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七章 搏斗场

第七十七章 搏斗场

  搏斗场位于青龙城的中央,而事实上,作为地下城最大的娱乐项目,它在每一个城市都是处于中央的位置。

  在它的周围,集中了青龙城最繁华的商贸区,也集中了最狂热的人群,一年之中,搏斗场只有几天特殊的日子会没有搏斗比赛,而在其余的日子,一天三场是雷打不动的。

  有的特别的日子,甚至会打满一天七场。

  在地面世界,搏斗的花样已经非常多了,从拳击到柔道,从普通的擂台到铁笼战,但这些和地下城的搏斗场相比,简直可笑的就像小儿科。

  在这里,你能看见任何你想看见的搏斗。

  妖人与人的,妖人与妖人的,人与兽的…有着最多的刺激,但束缚却很少。

  这才是赤裸裸的血腥与暴力,刺激着这里每一个人的神经,让我相信即便在地下困顿了如此漫长的岁月,地下这些妖人,仍保留着最好斗的本性。

  此时的我已经被剥光了上衣,下身也只穿着一条粗麻的短裤,就站在搏斗场的中央,陪伴着我的,只有挂在腰侧的‘牙’。

  狈高比我想象的还要着急,从马车上下来以后,几乎没有停顿的我就被送到了这个巨大的搏斗场,在出场之间,我被带到了一个单独属于我的房间。

  在这里,我可以大吃大喝一顿,尽情的发泄自己的负面情绪,甚至暗示我,如果我需要,还会提供一个女性,任由我发泄。

  不管是我爱好女人,或者女妖,他们都有办法给我弄到。

  每一个搏斗手,特别是妖族的,在搏斗之前都会得到一个比较良好的待遇,就像一个即将赴死的死刑犯,在行刑之前都会得到一顿丰盛的晚餐。

  我自然不会有什么对女性的要求,事实上,如果不是到了绝望的搏斗手,都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那简直等同于自杀。

  在那舒适的房间呆着的时候,我得到了牛肉,米饭,以及一个无比奢侈的苹果,当然,一小壶不掺水的酒,也是犒劳我的奢侈品。

  在得到了充分的休息以后,才有人进入房间告诉我,我的第一场搏斗是最赤裸的肉搏战,我只能带着一柄自己的武器,且不能是重武器出场。另外,因为是最赤裸的肉搏战,我不能有任何的防护,只能穿上一条聊以遮羞的短裤。

  “哥们儿,你会适应的,你应该感谢这个城中,那些有着强大实力以及高上地位的女妖。若不是男性的赤身裸体会让她们有小小的不适,你连这条短裤也得不到。”

  我无言的更换着衣服,但那个负责为我放松肌肉,并且带我出场的家伙似乎很喜欢啰嗦以及恫吓:“真的,哥们儿,我不骗你,现在的搏斗场已不是那么残酷了,别小看一条短裤。在没有它之前,就好像人兽斗,被那些凶猛的野兽一口咬掉那玩意儿的人可不少,若是死了倒也好,没死的话,呵呵呵呵…”

  “闭嘴吧。”我已经换好了规定的短裤,面无表情的活动着脖子,这个家伙没有给我带来一点有用的信息,就比如我今天的对手将会是谁,反倒说了很多无聊的废话。不过也无所谓,不管我的对手将是谁,都不足以让我有半分的压力,至少在这青龙城的搏斗场,我还没有感应到有什么让我忌惮的气场。

  就这样,我走出了那间房间,径直按照唯一的通道走向了搏斗场,就在快出场之前,那个家伙才猥琐的笑着,对我比了一个通用的暗示着钱财的手势,说道:“尊贵的大人,搏斗就要开始了,难道你不想知道你今天的这一场搏斗,要面对的是什么吗?”

  我对这个家伙厌恶至极,只是冰冷的看了他一眼,便走出了通往搏斗场的铁门。

  我的心情在这之前是平静而冷漠的,可当此时我站在这里,看着巨大的环形搏斗场,密密麻麻的看台之上,疯狂的人群,我才发现在这种充满了血腥与煞气的地方,个人的气场显得多么的渺小。

  我终于从内心泛起了一丝紧张,裸露的肌肤仿佛被一双冰冷的手抚过,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这种紧张与异样的情绪,并不是为我即将出现的对手,而是为了这个累积了不知道多少血腥的搏斗场。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就好像这个搏斗场是活的,它在吞噬着无数的生命,将这些生命作为它的血食,滋养着它贪婪的胃口。

  所以,它才会如此巨大的吧,大到超过了地面世界那个记载着罪恶与疯狂的罗马斗兽场。

  我内心的想法并没有通过我的表情透露一丝一毫,我就这么冰冷的站在比足球场还巨大的搏斗场边缘,在这个没有什么高科技的地下城世界里,搏斗场就像是一个例外,在它的上空,悬挂着巨大的四面屏幕,屏幕之中正全方位的展示着我的形象。

  这不奇怪,有着和地面世界的沟通和交易,弄一点高科技的玩意儿,用作这最大娱乐的项目,是理所当然的。

  我之所以这么看重搏斗场,就是因为地下城少的可怜的科技技术,都用在了它身上,每个城市都有可以观看搏斗的地方,通过电视作为媒介,一次次的重复播放着最精彩的搏斗赛事。

  这样,童帝就应该会找到我吧?如果幸运一点的话,辛夷会不会认出我?当然,前提是我能打出几场精彩的搏斗,我有这个信心。

  巨大的欢呼,咆哮声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的形象让这些热爱搏斗的观众无比满意,不说别的,就说这充满了累累伤痕的上半身,就说明了我不是一个弱不经风的家伙,会给他们带来一场精彩的搏斗赛,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呢?

  在这时,就在这样的欢呼声中,一个穿着华丽服饰的主持人坐着一个巨大的铁笼从天而降。

  他手持着麦克风,用最蛊惑的语气说道:“各位,这将是一场精彩的赛事,因为在今天,青龙城的搏斗场为你们找来了最强悍的战士,知道什么是最强悍的战士吗?他们不应该是天上的贵族,而应该是由底层一步一步爬上贵族的那些强悍妖人,只有这样,他们才不是温室的花朵,才是经历了铁与血洗礼的战士!”

  “而你们眼前这位,便是一位由平民身份爬上来的贵民,是不是觉得不够刺激?那我告诉你们吧,这个家伙,只是差了一个贵族的名头,他绝对有着接近贵族的实力!如今,他要在搏斗场完成他最后的升华,证明应该属于他的荣耀,让我们欢迎吧,这位注定会在搏斗场发出耀眼光芒的新人——狼汉!”

  我必须得佩服这个主持人,一场也许普通的搏斗,被他三言两语就把气氛挑动到了最高潮,原本沸腾的观众瞬间就被拉升到了狂热,整个搏斗场里,都回荡着我的名字‘狼汉,狼汉,狼汉’!

  这种气氛,很容易让搏斗手本人也狂热起来,如果没有坚定地心性,很有可能就变成一个嗜血的疯子,而搏斗场的本意,不也就是如此吗?只有嗜血的疯子,才能带来最精彩的比赛。

  我不知为何,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甚至连刚才那一丝紧张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可为了配合,我还是疯狂的咆哮了起来。

  那个主持人见到气氛已经到达狂热的顶点,便大声的说到:“想必大家已经不想听我废话,按照规矩,狼汉先生会首先面对他的新人洗礼之战,然后才会进入真正的搏斗,而对手是谁,让我们暂且保密吧。总之,这是一场盛宴,不是吗?好好享受吧,各位可爱的观众们!”

  说完,那主持人便干脆的收了声,那个巨大的铁笼快速地升到空中,便消失在了搏斗场上搭建的轨道之中。

  我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一边假装疯狂的咆哮着,一边在想,什么是新人洗礼之战?为什么狈高没有告诉我?那种阴谋的味道始终挥之不去。

  但容不得我多想,铁闸缓缓升起的声音已经打断了我的思路,我望向铁闸升起的地方,出现了四条狼的身影。

  这就是地下城的狼吗?不知道是用什么方法喂养的,让它们强壮的像四头小牛犊,一走出铁闸,便对着我凶狠的咆哮,露出了它们森白且锋利的牙齿。

  观众开始欢呼起来,各种带着脏字的鼓动声响彻在看台的每一个角落,而我只是很遗憾,我佯装的是一名狼妖,一开始就要种族相残吗?

  这样想着,我的身体动了起来,并不是速度太快的奔跑,却是径直冲向了四头巨狼,像一个可笑的傻子。

  没有人想到我会这样直面四头巨狼,面对狼这种狡猾而残忍的生物,擅长配合,就算有着强悍的实力,也应该小心一些不是吗?阴沟里翻船的事,不算太少见,搏斗场什么可能都会发生。

  所以观众席里响起了嘲笑的声音,哪个傻瓜会用这样缓慢奔跑的速度,试图去主动攻击四头巨狼?他们开始怀疑我。

  而那四头巨狼也没有想到,我会如此的直接,低声的咆哮了几声以后,开始不动声色的选择了四个方向,朝着我包抄而来。

  它们是想要我陷入它们的包围之中,这是狼的一贯作风。

  我根本没有丝毫的在意,我只是感觉到,在这样不急不慢的奔跑当中,我的血液总算有了一丝沸腾。


仐三说:
别着急,大家,你们看,进度不是陡然提升了吗?我最为难的就是描写一些心理变化和细节铺垫,真的会让人感觉到啰嗦的。如若粗糙的描写这些,又容易让人觉得突兀,或者轻易地找出漏洞,我会在不断的写作过程中,慢慢去找到这两者之间的平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