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章 预感的阴谋

第七十章 预感的阴谋

  俗话都说狼狈为奸。

  故事里,狈总是会趴在狼的身上,行动的是狼,出坏主意的是狈。

  一个最简短的故事,我们也能得出两个结论,第一个是狈很奸诈,比狼聪明,第二个则是狼与狈之间很和谐。

  但从这个狈高这里,我并没有感觉到狼与狈的和谐,倒是感觉到了他的心机深。

  明显,他对夜啸是不满的,但他并没有选择发作,而是一言不发,只是嘿嘿的笑着,仿佛一个喝得糊涂的老头儿。

  这样的老头儿,夜啸也只是不满的嘀咕了一句,见他不再回嘴,便也算了。

  一场风波看似化解了,但我心中却对这个狈高留了个意。

  交接的过程很简单,在狈高检查了我们的身份以后,在一个本子上记录安排了什么,然后扔给了我们两个铁牌,让我们戴在了脖子上便算完事。

  只是在戴上铁牌的时候,狈高叮嘱了我们一句:“这铁牌是劳役的证明,在服完劳役以前,绝对不可以从脖子上摘下来。否则,后果自负。”

  其实,在戴上铁牌的瞬间,我便感觉到了铁牌上的阵法波动,而这种阵法波动本身不明显,却能感觉到它连接着一个有着巨大能量源的阵法。

  子母追踪阵,按照我对阵法的了解,这个猜测应该八九不离十才对。

  无数个子阵,连接一个母阵,只要戴着子阵的人,便随时可以知道他的行踪。

  这阵法就算是我师父来布,也是一个很厉害的阵法了,从地下城的一切见闻告诉我,在这地下城有布阵的高人。

  这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好消息,地下城就如童帝所说,你越了解,便越能发现它的底蕴深厚....我不动声色的戴上铁牌,和夜啸一起就算完成了这个交接。

  因为前四辆车已经装满了人,我和夜啸就坐上了第五辆铁皮车。

  见到一切完成,熊风的手下便离去了。

  在铁皮车上坐着,也是无事可做,夜啸便再次和我谈话起来,我不介意这样的谈话,但他作为一个平民,关于地下城的很多事情了解也是有限,说的多了,那些仅有的知道的事情,便已经说完了,他便开始和我吹牛。

  而吹牛的内容却是围绕着地下城的很多英雄人物,我并不是太感兴趣,毕竟是不同的种族,我对他们的英雄没有什么向往,又哪来的兴趣?何况夜啸吹的前言不对后语,多半是道听途说,我更是没有兴趣、

  我懒洋洋的靠在铁皮车上,实际上是在悄悄的观察着狈高,总觉得这个狈高让我心中有不舒服和防备的感觉,但又说不清楚为什么?另外,我也不认为夜啸的一句话,让他小气的就会对我们做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就算再坏再小气的人也不至于。

  我很奇怪,这种感觉到底是为什么?却在这时,夜啸忽然对我说了一句:“哥,其实那些贵族,皇族算不得英雄,他们本身就出生高贵,血脉浓厚。我跟你说的那些英雄都是来自搏斗场,知道吧?搏斗场才是一个真正会出英雄的地方。”

  “我有生之年,实力再强一点的时候,我一定会进搏斗场闯荡的。那是一条捷径。”夜啸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我没有说话,其实刚才在和夜啸的谈话之中,我已经知道了搏斗场的一切规矩,对于那个地方我非常的感兴趣,这或许是一条必须走的路,最快的捷径,但整个事情中我总是有一点觉得不对劲,却又抓不住具体是什么地方不对劲。

  在等待的时间中,这一辆铁皮车上渐渐坐上了一些人。

  夜啸是一个极有说话欲望的妖人,且不分对象,尽管车上坐着的大多数是人类,但他并不介意,在感觉到他们有兴趣听他说话时,夜啸越发的高谈阔论起来。

  后来,车上又上来了一两个可能是平民的妖人,对夜啸说的这些英雄故事极其的有共鸣,结果几人一起说成了一团,无比的高兴,看样子不像是去服劳役的,倒像是去旅行的。

  我坐在车子的最角落,忍受着夜啸如同苍蝇一样的‘鼓噪’声,心想我为什么要心软救下这么一个能把人啰嗦死的妖人?这是一个无解的答案,而在不知不觉中,铁皮车上的人却已经装满了。

  整整五辆铁皮车的人,一眼望去最少也有300个人。

  在这时,狈高才结束了他的办公,依旧是那副醉眼朦胧的样子,有些慢悠悠的走向我们,说到:“今天就你们这些服劳役的人了,那就出发吧。祝贺你们有个好运气,能够早早的结束劳役,挣到足够多的钱财。”

  说完这句话,他从关着灰巨蜥的棚子后面宝贝的牵出了一匹瘦小马儿,然后晃晃悠悠的骑了上去,走在前方,领着五辆铁皮车子朝着城市的北方走去。

  我猜测这个城市一定有着严格的法律,所以才让这个狈高留着这么多铁皮车和灰巨蜥在这里,就随意的离开。

  我还是那个感觉,我小视了地下城的一切,心中也越发的警惕了起来。

  车子行进的速度出人意料的不慢,就像狈高身下的那匹瘦马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弱不禁风,还是能保持着小跑的速度,那匹马儿跑的有多快,那些拉扯的灰巨蜥就能爬行多快。

  看样子,或许还远远没有发挥出潜力。

  随着车子这样速度的行进,在几个小时以后,建筑就渐渐的稀疏了,而那些照明的东西更是变得简陋,没有了城市里五彩缤纷,而是变成了一个又一个最简陋的,就像地面世界路灯一样的简单样式的油灯。

  当然,它们的照明远远不如路灯,只能够昏暗的照明路面,看清楚车下是一条粗糙的土路。

  我很好奇,地下为什么有这样的旷野?也开始在猜测,这青龙城所属的地界究竟有多大。

  这一段旅程是无聊的,当建筑完全消失以后,剩下的只是一片又一片重复的黑暗,只有路灯的范围内才是有些光亮的...就连夜啸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无聊,开始打着瞌睡,而我却摸着下巴,凭着出色的目力,在好奇着这个地下世界,为什么也有‘地貌’的存在,就比如说有起伏的丘陵之类的。

  而在那种地方,究竟又蕴藏着什么呢?

  整整十个小时,铁皮车终于停止了晃晃悠悠的前进,正式的停了下来,架不住也睡眼朦胧的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看见的却是狈高似笑非笑的表情。

  他正好就站在我们这辆车的面前,是在清点人数的样子,我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目光似乎有意无意的像是落在我的身上。

  我没有表现出任何察觉的样子,而狈高也清点完了人数,对着我们说了一句:“到了,下车吧。”

  很多人沉默无言的下车了,夜啸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也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跳下了铁皮车,对着狈高说到:“老头儿,我和我大哥是不会分开的啊。”

  狈高嘿嘿一笑,也不是特别在意的样子,只是背着双手离开,扔下了一句:“那是自然。”

  我心中一阵乱烦,一只啰嗦的狼妖还跟定我了?但这并不是关键,我总是觉得狈高的一举一动都有些说不出的阴谋的感觉。

  我也沉默的下了车,朝着身后望去,才发现,在我的身后是一道巨大的土墙,如今被挖掘成了高山的模样,就在这座高山上有无数的人在忙碌,而在这高山的山脚下却是围起了巨大的栅栏,栅栏之中,有着无数或是铁皮铸成,或是石块垒成的房子,密密麻麻的,就像一片巨大的贫民窟。

  这里的灯光是昏暗的,只有无数熊熊燃烧的火堆点缀在其中,而在其它关键的枢纽处,才有一座巨型的油灯。

  确切的说,只有这里才更像是我想象的那个地下城,感觉到压抑和无穷无尽的压迫。

  来这里的人们,很快自觉的聚集在了一起,而狈高是个没有什么多余废话的人,看到人们聚集在了一起,才简单的说了一句:“跟着我,别走散了。服劳役的地方是不能允许有闲晃的人的,发现一个轻的丢入大牢,重的遇见监工心情不好被杀也是正常。没人会理会太多的。”

  听见这句话,夜啸又想说什么,这一次我终于不想放人他因言惹祸了,拉了他一把。

  他莫名的在这一路,已经对我十分的信服。果然是不再多言了。

  我们就这样一路走进了那个栅栏之中,而整个如同贫民区的劳役区散发着一股股难闻的,混杂的气味儿。

  这里面的路如同迷宫一般,而狈高却十分的熟悉,带着我们穿梭在其中,很快就到了这一小片建筑之中唯一一栋看得过去,还带着院子的楼前。

  “你们就属于这个劳役区,这里就是这个劳役区的负责人。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和他交接...很快,你们就会明白劳役区的一切规则。还是一句老话,祝福你们。”说完狈高就让我们站在这里,独自进入了那个院子。

  我看着狈高的背影,暗暗的皱眉,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如若真的阴谋,恐怕现在我已经身陷其中了。


仐三说:
今天就这一章,不是欠章,而是今天的状态就只有这一章了。最近的进度有些慢了,是我自我感觉的,但接下来的情节明明很多很精彩。我得撸顺一下后面的情节,拉快一些进度。所以,今天就这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