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四章 试探

第七十四章 试探

  我这一脚没有动用阵纹,但就本身的力量来说并没有留情。

  而我本身的力量从小在师父的打熬和豪华早餐的‘呵护’下,也不见得小了。

  夜啸对我全然没有防备,被我猛然这么一脚踢了过来,也只能生生的挨着了,一声闷哼,身体不受控制的撞向了旁边的墙。

  “再跟着我,就杀了你。”我恶狠狠的这么扔下一句,就转身走了,而夜啸果然没有再跟上来。

  我长呼了一口气,头也不回的又走了上百米,拐了好几个弯,身后再也没有那个烦人的脚步,却也说不上为什么,心里总是有一丝微小的酸涩。

  这样的情绪很快就被我压在了心底,走了不远,眼前就是我前天刚到时,看到的那栋唯一像样的院子。

  里面是我在这个劳役区知道的最大一个官儿,负责这一片劳役区四分之一劳役的其中一位总工头。

  此时,还是上工的时间,整个劳役区都异常的安静,而这个小院却意外的敞开着门。

  我毫不客气的‘嘭’的一脚踢开了门,然后把身后那个像死狗一样不能动弹的工头扔进了院子里,工头那略微有些肥硕的身躯重重的砸落在院子里坚硬的土地上,又发出了一声不小的动静。

  然后我这才大大咧咧的走了进去,双手抱胸在院子里站着。

  院子里那层二层小楼也很快做出了反应,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身影,竟然是熟人狈高,他的鼻头通红,依旧是满脸醉意的样子,可是眼睛却清明的很,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咳嗽了一声,然后说了一句:“进来吧。”

  我摸了摸下巴,接着就走进了院子。

  这一次我并非完全的冲动,在冲动之余也有考虑,既然要清楚他们的目的,撕破脸皮,不如展现一点儿自己的力量,越是有力量的人越是有用,当有用到一定分量的时候,自然是可以谈一谈条件的。

  这一条规则到了任何的地方都适用。

  当然,在猪里脊那里我却是能完全的冷静,因为她压迫的是妖,不是人,不能激发我本能的愤怒,二来我对她展现力量,只能‘死的快’,我对她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有的只是一个女人的小脾气,展现强大,那不就是分分钟被拍死的节奏吗?

  这里的人需要我,我有利用价值,否则不会弄这些阴谋出来。

  这就是我现在嚣张的底气。

  我走近了屋子,相比于外头那臭烘烘的味道,这个屋子里的味道就像是天堂,因为洒了地面世界上才有的空气清新剂。

  整个屋子的装饰很简单,一张大的写字台,几把椅子,再就是一些挂在墙上的毯子,一些杂乱的小东西,但对于地下城来说已经非常的奢侈,因为家具都是真正的木制的,虽然不是实木,就是地面上那种不知道用什么木头渣滓的板子做成的,但木头在这里就是钱,在地面世界的概念,那就是用金子为主打造的家具,即便含金量不是那么高。

  “有钱的家伙。”我在心中暗自评价着,却是毫不客气的在那张大写字台对面坐下了。

  此时,那个被我评价为有钱的家伙正在大口的吃着东西,是一块厚实的牛排,虽然摆放成了牛排的样式,但我怀疑在地下城并没有牛排这种概念,眼前这一整块牛肉更像是红烧的感觉。

  然后桌子上还有乱七八糟的一大堆,都是以肉为主,然后有三个小碟子,其中两个装着的是地面世界上那种一两块钱一包的榨菜,另外一个碗,好笑的装着一片青菜叶子。

  我犹豫了一下,抓起了桌上的一个盘子,那上面装着的是半只板鸭,这种腌制食品还是比较容易送进地下城的,奢侈但并不算很珍贵。

  我撕下鸭腿,大口的吃着,进入了地下城两天多了,我就没有正经的吃好过东西,主食就是在火车上吃的那种尽管咸到要死,都压不住土腥味儿的肉,然后配上一碗清的能照出人影子的稀粥,或者,应该叫米汤?

  我终于弄清楚了那土腥肉其实就是那种拉车的灰色巨蜥肉,它们在地下被大量的饲养,充当着重要的角色。

  它们也是这地下世界中最多的生物,这算是给我贫乏的生物学知识上了一课,地下是有着生物存在的,而且不止地下巨蜥这一种,还有许多稀奇古怪的生物,有着自己独特的食物链。

  这种东西是比较超越现代科学的。

  也可以理解,人们连深海里的生物都没有弄清楚,何况地下?相比于整个地下,海洋算什么?最深的地方也不过1万多米,而人类的地面也不算什么,如果地球是一个苹果,咱们就算生活在苹果皮儿上。

  总之,不用想太多,能够有美食,我自然不会放过,什么都强过那蜥蜴肉一百倍。

  可嚣张也有限度,我识相没敢去动那片青菜叶子,也没去动那两碟泡菜,植物类的东西在地下世界有多宝贵,这种事情用屁股想也能想出来。

  所以,对面的那个总工头儿在吞下一口牛排以后,看着我的时候也并没有多愤怒,只是对我说到:“你很嚣张,就不怕我现在拍死你吗?”

  这总工头是一只豹妖,那特征太明显了,他几乎就像一只站着的豹子人,而人类的特征倒是不太明显,他应该是个贵族。

  我表面上毫不在意的大吃着板鸭,心里却在衡量着他的实力,一边吞着板鸭,一边含混不清的说着:“地面上的食物就是美味,可惜我这一辈子能吃下几回?反正都是要死,我为什么不舒舒服服的去死?”

  “好!”那总工头不但没有愤怒,还拍手大叫了一声好,然后扔开手中的刀叉,也不再继续和那块红烧牛排过不去,而是对我说到:“既然有如此的勇气,为什么不去搏斗场?”

  又是搏斗场?他们为什么就那么渴望我去?从狈高那老神在在的神态上看不出什么,那豹妖?我只是看见了某种兴奋的神态,还有他那略微走形,有些发胖的身材,让我心想,这么胖了,能跑起来吗?

  “为什么总是要逼着我去搏斗场?”我舔了一下手里的油,也没有装糊涂。

  从这总工头和狈高的表现来看,我之前在劳役区痛揍一群工头的事情恐怕已经被他们知道了,有些什么细节,他们恐怕也不过放过,我又何必装糊涂?

  原本我是不愿意以劳役的身份打满五十场的,且不说暴露我的实力会有麻烦,一只狼族的贵民为什么会爆发出比贵族还强悍的力量?就算我的所学明显也不是妖人那个路数,如果逼到那个时候,用出了自己的所学,不就暴露我人类的身份了吗?

  另外,搏斗场看似自由,其实是整个地下城莫名其妙规则最多,管理最严格的地方。我若被安排打满五十场,没有打满就想退出,面临的结果也是糟糕的。可我又哪有什么时间,打满五十场?

  除非我想在找到辛夷以前,提前大闹一场,否则我是不会选择这些疯狂的,只能破釜沉舟的路的。

  但他们的阴谋让我看到了一丝曙光,这才嚣张的暴露了自己,只为一句话,我对他们有用,可以有的条件谈。

  “为什么要逼你去搏斗场,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告诉你。”就在我假装继续吃着板鸭,实则在思考的时候,那个总工头优雅的擦了一下嘴,放下了手中的帕子,摇头对我说到。

  就在我刚想继续说点儿什么的时候,他已经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根香烟来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打断了我的话:“狼汉,原本为鸣蛇城一个小家族的族人,地位并不高,因为是一个血脉不算浓厚的庶出子。后来,因为得罪了族中一位较为有权势的叔父,被派去地面执行一次比较危险的商运,从此就彻底失去了消息。”

  我的脸色开始难看起来,其实是装的,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我只是观察到这个有钱的堂堂总工头儿,抽的地面上5块钱一包的红河烟。

  “而这一次回来,是和一个狐族人一同归来的,并且在入口的市场,就动手大打了一场,实力远远超出失踪以前。我很好奇,你失踪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那总工头儿,一边抽着5块红河,一边敲着桌子,看着我的眼神开始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调查的可真够详细!

  但我不认为于老板给我化的妆容有任何的破绽,心中也莫名淡定的很,面对总工头儿的问题,我只是嘿嘿一笑,说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若真想知道,可以去找我的朋友,那个和我才回地下城第一天就失踪的家伙问问!”

  “如果能,我自然不会介意。我只是在提醒你,在我眼底你耍不出任何的花样,我若有心调查,你在地面上的经历我也能调查出来。”总工头摇着头,淡淡的说到,还是没有什么动怒的感觉。

  所以,我又赶紧的抓了一个鸡腿来吃,一边吃一边说到:“谁说我没有回地下城的?”

  “之所以现在才以本来的面目示人,那是因为我现在的实力我觉得接近贵族了。”说完这话,我竟然毫不客气的强过了总工头儿手中的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仐三说:
好了,四更完毕。今天晚上再来一章,今天的更新就完毕了,算是把之前少写的给补一补吧,虽然嘴上说着前天的状态只有一章,但也不真的忍心让你们少看。好吧,就这样,我去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