着我冲过来的同时,我掐诀,灵魂力朝着他们冲来的方向形成了几把尖刀,朝着他们狠狠的劈砍而去。

  于此同时,落地的熊妖已经挥舞着他手中的那柄斧头,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再次扬起了‘牙’,硬生生的和斧头碰撞在了一起,手臂传来了阵阵的震动的酥麻感,但面对如此厚重的斧头,‘牙’竟然没有半分卷刃的迹象,坚硬的纹丝不动。

  “你的力量不错。”我望着熊妖微微一笑。

  熊妖眼中全是震惊,竟然不由自主的开口:“一个狼族的人,竟然和我拼斗力量?你是谁?狼族的贵族吗?血统最为纯净的吗?不,你不像。”

  我根本就不回答熊妖的话,而是一个用力,荡开了他的大斧,对他说到:“可惜,你的速度太慢!”

  说话间,在风之阵纹的加持下,我手中的‘牙’挥出,快速的在一秒之间就是7,8刀,熊妖狼狈的格挡,但他那速度,如何能挡住这样速度的‘牙’?只是几秒时间,就在他难以置信的眼中,牙插进了他的胸口。

  我毫不留情的拔剑,没有想象中鲜血飞溅,而是一个诡异的伤口就横亘在他胸前,像一个黑洞,但‘牙’却呈现出一丝诡异的红色。

  在灵魂力尖刀的碰撞下,之前朝着我冲来的身影只剩下三四个,而这些妖的实力只是和那些妖人差不多,有的甚至弱上一丝,根本就不足以畏惧,只是两分钟不到,我便解决了全部的战斗,冲上去,勒住了那些已经开始惊慌逃散的马儿。

  这就是地下城的妖吗?在杀了7,8个妖物以后,我站在风中牵着一匹最不安的马,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说起来他们和妖人十分的相似,区别是什么呢?我只能说妖人在没有神秘液体的辅助之下,也能发挥出这些妖物的实力,这就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区别。

  而在服用了紫色液体以后,他们就和这些妖物没有什么区别了,只是更加强大。

  再确切一点儿说,这些妖物也不能完全的称之为妖,他们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就好比我前生遇见的刘河生,他们只是有妖的血脉...很多是人和妖混下来的。

  地下城,并不是一个才有的存在,而是传承了人类想象不到的悠远历史,这是我从童帝哪里得到的信息。

  我的脑子很乱,在战斗以后,无法完全的把一些杂乱的事情联系在一起,而在这个时候,一个清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快四分钟的战斗,你真的恢复了聂焰的全部实力吗?”

  我收起有些泛红的牙,也没回头,只是拍了拍那已经平静下来的马脸,说到:“敢问,当年童帝的力量,你又继承了几分?”

  “到了一定的时间,就是全部。”风卷起了童帝的斗篷,他走向了那抱在一起,瑟缩的人们。

  十七八个人,只有7,8个是完全的妖物,其余的都是人,在冲下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了,看着童帝的行动,我皱着眉头说到:“别杀他们。”

  “那你要我如何办呢?”童帝转头,俊美的脸在夜色中有几分邪魅的感觉。

  经过我的提醒,那些人也已经反应了过来,赶紧跪地不停的朝着童帝求饶,而我翻身上马,拉紧了斗篷,对童帝说到:“别这样,不要还没有去到地下城,你和我就先动手了。”其实,从童帝回头的那一刻,我就知道童帝不会杀他们,他身上一丝杀意都没有。

  “动手?我会怕你?”童帝眉毛轻扬,看得出来,他很在意我和他之间的高低,不过他却只是这样说了一句,便不理我,对那些瑟缩在一起的人说到:“你们走吧。”

  这句话一说,除了有两个人站起来,朝着童帝一拜便走,其余的人却是不动,有一个看起来比较老迈的人说到:“请求两位大人,我们什么都没看见。带着我们回去吧,因为还有家人在等待着我们。如果这一次我们不能回去,就意味着他们没有食物。”

  童帝却是摇摇头说到:“走吧,自古离别苦..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在地下城就是那么残酷,活得过近日,也不见得活得过明日。你们与家人的缘分断了,而他们若是死了,也算还清这一生的孽债,下一世就不会在地下城受苦了。”

  “大人,你是什么意思?”其中有一个人不解的说到。

  童帝却不说话,从腰间拿出一根竹笛,就是我曾经见过的那一根非常特别的竹笛,放在了嘴边,轻声说到:“既然自古离别苦,更何况缘分就此斩断?我只能一曲《离人忆》为你们送行了。”

  话音刚落,在这大西北如刀的风中,响起了一声悠扬的笛声,接着一首凄婉的曲调就从童帝的笛声中飘扬而出。

  在凄婉的笛声中,人仿佛能看见自己一出生时,父母的温情,然后随着时光的流逝,身边的人开始不断的来来往往,相聚换,别离苦...仿佛一个个别离的画面被无限的放大,然后破碎,最后到了垂垂老时,家乡河边的柳树发了新芽,那是新的生命,而旧时的叶子已经落去,难觅踪影。

  就好像故人已散,而熟悉的一切,已经有的新的生命在支撑着,继续轮回着。

  属于自己的时光已经彻底的随着时间的长河流去,这是最终的离别。

  好一首《离人忆》,连我都被带进了曲调的意境之中,但这单单只是意境,童帝融入了精神攻击的曲调,目标并不是我。

  一曲《离人忆》终结了,那些人,包括意境走远的两个开始有些浑浑噩噩起来,站起来,有些茫然的四处张望,甚至有人问到:“你是谁?我们...我们,我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童帝在此时已经拉下了斗篷,看不清楚他的容颜,他却是对那些说到:“不要问那么多,想要活命就所有人朝着南边一起跑,一个也不能少。当然,你们可以不听我的,但在这荒野上,杀机可不少。”说话间,童帝在马上找了一番,扔下了一个包裹,里面赫然就是干粮。

  那些人面面相觑,包括已经跑开的两人也已经回来了,他们原本就跑的不远,二三十米的距离,自然听见了《离人忆》,也听见了童帝的话,在完全想不起一切的情况下,如何敢在这荒野里两个人跑?

  那些人离去了,我沉默的骑着马儿,带着这马队,朝着这小道之外走去。

  童帝也翻身上马,与我并行在这大西北苍凉的夜色中,他一声轻笑,说到:“聂大侠一生最是情关难过,是否觉得我这样处理,太过冷血了?”

  此时,已经走出了小道,前方是一片茫茫的山坡,我只是闷声说到:“往哪边走?”

  “向北。”童帝也不过多的解释,只是对我这样说了一句。

  我低头闷闷的朝着北方走去,在我心里自然不能指责童帝这样处理有什么错误?在保住他们性命的情况下,这是最好的处理办法,童帝其实用精神攻击,震乱了这些人的记忆,让他们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这对我和他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否则,就只有死人才能彻底的保密了。

  从来,在任何的斗争之中,都有无辜的人死去,而为了更多无辜的人,是最好的一个安慰理由...童帝这样,没有无辜的人死去,我有什么好抱怨的?只是,心里那种想着亲人分离的沉重,还是让我郁闷难忍,只是对着苍天大声的嘶吼了一声。

  为什么要如此?是不是只有经历了残酷,才能发现平静安宁的可贵?人心,为什么要永远的不满足,来扰乱这个世界?就算没有妖,人自己为什么也要这样争斗不止?

  我看不透老天背后的仁慈,它静默了千亿年,也不肯给出一个答案。

  而童帝却是勒住了缰绳,停在我的身边,幽幽的说到:“叶正凌,跳脱不得的苦就在于,人很想抓紧眼前,放下手中握住的一切...我说孽缘已了,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但也罢了,你我也是不得解脱之人,我也不需要你懂。”

  “那些人会怎么样?”嘶吼了一声,我心中的郁闷之气,稍微纾解了一些,追问了一句。

  “朝着南边跑,自然有于老板会处理。除此之外,在这样的夜里,他们只有死。这是地下城活跃的日子。”童帝望着远方说到。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