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三章 斗牛

第八十三章 斗牛

  ‘呼’,再一次避过了牛勇的拳头,我一个翻滚,稳稳的落在了搏斗场的一方,呼吸已经变得粗重了起来。

  这个家伙...额头上的汗水滴落下来,模糊了一下我的眼帘,我的心中不得不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绝大的力量,已经可以和呼延力相比,但绝对比呼延力强悍,因为他有着比呼延力出色的多的耐力。其实也很好理解,熊怎么可能和一头牛比耐力?

  除此之外,这家伙的防御力也惊人,我在压制着力量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给他造成太大的伤害。

  要怎么办?战斗已经进行了十五分钟,我还没有找到太大的突破口...其实,我如果愿意的话,绝对可以三分钟以内结束战斗,可完全的暴露实力是现在这个情况下,绝对不可行的。

  牛勇到现在应该还有隐藏的实力,和我的战斗也是直来直往的肉搏战,而且颇有余力,轻松的像是在玩耍的样子,那我该怎么办?

  从地上站了起来,迎接我的是牛勇鄙视的眼神。

  他毫不掩饰的对我比了一个大拇指朝下的手势,然后用沉闷雄厚的声音说到:“我以为会有一场精彩的战斗,可是你让我失望,只会躲闪的胆小鬼。”

  他的话引起了场内的一片笑声,想必我之前那一场出色的战斗已经被他们遗忘,因为此时我带给了他们一场太无聊的战斗,只是凭借着比牛勇快的速度,一味的在躲闪,偶尔会给牛勇造成一次毫无威胁的进攻。

  但牛勇每一次攻击到我,都会让我比较狼狈,就好像现在,我身上的皮甲已经被他的铁叉刺的破破烂烂,而他依旧完好无损。

  “是吗?”我并不是太在意的回了牛勇一句,心中却在急速的思考着办法。

  不管是力之阵纹,还是风之阵纹都已经被我调动到了能够调动的极限,再用下去,我身上就会出现那血色的阵纹。至于灵魂力?不,一个妖族有如此雄厚的灵魂力,是一件不太说得过去的事情。我丝毫不怀疑,就算我只动用了部分灵魂力,这里的包厢里坐着的那些家伙,也能敏感的察觉到。

  真是为难,牛勇就像一块最难啃的骨头,可我手上还没有恰当的工具。

  “当然是的,你这个胆小鬼。所以,我决定要很快结束这场无聊的战斗了,你以为我只有这个本事吗?”牛勇似乎也不愿意与我废话了,在我急速的思考着要怎么办的时候,他开口了。

  是吗?我猛然的抬头,这个家伙终于要展示隐藏的实力了吗?

  我的这个念头刚一出现,牛勇便再次对着我发动了冲锋,他好像非常的酷爱这一方式,我下意识的开始闪躲,可是发现他这一次的冲锋和之前都不同。

  他发出了沉闷的吼声,在跑动的情况下,忽然由双腿的跑动,变成了四肢着地的跑动方式,做为一个人来说,他这样的跑动方式应该是滑稽可笑的,但在牛勇身上,这种跑动方式却意外的和谐,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颤抖,鼓胀,有一种充满了力量的危险感。

  我下意识的就启动了风之阵纹开始朝着一旁躲闪,而牛勇的眼中却出现了一丝嘲弄的神色。

  怎么回事?我的心中涌起一种不好的感觉,刹那看见牛勇的双眼变得通红,速度陡然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所过之处烟尘滚滚,就这样朝着我冲刺而来。

  疯狂的牛!这让我想起了那闻名世界的西班牙斗牛,那种被挑衅到疯狂的牛所爆发出来的力量。

  我下意识的就要全面的洞开风之阵纹,可能还来得及躲避,却到底还是被我压抑住了这个念头,只在牛勇接近我的一瞬间,勉强的朝着左边移动了一小段距离,避开了要害。

  几乎是悄无声息的,牛勇那巨大的身体便撞上了我的身体,因为朝着左边避开了一小段的距离,牛勇的这一次冲撞只撞倒了我的部分右边的身体。

  即便如此,我的身体还是如同毫无力量的纸风筝,被这样一撞,便毫无抵抗的飞了出去,而正面迎接着他撞击的右边肩膀和肋骨的一部分却传来了一阵沉闷无比的裂痛,如同刚才有一柄重锤从我的右边身子狠狠的锤了一下。

  一阵气血翻涌,让我立刻就吐出了一口鲜血。

  而身上的那种裂痛,让我明白,我的肋骨肯定是裂开了,至于手臂和肩膀因为有一个下意识的协力动作,倒还没有让骨头受伤,但也仅此而已。

  这种撞击带来的疼痛,让我的肌肉酸软,如果真的不全面的洞开力之阵纹,我的右臂将再也打不出有力的拳力!

  真是糟糕,好在这个时候,我及时的洞开了木之阵纹,在它的作用下,我的伤势在被慢慢的安抚,但是并不敢太过去依赖它,在我的身上,无处不在的木之阵纹,更加会暴露一切。

  ‘嘭’,我重重的落地了,但身体的感觉还好,至少还能战斗。

  在落地的一瞬间,我忽然感应到了一直深藏在灵魂之中的万魂花,它在轻轻的摇摆着,一段模糊的东西却传达给了我。

  原来牛勇在这个状态下,是处于精神极度亢奋且容易被挑动而容易完全失去理智的疯狂之中?就如同被挑衅的,甚至发情的公牛?尽管万魂花努力要传达给我的很是模糊,但它在我的灵魂之中,就算再模糊一点儿,我也能感觉到它的表达。

  在这种情况下,牛勇身为一只妖物的灵魂力原本就是不怎么浑厚的,即便灵魂力浑厚的妖物,对于灵魂力的运用也是粗糙的,何况人在疯狂的情况下,都容易失去清明,导致灵台不守,何况疯狂状态下的牛勇?

  我可以只用少许的灵魂力来不停的攻击牛勇的灵台,便会让牛勇在疯狂的情况下,完全的失去理智?

  这个办法?我沉吟了一下,如果是在牛勇清醒的状态下,会收效甚微的!毕竟影响神智这种东西,无疑是精神力更为有效,就比如童帝到这里来弹奏一曲。

  要用灵魂力来攻击灵台的话,便要付出十倍于精神力的力量...而且,在别人没有防备的情况下。

  但如今的牛勇,完全没有想到一只狼妖能够精妙的运用灵魂力...那么,好吧!一切都还在合理的范围内。

  至于万魂花为什么会感应到牛勇的灵魂状态?我一点儿都不奇怪,我了解生长在我灵魂内的万魂花,如今过了一些日子,它已有渐渐苏醒,并缓慢完整的迹象。那么它感应灵魂状态的能力出现就很自然,它是什么?是万千的英魂,并且在那个神秘大能的坟墓上生长而出的万魂花,谁又敢说神秘的大能又没有给它滋养呢?

  这算什么?以后,它会绽放出更多的光彩,它就是怜生的生命,在我的灵魂之中,我不会让它被埋没的。

  这个时候,牛勇已经停止了第一轮的冲刺,通红的眼睛,喘着粗气,对我残忍的笑着说到:“这滋味一定很美妙吧?狼汉!不过,这只是开始,接下来,我的冲刺不会停下来,你会尝到在这种冲刺下变成一滩肉泥的滋味。”

  而我在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在他废话的时候,做出了一个令看台上所有观众都不解的动作,我一把扯下了这套皮甲上自带的一个,如同披肩一样的短斗篷。然后,把它抓在了手中,一下子抖开了它。

  此时有些破烂的黑色短斗篷就如同一面黑色的旗帜,被我拿在手上不停的抖动着,对着牛勇,我发出了一声挑衅一般的吼叫。

  这是什么意思?在场的大部分观众都疑惑了,这前半场沉闷的搏斗因为牛勇的忽然发力,好不容易让人有了热血的感觉,这些观众并不知道我又要搞什么鬼?

  但在场的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没有见识,立刻有人在喊着:“这是在做什么?哦,我有印象了,好像地面世界上的一个搏斗游戏,叫做斗牛!”

  斗牛?这个词语,对于牛勇来说明显有些侮辱性了,在这个时候那个一直有些沉默的主持人也终于说话了:“我们的搏斗者狼汉先生是疯了吗?还是在无奈之中想出了那么一个办法?竟然用搏斗禽兽的方式,来同牛勇搏斗者搏斗?可是,搏斗者牛勇先生并不是禽兽,会这样会玩弄于鼓掌当中吗?”

  接着,那个主持人开始讲解起什么是斗牛...但,牛勇已经被我这个动作挑衅的快要发疯,狂吼了一声‘我要你死!’便朝着我再次冲了过来。

  在场的大部分观众并不了解,我这样的动作不过只是一个掩饰,我要精妙的运用灵魂力,还是不要被大部分人知道的好,即便瞒不住那些坐在包厢里的家伙。

  原本风之阵纹的速度并不足以躲闪牛勇的冲刺,但那是指在牛勇有着足够理智的情况下,会不停的变换方向,让我预估不到他会从什么角度来冲撞我。

  但在丧失理智的情况下,那绝对就是直来直去的冲撞,只要我在哪里,他就会直接的冲过来,一切有了控制,又在足够的预估下,如何会躲不开?

  斗牛士斗牛不也是如此利用疯牛没有理智吗?

  终于,牛勇再次朝着我冲了过来,而我在这个时候,一小股灵魂力也形成了一个尖锥,朝着牛勇的灵台狠狠的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