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三章 风波(下)

第七十三章 风波(下)

  我没有太过闪避,只是让人很难察觉的轻微躲了一下,这口原本应该落在我脸上的唾沫,却是落在了我肩膀上。

  那个工头有些失望自己失了准头的样子,狠狠的又吸了一口烟,挑着眉毛看着我。

  倒是夜啸愤怒了,忍不住喊了一声:“你...”但这句话没有说完,便被我拉到了身后,倒是那个工头带着戏弄的态度问了一句:“我什么我?”

  我不在意的用袖口擦掉了肩膀上的唾沫,语气平静的打断了工头的话:“我只是想问一下工头,这倾倒土石明明可以在铁架那边完成,为什么我和夜啸会被要求亲自从山上运下来呢?”

  “哦?我记得当时分配任务的时候,只是说过要运送土石下山,并没有让你们傻呼呼的推着一堆土石下山啊?你们自己笨,还能怪我?”那工头明显在耍赖。

  “我们不是笨,而是并没有人告诉我们。况且,我们被分配的工地又正巧的在铁架的另外一侧,根本就看不见那里。这个事情应该是被告知的啊。”我不紧不慢的说到,一副真的讲道理的模样。

  “哈哈哈...”那个工头像看傻子一般的看着我,然后开始莫名其妙的大笑,他的笑声一样又引来了其他工头的哄笑。

  这种明显的嘲弄,让夜啸又想冲动,但被我瞪了一眼,又乖乖的缩了回去,无意识之间我好像在夜啸面前竖立了某一种权威一般的感觉,而我也更加的了解这个家伙,一开始明显还顾忌的,愤怒起来了就会什么都不管不顾,典型的冲动性格,倒是少了狼族特有一种阴沉隐忍的东西。

  我很耐心,等着那群工头笑完,在他们终于夸张的表演完以后,那个负责我的工头恶狠狠的说了一句:“我有什么义务要对你说,你也没问啊!”

  “好,那么现在我们知道了,以后我们就也会用铁架来运送土石的。”我不想过多的争辩,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便要带着夜啸离开了。

  “你这就想走?妖族之间不准互相搏斗的规矩你是知道的吧?”那工头没想到我竟然是这么一个态度,明显的愤怒了起来,可是只是态度上的愤怒,眼中却有莫名的冷静。

  “我知道,这个会受罚,按照规矩,应该是没有工钱吧?要扣多少的工钱随意。”我不卑不亢的说到,这些规矩我是清楚的。另外,我也很在意工钱,但我就是要这么说,目的就是要逼这个工头。

  “呵呵,工钱自然是没有的。你服劳役的这两个月时间都不会有了。”那工头带着残忍的笑容说到。

  “我认为我服劳役的时间应该是一个月吧?”我眯起了眼睛,依然没有任何愤怒的意思,只是询问。

  “一个月?是吗?现在开始我说两个月就是两个月,不会有工钱。你再废话一句,那就三个月,你能怎么样?”他嘴角的笑纹越来越大,然后玩着手中的鞭子,又对我说了一句:“还有,你们的土石只能亲自的运下来,我会派人守着你们的。忘记了提醒你,一个月也好,两个月也好,劳役规定的任务是必须完成的。我想你有时间来找我讲道理,那么自然是很闲了。劳役区可没有闲人,所以我觉得有必要给你们加重一点儿任务。”

  说完这话,他舔了一下嘴角,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但我分明感觉到这是一张网在拉开,他的眼神是那么的理所当然等着我接下来的反应。

  “我如果拒绝呢?”我完全转过了身面对他,而在我耳边,夜啸的呼吸声已经粗重了起来,显然他是绝对不能接受这苛刻的条件的,不说别的,就按照我们两个的能力,是肯定永远完不成这劳役的,每个月都有任务,如此下去,等着我们的是永远留在劳役区,接着被各种克扣工钱。

  但这一次夜啸也没有那么冲动了,而是说到:“你不能这么做,完全是违反地下城的规则的,再说我的大哥是一位贵民。”

  可是夜啸的话并没有引起这个工头多大的兴趣,他审视的打量着我们:“贵民又如何?在这里贵族来服劳役,也得听从工头的安排。我一点儿都不介意你们闹事,看看吧,这统领劳役区的大人会站在哪一边?你们当然也可以拒绝,两条路能够选择。”

  我的神情开始严肃了起来,一直隐忍着愤怒到现在,我就是要看看这阴谋的目的指向的是什么方向?这世间绝对没有任何事情会没有原因,就算针对也是。

  “第一,就是被处死,这个劳役区绝对禁止闹事的劳役。第二,去搏斗场吧,搏斗场的大门随时为你们敞开,只要打满五十场,你们不仅仅能够自由,还会赢得无数的金钱和荣耀。”那工头的目光平静了下来,说到最后的时候,语气甚至带一点诱惑。

  我点点头,心中已经明白了大半,原来目的直指搏斗场,要打满五十场那种搏斗。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得到了答案,我心中已经大定,忽然朝着工头笑了起来,他肯定没有预料到我会是这种反应,脸色阴婺了下来:“你笑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笑容很讨厌?”

  我如何会回答他,只是笑着朝着他大步的走去。

  他的愤怒如同一下子就被点燃了,原本在手中拿着的鞭子忽然朝着我抽了过来,不得不说,比起猪里脊的那个蛇族护卫,他这一手抽鞭子的功夫实在太过差劲儿了,我一个伸手便抓住了他的鞭子:“你问我为什么笑?那是因为我终于可以痛快的揍你一顿了!我已经得到了你的答案,不就是想逼迫着我去格斗场吗?”

  “你在放什么屁?”那工头明显是恼羞成怒了,想要夺过在我手里的鞭子,可他怎么可能做的到?

  他的眼神渐渐变得不对劲,看向我的目光有了一丝惶恐,可迎接他的只是我的拳头,不太用力的一拳。

  这一下如同炸开了马蜂窝,所有的工头都朝着我扑了过来,而我刚才在心中累积的愤怒终于在这一刻被完全的点燃,开启了一般的风之阵纹,三分之一的力之阵纹,灵魂力涌出,被很自然的压缩成了盔甲一般的防护住了我的全身,便冲入了这一群工头当中。

  仅仅是用出了这样少部分的能力,面对这群工头依旧像狼扑入了羊群,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毕竟它们的实力大多只是在贵民那个程度,也就比普通的未服用紫色液体的妖人强烈一点儿,在我眼里如何的够看?和这样一群工头打,我甚至有了一种无聊的感觉。

  出于某种目的,我只能一再的压抑自己的实力,让自己在不经意间也挂一点儿彩,显出比较费力,但能保持这样的样子。

  一场混乱的打斗,用了不到十五分钟,便就结束了...在场的二十几个工头,全部被我放倒在了地上,我忍住了强烈的想要杀死他们的冲动,只是抓着我的那个工头,装作大口喘着粗气的样子,拖着他要离开这里。

  只是不经意间,我看见了在一旁躲着瑟瑟发抖的那只黄妖,终究还是残忍一笑,忽然一脚从他的头上扫了过去,他连求饶的话都来不及说,便倒在地上,眼眶鼻腔全是流出的鲜血。

  毫无疑问他死掉了,算是为这里每年都要死去的2000多人做一个祭奠,也算是为我的愤怒找到一个发泄的出口。

  做完这个,我沉默的拖着被我打断了肋骨的工头,朝着劳役区的休息区走去,在我的身后却又是传来了夜啸的声音:“大哥,等等我。”

  我回头,皱眉看着这只似乎跟定我的狼妖,他的脸上身上都挂着彩,显然在刚才他也动手了。可是,在我的计划中,这一次开打,就应该和他结束这一段缘分了,他如若没有动手,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了,我相信我的感觉,这一次的事情绝对只是针对我,夜啸显得不是那么重要。

  而我的感觉,在我恢复了聂焰的记忆以后,变得准确了许多。

  “你应该离开,不用跟着我了。”我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动手,明知动手有多么严重的后果,还这样选择,我心中若是没有一点儿触动,是说不通的。但也正是因为这种触动,让我更加不会改变我的初衷。

  “大哥,为什么啊?”夜啸一副憨傻的样子,眼中尽是委屈和不解。

  “现在就回去干活儿,不要承认你打了架。我保证这一件事情你会置身事外。去吧,接下来一个月劳役,你不会再面对这种难堪的情况,做完以后你就自由了。”我说到,心中也开始一阵烦闷,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对一只狼妖解释那么多?

  夜啸只是摇头,我也不理他,转身拖着工头就继续朝前走去。

  他无声无息的跟在我的身后,走了不到五十米,我忽然一阵恼怒,冲着他一脚狠狠的踢去,大吼了一声:“滚吧!”


仐三说:
第三更完毕,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