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九章 地下城的码头

第五十九章 地下城的码头

  “什么是地下城活跃的日子?”尽管之前感觉到郁闷,但路还是要走下去,我抛开了那种情绪,调整了自己的心情,问了一句童帝。

  童帝骑在马上懒洋洋的回答:“地下城的人也需要吃饭,穿衣。而且这个消耗是你不可想象的...所以,每个月他们都会有活跃的时间,简单的说就是和地上的人做交易。”

  “交易?地上的人能和他们做交易?”我疑惑的问了一句。

  “商人逐利,只要有利润,什么交易不可以做?再则,这是一种微妙的平衡,就算商人不做,修者说不定也会做。”童帝一夹马腹,加快了策马的速度。

  他这话一说,我自然能够理解,如果有资源能够维持地下城那些存在的生存,也许还能维持一个相对平和的状态,如果连这些供给也断了,那就意味着暴动。

  这绝对不是修者所想要看见的。

  世界上的人自然有各个时代各领风骚的人来维持他们的秩序,而修者却需要维持这些看不见的秩序。

  就如猎妖人要维持人与妖之间,每一个人到这世间从来都不是没有其责任的,对家人的,对社会的,对很多事情的。

  “跑这么快做什么?”我追上了童帝,大声的抱怨到。

  “一些东西只能躲藏在暗夜,咱们可不能错了时间。”童帝这么回答了我一句,就继续前行了。

  我也没有再多问,也跟随着童帝,驱赶着马队,朝着平原的深处进发。

  在马上骑久了,双腿内侧和屁股都会感觉到麻木。

  雪,在半夜就停了,而风却一直不断。

  在这样的夜里,我已经懒得去计算我和童帝这样赶路了多久,直到黑暗来得最沉的黎明,我和童帝的眼前终于出现了一片荒凉的山坳。

  “快到了。”童帝拿过马上的水袋,喝了一口水,而我抢过他的水袋,狠狠的灌了一口水,如今冰冷的水吞下去,呼出的却依然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

  就这么短暂的停留了一下,我和童帝就继续朝着山坳前进,让人惊奇的是,童帝竟然没有带着我绕开山崖走进山坳,而是选择了直接翻山的方式。

  直到爬上了山巅,我才发现这里非常的奇特,竟然是巧合的几座山的断处,合围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处巨大的山坳,密不透风,根本没有任何的路可以通往山坳的内部,只能够选择翻山才能进入这处山坳。

  骑马停留在山巅,童帝拉了拉自己斗篷的帽子,沉默不语,似乎想起了很多的往事。

  而我却是震惊的看着下方,明亮耀眼,那是无数的火把聚集在一起,照成的光亮。而如此的光亮,让整个巨大的山坳都如同白昼。

  在山坳的底处,是一处平坦之地,此时在那片地方搭建着好些密密麻麻的简陋棚子,无数像我和童帝这样穿着黑色斗篷的人行走其间,而在另一处,那些没有黑色斗篷,穿着破烂厚麻衣的人也挤在一起,静静的或站或坐,仿佛是这样聚集在一起,才能抵抗这大西北的冷冽之风。

  这些人翘首企盼着,偶尔会有几个黑袍人把他们带走一些,然后扔出一小袋什么东西,自然就有人站出来,拣起袋子,分给被带出的那些人,然后再默默的跟着黑袍人走出山坳的深处。

  我也搞不明白这是在做什么?而相对于这些,另外一方更热闹。

  那是很多马匹聚集的地方,已经被卸了货的马匹自然是呆在一边,过一会儿便有一个穿着和正常人差不多的人类,领走一些马匹,从另外一边的山翻山离去。

  而那些没有卸货的马匹,却是等在一边,有几个斗篷人监视着,自然有衣衫褴褛人站出来把马匹上的货物卸下来,然后放在木制的推车上,接着推走...

  下方就是那么一片繁华的景象,像极了港口码头,却又有说不出的怪异之处,而远方的几处山崖还陆陆续续有着和我和童帝一样的马队朝着山坳处进发。

  “老于真是不错,算准了咱们这条来路上,今晚就只有这一队商队。”在沉默了良久之后,童帝轻声的开口了。

  “下面这是怎么回事儿?”我随口问了一句。

  “一个货物码头罢了,地上的东西会通过这里运往地下。那些衣衫褴褛的人自然是奴隶。”童帝对我解释了一句。

  “奴隶?”我其实有猜测,之前那些被童帝弄到失忆的人,除了奴隶没有什么能解释他们的身份。

  “对啊,在地下城,妖人就是大爷,人类自然就是奴隶。在这世间,每天失踪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而只要是人,都很顽强,任何地方都能繁衍生息,自然地下城就有了很多奴隶。面对妖人,在力量上,人是处于绝对劣势的,而在智商上也没有多大优势的时候,地下城的奴隶就形成了。”童帝指着那一群衣衫褴褛的人对着我继续说到;“看吧,来领走他们的,都是他们的主子,在主子完成交易以后,会赏给他们一些地下城流通的钱币,就是你看到的他们分得的那一小袋的东西。每个人分到手的,大概能让他们饿不死的吃上一个月。”

  “这些人为什么不逃跑?你好像很了解的样子。”我皱着眉头问了一句,但很快就发现了,我这个问题很蠢,之前那些人的表现,不就说明了一些问题吗?

  “之前你没看见吗?他们可有亲人在地下城,一般被派出来的,都是有家人扣在地下城的奴隶,就算可以抛弃那些逃跑,那你以为地下城传承了这么久,在地上就没有为他们服务的人,或者自己培养的势力吗?那些奴隶是逃不掉的,而这番遭遇说给地上的人听,你猜会不会被当成疯子?再说了,现在的奴隶,一般都是出生在地下城的人,对于地上,他们了解多少?又怎么敢逃跑?除非是哪一年,奴隶大批的死亡,他们才会疯狂的在地上掳掠人口。不过,也不敢太过分吧,毕竟之间还有一个平衡需要维持。”

  “听起来很残酷。”我轻描淡写的这样说到,其实内心已经愤怒的掀起了惊涛骇浪,没有谁能容忍自己的族人,被另一个族群当做奴隶,而为了这种所谓的平衡还必须忍耐。

  “所以,把这些遭遇说成是他们的孽缘,上一世的孽债,你内心会觉得安慰许多。而任何残暴的事情,不可能一直继续下去,总有一天,它会毁灭。”童帝的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说完,他就朝着下方的山坳走去。

  我吆喝着马队也跟着童帝朝着下方的山坳走去。

  很快,我们就走到了那一处平原,被栅栏围起来的巨大平原,只有一条进去的路,我们排在队伍里等待着,但好像今天的交易不怎么繁盛的样子。

  我和童帝没有等待多久,便轮到了我们,一个穿着黑袍的人用不怎么恭敬的语气,对我们说到:“悄悄我们外出的勇士,这一次,又有了什么样的收获呢?”

  童帝拉下了斗篷的帽子,而我也跟着同时拉下了斗篷的帽子,那人看了我们一眼,确定了我们的身份以后,语气中总算有了一丝亲切:“原来是狐族和狼族的人,你们倒是最爱在一起行动,不过看你们的队伍,孤零零的只有几匹马儿,连奴隶都没有一个,是发生了什么?”

  “熊族的人,杀人越货,这不新鲜。只需要动动刀子,就能抢得一批财务,这总比辛辛苦苦冒险,去地上老老实实地搞什么交易来的轻松,奴隶没有了,是很正常的,难不成就为一些货物,要搞得我们亲自动手吗?只能怪我这一批奴隶,被饿的太狠,抢不过熊族那家伙的奴隶,死了也就死了罢,这一次交易以后,我需要一些强壮的奴隶,你清点货物吧。”

  童帝说这番话,说的非常随意,奴隶的性命在他的口中,说的就像死了一些鸡鸭一般的简单,他的话里已经传达给我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原来这些妖族的人争斗,一般情况下,自己都不会轻易地出手,而是让手底下的奴隶互相厮杀,争个输赢。

  我已经完全的意识到,地下城对于人类来说,是多么的残酷,也开始理解,童帝内心压抑的那种愤怒,之前在酒吧那种奇怪的表现,非要去当猎妖人的首领,亲自带领着所有人,想要杀光所有的妖。

  而这种愤怒,引发了我内心巨大的不安,人类在这个地下城里生活的如此悲惨,那辛夷会有什么样的遭遇呢?

  在这时,那个斗篷人已经开始去清点我和童帝所谓的货物,我冷冷的在旁边看着,大多数都是粮食,只有一小包不起眼的货物,是一些衣物和杂物,可见地下城的人是多么的缺乏食物?

  那人在清点完货物以后,扔给了我和童帝一个袋子,说到:“这次你们的收获,真的不怎么丰富,不过挑选几个强壮的奴隶,那是够了。但是,好酒好肉什么的,就不要想了,如果嫌弃不够,只能多跑几趟了。现在,要领新的马匹出发吗?还是就回去了?”

  童帝看了一眼那斗篷人说到:“你倒是巴不得我们多去冒险,可这一趟我损失了奴隶,也和我的兄弟跑的身心疲惫,还差点遇见危险。我要回去,好好地放松几天再跑。我们进去了。”说话间,我便跟随着童帝,一起进入了这个平原。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真正的踏入了地下城?


仐三说:
好,今天的两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