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九章 你是谁?

第八十九章 你是谁?

  我要马上找到童帝,然后捉来和这个九儿并排放在一起比较的冲动,看看谁比较‘祸国殃民’。

  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这俩人的性格,估计真要遇见了,肯定会彼此不屑的望着对方,然后擦肩而过吧。

  我胡思乱想着,倒是走到了窗前,腰间随意挂着的牙,轻轻晃动着,打着我的胯骨,站在那玉树临风的九儿面前,显得我越发的吊儿郎当。

  夜色比起之前更加的迷人,却没有之前的绚烂。

  因为按照这里的时间,此时已经是接近深夜,很多的油灯都黯淡了下去,昏暗的地方多了,那些绚烂的色彩才能衬托的更加绚烂,配合着昏暗的地方,有一种说不出的暗夜幽幽的风情。

  “我发觉,人不能站在高处。因为站在高处,你才能发觉到山河的壮美,倘若是一个有野心的人,那么他便更加的想要迫切拥有这山河了。”看我已经站在了旁边,九儿开口了。

  我抓住了他话里的怪异之处,山河壮美?在这地下城可见不到这般景致,但我不会说穿,即便被他看出是一个所谓的聪明人,但不可能让他通过一些细节就猜到我是来自于地下。

  见我沉默,九儿也不以为意,继续的说到:“我很爱到这卧龙阁来,因为只有这里,才能花钱看到高处的景致,再要往上,就不是钱的问题了。”说话间,他看着我:“不过,这一切都是自欺欺人,在这里站的再高,也都是在地下。我曾经去过几次地上,而山河也只能在地上壮美。”

  我的心跳快了半拍,不再与他对视,而是跟着望向了窗外,说到:“九儿公子心怀大愿,对于我等讨口生活的人,只不过是一场大梦。不,是梦都不敢梦的事儿。”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九儿转头看着我,笑了,牙齿耀眼的白,却莫名被我看出了一丝凶厉。

  “再明显不过,你说了站在高处,便想拥有脚下的一切。你却不屑这地下,想着的是地面的世界,那不是梦吗?”我懒洋洋的,更加的不在意了,但心中却是警钟大鸣。

  我嗅到了更多的不安因素,原来并不完全来自于地上的妖人,还有地下的妖人,我像是抓住了一些什么。

  “梦?”九儿收敛起了笑容,然后伸出了手,他的手说起来更像女人的手,洁白,显得有些纤细,手指很长,风从他的指缝温柔的吹过,他轻声的说到:“在地下世界,只有万年不变的风,与人造的光亮。你可知道,在地面的世界,有晴天,有雨丝,有白雪,还有雷电...那里才是壮阔的天地,而不是这地下的世界,只剩下绵绵的风了。”

  说话间,他的手忽然紧握了一下,然后收了回来:“即便是做梦,那也需要一点儿做梦的勇气。如若连梦都不敢做了,你觉得我们和关在笼子里的一群傻瓜有什么区别?地面世界如此的辽阔,为何没有我等的立足之地?”

  原来,这才是地下世界的野心家?我眼中看不到什么所谓的公平,就比如人为什么能在地上,妖人为什么要在地下,我只知道,倘若眼前这个人要带着一群妖在地面的世界肆掠,我就将是血肉长城中拍在最前沿的一块砖,除非粉碎,否则会永远矗立在那里。

  想到这里,我叹息了一声,明明对眼前这个家伙并不算讨厌的,为什么又注定会是一个死对头?

  “为什么叹息?你,想不想与我一起做这个梦?”九儿忽然望着我笑了。

  我也笑了,这是一件多么讽刺的事情,他竟然在策划曾经猎妖人的双子‘谋反’?带着一群妖到人间?

  可惜他误会了我的意思,而是皱起眉问我:“好笑吗?”

  “不,不好笑。很伟大,只是笑为何你偏偏要看重我?”这是我心底一直以来的疑问。

  九儿摇头,并不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指了指楼下,在楼下,刚刚出现了虎伟搂着猪里脊的身影,他们登上了一辆由二十个奴隶加上两匹马儿拉得车离去了,在车上,虎伟依旧望着猪里脊深情款款。

  “对他,你是什么印象?”九儿忽然问了我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口味重了点儿。”我直话直说,也忽然发现眼前这个九儿非常的有意思。

  “是吗?我却不这么看,你看虎伟对猪里脊的深情和宠溺,为什么到现在猪丽姬依旧是一个宠姬的地位,连一个侧室都混不上呢?在地下城,可没有地面世界那些规矩,如若实力够了,一个男妖娶多个女妖,或者女妖有多个男妖,都是正常的,不是吗?”九儿望着我说到。

  我摸了一下下巴,说到:“我不关心别人的八卦。”

  “我也不关心。但我知道虎伟早年的一段经历,那个时候他在虎族还没有觉醒他的隐藏血脉,血脉的浓度非常的低,所以处处不受人待见。不要怀疑,在那些贵族的家族里,不受待见的子弟,遭遇比奴隶还要惨,奴隶至少不会受精神上的折磨。”九儿开始说起了虎伟隐秘的往事。

  “然后呢?”我有些好奇了,但更好奇的是九儿如何知道这最隐秘的一切。

  “然后能有什么?各种区别的对待。虎伟的大哥是一个血脉较浓厚的虎族,明明是同父同母的兄弟,虎伟的大哥吃得是上好的,甚至有新鲜的地面世界的猪肉。要知道,地下世界养猪是一件成本多么奢侈的事情,养出来的猪还有一股怪味儿。不仅仅是猪,还有一些别的血肉食物...所以,来自地面世界的肉,是真正很奢侈的。何况虎族是贪血肉的。”九儿很愿意告诉我这些的样子,说的很详细。

  “嗯,按照故事,虎伟就吃的很糟糕?”我扬眉问到。

  “是的,很糟糕。就是那种地下世界的蜥蜴肉,比奴隶好一些的在于,这些蜥蜴肉能管饱,并且上面撒了足够的盐。”九儿的手指轻轻的敲着窗棂。

  “我忽然有些堵心,不想听下去了。”我猜测到了一些事情。

  “那便说的简单一些吧,虎伟后来出头了,长年的压抑让他在春风得意时,总免不了做出一些血腥的事情来,杀自己的同族,就比如大哥之类的,不算预料之外。只不过,他的心里却有了缺陷,对猪肉有一种变态的占有欲...你能理解吗?他想吃上最好的猪肉,来弥补那时的自己,可是那时的自己是弥补不到了,只能吃上最好的猪肉。猪丽姬也有特殊之处,那就是出生的时候,身上充满了一种淡淡的香味儿,完全没有猪族那种臭气熏天的气息。”九儿看着我,那种邪邪的表情又出现了在他的脸上。

  我默然,之前就说不想要听下去的。

  “猪丽姬并不是他的宠姬,而是他为自己饲养的最好的猪肉罢了!他现在还舍不得吃,原因并不是因为感情,而是人无论富贵与否,对于他来说,只要是好东西且稀少的,都多少有一些舍不得吃,想留到一定的时候才享用的心里。”九儿说完了,然后看着我。

  “对不起,我有些想吐。”我没有说假话,只是想起虎伟深情款款的眼神原来是在看食物,我就忍不住胃里的翻腾。

  “没关系,我第一次知道这个秘密的时候,我是真的吐了出来,罪过的浪费了地下城珍贵的食物。在我眼里红木币一点儿都不珍贵,我可以从地上弄来几根红木,便可以制造出很多红木币。但是,食物很珍贵,能养活我地下的子民。”九儿说话的风格越发的怪异,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

  莫非他是地下世界真正的王?不,虽然他很有这种上位者的气势,但我觉得他不像,还差一点儿什么。

  “你告诉我这些,和你开始告诉我那些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虎伟的阴暗和走到地面世界的野心?还有,这和你看重我又有什么关系?”他讲话很有趣,但事情的关键还是这样,我必须问个清楚。

  “不仅仅是虎伟,你看他们三个。”九儿也不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又指了一下楼下,继续对我说到。

  我看了一眼,那不是刚才离去的三位大人物吗?

  “他们都有见不得人的秘密,很阴暗偏激扭曲的。因为这样我就常常在想,我地下城的子民是怎么了?我能允许他们像人类有一些小自私,有一些小龌龊,有一些小阴暗,那无伤大雅。可是就连高层的,精英的,心理都如此的脆弱不堪,阴暗肮脏,那地下城因为内心而灭亡,是迟早的事情。不能指望底层,他们早就已经麻木了。”

  “于是,我想带他们去地面的世界晒晒太阳,这样或许会好一些?”九儿看着我,眼神又变得真诚。

  说实话,我很难捉摸他内心的想法,不管我是聂焰,还是叶正凌,都不是一个上位者,拥有权势的人,没有那份野心,如何能体会他的想法?

  说的好听点儿,就是忧国忧民,心怀天下?

  “至于你,隐藏的实力倒是其次。关键是你的眼神打动了我,你是除我,和一些极少数的人,第一个在底层我所看见的,能用淡淡的嘲讽看这腐朽的地下城的,这一点让我觉得你很有趣。然后呢,我又羡慕你,当我看见这一切的时候,我是焦虑。而你呢,那种置身事外的平静是哪里来的?”九儿的眼神渐渐变得凌厉了起来。

  这是我进入房间的第二声叹息,有的人对于事情的判断看似不着边际,眼神是什么东西?但却是惊人的准确,比如眼前的九儿。

  我不想打架,于是越发的懒洋洋,在叹息过后,望着他问到:“你到底是谁?”


仐三说:
今天的第二章结束,我一直觉得最难写的是一个帝王的心态,原因很多,就不一一解释了,但愿今天写的,还能算在靠谱的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