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七章 九儿

第八十七章 九儿

  其实,和猪里脊也说不上太大的仇怨,只是猪里脊也代表了我初入地下城的一段经历,而我不太喜欢别人把我的经历搞得太过清楚,因为我本质上并不是狼妖狼汉,只是人类叶正凌。

  虽然心里有些异样,但我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什么变化,转过了身。

  只见狐逸从门外走了进来,还不容我反应,就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很是热情的说到:“来来来,狼汉兄,今天为兄要给你郑重的介绍几个大人物。”

  我一脸平静,但表情终归平和,任由狐逸拉着我,心下却在佩服着狐逸的处事果然有一套。

  既对我表示了足够的重视,又用热情来化解了我一开始陌生的尴尬,也同时照顾好了来人的情绪,突出了大人物。

  而他说话间,已经有五个身影鱼贯而入,我还来不及看一下来人,便听见一个夸张的声音:“哎呀,就是他,就是他!你,你你你快说说,之前是不是和我相遇过?没想到我随便遇见的人,今天都成了搏斗场的英雄。”

  这声音我太有印象了,不是猪里脊又是谁?

  想起那天的事情,我不禁有些尴尬,其实说是为了解救夜啸,其中也不乏我的恶趣味,那是随着心情随意做的事情,纯粹没有想到和这个猪里脊还会相遇的。

  不过,今天她没有坐在车中,我抬头就看见一个比较肥硕的身影,估计是正常女孩子的两倍,此时正夸张的拉着身旁一个比牛勇的壮硕也差劲儿不到哪里去的男子,正在指着我夸张的说到。

  我心中虽然有些尴尬,但脸上的表情却是不变,面对猪里脊的问题,自然不方便逃避,只能说到:“是的,还要谢谢猪丽姬小姐那天的宽宏大量,对我和我兄弟的活命之恩。”

  说话间,我带着略带感激的眼神看着猪里脊,说实话,她不算太讨厌,毕竟在这个完全丛林法则的地下城,一个有地位的人要绕过两个身份一般的人,还算有些肚量了。

  在夜啸说的话的确不好听,而且还打了她下属的情况下。

  “呵呵呵呵。”猪里脊夸张的笑了起来,她的样子倒不算难看,只是太胖了,也看不出来美不美,说起来倒是有一身儿雪白的好皮肤,最明显的猪族特征,可能就是那个猪拱鼻,但架不住她身边那个男人喜欢啊。

  “你也别客气了,你那天唱那首歌儿,也真是好听。回去我唱了几次给虎伟大人听,他也喜欢,我就想着一个月劳役太重了,早知道几天的劳役意思一下就行了。”说话的时候,她肆无忌惮的对着身边的那个应该是虎妖的,猜得不错就应该是虎伟的男人唱起了东方之珠。

  我一头冷汗,倒是虎伟一脸宠溺的看着猪里脊,随着猪里脊那有些五音不全的歌声沉醉着,其余几人的表情都有些怪异。

  至于狐逸就像没有听见一般眼观鼻,鼻观心。

  倒是其中有一个身穿着白色泛银光长袍的男人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狐逸也爱用这种眼神,可当那个男人这样看我的时候,那种莫名的气场,会让人忍不住不安的气场比起狐逸来强大了何止百倍。

  我忽然一下子警惕了起来,因为进来的几个人,最引人注意的非虎伟莫属,身为虎妖,先天的优势就比牛勇多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煞气,我根本没有注意到过这个穿着白色长袍的男人,他就像不存在一般。

  直到他这么看我一眼,我才注意到他,要知道我比起别人敏感了不知道多少。

  就这份功夫,就已经非常值得人注意了,而当我的目光转向他时,心中却忍不住叹了一声,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在容貌和气质上真正能够和童帝比肩的男人,不管是前生的童帝和今世的童帝,都不能在这方面凌驾于他之上。

  他的五官我形容不出来,如果要具体的说,那就是无一不精致到极点,配上恰到好处的脸型,怎么看怎么都找不出缺点。

  童帝的气质是冷漠而疏离,有些高高在上。

  而这个男人的气质竟然是有一种奇异的魅力,有些邪异,却很难去讨厌,反倒觉得这种邪异在他的身上显得光芒万丈,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一种属于男人的魅惑。

  在我生平所见,他这种魅惑仅仅次于天狐,当然是在天狐平常的状态,而不是刻意去诱惑的情况下。

  另外,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苍凉气息,而这种气息...我极力的压制着波动的心情,才让自己的神情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异样,因为这种苍凉我只在来自山海里记载的妖物身上感受过。

  他是什么身份?他没有任何的兽类特征!

  包间里还响彻着猪里脊的东方之珠,另外还有一脸沉醉的虎伟,直到猪里脊对着虎伟撒了一个娇,拍着虎伟的肩膀说了一句:“讨厌,不要这样看着人家了啦,你再这样,人家以后都不唱歌给你听了拉啦。”

  才结束了这诡异的气氛,虎伟‘哈哈’大笑,对着我比了一个大拇指,说到:“唱得好,以后去地面世界,多给我爱姬找几首歌来,我虎伟交定你这个朋友了。”

  其他人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忍不住的怪异,憋着气看着娇羞的猪里脊和虎伟,而我已经决定了,给猪里脊唱一首东方之珠,是我生平最‘耻辱’的记忆。

  只有那个白色长袍的男人不动声色平和的说了一句:“大家坐。”

  一句平常的话结束了这怪异的气氛,仿佛理所当然的就该要坐了,而狐逸也在这个时候,又恰到好处的拉着我说到:“狼汉兄,这边坐。”又是这个人精,避免了我不知道应该坐在什么位置的尴尬。

  可我没有想到,狐逸拉着我坐的位置,竟然在那个白色长袍男人的旁边,也就是说,其他进来的人,除了虎伟和我对面平座,其他都坐在我的下方。

  没有人抱怨,甚至眼神都是那么自然,都应该清楚,狐逸既然敢拉着我坐在那个男人的旁边,肯定就是那个男人的意思,他们竟然没有半分的不服气。

  这让我对那个男人又高看了一眼,能制服人不算什么本事,能彻底的制服别人的傲气才算真正的收拢了人心。

  接下来,自然是狐逸发挥的时间,他游走于案几之间,简单的一些话,就把彼此的身份介绍了一个清楚。

  就像坐在我对面的虎伟他不是区府大人,而是真正的区正,表面上是城北三个区府的总管一些杂务的,实际上,他才是凌驾于三个区府之下,统管三区的第一人,这样的人物在青龙城仅仅只有四个。

  而在我下方的才分别是一个区府,和两个城将。

  这几个人如果走到了地面的城市里,哪一个不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至于我的身份?真的有些低了,就是一个打赢了两场擂台战的搏斗者而已,倒是猪里脊给我捧足了场,在证明她随便遇见一个人都不凡的感觉,她在那里大声的嚷嚷,如今我已经成为偶像,就连我肩膀上的那道黑色爪印的印记,也成了人们争相模仿的对象,很多人故意在身上画上一道黑色的爪印。

  说话间,她也在比划着要不要在肩膀上画一个黑色的爪印,让她在柔美之余,多那么一分个性,又换来了虎伟那万年不变的宠溺目光以及一连窜的赞许声。

  不理会虎伟和猪里脊之间如同演戏一般的恩爱,我只是在想这算好事吗?我摸了摸鼻子,倒是奇怪,我进入了地下城几天,倒也没有察觉到任何地面上的妖人追踪而来。

  “狼汉兄。”就在我微微有些走神的时候,狐逸忽然叫了我一声。

  我一个回神,抱歉的一抱拳,而狐逸不以为意的笑笑,刚要介绍那个不凡的男人时,那个男人开口了:“不必太多的繁文缛节,我就是青龙城的一闲人,如果狼汉你不介意,可以称我一声九儿,我的朋友都那么叫我。”

  九儿?我更加的疑惑了,这是一个什么怪异的名字,和地下城的取名风格完全的不符合,而且一个男人叫九儿?

  我看了他一眼,他的气势还不至于让我觉得太有压力,但有些惶恐的样子总是要做出来的,一时间我装作有些踌躇不定。

  而他却很淡然,脸上依旧是那一抹轻笑,带着让人抗拒不了的奇异魅力,很真诚的样子,而狐逸也适当的说到:“狼汉兄,既然我家主人这么说了,你就叫一声九儿,绝对不至于有任何的束缚,也不会不符合任何的规矩,我家主人就是闲人一个。”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我低声的说到,倒也平静的样子。

  那九儿点点头,随意的拨弄了一下他那一头披肩而过的长发,说了一句:“我没有任何太大的本事,就唯有看人一件事情,总是准的。狼汉兄现在虽然稍显低调了一些,但以后绝对会不凡。早知,我真想让思思也来结识一番狼汉兄了。”

  思思?他一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在座的所有人都变了神色,包括了咋咋忽忽的猪里脊,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郑重望着九儿。

  九儿却是轻笑一声说到:“狼汉兄见笑了,思思是在下未婚妻,生平最是内向,不爱见人。我奈何她不得,只能顺着了,从不想忤逆她的意思,让她不开心。今天这样说,我的朋友肯定会有一些吃惊。”

  这般拉拢人心的手段啊,连我都有些微微的感动,但到底很快就抹去了这番情绪,道不同永远不相为谋,只能做出一番感激的神色说到:“九儿公子如此人物,没想到也是一个痴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