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章 神秘人物

第八十章 神秘人物

  我不战,这就是一个注定了的回答。

  无论面对这些人类,在我心中有多么的怒其不争,哀其不幸,我不会对着我的同胞人类出手,这是我的底线。

  我的双手就算被鲜血所浸泡,也不会沾染上一丝不该杀的人类鲜血。

  说完这句话,我随手扔掉了那一件沾满我鲜血的衣服,转身朝着我来时的出口走去。

  搏斗场是一个什么地方,没有什么比亲自在其中搏斗一场体悟来得更深了,这是一个漠视生命的地方,不管是人类的,还是妖族的。

  就像我的新人洗礼战明明早就可以结束了,偏偏为了那种血腥的刺激,没有人提醒我要结束。

  我的回答显然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不,与其说震惊,不如说让他们失望,由于之前我‘完美’的表现,让他们不至于发出嘘声,但各种议论已经不绝于耳,我甚至听见了有人疑问,为什么偏偏面对人类我不战?

  那个主持人更是各种的聒噪,把情绪夸张的表现,但这些都不值得我理会。

  就在我要进入出口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忽然叫住了我:“狼汉,我也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难道是你畏惧了吗?我很失望。”

  我回头,看见属于主持人的那个铁篮已经重新放回了场地当中,一个高大的,身上穿着一件精美的黑色丝袍,奇异的有着一头金黄长发的男人,站在了铁笼中,他的长相粗犷,身上却找不到一丝兽类的特征,但你可以感觉到他的强大,那种逼人的气势。

  我的心中微微震惊,在不明状况的环境下,我并没有开口说明什么,倒是那个男人继续开口说道:“你已经成功的挑起了我的兴趣,却给了我一份这样失望的答卷。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是这个搏斗场的主人之一,是狮族的贵族,叫狮雄。”

  我眯起了眼睛,这是我在进入地下城以后见到的第一个贵族,和我心中所想象的贵族大相径庭,不是说妖族血脉越浓厚的,才有越高的地位吗?在我的想象中,这里越是接近贵族的人,应该越是充满了兽类的特征,毕竟这是血脉浓厚的一大认证。

  在我脑中,忽然想起了一个可能——化形!按说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妖,根本不存在化形一说,可地下城里的贵族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面特征呢?我发现夜啸所告诉我的东西,并不是那么可靠。是啊,一个平民的见闻,又有多可靠呢?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那个狮雄好像已经有了一丝不耐烦,他用调侃的语气对我说道:“你好像不怎么喜欢回答我的问题。”

  我知道在这个时候,我不说一点什么怕是敷衍不下去了,于是我开口说道:“在这种时候,搏斗场有强制搏斗的规矩吗?”

  我的回答似乎有些懦弱,终于引起了看台上的观众一片嘘声,可即便如此,也影响不了我的心境,我不会对着我的同胞出手,如若有谁逼我,我不介意掀翻了这座搏斗场。

  “你这场搏斗,没有这样的规矩,这并不是强制战。可我很好奇为什么?据我的观察,按照你的实力,完全可以摘取这份荣耀,即便你杀不光这一百个奴隶,但也一定会给人们留下难忘的一战,荣耀属于你,为什么要放弃?”那个狮雄似乎修养很好,面对我不怎么友好的回答,他的语气仍是平静。

  “我不战,只是因为他们不配。”我平静的说到,然后扬起了自己的手臂,指着那一群麻木的奴隶,继续开口说到:“我拒绝用这种不是生死的搏斗换来的荣耀,在保住我的姓名的前提下,这样的搏斗不会让我感觉到有鲜血的洗礼,而且我的荣耀,不是人类这种种族能给我的。”

  说到这里,我肆无忌惮的看向了狮雄,一字一句的说到:“他们不配。”

  这些话并不算我撒谎,我的荣耀的确不是一群麻木不仁的人类能够配得上给予我的,我身为一个猎妖人的荣耀,是应该建立在斩杀大妖,守护着人类以及我们固有的故土的基础上的。

  但这不影响狮雄和在场所有的存在,将我的话理解为了另外一个意思,他们以为我是一个高傲的妖族,瞧不起人类这种‘卑贱’的种族,认为他们没有资格给予我荣耀。

  全场沉默了,只有狮雄一个人忽然夸张的拍起了手掌,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对我说到:“如果是我到了场中搏斗,不见得会比你做的更好,这不是完全的实力的问题,我在你身上闻到了血腥与杀戮的气息,这应该是无数的实战才累积起来的战斗经验。谁说这种经验,又不是一种实力呢?从你的回答中,我感觉到了一种属于战士的骄傲和荣耀,这倒是让我很佩服。”

  狮雄的这番话显然就是他自己脑补的理解了,却意外的引起了在场观众的又一种狂热,在搏斗场尊重强者,当然也只有强者才配谈荣耀与骄傲。

  我乐得他们如此理解,便顺着狮雄的话说到:“在这搏斗场,我不会与人类战斗。他们不配,因为天生就没有强壮的体格,灵敏的速度的他们,有什么资格与我战斗?我的强者之路,是要踏在每一个强者的肩膀上,逐渐走向顶峰,而不是踩着弱者的尸体,那样只会磨灭了我的斗志,脏污了我手中的剑。”

  “很好,你的回答让我感到很满意,的确,我忽视了一个属于强者的骄傲。狼汉,你现在可以去休息了,随便做一些什么来放松自己,过不了多久,属于你的揭幕战就会真正的开始,我会给你安排一个有趣的对手。”狮雄望着我一字一句的说到。

  而后铁笼缓缓升起,狮雄的身影消失在了我的眼中,我一脸平静的转身,走进了我出场的那个铁门。在我的身后,一声比一声还大的狼汉的呼喊声响彻全场。

  一群已经疯狂了的人,在漠视生命的情况下,给予我的荣耀算是讽刺吗?那些呼喊声,只能更加证明了他们的疯狂。

  有些昏暗的通道中,只有我的脚步声,我沉默的思考着,就在快要走入那间属于我的休息室时,我看见了另外一个身影站在了休息室的门前。

  我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危险的感觉,我不认识这个站在休息室门前的人。

  尽管一眼看去,他是如此的普通,在他的身上我依然找不到什么属于兽类的特征,就好像狮雄,他尽管也几乎没有那些兽类的特征,但他依然有着一头金黄的长发,粗犷的长相中,那明显硕大的鼻子和三角形的略微有些深邃的眼睛,让他仔细看起来,也像一头狮子。

  但眼前这人,我却根本看不出来他的任何特征,他就平静的站在那里,身材也不高大,只是显得比普通人略高一些,可我知道,这个人他绝对不是纯粹的人类,我的鼻子从他身上闻不到那种纯粹的人味儿。

  我非常相信我的鼻子,就算于先生那精巧的化妆术,在我的鼻子面前也没有多大的作用,当然,我不会相信别人也有这样的本事。

  在那个时代,这就是属于聂焰的一种好像天生的天赋。

  我感受到这个人的气场,尽管他极度的收敛,但在我的眼前也只不过是一个笑话,对的,大妖的实力。可这对于我来说,很少见吗?

  我继续沉默的朝着我的休息室走去,当走到他面前不到两米的时候,我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对他说到:“让开。”

  这才是我应有的态度,一个刚刚得胜归来,有着精彩表现,微微有些自我膨胀的妖人战士。他的确不会把一个看的像人类,长相普通的让人记不住,身材也不高大,又收敛着气场,像是没有任何气场的人看在眼中。

  所以我表现的冷漠又暴戾,好像下一秒他不让开,我就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他。

  可我这一句话刚一说完,这个人忽然毫无预兆的一脚向我踢来。

  很快的速度,在妖类之中,这样的速度也算是非常不错了,我本能的想要避开或是反抗,但我深深地忍住了这种冲动,任由他一脚踢在了我的腹部。

  一股闷痛的感觉从我的腹部传来,我配合着发出了一声闷哼,然后身体借着这股力量,朝着后方略去,直到撞到了狭窄通道的墙壁,才重重的摔落到地上,停住了身体。

  而在这一瞬间,那个看似普通的人,却忽然跑动了起来,就如同表演杂技似的,踩着墙壁的边缘,一下子跑动到了走廊的顶部,再从顶部朝着我跃下,一拳打在了我的腮帮子。

  感谢我坚固的牙齿并没有被打掉,但牙龈的血液混合着唾沫,一下从我的口中喷出。

  “为什么要拒绝最后一场战斗?这就是狈高和豹将给我送来的超级新人吗?”

  在打完了这一拳以后,这个人终于开口,平淡的这样说了一句。


仐三说:
大家猜猜神秘人物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