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六章 ‘猪里脊’的能量

第六十六章 ‘猪里脊’的能量

  我认为夜啸是一个真的勇者,但不是勇士。

  所谓勇者和勇士在我心里是有差别的,勇者可以理解为一个勇敢的人,不畏惧,不退缩。

  至于勇士则是在心中有着坚持的守护,不管他是多么懦弱的人,都会因为这个守护而坚强勇敢起来,甚至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

  士者,高贵者...能当一个士字,必然是一种升华。

  我敬重勇士,所以我同样也欣赏勇者...即便这个勇者是个妖人,至少也不会激起我的负面情绪,甚至会让我不吝啬给出一丝欣赏。

  也尽管夜啸现在的样子狼狈的很,被鞭子抽的吱哇乱叫,只能在口中纠缠不清,连那个持鞭人的毛都捧不着一根,我也认为他很勇敢。

  因为他没有退缩,也没有妥协,更不曾懦弱!

  “青龙城是规则的!不是给你作威作福的...”夜啸吐了一口口中的血,里面有半颗碎掉的牙齿,眼中却是坚持和一种狼族特有的韧性和狠辣。

  面对他这样的话语,一直沉默的人群终于有了稀稀拉拉的笑声,可能终于忍不住开始嘲笑夜啸的不识时务了。

  但是夜啸却如同没有听见一般的,忽然狂吼了一声,在吼声之下,夜啸的气场忽然强大了一些,全身的肌肉也显得强壮了一些,就在这样的状态下,他盯着飞舞的鞭子,又坚持的朝着车子冲了过去。

  狂化?我眯起了眼睛,这是地下城的妖人很多都会的一样术法,就好像修行者最简单的‘握固’一般,利用拳头收紧这种动作,瞬间集中自己的精气神。

  不过狂化是更深层次的运用罢了,人在癫狂的时候,一样可以出现这种状态,只是一个是可由自己控制的,一个确是无法预料的偶然。

  狂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升狂欢者的实力,且根据狂化程度的不同,不设上限,听起来似乎很不错。

  但我心中清楚,这可能是地下的妖人之中最低级,最烂大街的术法了...想起夜啸的豪情壮志,发现他的本事竟然只是狂化,我忽然觉得这个家伙可能真的只是一个乡巴佬,有点儿可爱的乡巴佬。

  在人们的嘲笑声中,夜啸只是不管不顾的朝前冲着。

  那阴沉的男人或许恼怒夜啸这种平民,竟然敢这样纠缠不清,甚至挑衅他的威严,手中的鞭子舞的更加用力了...短短不到十步的距离,夜啸就被抽的如同一个血人一般,可他到底还是冲到了车前。

  “你完蛋了!”夜啸举起了手中沉重的那把破烂钢刀。

  那个阴沉的男人冷笑一声,一鞭子抽去,那把钢刀便被鞭子无情的抽到了一边,那些妖人们开始轰然大笑。

  但夜啸却是一口带血的唾沫吐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上,哈哈大笑到:“你真脏。”

  那男人没想到夜啸会做出如此幼稚的举动,恼怒之下,一边下意识擦去身上那团血污的唾沫,一边终于阴沉的开口:“你死定了。”

  夜啸却在这个时候,忽然伸出了手,一拳狠狠的打在了那个男人的腿上,因为那个男人在车上,他只能打在他的腿上。

  “哈哈哈,我终于打到了你了!你拽什么拽?我打到你了,你这个走狗一样的家伙,我这个乡巴佬打到你了。”一拳之后,夜啸得意的忘乎所以,立刻跑开,如同一个得胜的将军挥舞着双手朝着人们欢呼。

  所有围观的人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还有这样一个疯子一般的家伙。

  我无奈的皱了一下眉头,觉得自己是不是‘体质’有问题?在命运发生了转折以后,常常招事儿不说,还非常容易遇见不一般的人和事,没想到来此地下城,夜啸这种‘奇葩’妖人也被我遇见了。

  可是我真的一点儿都不讨厌他,这种心情我自己都很难面对,看着他挥舞双拳的身影,我嘴角忍不住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但下一刻,那个被夜啸揍了一拳的阴沉男人却再次扬起了鞭子,我敏感的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气场开始环绕着那鞭子...是——灵魂之毒!那阴沉的男人很有可能是一只蛇妖。

  我的灵魂力异常的强大,自然对灵魂力的各种运用异常的敏感,而且以前身为聂焰的时候,对这种灵魂力之毒并不陌生,就是灵魂力战斗的一种变相运用,练毒于灵魂力之中,温养成灵魂之毒,用于攻击。

  多见于蛇妖一类的妖物,但也不特定为蛇妖。

  所以,我只是一瞬间就认出了这种攻击方式,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比较棘手的攻击方式,就算我中了灵魂之毒,也要费一番力气才能解除,凭着夜啸这三脚猫都算不上的本事,这一鞭子挨上了只有一个‘死’字。

  我是真的不想惹事,我在心中叹息了一声,但我怎么也敌不过自己内心的意愿。

  在那边,夜啸还在挥舞着双手,给了那个阴沉男人充分的准备时间,有围观的妖人可能也被夜啸这种不屈不饶的疯狂爷们劲所打动,提醒了一下他,身后的阴沉男人扬鞭了,但夜啸这傻子做出的反应竟然直接是转身面对着那个男人,拍着自己的光脑门,大声的吼到:“爷爷被你抽了不下上百鞭,还真不怕了,来啊,冲我来!爷爷反正打了你一拳,现在死了也值了。”

  “傻X!”我在嘴上暗骂了一句,暗暗的动用了一点儿风之力,从人群中冲了出来,一边装作跌跌撞撞的样子,一边快速的靠近夜啸,嘴上还嚷着:“这TM谁推我?”

  “喂,哥们,你这是...”看着我冲向他的身影,夜啸一下子愣住了,但听见有人推我,他下意识的想要来扶我。

  在这个时候,那个阴沉男人的鞭子已经再次的抽了出来,我趁着夜啸跑过来的瞬间,一把抓住他,然后假装站立不稳的拉着夜啸滚到了一边,堪堪的避过了这致命的一鞭。

  可是那阴沉男人并不打算就此罢休,一个转手,又是一鞭子朝着我们抽了过来。

  这个时候,我和夜啸滚到了人群的边缘,我并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只是暗中伸出脚来,勾了一个究竟的妖人一脚,那妖人一下子站立不稳,朝着后方倒去,而他后方的妖人自然会下意识的推他一下,然后稳不住身体的朝着我和夜啸扑来。

  那个妖人也十分恼怒的大吼:“谁推我...”

  而我却装作要避开那妖人一样,又一把拉着夜啸躲开了去,喊着:“你扑我们干啥?”

  那个阴沉的妖人似乎有所顾忌,毕竟在青龙城边,没有理由的随意打死妖人也不是那么好处理的事情,所以犹豫的收了一下鞭子,鞭子便落向了别处。

  既然已经把水给搅浑了,我不介意把事情闹的更大,在看似狼狈的躲闪中,我快速的做了不少的小动作,比如推这个一把,勾那个一脚,或者无意的再撞谁一下...本来围观的人群就有些挤,被我这样一搅,立刻开始乱七八糟起来。

  我更是拉着夜啸在其中乱转,目的就是看有没有机会就此趁乱逃走,一了百了。

  可是再厉害的猎人,也挡不住猪一样的队友,夜啸被我拉的晕头转向,搞不清楚状况的大喊到:“哥啊,我脑袋都晕了,你别拉了。等我再去打那家伙一拳过过瘾,死了也算一个英雄好汉。”

  他那大吼大叫的破锣嗓子,就像一盏五千瓦的灯泡,不,一万瓦的灯泡,想让人不注意都难,结果那阴沉的男人一下子就发现了我们,大吼到:“你们乱七八糟的挤什么?别让那家伙给跑了!如果他跑了,得罪了猪丽姬小姐,你们自己想想后果吧。”

  我仰天长叹一声,这下被夜啸给坑惨了,在愤怒之下,忍不住打了他那光头一巴掌。

  而人们终于反应过来,加上夜啸刚才自觉主动的暴露了位置,人们都朝着我们围拢而来,显然这个猪里脊在青龙城是有一定地位的,这些妖人绝对不愿意得罪她。

  “跑啊!”那阴沉的男人发出了一连窜的冷笑,而车子里猪里脊传来了不耐烦的声音:“蛇一鞭,就这么点儿小事你都还没有处理好?我已经通知了今日负责守城门的熊风大人,如果等着你处理,我说不定都被这两个乡巴佬流氓给侮辱了。”

  两个?看来这猪里脊在车里看得清楚,已经不打算放过我了。

  但我并没有什么紧张的感觉,既然来就是惹事的,低调不成,也不代表我怕事,我只是在奇怪蛇一鞭这个名字,蛇有鞭吗?改天得亲自抓条蛇,公的,来研究一下。

  不过,我也的确见识了猪里脊的能量,在这时,从城门那边传来了一阵阵轰鸣的马蹄声,就像是有一对军马朝着这边而来了。

  ‘雄风’来了吗?果然气势十足,让我想起了一句歌词‘亚洲雄风震天吼’,也不知道那雄风到的时候会不会震天吼那么一声?

  我正想着,就听见了‘吼’的一声,耳朵都差点儿被震聋了,接着一个雄浑的声音大吼到:“是谁敢欺猪丽姬小姐?”

  人还未至声先至,我立刻严肃了起来,歌词果然没有骗我,亚洲雄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