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四章 冰冷的杀戮

第八十四章 冰冷的杀戮

  在接下来的搏斗过程中,现场陷入了一个诡异的安静之中。

  任谁也没有想到一向沸腾的搏斗场,会有一个如同学生上课一般安静的环境。

  原因无多,因为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想看我到底在变什么‘戏法’?扯下了一块烂斗篷,做为挑衅的资本,就让牛勇完全的失去了理智,在小范围内不停的围绕着我冲刺,却是毫无章法,徒劳无功的不肯放弃。

  莫非牛族真的有那么一个弱点?看见抖动的深色布就会陷入疯狂,不管不顾?

  我的动作越发的夸张,就是为了掩饰其实我在用灵魂力尖锥不停的攻击牛勇,从第一个灵魂力尖锥起到作用的时候,牛勇的灵魂就已经遭受到攻击,除非停止战斗,给他一个安静的环境让他恢复,否则他已经无法保持理智。

  灵魂是神秘的,但有一点,不管是修者还是妖族都知道,灵台是进入灵魂的入口,还关联着一些别的东西,如若灵台一旦失守,整个人就如同大脑失去了灵魂的掌控,不仅灵魂受创,还会陷入疯狂。

  牛勇就是这么一个状态,血红的双眼之中,仿佛只有仇恨在不停的挑动着他。

  而战斗是时候在这种时刻结束了,想到这里,我一边抖动着黑布,一边拔出了腰间挂着的牙。

  这把神秘的森白剑刃,再次出现在人们的眼中,随着屏幕把它无限的放大,我听见了现场响起了众多吸气的声音。

  我很理解这种感觉,在有了两次的吸血状态以后,这把剑刃给人的感觉越发的冰冷邪异了,连我自己看一眼牙的苍凉刀刃,都有一种内心被微微震动的感觉。

  这种感觉我说不清楚是什么?只是觉得它在依旧森白的状态下,多了一点儿说不出红色妖异,但在剑刃上你根本看不出有丝毫的红色,仿佛只是一层微弱的红光笼罩着它。

  容不得我多想,牛勇再次喘着粗气冲到了我的面前,带起了滚滚的烟尘,我已经熟悉这种闪躲了,只是原地旋转了半圈,一个侧腰便躲过了牛勇重若千钧的冲刺,并其站在了他侧后方的位置。

  也在这时,我举着牙毫不留情的出手了,一个翻卷着血肉的伤口出现在了牛勇的脊背上,不深,却如同流净了鲜血的口子,显得那么的触目惊心。

  在现场响起了惊呼的声音,在一片嘈杂之中,听得最多的就是:“狼汉出手了!”“那是什么怪武器,为什么伤口会短暂的不流血?”

  是的,所有人看见的只是短暂的不流血的状态,毕竟牙的吸血能力有限,每一次出手仅仅能瞬间吸干伤口附近的鲜血,当其它地方的鲜血涌来时,一样会出现流血的状态。

  除非把牙一直插在人血量最充沛的地方,它才有可能吸干一个人的鲜血?但显然,在搏斗场中,即便疯狂的牛勇也不会一直任由一把短剑插在自己的背上吧?何况牙没有无名剑的锋利,牛勇如此的强壮,它能给牛勇造成不算太浅的伤口已经是不易了。

  一次攻击,牙的剑刃上照例出现了一丝妖异的红...我又感觉到了那种森冷的杀戮感,仿佛一个冰冷无情的残魂在牙中苏醒,这牙究竟是封印了一丝大妖的能力?还是封印了一丝大妖的残魂?

  我无法思考,因为牛勇的下一次冲刺又来了!即便我控制着局面,在压制能力的情况下,面对疯狂的牛勇还是要付出十二分的小心,他疯狂了,不代表能力不在,我的每一次躲闪还是颇为耗费心力。

  在这样紧张的节奏之中,我仿佛也是受到了那股森冷杀意的影响,出手开始越来越无情,而牛勇身上每一道伤口的产生,好像都能给我带来一丝冰冷的快意。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牛勇的身上已经密布了不下十五条伤口,或许是因为已经耗费了大量的血液,这些伤口都难以再有血液渗出,全部都翻着夹杂着丝丝白色的血肉,显得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手中的牙好像已经积蓄了一种说不出的能力,下一刻,我心中就有一丝明悟,我如果用一点点灵魂力去引动牙,就如同猎妖人引动自己的特殊符文武器那般,那么牙就会爆发出那股能力。

  什么能力?我想起了于老板的话,可以刺伤灵魂。

  但我却并没有去引动这股能力,倒不是我血腥冷酷,而是我还不想暴露牙太多的秘密,今日的战斗一定会有明白人,这就意味着我必须要给出一些答案。

  又是一道伤口出现在牛勇的肩膀,随着这样残酷的杀戮进行时,整个现场已经重新沸腾了起来,却没有那种热血的味道,而是多了一种难以置信的恐惧感,对我残酷冷血的恐惧,因为吸气声随时此起彼伏的响起。

  牛勇的速度不那么快了,冲刺也显得不那么有冲击力了,一个如此血气旺盛的魁梧身体,脸上竟然出现了绝对不可能属于他的苍白。

  我握着牙,心被影响的越发冰冷,即便在牛勇显然已经处于劣势的情况下,牙还是一剑一剑无比精确的刺出。

  ‘咚’的一声巨响,牛勇的身体终于倒了极限,不足以支撑他的冲刺了,又一次的冲刺之中,他倒在了地上,而我手中的牙已经有一半的剑刃出现了明显的妖异的红。

  “倒下了,终于结束了。”

  “早该倒下了,我第一次发现我简直看不下去了。”

  随着牛勇的倒下,现场的议论声再次的不绝于耳,那种感觉竟然是这场比赛带给了他们无比的心理压力,让他们都快看不下去了。

  倒是那个主持人一直在沉默,我无意理会这些,而是一步一步走向了牛勇,杀了他,是猿军的要求,我至少在现在无意与猿军那个组织起什么冲突,反正是一个妖人,杀了便也杀了。

  但是牛勇在彻底结束了冲刺状态以后,原本应该是一片混沌的大脑,在生死危机的时候,竟然也出现了一丝清明,他喉中发出‘嗬嗬’的声音看着我,眼中全是认输和乞求的意思。

  不过,这些根本不足以打动我,他也背负了不少的杀戮,说不定其中就有人类的性命,在他杀死别人在这个搏斗场,还选择不抽身而退时,就应该有明悟去承受今天这种结局了。

  我站在了他的面前,手中的牙毫不留情的举起,偏偏在这个时候,那个一直比较沉默的主持人忽然开口了:“搏斗者狼汉,何不给搏斗者牛勇一些时间?看他的样子是有话要说,按照搏斗场的规则,如若他认输,是可以保住一条性命的。而你也并非全无好处,绕过他的性命,可以得到他一半的财产。”

  我的目光朝着右上空看去,主持人就在那个位置...他的目的其实已经表现的很明显,那就是要留住牛勇的一条性命。怎么,主持人也有自己的立场吗?

  我又想起了一定要让我杀人的猿军,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转而看向了我出来时的那个铁门上方。

  在之前,我就注意到了,穿着一身红袍的猿军一直就站在那个最前方的位置观看着比赛。果然,在我的目光落向他时,他果断的比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低头,握紧了手中的牙,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然后手起剑落,牙毫不犹豫的划过了牛勇脖子上那一根最粗大的血管。

  原本想插入他心脏的,至少不用那么血腥,但牙显然没有如此的锋利,而且本身材质的问题,让它显得比较脆...我的心中划过了一丝苍凉的情绪,越发的想念曾经握在手中的无名之剑,它如今在哪里?

  但伴随着我的忧思的,却是牛勇一声声嘶力竭的:“我认输。”

  “迟了。”我淡淡的说了一句,任由身后的牛勇鲜血喷涌,转身就走,最大的颈动脉被划破,不出一两分钟,就会喷光他身上所有的鲜血。

  我也不是太适应这样的场面,即便杀戮无数。

  比起聂焰,我如今的行事作风算是无所不用其极了,我明显的知道猿军的意思,还故意看他一眼,让他示意杀,分明就是想暴露他的存在。

  面对整个地下城,我有了一种强烈的想要挣扎颠覆的感觉,却又有一种非常无力撼动悠长岁月,它都存在着的无奈。

  那么,我想它乱起来,只要给我一丝机会,我就想要搅动这种风云,让它彻底的乱...乱下去,也许被长期压迫的人们就会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吧?

  “我不服,我不服...我还有很多本事没..没有用出来...你这..这个用了..卑鄙手段的..的小人。”在我的身后,是牛勇最后的呼喊。

  任由他有再多的手段,死人已经发挥不出来。

  我更不在乎别人会怎么去议论狼汉,我只知道我已经完成了我今天该做了,心里涌动着的是无比的疲惫。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更,等一下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