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一章 真正的目的

第八十一章 真正的目的

  豹将?和狈高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如果我猜得没错,就是那个总工头了,原本他身上也有一些山豹的特征。

  那么这个人就是豹将和狈高的老板了?又代表着搏斗场一方的势力?

  幸好,这个家伙在给了我一拳,一脚之后就没有再动手了,而是静静的等待着我的回答,否则我不太确定接下来我是否还能忍耐下去,而不是选择动手爆揍他一顿。

  所以,我站了起来,揉了一下还在发痛的腮帮子,说真的,他的拳头比他的脚要有力,我很好奇他是一个什么妖?

  但站起来的我已经在佯装愤怒,大声的吼到:“你究竟是什么人?不要以为你可以辱没一个战士的骄傲。”

  我这幅愣头愣脑的样子,显然惹笑了那个人,他带着一副不屑的表情说到:“战士的骄傲?不要忘了,你是从我手下出来的人,你和我之间签订了最神圣的契约,在你需要搏斗的场次中,你没有任何的主导权。战或不战,不是你能够决定的。”

  在这个时候,我才佯装惊讶的看着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说到:“你…你到底是谁?和我签订契约的不是你。”

  其实在我心中,早已明白了他会是谁?我掉入了一个颇有威势的大势力之中,但我好奇他们这样千方百计的引我入饵,并控制我的搏斗权,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们之前的说法已经说不通了,如果说只是为了让我搏斗,为他们赚钱,我之前的表现足以让他们满意,当然眼前这人,是猜不透我心中所想的,反倒是我那个问题,让他用看蠢货一般的眼神看着我说到:“和你签订契约的,只不过是我的手下。现在你明白了吗?”

  我摆出了一副不敢接受这个事实的样子,可眼中已经有了信服和惶恐,感谢自己还没有能力的时候经历了那么多,几乎是绝境的危险,让我练就了这一个变脸的本事。

  那自以为老练的人,根本没有从我脸上看出一丝破绽,反倒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到:“记住我的名字,猿军。以后你在这青龙搏斗场的一切事宜,全部都将听我的指挥,记住,刚才只是微小的教训,下一次不会这么便宜了。”

  猿军?我没有想到我面对的是一只罕见的猿妖,在我猎妖人的生涯里,我是非常讨厌对付猿猴这一类的妖物,它们既灵巧,又力大无穷,最可怕的是,它们的智慧远超其他妖物,非常难以对付。

  但这都不是重点,面对猿军的要求,我做出了一副很受伤的样子,一边不自觉的缓缓后退,一边轻声的说到:“不,这是在毁掉一个战士的荣耀,这也是在毁掉一个战士。”

  “收起你那愚昧可笑的一套吧,从此以后,在你的字典里没有什么战士的荣耀,有的只是组织的荣耀,一切的行动不可擅自做主,除非你想承受契约的反噬。”

  我无比痛苦的抱住了头,大声的说到:“难道你们不是想要胜利吗?除了胜利,你们还想要什么?”这才是我一直以来真正想问的东西。

  我知道,我掉入了一个阴谋之中,但我并不知道,这是怎么样的一个阴谋?可如果这一次让我问出了目的,可能一切就会清晰明了许多。

  我这副傻愣且一根筋的模样,多少让猿军对我少了一些防备,他看着我痛苦的模样,有些不屑,又有些好笑,最终从他口中只是冰冷的吐出了两个字:“杀戮。”

  说完这句话,猿军便背着双手,冰冷的走掉了。

  我持续痛苦的抱着头,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这才慢慢的站了起来。

  在地下城,我不担心有任何的监控设备,当我站起来的时候,神情已经完全的平静,我推开了门,缓慢的关上了门,在门关闭的一瞬间,我这才发疯一样的冲了出去,找到了这间休息室的衣柜。我一下拉开衣柜,我之前换下来的衣服还整整齐齐的叠在衣柜当中。

  在衣服旁边,是我贴身收藏的那个袋子,我怀着有些紧张的心情拿住了那个袋子,伸手进去,不管是白狐皮,本命阵印,还是我取下来的珠子,都还完好无损的在我的袋子里。

  这些东西是无法作伪的,看见了它们安全,我也就放心了。想到这里,我来不及在这休息室洗浴一番,便大叫了一声:“来人!”

  因为在这休息室,事先就给我说明,在任何时候有需要都是会随叫随到的。

  很快,就有一个男性的侍者走进了我的房间,显然他观看了之前那场比赛,看我的眼神有着几分狂热,他手里拿着一个托盘,很殷勤的放在了一边,然后恭敬的对我弯腰,说到:“尊贵的狼汉大人,您有什么吩咐?请尽管对在下说。”

  我看着他说到:“没有什么特别的需要,只是想问你,像这么一件休息室,没有我的允许,是不是没有人可以进来?”

  那侍者对我行了一个礼之后,这才说到:“对的,尊敬的狼汉大人,搏斗场保护一切搏斗者的荣耀,他们随身的东西被带入了休息室,就算最有权势的贵族大人来此,不,甚至是更高层次的大人们来此,都不可以随意的翻动。当然,如果死亡了就另当别论。”

  我知道这种规矩,其实在一般的情况下能称作是规矩,但在特殊的情况下,它基本上没有任何的约束力。可是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到再好的办法,只能点头默认了这一规则,这得感谢猿军他们对我的身世深信不疑,对我的东西没有半分的兴趣,否则….

  我挥了挥手,示意侍者可以退出去了,可暮然看见,他带进来的那个托盘,上面放着几个瓶子,于是开口问到:“那是什么?”

  那侍者原本准备退出去了,听我提问,便说到:“那是为大人准备的最好的伤药,您在两个小时以后,还有一场搏斗。伤药是必要的。”

  “嗯。”我点头,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那些伤药我检查了一遍,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他们还要利用我,断然没有可能在这些伤药上动什么手脚。

  经历了连番的杀戮,我感觉有些疲惫了,不是身体上的疲惫,而是一种来自于内心的疲惫。

  我顾不得伤口的疼痛,冲进浴室,痛快的洗了一个澡,出来时,我为自己敷上了那个伤药,并用绷带简单的包扎了一番。

  的确是很好的伤药,一敷上它,我便有一种清凉的又略微麻痒的感觉传来,这种舒服让我稍许有些困乏,于是靠在这休息室的软床上,沉沉的睡去了。

  我是被一阵敲门声给惊醒的,这一觉我不知道睡了多久,想来应该没有误事,而我推开门,看见的是猿军那一张平淡无奇的脸,他只是盯了我一眼,我便自觉地让他进来了。

  他随意的坐在我房间的沙发上,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到:“嗯,没有什么女性的气味,我喜欢你这样禁欲的家伙,男人可是经不起女人的消耗的。”

  我沉默的坐在一边,不知道他来的目的是什么,也不好随意的接话。

  猿军也不管我的态度,很自然地说到:“还有半个小时,你就将进行你的揭幕战,由于你上一战的成绩太过惊人,所以这一次你的对手也不会是普通人。你的实力对外宣称是接近贵族,这个判断是没有错的,我看了你的战斗,更多的是实战经验支撑起了你的实力。”

  “但和你下一战的那个家伙,却号称无冕贵族,不是他的实力不够贵族,他在搏斗场已经创造了三十六连杀的成绩。而是他的野心太大,想要创造五十连杀的成绩,一举成为贵族中的贵族,你知道的,落魄的贵族地位甚至还不如一个极其强悍的贵民,而强悍的贵族,说他是一城之主也不为过。”

  我做出一副不是很有把握的样子说到:“为什么就要给我安排这样一战?”

  那猿军说到:“我说过,因为你之前的比赛引起了太大的轰动,而青龙城里很久没有拿得出来的精彩比赛了,大家早就希望有一场激烈地碰撞,来狠狠地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之气。所以,这一战是必须的,人们迫不及待了,而这一战,还引来了许多城中很久没有出现的贵族前来观战,是非常重要的。”

  我脸色有些苍白的问到:“那我是非战不可了?”说话间我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口。

  “一些皮外伤,身为一个雄性,你就不必太过放在眼里了,总之,珍惜我们组织给你的资料,记住,为我们组织做事,上了搏斗场就没有半分的仁慈可说,甚至没有胜利一说,只有生,或者死两个字,我只是告诉你,如果你生胜,杀了他。”

  说完这些话,猿军便又离开了我的房间。杀了他,我再次确定了这个组织的目的是为了杀戮,可是杀戮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我好想睡觉啊,这一章几乎是闭着眼睛写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