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章 身份

第六十章 身份

  我之所以会有这个想法,是因为到了这里,才发现我对这个地下城真的太不了解了。

  而童帝之前跟我说的可能只有一鳞半爪。不过,按照之前的约定,他也不算骗我。所以,如今我也不好对他发泄什么怨气。

  童帝单手随意的抛着手中的钱袋,和我经由那个通道走入了那密密麻麻的棚户区。

  我发现至于奴隶是没有资格走这条通道的,他们会由另外一个通道走向之前我在山巅上看着的那个人挤人的地方。

  当然,还有最后一条通道,在那条通道,奴隶和斗篷妖人可以走在一起,童帝告诉我那是可以直接离去的通道。

  我和童帝肩并肩的走在拥挤的棚户区,在这里好像是一个交易的市场,而我在得知那是可以直接离去的通道时,小声的问到童帝:“离去?去到哪里?”

  童帝东张西望的看着四周,对我说到:“还能去到哪里?自然是去到地下城啊。”

  我不由得为之气结:“那你还啰嗦什么?为什么要到这里来转悠?”

  “你以为进入地下城是那么轻松的事情吗?如果不做好万全的准备,你进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童帝轻描淡写的看了我一眼。

  我不由得冷笑:“怎么死的?我就算现在杀进去,我也不见得会跑不掉。”

  “呵呵。”童帝冷笑了一声,伸出一根手指在我面前摇了摇,说到:“我以为你会改变前生的狂妄,看来一样是个无脑的肌肉疙瘩。你知道地下城历史悠久,可你知道传承了多久吗?那是一个没人说得清楚的历史,只有一段传说,说地下城真正的传承自炎黄一战以后,那是一段失落的历史,所以没有证据可以考察。如若是真的,那你觉得地下城的底蕴不够深厚吗?就凭你杀进去?!就算你现在恢复了聂焰时期的巅峰实力,也不可能杀进去了,还能全身而退。”

  我有一种一口气憋在了喉咙的感觉,原本我就是对童帝说的气话,没想到他逮着这一点狠狠的嘲讽了我几句,偏偏我还作声不得,震惊于地下城的悠远历史。

  其实,这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在这世间,人和妖并没有绝对的界限,至少在千百年前是如此,因此,人和妖的后裔也不是奇怪的事情,曾经在古时也时不时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流传在各地成为传说。

  只是到了明以后,这种传说才渐渐的绝迹,就和妖物的传说一般。

  但,奇怪的是,妖物也许在某些时代,还常常为人所见...人和妖的后裔却是非常的稀少难见,我曾经以为除了那种特征不显的才能长大,而一般出生特征明显的妖人可能在婴孩时,就被秘密处死,才会造成这种结果。

  不过,也说法也有说不通的地方,像妖类特征不明显的后裔也非常罕见,我做为聂焰,一生都在与妖物打交道,到后来也才遇见一个血统稀薄的刘河生。

  可是据我所知,特征不明显的才是人妖后裔居多的存在,因为能与人类结合的,一般都是化形之妖,这种生出的后代根本就不会有太明显的特征,甚至完全的像人,只是从相貌上接近妖类,但那也不奇怪,人的皮相本就千千万万,像头牛也好,像只猪也罢,都不会被一般人看为太奇怪的事情。

  如今,童帝说了这地下城,我才心中一动...有了某些联想。

  对于这棚户区叫卖的东西我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一定要形容的话,就像世间普通的杂货铺而已,卖的东西也差不多,我不感兴趣,自然就陷入了自己的沉思。

  直到童帝拽了我一把,把我拉进了一个毫不起眼的棚户时,我才回过神来。

  这里和其它的杂货铺相比,货物就太少了,潦草的一点儿世间的油盐酱醋,外加几件都摆的有些脏的普通衣衫,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我不明白童帝为什么拉我进这样一间铺子,但进去之后,我才敏感的发现,在这里进进出出的斗篷人不少,每个都严密的拉着斗篷遮着脸,来去都有些匆匆。

  他们并不在意外间的货物,而是都从里间出来的。

  自然,童帝也是带着我进入了里间,在里间只有一个柜台,有几个斗篷人在默默的排队,而我惊奇的发现,在这柜台之后坐着的竟然是人类,说明做这个生意的也是人类。

  我和童帝等待着,我在无聊之下,小声的对童帝耳语:“这应该是个市场,这里面是卖什么的?”

  “这当然是个市场,每一队外出的商队都会为自己带一些私货,这种事情明面上是不被允许的,实际上却已经是一种潜规则。不然,商队的利润太低了,主要都是为了给地下城提供供给,象征性的收一些钱,谁愿意去冒险?而商队外出是有各种风险的,所以不一定每次携带的私货都是自己的有用之物,久而久之就在这里入口处形成了一个交易的市场,到如今已经渐渐由私人行为,变成了有各方势力插手,又因为不在地下城当中,处于一个灰色的地带,所以这里也能买到许多不能摆在明面上的东西。要知道,能得到新鲜的私货,是获利最大的。到了地下城真正的大市场,可不见得有这样的利润了。”童帝似乎也是无聊,一开口对我说了一窜儿。

  接着,他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然后对我说到:“就比如我们现在,就是来买一个身份的。”

  我有些震惊,身份也能买?童帝却抢在我发问之前说到:“身份自然会有很多妖人买的,即便他们有自己的身份,多了一重身份以后,就可以做很多事情。最简单的就是仇杀...这个,你不用理解太多。而这里的身份是最有信誉的,他们卖出来的身份从未出过任何的问题。”

  我说怪不得童帝要在这个市场闲逛,身份这个东西对于我们来说,确实是非常有用的。

  即便于老板刻意的照着相似的妖人,为我们化妆,但这中间也充满了不确定的因素,必须要有一个身份才能完全的放开手脚。

  就在我和童帝说这几句话的时间,前面的人已经办完了事情,匆忙的离开了。

  而我和童帝走到了柜台的面前,那个显得有些冷淡的老者只是对我们说了一句话:“你们要哪种身份?”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于是沉默,童帝倒是很轻松熟悉的说到:“不用太高等了。在比最低等的身份好一些就可以了。”

  老者点头,对我们说到:“拉下你们的斗篷来。”

  说话间,柜台前面的帘子就自动放了下来,我对这个已经不新鲜了,之前就看见,那些斗篷人进去办事的时候,就有黑色的布帘垂下来,这应该是为了保密。

  童帝没有反抗的拉下了斗篷,我也跟随了童帝的动作。

  那老者打量了我们一番,竟然在我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拿出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开始熟悉的查找什么。

  在过了大约三分钟以后,他抬头望着我说到:“幸运的家伙,你可以得到一个完全没有一丝风险,又便宜的身份铭牌。”说话间,他在柜台里翻找,拿出了一个青铜的薄片,然后对着柜台后趴着的伙计耳语了一番,那伙计就点头了。

  “等一下,我这个伙计会去处理你的身份铭牌。承蒙惠顾,三个硬木币。”

  我‘哦’了一声,看着童帝,童帝却撇着嘴说了一句:“真贵。”但还是拿出之前那个袋子,从袋子里摸了三个木头雕刻的,像一只兽爪一样的木头钱币来。

  这种钱币可真新鲜,我看得有趣,但完全能够理解。

  在古代的时候,钱币本身就具有稀有性,价值性,比如金银铜...不像现代的纸币,更多的是一种交易凭证,具有的是更大的防伪性。

  而地下城自然造不出纸币来,对于他们来说,最缺乏珍惜的木头做钱币倒是合适的。

  我看着童帝掏出木头币,瞬间有了一种自己是千万富翁的感觉,只要在外面去砍两棵树就好。但仔细一感觉,却发现,这些木币上都有制式的精巧阵法,立刻就绝了这个念头。

  这种制式的东西最难仿制,就算阵法大师也不能做到每一条线条完全的一样,除非拿到那个能刻印制式阵法的阵盘才行。

  想必,这种东西,应该是机密中的机密,看来地下城的这些统治者还是有几分手段。

  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掌柜的却是看着童帝说到:“三个硬木币你就嫌贵?那你的身份铭牌就不用想了。”

  “直接说个价格?”童帝并没有多惊奇的样子,反而是早已预料,很淡定的问到。

  “你的身份铭牌,一个红木币,绝对不能少。因为你只能有狐族的身份,而狐族中像你这么俊美的,一般都是贵族。贵族是很扎眼的存在,又没有与你相似的人,更别提那个相似的人还要神秘消失了才行。你没有你身边那头蠢狼的运气,既有相似的人,那个人又消失了。他的身份铭牌自然只值三个硬木币,而你的,要全新的造一个身份铭牌,而且要出生来历都没有问题,一个红木币我都觉得亏了。”掌柜说的滔滔不绝。

  而我目瞪口呆,没想到买一个身份,有如此多的讲究。

  于是,感谢起于老板为我化的这个妆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