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七章 巧言

第六十七章 巧言

  夜啸是一个反应迟钝的狼妖,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意识到情况是多么的糟糕,反而是哭丧着脸,抓着他的光头,在仔细思考,我为什么会毫不留情的打他一巴掌?

  这种情况让我不得不提醒他一句:“夜啸,你没发现吗?青龙城的什么部队来了?”

  夜啸的反应竟然是望着我一笑,大声的说到:“真好,终于有人来住持公道了!做为一个妖姬,是没有权力动用私刑对平民的。”

  我无语望苍天。

  只能对他说到:“你没发现咱们没有办法脱身吗?这些人都围着咱们?”

  他好像感觉不到一丝恶意的摇摇他的光头说到:“那不是更好,那么多的证人。”

  的确,有时候一根直线般的思维会让人活的很幸福,到如今,我才了解了夜啸为什么会那么热情,那么豪情壮志的以为他在青龙城一定会闯出一点儿名堂。

  他刚才思考那一巴掌,连‘雄风’的那身呵斥都没有听见吗?

  马蹄声渐渐的近了,围住我们的人终于让开了一条道路,一行十几骑的守城门部队就这样来到了我和夜啸的身边。

  为首的是一个异常壮实的男子,他的身高不说,就那体型已经相当于两个成年男子,可怜他的那匹马,已经非常的强壮了,被他骑在上面,脊背也呈现出一个诡异的弧度,而且显得比其它的马都累,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气。

  我很为那匹马庆幸,它没有脊椎骨折。

  ‘哗啦啦’的是‘雄风’下马了,那么魁梧的身材外加一些厚重的铁片组成的盔甲,那体重根本不能去细想,我只是听见了‘咚’的一声,而他那匹马长舒了一口气。

  望着‘雄风’,夜啸的脸上流露出了一股羡慕崇敬的神情,在我耳边对我说到:“哥啊,我这辈子如果能混进青龙城的部队,不说当一个军官,就算当一个兵,也算荣耀乡里了。”

  可惜,下一刻,熊风就打破了夜啸的崇敬,任何话也没有问的就对身边的属下大吼了一声:“把这两个扰乱治安的人给我捆起来。”

  “为什么?我们明明...”夜啸这才反应过来,这来人根本不是为他主持公道的,而是来找我们麻烦的。

  我懒得理会夜啸这个热血的二愣子,反倒是在这一刻脑中充满了各种的念头,我究竟是要从现在开始反抗,就直接暴露实力?还是说,暂时的隐忍,静观其变?

  这个决定很重要,因为熊风的一声吩咐,他的手下已经纷纷下马,拿着比拇指还粗的铁链子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最终,我和夜啸还是被绑了起来,特别是夜啸的嘴里还被塞了一块臭烘烘的麻布,在这里没有人给他解释为什么?有的只是执行命令,他望向我的目光很愤怒也很无辜。

  而我只是在算计着这些人的实力,被绑起来也无所谓,只是利用灵魂力攻击,这些人也不在话下...如果动用吞灵焰的话,我摇摇头,根本没必要。

  这就是我愿意被绑起来的底气,如果不是逼我到最后,我还是愿意对这地下城多几分了解。

  就这样,我和夜啸被拿下了,没有一个妖人敢出来为我们说句公道话,我其实是相信夜啸口中所说的话,这些所谓美丽的妖女,是没有资格随意鞭笞平民的。

  “恶徒已经拿下,请猪丽姬小姐放心,熊风一定会给猪丽姬小姐一个公道的处理结果的。”熊风并不理会我和夜啸,仿佛我们两个就是两只蚂蚁,他在忙着讨好猪里脊。

  在他讨好猪里脊的同时,已经有他的属下在搜身我和夜啸,我随意放在腰间的青铜身份铭牌被他一个属下搜了出来。

  于是,他快步的走到了熊风的面前,低声耳语起来什么。

  我猜测因为我的身份是贵民,所以还是有一定的特权,并不那么好处理,那些属下才要报告熊风。

  而且,他也够幸运,第一下就翻出了我的铭牌,我身上的其它东西不要紧,但是那一张狐皮,胸口的链子和本命阵印是无论如何不会让人动的,如果真的被他们拿去,我只有动手可以选择,别无他法。

  显然我贵民的身份也引起了熊风的稍微在意,他低声的沉吟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到:“要处死一个贵民,必须要有至少府邸级别的大人手谕,这不是一件太好办的事情啊。”

  这句话,熊风说的并不小声,显然是为了让那阴沉的男子听见。

  那阴沉的男子也不是一个傻子,在沉默了一下之后,径直钻进了那辆不小的马车,显然是去询问猪丽姬的意见了。

  过了一会儿,那阴沉的男子出现了,在熊风耳边耳语了几句,就有熊风的手下为我松了绑,然后很粗暴的对我说到:“感谢猪丽姬小姐和我们大人吧,每一个贵民都是地下城宝贵的财富,不想再因为这点儿小事为难于你,你可以走了。但你也要记得,到了城中,万事可得收敛着点儿,否则一个已经被盯上的人,日子不是那么好过。”

  “滚吧。”另外一个熊风的手下,对着我的屁股踢了一脚,开始催促我离开了。

  我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会计较被踢一脚这种小事,如果我愿意,分分钟可以斩杀了这一群妖人,我看了一眼夜啸,他正傻不愣登,无辜的看着我,我脑中的念头千回百转,终于忍不住第三次叹息了一声。

  我被放是必然的事情,贵民的身份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往死里得罪猪里脊的是夜啸。

  让我纠结的只是,我要不要帮夜啸解围,这件事情其实并不是那么好处理...如果是一个人类的话,我肯定会毫不犹豫,但夜啸是妖人啊,和我们站立在对立面的妖人啊?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无法说服自己的内心,也不愿意去违背自己的内心做事,那会成为我的心结。

  所以,我留了下来,并且伸手从怀中悄悄的掏出了我那宝贝一般的小半包烟,走到了熊风的面前,悄悄的塞在了他身上挂着的那一堆铁片之下。

  “你做什么?”熊风一副不屑的样子,从盔甲下面掏出了那小半包烟,想要扔下,却又没舍得。

  自己不抽,也架不住这玩意儿是奢侈品值钱啊?当然,直接绑了我,拿光我身上的东西更快捷,但这是大路上,我又是贵民的身份,才不好把事情做的太明显,这也是他们肯放我的原因...随意的处理实力是地下城中中流砥柱的贵民,会寒了很多人的心。

  下层人物嘛,就不用在意!

  我冲着熊风一笑,说到:“熊风大人不必在意,这并不代表什么!只是代表了我个人对你的崇敬。”

  “你崇敬我?”熊风一把掀开了他的斗篷,露出了一张无比粗犷的毛脸,我找了5秒钟,才发现他的眼睛在哪儿,长成这模样的确也是一种本事了。

  “的确崇敬你,因为我这才从地面的世界做了一趟生意回来,这才知道了熊风大人的威名。”我不慌不忙的说到。

  “我在地面的世界有威名?我怎么不知道?”熊风眯起了眼睛,这下我彻底找不到他的眼睛了,他的脑袋已经化身为了一团毛球儿。

  “有的,反正在我们在地面上做贸易的人都常常听见一首歌儿,其它的不记得,唯有一句记得清楚,那就是...”无奈之下,我扯着嗓子唱了出来:“亚洲熊风震天吼!”

  “震天吼?亚洲又是什么?”熊风见我唱了起来,竟然有了八分相信。

  “是啊,震天吼,大人你想想你这形象,多么威风?亚洲...就是压轴啊!你压轴出来,震天一吼...大人,你说我如何的不崇敬?”我只能信口胡扯。

  “是了,我一吼,我手下这些兵蛋子没有不害怕的,这歌儿倒是唱的很准。你小子很有眼色,以后记得在青龙城多唱唱这歌。”熊风开心了,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肩膀上,熊掌还是颇有些威力,饶是我也觉得有些闷痛。

  可是我强忍着,又转向了猪里脊的车子,对着车内的猪里脊说到:“久闻猪里脊小姐芳名,今日虽然没有得以一见,但心中实在已经激动万分。可是小民愚钝,非但没有及时的表明出倾慕之情,反倒让兄弟说了一些胡话,做了一些糊涂事。”

  “呵呵,花言巧语我就听得多了。你现在才说,你以为我会信?莫非你又要说我在地面上世界也有歌儿来歌颂我的美貌?”车内传来了猪里脊不屑的声音。

  而我却做出一副大惊失色的神情,望着猪里脊说到:“猪丽姬小姐神算啊,你是怎么知道你在地面世界的名声的?”

  “还真有?”猪里脊努力的表示不屑,却忍不住好奇。

  “真有,可是在下不太敢说。虽然那是一种地面的人类发自内心的妒忌,妒忌地下城有如此美人,我也不敢说。”我惶恐的说到。

  “你说,我恕你无罪。”猪里脊来了兴趣。

  “好吧,你让我说我就说,今天就是被打死了我也要说猪丽姬小姐有多么的美丽。”我掷地有声的说到,忽然发现我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天赋的?这难道就是在告别了聂焰英雄一生,以小人物的心态活了20几年的最大收获?


仐三说:
今天的三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