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一章 不对劲的开端

第七十一章 不对劲的开端

  在地下城的世界,没有阳光,所以也感觉不到炙热,呆得久了,就会发现阴冷的感觉无处不在,连流汗都是一种奢侈。

  所以,在这里生活不能没有一些衣物,再强悍的人也抵抗不住这种长年累月的阴冷。

  ‘呼哧’,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把手中那块大石搬入了铁皮车当中,如果说地下城的世界一定有一个衣物不太重要,很容易汗流浃背的地方,那就是服劳役的地方。

  此时的我,上衣早已经脱下,被我随手塞在了腰带里,下身那么厚的粗麻裤子竟然也被汗水侵润的贴在了身上,那粗麻步粗糙的纤维磨砺在皮肤上的滋味非常的不好受。

  一个铁皮车到现在已经装满了各种泥土石块,我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夜啸朝着我走过来,递给我了一个皮袋子,说到:“大哥,喝一点水吧。”

  我接过夜啸递过来的皮袋子,痛快的大喝了几口,不管怎么样,和地面世界相比,地下城的水有一种不一样的清甜,或许是没有太多污染的原因吧。

  喝完水,我把皮袋子递给夜啸,一点儿也没有耽误的推着沉重的铁皮推车沿着粗糙的路,朝着山下倾倒这些泥土石块的地方走去,夜啸也赶紧在我的身旁帮忙。

  这是我在地下城服劳役的第二天,在这里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沉重的劳役!

  可是说起来,在这里的劳役内容又十分的简单,如果要总结就是两个字——挖掘,对,不停的挖掘,扩充地下世界可以用来居住活动的范围,在这挖掘之外,还有一点小工作,那就是如果遇见有价值的矿石,也顺便收拣起来。

  而一般的情况,是五到十个人负责挖掘一个范围的面积,没有什么特定的要求,只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能够挖掘完那个面积就算完事。

  如果在规定的时间以内,没有完成,但是矿石累积的足够多,也能够得到原谅,并且多给与一定的时间。

  所以,挖掘的任何和矿石在服劳役人的眼中都是同等重要的。

  这样的劳役是沉重的,但可能是为了保护现在比较紧缺的奴隶,劳动的强度都还在承受的范围内,除了我和夜啸。

  我不知道所有人的情况,不过就和我同一批的劳役人来说,我和夜啸的劳役任务是最重的,不仅负责的面积大,时间上也没有什么优待,而且我们这一组的人只有我和夜啸两个人。

  这是第一天把任务分配下来,我就觉得不公平的一点,但那负责我们的监工头只给我们扔下一句话:“能力强,自然多做一些。如果不服气,大可去搏斗场。但是要逃跑的话...你们完全可以试试。”

  面对这样的答案,我只有沉默着答应了,夜啸倒是想转身就走,申请去搏斗场,但是被我拉住了。

  原因很简单,我不想以劳役的身份去到搏斗场,因为在对搏斗场具体的了解了以后,我才发现,如果是自由人的身份去到搏斗场,不管打几场都随时可以离开。但劳役,奴隶,或者准平民要打满整整五十场,才能有离开搏斗场的资格。

  我不介意打满五十场,但我不想暴露太多的实力。

  至于夜啸这个实力,去搏斗场只是去送菜的,我预估他打不满五场,死亡的概率就会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除非他运气特别好。

  选择了隐忍,自然就要老老实实的服劳役,在我的心里只想尽快的赚到一笔钱,然后恢复自由人的身份离开,再去搏斗场,那里的一些制度和奖励是我迫切需要的,所以这个劳役所分配下来的劳动,我是在认真的做着,但一天下来,我只能评价,这是沉重的劳役。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为之,我和夜啸劳动的地方几乎接近最高处,这个运送的工作也会浪费不少的时间,从山上运送这一车土石到山下,来回几乎要花费一个小时的时间。

  所以,我选择尽量多的能塞满铁皮车,才下山一趟,而铁皮车在路上好像都因为不堪重负,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

  我和夜啸沉默着,因为过重的劳动,让我们两个连说话都想着节省力气,这样走到了半山腰以下,夜啸终于忍不住有些爆发了:“大哥,为什么我觉得一路上很多人看我们的眼神儿都不对劲呢?不是那种嘲笑,像看傻子一样的,就是那种无比同情的模样。”

  夜啸说的问题我也注意到了,其实不止是今天,从昨天我们去倒第一堆土石的时候,就有这种情况了,只是夜啸是一个憋不住话的人,而我想着再观察一下,才来一两天我不想闹事。

  可是,既然夜啸都已经爆发了,我也觉得深刻的奇怪了,这件事情就无须再隐忍下去了。

  这时,我们经过的路旁,正好是一个看起来是黄鼠狼族的妖人在领着一群人族干活,他望着我们,眼中的意味不明,嘴上却带着明显的嘲笑,甚至吹了一声口哨。

  夜啸对着他怒瞪,而我却是放下了手中的推车,站起来抹了一把汗,然后径直的走向了那个黄妖。

  那黄妖带着挑衅的目光看着我,而他身后的人族却显得畏畏缩缩,赶紧避开了去。

  黄妖当然有恃无恐,毕竟在这个劳役区也是对着妖族有一定倾斜的保护政策的,是禁止妖族之间相互打斗,而妖族打人类,却是被允许的。甚至失手杀死人类,只要花一定的金钱,都可以避开责罚。当然,这个金钱的数量和这个时期的奴隶多少有着必然的联系。

  想到这些,我的心中涌动着一股恨意,冷笑了一声,陡然加快了速度,朝着黄妖冲了过去。

  看我的架势,黄妖的目光一下子变得防备了起来,他拿起了手中的铁铲,那样子只要我冲过去,他就会毫不犹豫的给我一铲子,但我不闪也不避,甚至在他铁铲落下来的时候,故意停顿了一下,让他能够有充分的时间朝着我砸下来。

  否则,就凭他?我有一百分的把握在他有任何动作之前,就杀死他。

  黄妖自以为占尽了优势,眼中带着得意的神色,铁铲朝着我的胳膊打来,他也不敢太过分,毕竟妖族之间的争斗是明令禁止的。

  我不闪不避,拳头直接迎上了黄妖的铁铲,‘铛’的一声声音,黄妖吃惊的看着铁铲上出现一个明显的凸起,然后双手再也握不住铁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朝着后方飞去。

  只是一拳,就足以证明实力,黄妖惊慌失色的嚷了一句:“你是贵民!”然后,就想朝着旁边逃去。

  我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手一伸,便把他逮到了我的面前,他全身发抖,眼珠子不停的转动,我威胁到:“你如果敢放屁,我就敢把你打的残废!在劳役区里残废或者生病,有多惨你是知道的。”

  是的,黄妖放屁这件事情非常的讨厌,就算不是妖的黄鼠狼,放屁那种臭味,只要闻过一次,都会让人毕生难忘,何况还是妖呢?这是黄妖一族特有的技能,那臭味融入灵魂力之中修炼,气味变得更加强烈,甚至可以比拟毒气,因为是在灵魂力中修炼,中招了,对灵魂也有一定的损害。

  我自然是不怕这个,但我也绝对不想去碰见那么恶心的招式。

  我的威胁显然是有用的,展现出现的贵民实力也有一定的威慑力,那黄妖愣了一下,赶紧讨好的笑到:“贵民大人,我怎么敢?”

  这时,夜啸才跑到了我的身边,自然免不了对黄妖一番狠狠的威胁,然后又赞美起我的实力,我没好气的让夜啸闭嘴,也不给黄妖过多的废话,径直的问到:“直接说吧,你在嘲笑我们什么?”

  黄妖没想到我会这样问,脸上流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最终还是选择了不承认:“没有啊,贵民大人,我哪儿敢嘲笑你?我....”

  我根本不给他狡辩的机会,在他开口以后,我一把就抓过了他的手臂,一个用力,就折断了他的手臂,黄妖发出了痛苦的喊声:“不,残忍的狼族果然是最残忍的,这里绝对不允许这样的。”

  而他身后的人类却是看向我的目光更加的畏惧。

  “你以为我会怕?三次机会,第二次你再狡辩,我就会把你的四肢都折断。至于第三次,我会拧断你的脖子,我绝对不开玩笑。”我自然是认真的,这些妖族不在意人类的性命,我自然也不在意他们的性命。

  我不想去想这里面谁对谁错的道理,太深刻了,我懒得想,我只知道我是一个人就行了。

  黄妖显然会相信我的话,因为我看着他的眼神冰冷,没有一丝感情,容不得他不去相信,所以再次犹豫了很久,他忍着疼痛,流着冷汗对我说到:“贵民大人,我说就是了。但...但你一定不能说,是我说出去的。”

  “你没有资格讲条件。”我的脸色严肃了起来,一种预感被实现的感觉,渐渐的笼罩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