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九章 新人洗礼战(下)

第七十九章 新人洗礼战(下)

  或许是没有料到它的同伴一拳就被打死了,那头原本气势汹汹冲向我的巨熊,竟有了一丝退缩之意。

  在距离我不到五米的地方,竟然停下了脚步,有些踌躇不前。

  我从那头被打死的巨熊身上站了起来,只是那么看了它一眼,另外一头已经有着不低智慧的巨熊,竟然后退了两步。

  我感觉到有些好笑,观众席上的人们也发出了爆笑的声音,但毕竟是兽类,哪里顾得上什么脸面的问题?当我一步一步走向它时,它竟然一个转身,就朝着之前出来的铁栅栏疯狂的跑去。

  而那主持人又恰到好处的喊了起来:“看吧!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奇迹?竟然让一向以暴力著称的地下巨熊选择了逃跑。可是我们的狼汉,会给出我们怎么样的选择呢?”

  其实对于已经逃跑的巨熊,我没有半分想要再战的意思,可这些已经像服用了兴奋剂一般的观众,却一定不会满意我就此收手。

  而这巨熊身上也充满了煞气,不知道有多少的生命死在它的爪下。

  既然选择了搏斗场,那应该也有了在杀戮中死去的觉悟,我用它来成全自己的高调,也算不得什么错误,可我还是叹息了一声,这种杀戮其实并不有趣。

  想到这里,我手握在了‘牙’的剑柄上,到了地下城之后,一直沉寂的‘牙’终于被我拔出了剑鞘,森然苍白的颜色仿佛没有一丝情感。

  可我这个动作却如同让主持人和那些观众得到了高潮一般,‘他拔出武器了’这种议论声不绝于耳,他们期待着我给他们带来新的惊喜。

  可我的选择却很无聊,灵魂力涌动在双目之上,那头巨熊奔跑的每一个细节都在我眼中如此的清晰,不用什么特别的术法,它这样的速度就在我的眼中成了慢动作一般,这就是灵魂力的另一番运用。

  于是在观众的欢呼声中,我扔出了手中的‘牙’,而‘牙’在我的力量之下,就如同一道苍白的闪电激射而出,锋利的刀刃一下子没入了那头慌不择路,四处奔跑的巨熊脑门之中。

  仿佛被摁了暂停键,它的动作一下子停住了,陡然僵硬的身躯重重的倒下,连最后一声咆哮都来不及发出。

  在场的观众没想到我会以这种方式结束了这条巨熊的生命,又再次的呼喊了起来。

  没有血与肉碰撞的激烈,但这样的技巧也让他们叹为观止,我只是平静的走到了那头巨熊身边,一把拔起了插在他脑门之中的‘牙’,而‘牙’在森白的颜色之中,已经有了一丝殷红,我感觉到了它的沸腾,在吸血以后,一股远远没有满足的嗜血感。

  可我却毫不犹豫的把它插入了剑鞘之中,这柄剑有魔性,接着,我用脚踢了踢那巨熊的尸体:“但你怎么可以没有被杀的觉悟呢?”

  或许是我精彩的表现让主持人觉得应该再给我一些压力,在我收取了‘牙’以后,还来不及喘息一口,铁栅栏又缓缓的打开,这一次出现了四只强壮异常的山豹。

  在地面世界上,这玩意儿不比一头强壮的狼大多少,可这四头山豹竟然比金钱豹还要壮硕,我无奈的笑了,难道这些人就不怕因为太过刺激,而脑充血导致暴毙吗?

  整个搏斗场已经泛起了淡淡的血腥气,我大喊了一声:“太啰嗦了!新人洗礼到底还有些什么?都一起放出来吧。”

  我的话语又引起了主持人一窜啰嗦的惊呼,可他最后还是决定成全我,又有两头可以被称之为地面世界奇迹的巨大雄狮被放了出来。

  我决定了,不到特殊的情况不要轻易的动用‘牙’,它那种嗜血的感觉会牵引着我走向厮杀的深渊,我有点不明白于老板把它交给我的意思了?

  再说,既然这里的观众喜欢最血腥的刺激,那么我便给他们一个最血腥的刺激吧。

  想到这里,我转身望向了铁栅栏,六只凶猛的接近凶兽实力的野兽汇聚在一起,让它们的气势一下子提升了不少。

  我甩动了一下拳头,然后在风之阵纹的加持下,冲向了其中一只山豹。

  不得不说,论起搏斗的本能,野兽比人类强了太多,这是一场淋漓尽致的血与肉的碰撞,我不敢让情况变得太过离谱,所以在我身上出现了伤痕,如果我全力动用阵纹,到了一定的程度,阵纹便会以血色的形式浮现在我的体表,我暂时还不想暴露它们,太有聂焰的特色了。

  所以这一战,我远没有刚才轻松,却得到了一种淋漓尽致的发泄,而每一道伤痕的疼痛也仿佛刺激起了我的凶性,我的每一拳,每一次进攻都像是在宣泄内心压抑的沉闷,悲惨的人们的命运,被奴役了太久,已经失去了希望的麻木….

  十分钟以后,我喘着粗气,渐渐放开了恰在最后一头雄狮咽喉的手,它早已没有了气息,只是从齿缝间溢出了大量的鲜血。

  我在一堆尸体中站起来,疯狂的呐喊着,身上多了五六道深深地抓痕,让我也像一个疯狂的凶兽。

  伴随着我的呐喊,整个场地的观众彻底的疯狂了起来,无数的杂木币,帽子,甚至衣衫被扔到了搏斗场中,而主持人在这个时候又趁机添油加醋的说道:“狼汉成就了一个奇迹!一般新人洗礼战,能够打倒那两头该死的巨熊便已是一个超级新人了,而狼汉却没有给自己一个暂停的机会,他要在这搏斗场成就他的最高荣誉,狼汉!你还要继续挑战吗?”

  随着主持人话音的落下,铁栅栏再次升起,一阵脚步声从铁栅栏之后传来,我转头,看见了一群人类。

  比起奴隶他们强壮了许多,全副武装的厚实的兽皮,一手持盾,一手拿着厚重而锋利的大砍刀。

  他们的眼中充斥着敌意的望着我,看着满地的野兽尸体,似乎没有任何的畏惧,但我却从这样的眼神当中,看到的是更深的麻木,只是一眼,我的眼中便升腾起了两朵压抑的火焰,我的胸中有一股愤怒在流动,感觉无法发泄。

  “怎么样?狼汉?来成就作为一个新人,最高的荣耀吧!这些就是斗兽场的奴隶,可不要把他们当成一般的家伙,哈哈哈….”主持人调侃着,也引得看台上观众跟着爆笑了起来。

  “这些家伙是训练有素的,每一个都有和我们妖族的准平民一战的资格,找到他们可不容易,因为还需要一点天赋,不用怀疑,他们在配合之下能做出不一样的攻击。对的,我就是说,比如术法啊,灵魂力攻击之类的,所以饲养他们也并不容易。”

  “来吧,狼汉!用杀戮他们来成就你的荣耀吧,即便杀光他们,就你优异的表现,搏斗场的老板也不会心疼,而他们不会杀了你的,只要打倒你,他们便会得到一顿丰盛的报餐。不要怀疑这顿饱餐带给他们的动力,所以你也不会感觉很无聊。这会是一场艰难的斗争,来吧,狼汉,我们都等着你!”

  主持人的话刚一说完,那个领头的奴隶便举起了手中的长刀,大喊了一声:“杀!”

  随着他的这一声咆哮,在他身后的奴隶也整齐划一的举起了手中的长刀,跟着大声嘶吼了一声“杀!”

  这样整齐划一的意志,形成了一股他们特有的灵魂力攻击,如同凶猛的浪头朝着我呼啸而来,可是这样程度的攻击,对于我的灵魂力力量来说,实在微不足道。

  可我不得不伪装,我伸出了手,张开了五指,忽然一个紧握,接着大喊了一声:“给我闭嘴!”这样的灵魂力攻击,便被我捏碎在了手中。

  因为情绪的激动,我的脸有些发烫,这理所当然的被在场的所有人误认成了稍微有些吃力的表现。

  那主持人又是一阵煽风点火,说我不仅有着强悍的肉身和速度,就连灵魂力也是那么出色。

  “战吧!”主持人大吼了一声,随着他的一声吼声,看台上爆发出了无数的怂恿我战斗的声音。

  我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奴隶,大概一百人的样子,心中的悲哀终于化成了一股悲凉,席卷着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多么可悲?自己可以被杀死,却不能杀死眼前的这个妖族,而动力竟然不过是一顿丰盛的饱餐。

  没有反抗,没有怨言,有的只是无尽的麻木,当饲养这种侮辱性的词语用在他们身上时,我也感觉不到他们有丝毫的屈辱感,这是我的同胞,这是我的族人,我们在一起都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人们!可如今,他们还有一颗先祖流传下来的在任何艰苦的环境中,都不屈不挠,生存下来并且敢于反抗和挑战任何困难的心吗?

  不是靠着这个,人类如何繁衍到至今?

  我平静的捡起了一件不知道谁抛下来的衣衫,用这个可以在地下城称之为奢侈品的衣衫,擦拭着身上的血迹,在面对着疯狂的观众,和这一百个麻木的奴隶时,我只说了三个字:“我不战。”



仐三说:
今天的更新完毕,良辰没有为大家凑齐一百种死法,但良辰总有一日会让大家心服口服,呵呵,因为我叶良辰从不说空话。
就算说了空话,可你们对我,无可奈何。
不服的也没关系,因为我最喜欢对那些自认为实力出众的书迷出手,我不介意陪你们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