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一章 我的目的(上)

第九十一章 我的目的(上)

  鱼贯而入的下人们在这个包间里摆满了食物,按照九儿的要求,不用多顶级,分量足够便是。

  但在这种地方,地下城的人们吃得那种低级的肉类,比如蜥蜴肉,蛇肉,地下暗河里捞起来的一些稀奇古怪的鱼肉啊,那是没有的。

  有的都是所谓地面上的高级货。

  “封兄,请。”九儿还能保持一定的风度。

  那个封兄也不客气,大大咧咧的吃了起来,而且比起九儿来,丝毫没有什么所谓上位公子的风度,风卷残云一般毫不客气。

  他的食量大得惊人,两大碟牛肉,一大块猪排,一整只鸡还有鸭,被他吃得干干净净,最后还有一盘很是‘高级’的,不下十个的肉包子,也被他吃了个干净。

  这才勉强的拍拍肚子,说到:“五分饱,九儿公子一向号称财力惊人,竟然不让客人吃饱。满桌的庸俗肉类,青菜水果一点儿不见。呵呵...真是招待不周。”

  我从未见过说话如此直接的人,简直和九儿两个风格。

  但九儿好像已经不愿意招待的样子,只是似笑非笑的说到:“封兄如此胃口,吃掉了起码十户平民一年才会有的用度,而且是在吃饱喝足穿暖情况下的用度。这嚷着才五分饱,未免说出去让人有些寒心,身为公子,怎么能如此不心怀天下呢?”

  简直是好一身嘲讽的本事。

  那个封兄似乎不善于斗口,只是冷哼了一声,说到:“我封六如果真的疯了,才会与你九儿斗口。走吧。”

  原来叫做封六?六和九之间有什么联系吗?我不由得这样想到,可有觉得我是不是想错了方向...就在我神游的时候,封六已经站了起来,随意的在身上那身灰金色袍子上擦了一下手,便就离去了。

  暂时做为封六的人,我也只能跟着离去,在走出门口的时候,我忍不住看了一眼还在包间之中坐着的九儿,他正好也看向我,迎着我的目光,他突然说了一句:“狼汉兄,记住我的话。别太让我失望。”

  这算威胁吗?封六又传来了一声不满的冷哼,停住了脚步。

  九儿这才呵呵一笑,笑容中又升腾起了那一股邪意与眼中压制不住的冰冷凶历。

  走出了卧龙阁,封六竟然停下了脚步,非常直接对我说到:“你与我同乘一段距离吧。”他和九儿相比,完全是气势外放的某种嚣张,说话间也充满了一种根本不容人拒绝的霸气。

  只是这番霸气,我在心中自有衡量,比起年幼的饕餮石涛还差了一定的距离,给我造不成任何的压力。

  但我还是沉默着上了他的车,车子很宽大,布置的却意外的简单实用,只是在车中固定的小几上放着一盘在地下城来说,不知道有多奢侈的桃子。

  封六上车以后,非常随意的坐在了车里最宽大的椅子上,双脚随意的一搭,拿过一个桃子就狠狠的啃了一口,似乎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对我说到:“我最讨厌虚伪的那一套,就像他们用木头来打造一切,以显示富贵和品味。我就偏偏爱坐这铁制的车,石头搭的房,这才是我地下城的本质。大不了多用一些奴隶拉车罢了。”

  他的胃口似乎很好,一个桃儿在他说话间,就已经被啃的只剩下一个桃核,很难想象,他刚才才吃了那么多,他随手扔掉了桃核,惹得街上一些等待拉车的奴隶一阵争抢。

  毕竟砸开桃核,里面还有一点儿桃仁可以吃,尽管味道苦涩,在这难以见到除了肉食,稀少的米粮外任何蔬菜水果甚至植物的地下城已经是不错的东西。

  而封六已经在啃第二个桃子。

  我并不会因为他刚才说的那番话,认为他是一个真性情,不奢侈造作的贵族,只是个人喜好罢了,就如同一个大款可能穿一件有补丁的衣服,却舍得为了他爱好的海钓(海上钓鱼),去买最顶级的鱼竿,甚至配上一艘游艇。

  所以,对于他和九儿,我没有明显的个人喜恶,有的只是种族对立的东西。

  在地下城,只有夜啸这一个妖人偶尔能牵动一下我的内心,却也不是全部,我防备着自己的感情。

  “你,很不错。”在吃第二个桃子的时候,封六终于开口对我说话了。

  在有些摇晃的车上,我站得笔直,对于封六的夸奖,只是保持一个沉默的态度,到了现在,卷入了这种风波,我必须要竖立起一个想要给他们看见的自己,而沉默冷酷,又保持着清醒的形象很符合要求,能避免很多麻烦。

  封六果然不介意我的沉默,只是继续说到:“你有实力,有脑子。但也只是不错而已,不至于让我太过的重视。我现在之所以表现的很重视你,是因为九儿那个家伙好像特别在意你。我讨厌那个九儿,但不得不重视他的能力。”

  “说吧,九儿那个家伙为什么重视你?”封六之前的眼神还满不在乎,但到了这个时候,认真了起来。

  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很直接的说到:“第一,他觉得我隐藏了实力。第二,他觉得我的眼神让他欣赏,他说我有一种平静的眼神,见到他和城中的大人物也不会畏惧。”

  “是吗?”封六轻轻的敲着自己的鼻子,也不再继续发表意见。

  这个封六,绝对不是他表面上看去那么大大咧咧,直来直往。

  我点头示意就是这样,便再次沉默了,过了好久,封六才突然说到:“你隐藏了实力吗?隐藏了多少,才会让你有那份儿平静?”

  这些公子,果然都不简单,抓住问题,总是直面关键。

  “我无所谓隐藏实力,只是对付什么样的敌人,就用什么样的战斗力。遇见对付不了的,那就认命。如果封六公子一定要问,我只能说牛勇还不足以逼出我的全部实力。至于平静?我不知道九儿公子如何会得出那样的答案,只是在绝境和生死之间经历的多了,还有什么能够让我不平静的?”

  我没有说谎,但关键的什么也没说出来,可偏偏留下了足够的想象空间。

  面对傻子这一套行不通,可是面对聪明人这一套很好用,聪明人爱思考且自信,他们会自己去弥补其中没说出来的部分,并且为之深信不疑。

  “你有秘密?有着不凡的经历吧?”封六的眼神再次变得懒洋洋,显然在某些思想和思维上他和九儿惊人的一致。

  我不置可否,只是沉默。

  但封六已经不是太在乎了,说到:“只要你是我的人,你高兴,便可以保留你的秘密。如果不是的话...”封六望着我笑了,眼底也是残酷:“那么,我就算一遍遍的碾过你的血肉,榨干你的骨髓,也会把秘密给榨出来。我其实好奇心也重,也很想提升自己。毕竟你一个区区的贵民,还是依靠家族得来的贵民身份,如今有了这样的实力,让我也心动呢。”

  “那么说来,我现在只要是封六公子的人,我就会得到庇护?”我开口了。

  “那是自然。”封六的眼中有着足够的自信,但还是补充了一句:“只要你不是那种惹事生非的人。”

  “我发现九儿很喜欢窥探人的隐私,封六公子能保证我不被他所监视吗?”这才是我想要说的关键,既然我现在还是封六的人,不好好的利用他一把,我心不甘。况且,我接下里要做的事情,真的想要做到隐秘,就干脆这样激了封六一把。

  封六看了我一眼,说到:“他?确实是有本事可以和我斗一斗的人,但也要看在什么地方?青龙城可由不得他...只是,你若真的想要不被监视,最好就在西三区活动。那里是我的范围,其它的我不敢完全的保证。”

  “已经够了,我没有什么大的秘密。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被窥探。至于封六公子的为人,我相信,你不会随意的窥探我的。”我故意这么一说,其实谁知道他会不会呢?

  封六一笑,果然没有给我肯定的答案,只是似是而非的说到:“那要在你对我足够忠心的立场上。”

  这就差不多够了,无论如何,在某些事情上九儿给我的感觉更加危险一些,对于封六,我反倒觉得他不是对每一件事情都感兴趣。

  我被封六叫下了车,在临走之时,他又多给了我二十个红木币。

  比起九儿的大手笔,封六显得‘吝啬’了许多,看来在财力上封六的确不如九儿...但在别的方面,封六可能有他所倚仗的底牌。

  看着封六的车子远去,我拉起了斗篷,独自一个人行走在有些清冷的大街上。没有黑夜的地下城,却坚持着在黑夜睡觉....

  我的脑袋有些胀痛,和这些公子斗智斗勇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特别是在自己有了好奇心,探知欲,更不想暴露自己的基础上。

  其实,我宁愿痛快的杀,怕的只是自己一时痛快,最终却因为错过了大的秘密,成为了人类的罪人,谁叫我背起了这份责任,从出生起就有了一个天赐之子的可笑名声呢?

  真是可笑啊!我却莫名心甘情愿的承受着。

  这样想着,我已经走进西三区的一条巷子,在巷子中,一面旗子被青龙城常年吹拂的风,正吹得猎猎作响。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