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九章 狈高

第六十九章 狈高

  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夜啸的情绪有什么夸张之处,因为我说了这个城市真的是一个奇迹。

  我并不知道传说中这是一条海龙的巢穴是否真的,但整个城市呈现在我眼前的模样却是一个巨大的蛋形,看起来第一眼就会让人想起巢穴。

  但这并不是关键,青龙城很大,我的目光所及之处不过这个城市的一小部分,如果非要我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这座城市的话,我会给出这样的评价,这是一座立体的城市,是一座斑斓而缤纷的城市。

  为什么是立体的?那是因为这里应该是远古被海水冲刷出来的一个洞穴?我姑且这么理解,所以在城市的两旁是厚厚的石壁,但石壁并不是平整的,而是有着各种洞穴的存在,有的石壁上甚至会有一个或大或小的平台。

  小的平台就像自家后院儿那么大,大的却像一条街道,全部都有亮光点缀着。

  而那些洞穴,我丝毫不怀疑这些洞穴之中有着妖人在居住,因为这些洞穴就像地面城市的玩家灯火一般,有的发出了光芒,而有的则是黑暗的。

  这里有着非常奇特的地貌,就是充满着各种的石柱,之前在城外我就看见这样的地貌了,但在城市中,我猜测那些竖立着的石柱已经被清理了,但有些石柱却是横亘在凌空的位置,连接着两旁的石壁,就如同桥梁。

  我不敢肯定这是绝对自然形成的景观,没有人为的手笔,但这样的桥梁贯穿其中,层层叠叠,对于在地面上生活习惯了的我,简直就是震撼,这绝对不是城市的立交桥或者轻轨路可以比拟的。

  甚至,不仅仅是石桥,有的石柱宽大无比,就像一个凌空的平台或者街道,在那样的石柱上也修建有建筑。

  能明白吗?这样从高到低的街道,桥梁上都有妖人或者人类活动的痕迹,这样从高到低的建筑都有居住的身影,纯粹的立体,只能让我想起消失了的那个地面世界的奇迹——巴比伦空中花园。

  如果只是这样,还不足以让我彻底的震撼。

  我原本想象的地下世界,应该是压抑的,灰暗的,不管城市是如何的雄伟,因为在地下,并没有太阳月亮,就如同古时城市阴郁的夜晚,只能靠油灯,蜡烛,或者火把照明,又如何能让人觉得舒服?

  但在入城的时候,我就见识了那种发光的苔藓,稍微改变了一下我对地下城的认知,觉得有了这种苔藓,地下城不至于太过的压抑。

  没想到,这根本就是我的偏见。

  这个城市是绝对瑰丽的,除了那种发光的苔藓被大面积的铺陈以外,你还可以找到任何有趣的照明方式。

  巨大美丽的,做为点缀照明油灯,燃烧的,如同真正火炬的火把,各种颜色的灯笼...这些这些都只是最普通的,在地下城甚至还有电灯的存在,他们好像喜欢各种颜色,所以在这里的电灯即便是最原始的那种,并不像地面城市的霓虹那般瑰丽,但他们也尽量弄成了彩灯,让地下城的光亮保持着璀璨。

  不过,这都不是让我最沉醉的,最让我沉醉的是这个城市竟然在很多地方,种植着一种会发光的蘑菇,看起来奇异美丽至极,那些蘑菇会轻轻的摇摆,然后同样发亮的袍子就会随着微风轻轻飘荡。

  在任何地方,你都不能否认智慧和勤劳所创造的一切,它们结合在一起,我相信可以创造任何的奇迹。

  我没有偏见,在第一次看见青龙城的第一眼,只是单纯的从内心而赞叹,这一个立体的瑰丽城市。

  “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就走吧!”在这里我和夜啸的眼睛就像不够用,呆立在当场欣赏这个城市就像一种本能的反应,直到熊风的手下催促我们,并且用力拉了我们一把,才让我们从这样的震惊之中反应了过来。

  “太美了,比起我来的那个地方,这里太震撼了。在我们那里,常年四季都只有油灯的照明。只有在重大的节日时,才会点亮广场中那最大的油灯。”夜啸并不为熊风手下的催促而发火,而是在我耳边再次的啰嗦起来。

  听见夜啸的感慨,我还是沉默不语的看着这个城市,就连地面的道路也铺陈的充满了特色,其中一条最大的主路,竟然是五彩的石头铺陈的,蜿蜒向上,一直连接到最下方的一道石桥。

  我仔细的一看,就发现,这条五彩的路,竟然是各色的矿石所铺就的,应该是原矿,很多年的岁月过去了,被长年累月的踩踏,很多矿石都露出了其中的真矿,金子,银子,铜,翡翠,玉石,水晶,只要是需要开采的矿石,在这里基本都能找到标本....这笔财富简直让人震惊。

  但在地下城它们不稀缺,甚至连粮食的价值都不如,因为生活在地下,对这些有着天然的优势。

  除开上面那些让人看不真切的街道,桥梁和建筑,在地面的建筑也很美。

  它们大多依着石壁环形而建,从外到里,整齐的排列,而从主路上延伸的无数条支路沟通了它们,我肯定看不见这个城市的全貌,只是看见有巨大的支路,在分割着这个环形。

  这些建筑说不上是什么风格,有些像秦汉时建筑的粗犷,但又并不完全一样,它没有地面上那样的精美房顶,而是四四方方的主体,搭建一些装饰,雕刻,又有一种原始的风味。

  我如同参观旅行一般的在这地下城走着,至于熊风的手下要拉扯着我去什么地方,我完全都没有感觉,我新奇这里的每一栋建筑,每一个行人,这种人与妖混杂行走,而且有各种妖人走着的街道,是地面上的人根本无法想象的。

  渐渐的,我们从繁华走到了偏僻,从瑰丽的地方走到了昏暗的地方。

  我一点儿都不震惊于这样的变化,只因为任何再光鲜的城市,都有它不那么光鲜的一面,而在这里的街道行走的大多也是那种不那么光鲜的人或者妖人了。

  我这下没有再顾着欣赏这座城市了,而是清醒过来,开始好奇自己的处境。

  在又拐过了两条昏暗的巷子以后,我们竟然来到了一条看起来还算比较宽阔的街道...但在这条街道,并没有铺陈任何的岩石,地面竟然是那种很原始的土路。

  在土路的一旁,有一个巨大的石亭,在石亭里摆着一张不知道用什么金属打造成的,因为磨的泛着白光的桌子,在桌子后有一个看起来岁数很大的妖人,潇洒的坐在一条石凳上,有些醉意的朦胧的哼着一首不知道什么的小曲。

  看起来像一个办事处。

  而在这石亭外,却是有好多辆巨大的,结构异常简单的车子。

  木头在地下城绝对是稀有的东西,所以猪丽姬乘坐的那辆车子,是以木为主结构的,现在想起来才觉得多么奢侈。

  看了这些车子,应该是铁皮打造成的,我才反应过来,这才是地下城的常态运输工具吧?

  现在这些运输工具上,有四辆挤满了人,其中以人类为主,而中间只有少量的妖人。

  至于拉车的,自然是我见过的那些灰白色的巨大蜥蜴,此时这些家伙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不时的摇头摆尾,发出了怪异了‘嘶嘶’声。

  熊风的手下就把我和夜啸拉到了这个亭子里,那个有些醉眼朦胧的老妖人见到了熊风的手下,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跳了起来,充满了尊敬的开始给熊风的手下打招呼。

  而熊风的手下则嘲笑着这个叫狈高的老头儿,是不是又在这里偷喝了水酒?

  或许是我对熊风的赞美,让他的属下对我也有好感,又或者因为我贵民的身份...总之,在那狈高和他们寒暄的时候,其中一个属下小声的提醒我:“不要小看这个老头儿,他是个万精油,可是非常小气。你若想在服劳役的时候,日子好过一些,那么和他搞好一些关系。他能为你做很多事情。”

  我很感谢这个妖人热心的提醒,不动声色的报以了一个笑容。

  至于狈高在礼节性的和熊风的手下寒暄完毕了以后,就开始登记我和夜啸的身份:“啧啧,一个贵民,一个平民来这里做劳役真是罕见啊!有了这样的生力军,我敢保证这北面工程的速度可以快上那么万分之一。可惜,只有一个月。”

  “嘿,老头儿,一个月还要怎么样?难不成我们还要一直在这里服劳役你才满足?”夜啸不满他的说法了。

  我却不动声色,虽然有熊风手下的提醒,但我为什么一定要讨好这个叫做狈高的妖人?整个地下城对于我来说,在我愤怒的时候,我都不会放在眼里,即便是狂妄的想法。

  可是那狈高面对夜啸的呵斥,却也是不动声色,只是低着头嘿嘿的笑着,眼中有一丝不为人察觉的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