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八章 新人洗礼战(上)

第七十八章 新人洗礼战(上)

  我抬头,看见的是正对着我那条狼匍匐的身体,凶狠而冰冷的眼神。

  这是它准备进攻的前兆,而在外人看来,我选择傻傻的奔跑,已经让这四条狼形成了包围圈。

  在这个时候,无论我进攻哪一条狼,其他的三条狼都会同时进攻我,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有着绝对的实力也难免会吃亏。

  而受伤对于一个在擂台上的人是相当不利的,而我却停下了脚步,舒展了一下手臂。

  我对这四条狼很有兴趣,在我眼里,它们有超出了一般野兽的智慧,应该接近于凶兽的范畴,但还不是凶兽,这地下城怎么会有这样的狼?而且还用来搏斗,难道他们在培养凶兽吗?这是一个不得不重视的问题。

  我没有压力,所以还有空闲去思考这些问题,而狼是一种谨慎的生物,就算它们有十足的把握,却也有一种感受到危险的天赋本能,我已经陷入了它们的包围圈,它们却迟迟不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种天赋的本能在起作用?

  这种局面显然有些无聊,看台上传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嘘声,这样的声音显然让这四条狼有些焦躁起来,它们好像明白在这搏斗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开始低声的咆哮,绕着我不停地走动,想借此来挑衅我,以及表明了随时都会进攻的决心。

  我感觉耳边的嘘声是如此的烦躁,简直影响了我的思考,我动了,在风之阵纹的加持之下,之前那懒洋洋慢吞吞的奔跑,变成了一道疾电一般。

  面对我的那头狼,在我已经要靠近它的时候才仓促的反应过来,我已经开始进攻了。

  在搏斗场上是没有回头路的,它只能在仓促间朝我扑了过来,而场中响起了主持人激动地声音:“看呐!这才是狼汉真正的实力吧?这速度,只有最优秀的狼族才能做到,可是结果会怎么样呢?光有速度是对付不了这凶残的饿了一天的巨狼,它们可是…”

  主持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和那头巨狼已经重重的撞在了一起,如果我不想,他是绝对没有办法避开我的冲撞的。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它就像一块豆腐,被我这么一撞,便惨嚎一声,跌落在了地上。

  可我不给这巨狼任何喘息的机会,既然出手,我便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战斗。

  巨狼的身体刚刚落地,我便冲上去一把捏住了它的脖子,将它巨大的身体高高举起,看也不看的朝着左边甩了过去。

  意料当中的沉闷碰撞声响起在了我的耳边,那是那条受伤的巨狼身体撞上了另外一只朝着我扑来的巨狼,我看也不看它们,朝着右边一个扫腿,耳边便传来一声巨狼的惨叫声,那是从右路朝着我扑来的巨狼。

  而最后,我只是头也不回的朝着后方甩出了一拳,便感觉拳头撞在了一个还算坚硬的物体上,接着,便是那充满了暴力的暴烈感,温热的血浆一下子浸润了我的拳头。

  这一次,没有任何的声息,我知道被打爆了头的巨狼是不可能发出任何的叫声的。

  全场安静,像是集体中了一个静默的魔咒,只剩下我一步一步走向那三条躺在地上,已经不能动弹的巨狼的身影。

  我干脆利落的踩断了它们的脖子,甩了甩拳头上的血浆,这粘腻的感觉让我觉得不舒服,但内心却有一股烈火般的情绪没有得到发泄,这就是搏斗场吗?如此孱弱,真是让人失望。

  可我还没有来得及表达询问什么,整个场地便如风暴的海洋一般沸腾了起来,无数个欢呼,无数声哨声,伴随着无数个呼喊着狼汉名字的声音,像最狂放的浪潮一般席卷了全场。

  这是一种雄性动物很难抗拒的暴力与热血,一不小心便会沉醉其中,我只能闭上了双眼,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按照修行的法门,强迫自己陷入一片宁静的状态。

  在我身为聂焰的时候,便知道这种杀戮会给人心带来多么大的影响,可身为一个猎妖人,却不得不杀,所以每当有大型的杀戮需要我去完成时,到最后我总是会这样平息自己。

  提醒着自己,不要忘记了一颗平静而怜悯的心,杀,是为了生,而不是为了杀戮本身。

  在这样的调整下,我的心绪平静了很多,而周围不管是欢呼声,还是声嘶力竭的呼喊声,都已经不能影响到我,倒是主持人那疯狂的声音响起时,我才略微注意了一下。

  “看!这是多么的疯狂?连我都差点失去信心,以为狼汉会给我们带来一场沉闷的比赛,果然,杀戮就如闪电一般,要来的最迅速才最闪耀啊!想必我们都不想看见一场沉闷的拖延战,然后用卑鄙的不是男人的办法来磨死对方,所以狼汉满足了我们的心愿!对的,是的…”主持人的声音越来越激动,几乎是用生命在呐喊一般的叫道。

  “他破了我们的记录!十秒!就只是十秒,他杀掉了地下城四头凶狼…让我们都成为了记录的见证者!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新人洗礼,接下来,狼汉还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呢?”

  这就是我注意主持人说话的原因,原来新人洗礼之战并不只是这四头凶狼啊,那倒有些意思了。

  我睁开了眼睛,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我心里想着,我这样会不会表现的太高调了?

  但仔细想来,这样的实力还是在合理的范围以内,那为什么不妨再高调一些呢?我需要这样的高调,让童帝找到我,幸运的话,辛夷能够注意到我的存在。

  这样想着,我扭动了一下脖子,刚才那小小的战斗,还不足以让我活动开四肢,我一步一步的朝着对面的铁栅栏走去,主持人疯狂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回荡:“天呐!大家看,这狼汉是要做什么?主动地去第一时间迎接挑战吗?这种勇者的行为,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了!”

  我不理会那神经病一样的主持人,我只是想快点结束这一场搏斗,所以,当我快要走近铁栅栏的时候,那主持人又开始用生命呐喊:“快!开铁闸!快呀,让我们看见第一时间的碰撞!”

  在主持人的呼喊之下,铁闸再一次缓缓地升了起来,两个巨大的身影从铁闸里如同旋风一般的冲出。

  熊吗?如此巨大,看体重恐怕超过了一千公斤,而在地面世界上,最大的北极熊也不过是九百公斤左右便不得了了。这样的两头熊弄到地面世界上去的话,恐怕可以办一个世界巡回展览了。

  这样恐怖的体重,让它们奔跑起来,整个地面都在颤动,而我从来不怀疑熊爆发时的速度有多么的可怕,被它们撞上,哪怕只是擦到一丝,恐怕也不比被一辆巨型的卡车撞上好多少。

  可是这样的水平,还不能达到凶兽的水平,在我猎妖人的生涯中,我曾经见过如同小山一般的凶兽熊,那样的凶兽熊如果化形的话,能耐应该直逼大妖。

  场中欢呼着狼汉的声音还在持续着,我很干脆的迎着其中一头巨熊冲了过去,而聒噪的主持人又开始大喊:“我擦!这狼汉要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难道他要直接与巨熊对撞吗?”

  我在心中暗骂了一句傻X,虽然动用力之阵纹一半以上的力量,我的确可以和这样的巨熊对撞,但是我没有到人生想不开的地步,犯不着这样自虐。

  短短的距离,在我和巨熊极速的冲刺下,只是眨眼间,我们便要对撞在了一起,可是在就在这一瞬间,我的后腿一个用力,重重的蹬向了地面,地面传来巨大的反弹力,再配合着风之阵纹,让我的身体在这一瞬间摆脱了奔跑时巨大的惯性,一下子一跃而起。

  “来吧!”我高喊了一声,借助这跳跃起来的高度,一个翻身就轻松地骑到了巨熊的背上,全场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吸气声,他们没有见过这么疯狂的做法,竟然骑到了熊背上。

  这样的方式,无疑给巨熊带来了巨大的耻辱,看它们像有了一定的智慧,宁愿死也不甘成为别人胯下的坐骑。

  而我却没有心情理会一头熊的想法,它疯狂的咆哮了一声,就要人立而起,而我在这时一把抓住了巨熊脖子上厚厚的皮毛,巨大的疼痛让它又再次咆哮了一声。

  那就当做对世界最后告别的叫声吧,力量随着力之阵纹的洞开不断地涌入我的身体,我提起的左臂肌肉暴起,青筋乍现,然后重重的一拳,带着呼啸的风声狠狠地砸在了巨熊的耳根处。

  ‘噗’,一股巨大的鲜血如同喷泉一般的从巨熊的口中喷出,而它脑袋中拳的地方明显的凹陷了下去。

  它原本要站起想要摆脱在它身上的我,如今这个动作只完成了一半,它的身体便重重的扑倒在了地上,带起一阵巨大的烟尘。

  而这时,另外一头巨熊才奔跑到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