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章 风起云涌

第九十章 风起云涌

  原本还算和谐的气氛,因为九儿的一个疑问,和我的一个问题,变得紧张起来。

  我实在不愿意在地下城闹事,但如果事情真的来了,我也不会怕。

  英雄般的冲杀当然痛快,但在这之前,我更想弄清楚地下城的一切,特别是当我知道这里的人存在着如此大野心的情况下。

  我懒洋洋的样子看似没有防备,实际上在问题问出了以后,全身的灵魂力已经开始流动集中起来,只要这个九儿下一刻发难,我也会动手。

  却不想,他只是沉默的望着我,看了大约半分钟以后,忽然又笑了,摇摇头说到:“所以说我还差点儿,对别人的秘密太过感兴趣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允许别人保有秘密,也是一种风度所在。”

  “可我还是感兴趣,你到底是谁?”我歪着脑袋,问了一声眼前的九儿。感觉他好像很想达到某种心境,和某一种做事的境界,但一直又懊恼做不到位的样子。

  “狼汉兄,我尊重了你的秘密。那么,请你也暂时尊重一下我的秘密,你只需要知道我叫九儿,一个闲人,我需要你成为我的人,和我一起做那么一个不太现实的梦,你觉得如何?”说话间,他已经从窗边走开,然后对着外面拍了几下手掌。

  随着他掌声的响起,从外面走进来了五个黑衣人,每个黑衣人手上都拿着一个托盘,每一个托盘之中自然是那红木币,一个托盘里的数目就和给虎伟的数目相同。

  “这里的钱,足够狼汉兄买下一个小城里的一府之地。我知道狼汉兄来自于一个狼族贵族的家族,他们在赤蛇城。从小,狼汉兄都不太得到重视,这一次绽放出了光芒,拿着这些钱回去一次,岂不是痛快的事情?”九儿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衣锦还乡,对于很多人来说,的确是充满了诱惑,还不用说对于一个曾经被家族漠视的人,那更是一种心灵上的安抚。

  如果我是狼汉,这番的诱惑一定会动心。

  可惜的是,我不是狼汉,这些红木币在我的眼中其实和在他的眼中没有什么不同,给我一颗红木,我可以做出那许多来。而衣锦还乡,更是扯淡。

  我没有立刻的拒绝九儿,而是说到:“不知道九儿公子,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退出青龙城的搏斗场,我自会为你解决一切的麻烦事。”九儿一字一句的说到。

  “就这样?”我心中涌起了深深的奇怪感。

  “接着,就是加入狐之城的搏斗场。我一样会要求你杀戮,但在那里,你不要怕暴露任何的实力,可以放心的搏斗每一场,如何?”九儿说话间,背负着双手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看了看眼前的五个托盘,用手拿起了几个红木币把玩着,红木在手中还是颇有分量,被摩挲的光亮无比,倒也讨人喜爱。

  九儿看我这般模样,也不着急,反倒是坐了下来,端起眼前的茶水,一口一口的品茗起来,我心中想不通这事情的关键在哪里,只能确定一点,这秘密就一定埋藏在搏斗场。

  想着心事,我心中有了计较,看着九儿说到:“九儿公子,我越发的觉得你们大人物的博弈,我插手不上。我不想事先给任何人答案,对于我来说,在哪里进行搏斗和杀戮都是同一回事情,我只能随波逐流,等待结果。”

  说完这话,我放下了手中的红木币,故作感慨的说到:“红木币虽好,对于我来说,命更珍贵。杀戮是一回事情,但我也不想永久的杀戮下去。”

  我说完这话,九儿用一种奇异的目光打量着我,然后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到:“你认为你能逃掉?”

  “什么?”我转头,望着九儿的目光多了一点儿冰冷。

  而他的脸色也沉静了下来,说到:“狼汉兄的意思应该也不是完全的拒绝我吧?”

  我打量着九儿,忽然觉得自己如果这一次回答不好,就会真的触及他的底线,我不认为他是一个仁慈随和的人,虽然他很想做到这一点。

  就如他第一次微笑的时候,别人看见的是让人心醉的魅力,而我却从中看出了一点儿凶悍和凶残。

  至于他的底线是什么?很简单,就是我要在这里完全的拒绝了他,恐怕他就会立刻翻脸。这个九儿的确如他所说,差了一点儿,他想做王者,却依然没有王者的胸襟。

  就在我考虑要怎么回答他的时候,包间之外传来了一阵杂乱的声音。

  其中好像是狐逸在阻止着某些人,但显得有些力不从心的样子,我的神色一变,九儿却冷笑了一声,伴随着这声冷笑,‘咚’的一声,包间的门被踢开了。

  我抬头一看,首先看见的就是猿军那张万年不变的死鱼脸,接着在他身后走出了一个也是年轻的男人。

  那个男人身材同妖人比起来就显得有些矮小了,只是相当于正常人类男性的身高,有些瘦,一张脸也显得瘦,就颇有些尖嘴猴腮的意思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男人却让人见了一眼难忘,因为他有一双灵动异常的眼睛,还有那双手臂给人的印象很深,那手臂很长,长到就要接近膝盖了。

  “九儿。”那男人一进来,先是看了我一眼,接着目光便从我的身上略过,直接看向了在我身后坐着的九儿。

  九儿不动声色的轻笑,然后站起来,颇有风度的一抱拳,说到:“这是什么风,把封兄吹到了我这里?怎么?是封兄财政紧张了,想吃一顿好的,想着让我请客了?没有问题,来啊...”

  九儿拖长了尾音,狐逸就出现在了房间里,九儿颇具讽刺的说到:“吩咐下去,重新设宴。不用按照最高的规格,但食物的分量要多就是了。”

  “呵呵。”面对这么明显的讽刺,那个封兄非但没有发货,反而是笑了一声,说到:“九儿要设宴款待我,做为青龙城的公子,我还能避开你这条外边儿来的家伙?别以为得了一个未婚妻,就得了天下,咱们谁胜谁负,还是未知!你一个人就想要战我们青龙城的三大公子吗?留你在这里风花雪月,已经是给足了你面子。”

  “封兄这话是何意?莫非还想要在青龙城斩杀于我?你恐怕没有这个本事吧?”九儿不动声色。

  “斩杀自然是不能,地下城的公子们还不至于到了这个地步。可是剁了你这双伸得太长的手,却是可以的。你觉得呢?”说话间,那个封兄的目光终于再次落在了我的身上,看见桌上完好的五盘红木币,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对我低沉的说到:“还不过来?”

  公子?内斗?谁胜谁负?我觉得我嗅到了阴谋的关键,也感觉地下城动荡的风雨起于此!只是还不明白我是如何被卷入这一场风雨的。

  我站在了屋子的当中,稍许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朝着那封兄走去。

  九儿的脸色在这个时候变得稍微难看了几分,忍不住对我开口说到:“狼汉兄,希望你还记得我最后一个问题。”

  这个九儿,为什么又把我送上了风口浪尖?但在这个时候,我已经笃定了一个回答,说到:“我的答案还是一样,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影响不了大局。对于我来说,什么地方都一样,我只能随波逐流。”

  我的这个回答,不仅是让九儿彻底的变了脸色,冷哼了一声,就连那个封兄的脸色也不好看。

  很明显,我没有答应九儿的招揽,也没有表示对那个封兄的忠心,只是在暗示,最后谁赢了,我就是谁的,这种墙头草一般的回答,自然会让这些心高气傲的公子不满。

  而我却是故意的,如果我能够身为一颗棋子,挑动一点儿风雨,我是非常愿意的。

  尽管,我也十分好奇这些公子的身份,是谁引起了他们之间这样的‘竞争’?

  在这样的气氛下,我一步步的朝着那个封兄走去,看起平和,实则和走钢丝差不多,在我的身后,那个九儿终于忍耐不住,嗤笑了一声,说到:“封兄,我们身为堂堂公子,到了今天,未免太好笑了,被一个小人物耍了聪明?其实,我很欣赏他,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实力,我也承认他的智慧。但他的智慧绝对不能用在我们的身上。”

  那封兄没有接九儿的话,不过看向我的目光已经不善。

  或许,我是引起了他们的兴趣,但我还没有重要到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的不能舍弃。

  但既然已经暴露了自己是一个明白人,我也不介意多说了一句:“九儿公子,虽然我现在还不完全的属于哪位公子?但那么急着毁掉我,我也是不愿的。”

  “呵呵。”九儿不再说话,因为我这句话是在暗示那个封兄,别因为九儿的几句挑衅,就毁掉了我,那样损失的是他。

  如果那个封兄不笨,断然不会再被挑起怒火,九儿知道自己的这一番心思白费了,只能笑了两声,表示可惜。

  果然,那个封兄没有动怒了,而是用一种奇异的目光打量了我几眼,说到:“我倒是看轻了你。”

  待我到封兄身后站定的时候,九儿也说了一句:“狼汉兄不是小气的人,我只记得你是随波逐流的人,这句话还算数吧?”

  看着这两个公子,我轻轻点了点头,心中却像笼罩了一层阴云,觉得这地下城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代,迎来了风起云涌?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章,这章可不好写。虽然也是过度,铺垫几位地下城重要人物——公子们的出场,通过他们的对话铺设地下城,乃至牵连到雪山一脉的线索,但这种过渡一个掌控不好,就很难前后文连接紧密了,也容易被人认为是水章。好吧,和大家分享讨论一下剧情,你们觉得这地下城究竟是怎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