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八章 劳役与祖城

第六十八章 劳役与祖城

  可能我上一生到死的时候,也想不到自己会对着一只猪妖大肆赞美。

  但当我在猪里脊面前深情的唱起‘东方之珠’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尊崇内心的愿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没有名声的负担,不给自己设定什么该有的规则来束缚自己,我觉得很愉快。

  不想放弃夜啸,那就救他。

  不想那么早和地下城起冲突,那就哄着他们。

  聂焰大侠也好,叶正凌小人物也罢,这些都只是世俗给予的判定,而我只是在做自己要做的,该做的,想做的事情。

  这是一种在此刻让我很舒服的心境,但也许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理解我这种心境。

  这样想着,几句东方之珠已经唱完,我朗声的说到:“猪丽姬小姐,这首歌再明显不过了,‘东方之猪’说的不就是身为绝色的你吗?”

  车中传来了猪丽姬的一阵笑声,然后语气忽然严厉了起来:“放肆,谁是你的爱人?!”

  “小的不敢这样想,绝对不敢这样想。所以,刚才才忍住不敢说的。”这句话的前半句绝对是我的真心话。

  我这样说了,猪丽姬的语气缓和了许多,这才悠悠的说到:“你不是随意胡编吗?我这一族花容月貌的人可不少,你怎么知道‘东方之猪’唱的就是我。”

  “怎么就不是?小的冒死也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想必猪丽姬小姐知道猪肉在地面上是一种寻常的肉类,但其中卖的最贵的就是猪里脊!为什么?因为猪里脊谐音猪丽姬,人们都不敢轻易的亵渎你,即便只是一个同音,也绝对不敢以低贱的价格卖出。”我大声而认真的说到,而对猪丽姬那一句她们那一族花容月貌的人不在少数却持保留态度。

  “呵呵呵呵...”车内传来了猪丽姬的一阵儿笑声。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看见熊风有些傻呼呼的问到手下,你去过地面,真的是那猪里脊最贵?而得到的自然是肯定的回答,猪肉里,不是里脊肉最贵,还会是什么?

  而好不容易,猪丽姬才止住了她的笑声,对我说到:“你这狼妖,倒是有些意思,我欣赏你。”

  我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赶紧对猪丽姬说到:“既然如此,不知道猪丽姬小姐可不可以放过我的兄弟,他的确是无心之言啊。”

  熊风在之前也得到了我的赞美,估计心情正高兴着,也帮着我说了两句话:“猪丽姬小姐,我觉得你这样的美丽妖姬也不适合沾染太多的血腥,不然这死罪就免了吧?”

  车内沉默了一阵儿,但很快猪丽姬的语气就变得爽利了起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既然是做大哥的帮着兄弟求情,那按照规矩,两个人都该罚一下,也算成全了你们有难同当。不然生生的饶了一个不敬之人的死罪,我的面子如何过得去?”

  我没有表态,静静的听着,对于地下城我就是一个游客,如若猪丽姬口中的活罪太过分,我是不会接受的,那个时候,就当刚才的一番做作,全部作废好了。

  “猪丽姬小姐,那你是要如何罚他们呢?”熊风在这个时候问了一句。

  “最近虎伟大人常常忧虑青龙城北边的劳役问题,这地下城的奴隶经历了几十年前的一场灾劫,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也罢,算我也为虎伟大人解忧,这两人就送去青龙城北边的劳役之地,罚做劳役一个月吧。”说完,猪丽姬就这样决定了我和夜啸的命运。

  罚做劳役一个月?!这绝对不是我能接受的惩罚,因为我的时间不允许我在地下城耽误那么久。

  我有了一丝想要反抗的念头,却不想在这个时候,熊风却是拍拍我的肩膀说到:“你们两个倒真的算运气好了,至少咱们妖族在那里做事儿,有吃有喝有住的,表现的好还结工钱,看你们两个这穷酸样儿,只怕到了青龙城也呆不了两天就会被赶出来。城里最便宜的客栈都是二十个杂木币一晚。还不一定找得到。到了宵禁的时候,是不准有任何贵族以下的妖能够在街头行走的,你们能在青龙城呆几天?”

  “有吃有喝有住?还有钱?那我做了!多呆几个月都没问题。”夜啸也兴奋了起来,显然熊风的话也戳中了他的要害,他应该是一个穷光蛋,而我也是。

  夜啸的这副模样,让车内的猪丽姬轻蔑的哼了一声,然后似乎不愿意与我们计较的样子,催促了一声她的下人,赶着那蜥蜴车走了。

  而熊风也让他的属下拉着我们,这就要往青龙城里赶去,我却大喊了一声:“等等。”

  熊风转头,望向我的目光已有不善之意:“怎么,你还想抗拒执法?这件事情猪丽姬小姐既然已经下令了,就没有回旋的余地,我不可能放了你们两个,来得罪虎伟大人的,猪丽姬可是他最宠爱的妖姬。”

  我一边唾弃着那个虎伟大人的重口味,一边却是不慌不忙的问到:“熊风大人,我没有抗拒的意思?我只是想问一声,这劳役有没有提前结束的办法?”

  “你想要提前结束劳役?”熊风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有些诧异的看着我。

  “是的。来一次青龙城不容易,小的身上还背负着一些家乡人的事情必须要去做呢。”我也不算撒谎骗熊风,如若熊风在这个问题上给了我否定的回答,我的地下城之行就会选择另外一种方式了。

  “结束劳役还不简单?方法多的是,就比如你一个人做了十个人的活,累积了足够的劳役功劳,就可以提前出来。又比如还有更快的方式,去搏斗场厮杀啊,不管是妖还是人,都有去搏斗场厮杀的资格!就算是奴隶也有和贵族厮杀的资格...搏斗场是一个最公平的地方,你身为地下城的妖人应该是明白的吧?”熊风说完这句话已经有些不耐烦,转身就上马了。

  “小的只是不知道在服劳役的期间,也可以去搏斗场。”我为了避免熊风的怀疑,赶紧补充了一句。

  熊风却不理会,径直一个人策马朝着青龙城奔去了,而他的手下却是说了一句:“进搏斗场的,不是有极大恩怨的,就是连命都不要的人。服个劳役算什么?我看你是没有见识过青龙城的搏斗场!走吧...”

  说话间,他拉了一下我腰间绑着的铁链,催促着我前行了。

  我对这个地下城的搏斗场当然一点儿都不了解,但这个地方已经被牢牢的记在了心里,准备到时候向夜啸好好打听打听。

  至于服劳役,暂时也是一个可行的办法,看来在青龙城的生活成本不低,我那小半包烟就算没有送给熊风,估计也支撑不了我几天,难道到时候我再临时去想办法做个什么工吗?显然不可行。

  反而是服劳役,在那种人多而杂的地方,能够让我暂时安定下来,而且能够最快的了解地下城,甚至打听消息。

  主意打定了,我也不再反抗,任由熊风的手下拉着我朝着青龙城前行,而夜啸在我身旁,一直感动而内疚的碎碎念,说什么连累了我啊,说什么我是他一生一世的好兄弟啊,则被我忽略了,我救他只是我内心愿意的事情,我并不求他的感动与感激,这样的内心没有负担。

  若当有一天,我和他不得不站在了生死相见的对立面,我也不会犹豫去战斗。

  人生,有时候,其实不用太复杂。

  就这样,在狼啸的碎碎念下,我和他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青龙城,而来的方式虽然不怎么光彩,但在进入那巨大城门的瞬间,狼啸还是欢呼了一声。

  而我,也心中震撼...珊瑚城墙,真的是珊瑚城墙,不仅是长长的两片巨大珊瑚礁,有快接近八十米的高度,在走入了城门以后,才发现这珊瑚礁的厚度也不是我可以想象,足足三十米的厚度,这是怎么样一个慨念?

  然后经历了岁月,这些珊瑚礁已经彻底的石化,坚硬无比,想想吧,三十米厚的城墙,想想就让人觉得青龙城简直是一个无法攻破的地方。

  甚至,我更加相信,在城墙上,青龙城还有什么别的防护,因为我感觉到了非常微弱的阵法波动。

  我暗自吞了一口唾沫,我竟然打算在这样的地方闹事?看来,我也是一个彻底的疯子。

  三十米的厚度对于城墙来说是足够厚的,但对于步行来说,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在穿越了城墙之后,我终于进入了这个地下城的祖城,传说中的青龙城。

  在踏入这个城市的瞬间,我忍不住低呼了一声,不管它是妖的城市,还是人的城市,都不得不承认这绝对是一座美丽而伟大的城市。

  只是一眼,这个城市就征服了我,让感慨这个城市绝对的是一个奇迹,而在我身边,夜啸已经完全的愣住了,甚至有两行泪水从他的眼中滴落,他带着一种虔诚,在低声的念着:“祖城,这就是我的祖城。”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更,第二更可能会晚,大家不必等,先说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