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五章 宝物与商人

第八十五章 宝物与商人

  在休息室的时候,我的心情还算平和。

  热水多少去掉了一些我的负面情绪,而一个人总是要懂的一些自我的心理修复,特别是一个游走在战斗与血腥中的人。

  不管一个生命再有被杀的理由,那也总是一个生命,双手沾染的血腥多了,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在我还是聂焰的时候,我就懂的了这种自我心理修复的方式。

  那就是拼命的去想一些温暖和宁静的画面,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如果不想这些美好被破坏,那总需要一些人去直面血腥和罪恶,甚至游走在黑暗中,自己只是被选中的那一个,无需抱怨,只要承受。

  只要自己做的事情还有意义,那便足以安慰一切,我宁愿当一个不择手段的屠杀者,也不想要当一个充满了遗憾死去的失败的守卫者。

  如果需要我守护的净土只有一寸,那我便为这一寸而拼命。

  我的心情宁静了许多,从热水中站起,用那种方式杀死牛勇的负面情绪已经淡化了很多,如果可以,我又何尝愿意用那种方式去杀死他呢?只是没得选择。

  想着,我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身体,身体上又多了很多新鲜的伤口,我拿起休息室里还算柔软的浴袍披在了身上,走出了浴室,静静的等待。

  如果说第一场的战斗只是让我成为了一颗稍微引起他们注意的棋子,那么第二场战斗,至少能奠定我重要棋子的地位。

  我的表现已经引起了另一方势力的注意,那是必然的结果,那么我这方势力的人,一定会在我走出休息室之前找到我,有话对我说的。

  我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果然不出十分钟,我的门就被打开了。没有敲门就径直进入我的房间,能做这样的事情的人,只有猿军。

  只不过这一次,跟随在他身后的还有一个下人,下人带着一个巨大的托盘,上面摆满了食物,是属于地面世界那种范畴的真正食物,还有所谓的奢侈品。

  我没有心情去动那些食物,只是拿过了托盘上摆放的那一瓶烈酒,打开瓶塞喝了一口,酒气入腹,冲的我稍微恍惚了一些,但也舒服了一些。我又拿起托盘上的烟,点上了一支,深深地吸了一口。

  “这些都是好东西,能抚慰男人的心,怪不得需要花费这么多的金钱去追逐它们。”我吐出了一口烟雾,装作比较感慨的说了一句,这才比较符合地下城妖人的特征。

  面对我的感慨,猿军似笑非笑的说到:“无所谓什么奢不奢侈,物以稀为贵罢了。就如现在的你,通过两场战斗就走到了这个地步。”

  我沉默的看着他,静静的等待着他的下文,而他却从怀里摸出了一支粗大的雪茄,比较费劲的点燃了,享受的抽了一口,完全没有地面上那些真正懂的抽雪茄的人那么繁琐的步骤,更不懂得所谓的品雪茄。

  但这些粗陋并不影响他在地下城是一个真正的上位者,他若有所指的对我说:“不管再怎么样物以稀为贵,物始终是物,买卖它的是人,只能人操作着物,而物不可能凌驾于人之上,懂我的意思吗?希望你自己不要把你自己看成一个待价而沽的宝物,试图去玩弄商人。”

  我不太在乎的抽了两口烟,然后对猿军说到:“难道我今天的表现,还不让猿大人满意吗?我狼汉是一个粗鄙之人,不太懂猿大人的言下之意,还请明示。”

  “你今天这一战,算是以弱胜强,你很有战斗的智慧,竟然在牛勇暴露了一个小小的弱点之后,就被你抓住了机会,用灵魂力的攻击扰乱了他的神智。”

  “牛勇的确还有很多手段还未使出来,不过有再强的实力,在搏斗中只要犯了一个微小的错误,说不定就会被对手抓住机会置于死地,哪怕对手是一个弱者。当然,你身为一个妖族的人,能对灵魂力的运用精妙到如此程度,已经让人感慨不已,虽然你的灵魂力弱小了一点。”

  说到这里,猿军的眼中对我流露出一分的欣赏,而在我心中却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这场搏斗对于我来说不算太累,真正心累的是在搏斗中,我还要操纵这些大人物对我的看法,显然猿军的看法已经足够让我松了一口气,完全按照我的控制去看待了我的整个实力,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从我的表情中,猿军自然看不出来我在想些什么?而是继续赞赏的说到:“我们更看重的是你战斗的智慧,这还凌驾于你的实力之上。你是一个天生的搏斗者,我们的老板非常的欣赏你,可是好的东西总是会引起人的追逐,我刚才那番话的言下之意就是,不管你承认与否,你还没有资格成为这场游戏的商人,只能是一个物品,请你摆正自己的位置。你只属于一开始就拥有你的人,不要试图去玩火。”

  我的嘴角裂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在房间的镜子中,显得我这张狼脸嚣张又有点愚蠢:“我终于明白猿大人的意思了,你是说在这场搏斗以后,会有其他的人,不,我是说其他的老板来拉拢我吗?”

  “你明白就好,你在接下来的计划里很重要,但还不足以重要到几方势力撕破脸皮来争夺你。如果真的到了那个地步,你便可以成为游戏的参与者,现在你还不是,所以还是请你老实点,清醒的不要自我膨胀。不管怎么样,你在我老板的面前还是属于一只蝼蚁,一只蝼蚁再怎么狡诈,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只有被碾死的份。”

  “我不在意什么游戏,我只在意我的生活与享受,我付出了大代价,在鲜血中磨砺自己,可并不是为了让自己受苦的。”我掐灭了手中的烟,又喝了一口烈酒,发出了贪婪的沉迷声。

  听了我的话,猿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从怀里摸出了一个袋子扔给了我:“十个红木币,在下一场的比赛之前,你可以尽情的享受你的生活。”

  我做出一副很满意的样子,打开袋子看了一眼,又掂了掂手中的钱袋,然后望着猿军说到:“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在老板之间的博弈之中,我也必须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你作为我的顶头上司,你应该告诉我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猿军站了起来,背着双手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然后望着我似笑非笑的说到:“看来你也不是完全的傻蛋,懂的有些势力的邀请你拒绝不得,那你也不用拒绝了,他们要见你,便见吧。你只要记得,你不用承诺答应他们什么,事后自然会有人帮你解决一切,你还值得这些代价。当然,你下一场的表现要对的起这个代价,否则你随时会被抛弃。”

  话说到这个份上,猿军就再也没有什么好对我说的了,随意扯了几句便要离开,我心中想到了一件事情,便叫住了猿军,试着提出来:“我知道有些过分了,但在这搏斗场上,是否可以照顾照顾我的朋友夜啸?”

  这个要求一方面是我的确在地下城的日子里,不想见到夜啸死在搏斗场上,第二,作为一只妖人,显得完全对妖人没有感情,会太奇怪了一些,夜啸无意中也成为了我身份的一个掩饰。

  猿军转头看着我,说到:“你还挺在乎那个实力不济的小子嘛,按照他的实力,在这搏斗场只是送菜的份,连新人洗礼他都没有资格通过。所以他根本没有资格站上青龙城主搏斗场,那些附属的地下的搏斗场才是他的归宿。而在那些地方,更加没有规则,他会活着的,只要你活着。”

  “谢谢你,我尊贵的大人。”我阴奉阳违的说了一句,猿军则嘿嘿一笑,走出了休息室。

  就这样,我在休息室里终于可以安静的享受了一顿大餐,在临走之前,下人为我送上了合身的代表着高贵的地面普通服饰,我还没有资格穿长袍,那是贵族的特权。

  走出了搏斗场,便是青龙城最繁华的商业区,为了避免一些麻烦,我问下人要了一个斗篷,走在街上时,自然是低低的拉着斗篷的帽子,遮住了自己大半张脸。

  说实话,我还是对青龙城这个立体而绚烂的城市充满了好奇的感觉,我想要仔细的逛逛,可是才结束比赛不久的人们,似乎比较亢奋,在整个街道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在观看着悬挂于搏斗场外,那三幅巨大的投影幕,里面播放的自然是我的比赛。

  狼汉这个名字被反复的提起,我真有一种做偶像的感觉,只可惜这里太过水泄不通,有些阻碍我想要轻松逛逛的心情。

  在这个时候,一个尽量让自己显得比较妩媚的女人贴近了我:“尊贵的大人,要不要我陪你看一场热血沸腾的比赛呢?就在这里,你激动的时候,随便怎么样对待我,我都是乐意的。”

  我看了看四周,有不少这样的女人,甚至是男人在这样招揽着生意,毕竟这里也有强壮的女妖需要伺候。

  在狂放的气氛中,地下城似乎很开放,在激动地观看比赛时,不介意做出各种热辣的事情。

  我刚想要开口拒绝,那个女人竟然用极快的速度在我手里塞了一个什么东西,我不动声色的收下,心中已经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