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二章 我的目的(下)

第九十二章 我的目的(下)

  在地下城,有很多势力使得这里虽然等级制度森严,却并不是完全的那么乏味,各种势力的交错,让地下城看起来就像一盘大杂烩,什么色彩,什么滋味都有。

  这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丛林世界,也是一个有着严重种族主义的世界,人类在这个世界里一直是底层中的底层,但并不妨碍聪明的人类也有脱颖而出的,加入了这个势力的大杂烩。

  在我眼前的这面旗子上,钢筋有力的写着‘忘忧’二字,虽然字有其钢骨,但字意却透出一股洒脱自然,看着这两个字,仿佛真有了忘忧的感觉。

  这就是一个人类势力开在青龙城的铺子,确切的说,青龙城的每一个区都有忘忧阁的存在,这错综复杂的势力大杂烩中,忘忧阁的主人也是一股不可小视的力量,但他贵在自知,从不参与这些势力的任何关于权势的争斗。

  它只做生意,它的一切目的都只为金钱,加上它提供的服务是许多人所不能见人的秘密。那么,就需要这么一个地方,只讲金钱,不讲人情,不参与任何的势力斗争,没有任何的立场,才能提供给人们最大的安心。

  就好比一间中立的银行,只用它的信誉为客户保守秘密,便成就了百年的基业。

  忘忧阁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它涉及的业务范围很广,就比如地上地下的贸易,又比如不太能见光的事物,最重要的,就是它的秘密信息业。只要你有钱,便可以在这里买到很多消息,虽然不至于百分之百的让你满意,但五六成能够得到答案的几率,已经让这里成为了独一无二。

  我是听夜啸说起这里的,所以这里便成为了我的一个目标,忘忧阁不仅仅是在地下城中的青龙城才存在,哪怕这些地下城中,再破落的城市,都有忘忧阁的存在,这样的忘忧阁就组成了一张巨大的网,我想利用它的力量来找到辛夷。

  这无疑是最好的方式,如今我有了钱,自然第一时间就要到这忘忧阁来,唯一让我感觉到有些不安的,便是我卷入了地下城的势力斗争当中,我已经尽量去解决,但还是没有信心保证自己所询问的消息不会被泄露。

  对于地下城商人的信誉,我并不是那么的信任。

  怀着这种矛盾又复杂的心情,我走进了忘忧阁,出乎意料的是,忘忧阁的厅堂就像一个普通人家的厅堂,一进门便看见在饭桌侧椅上坐满了人。

  饭桌旁有四条板凳,一个人坐一条,厅的两旁也有四条板凳,按照一人一条的规矩已经坐上了三个人,我进入房内,刚好可以坐上最后一张侧椅。

  对于我的到来,已经等在其中的人根本没有半分在意,在这里坐着的人都同我是一样的打扮,至少从外表看来,都是紧紧地拢着黑色斗篷,拉低了自己的帽檐,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漠模样。

  的确,在这里买卖消息不是太能见得光的事情,我如法炮制的拉紧了自己的斗篷,帽檐也被拉到了最低,我在那张空余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众人安静,彼此之间都不交谈,我也不懂忘忧阁的规矩,便也沉默安静的等待着。只是没有等待多久,便从厅堂的背后走出了一个带着面具的老者,用一种老者独有的苍老声音对我们说到:“今天的客人就这么多,按照规矩,每天接待八位客人,客源已齐,小四小五你们两个去把门关上,把门前的旗子取下来吧。”

  我对于这个老者这样的做法感觉到有些诧异,原来我还算运气好,走到忘忧阁莫名的还得到了最后一个名额,否则便要找其他的忘忧阁店。

  门被关上了,那老者分发给我们一人一个号牌,各种不同的颜色也不知道代表着什么,当他询问我的目的是来做什么时,我简单地说了一句‘我是来寻人的’,他便给了我一个红色的小牌子,上面标着很简单的阿拉伯数字,也不知道代表着什么?

  所有的人都默默地领完自己的号牌,那老者仔细的看了一番号牌,最后走到了我的面前说到:“你的运气真是不错,你提出的要求前面并没有人在排队,所以你进去吧,这个厅堂之后,第三条巷道走到头就是了。到时候,看你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吧。”说完,老者便不再废话,转身离开了。

  我有些好奇的把玩着这个号牌,然后朝着这间厅堂的背后走去,在厅堂的背后,原来有八条巷子,我按照老者的吩咐,拿着号牌走入了标号为‘3’的巷道。

  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进门明明是普通的厅堂,背后却是完全封闭的巷道,让人搞不清楚这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结构的所在?

  而且什么叫一切看我选择?这样想着,我已经前行了好几分钟,巷道却像没有尽头。

  在这里的巷道并不是一条笔直的直线,而是有着各自的弯曲和曲折,而且在我的敏感之下,我发现这个巷道也不是平行的,而是略微倾斜向下的。

  有意思,原来真正做生意的地方藏在地下,而再长的巷道也有尽头,就这样走了几分钟,我终于看见了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被分割为了七八个柜台,每个柜台之上都拉着厚重的布帘,在布帘之上,则是钱币的标志,它们分别写着‘5’‘10’…一直到‘80’。

  而那个钱币的标志并不是杂木币和硬木币的标志,全部都是红木币的标志,价格真是不菲,原先我得到的十个红木币,只能得到倒数第二等的服务。

  如今我的身上有三十个红木币,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那个标志为‘30’的柜台,其实我有些后悔,我干嘛不存到多一些的钱,选择最好的柜台?但也无所谓,就当早一点放出去一个希望。

  穿过了那个厚重的布帘,我发现柜台的背后迎接我的竟然是一个人类的年轻女子,她蒙着面纱,我也看不清楚她的容貌,没有多余的废话,我坐到了她的面前。

  她也是一个简洁的人,直接对我说到:“请拿出你要找的人的相关东西,越多越好。”

  我没有急着说出关于辛夷的东西,反而是好奇的问了一句:“在这里为什么收费会不同?”

  那个蒙着面纱的年轻女子淡淡的说到:“动用的力量不同,当然收费不同,所导致的结果也就不同。就好比你进入了这个房间,上面收费是三十个红木币,就说明你有着最低三成的希望找到你所想要找的人。”

  我愣了一下,三成的希望?是不是少了一点?但我随即也就释然了,毕竟我没有打算只来一次,而按照我现在所处的环境,要赚红木币还不是太难。于是,我点了点头,便直接冲着那年轻的女子说到:“我想要找一个人类的女孩子,她大约半年前进入地下城,我身上没有什么关于她的东西,这种情况下,我应该怎么办?”

  我以为我这番说法会让眼前这个蒙着面纱的女子直接给与我一个‘这很难’的答案,没想到,她露出的眉眼只是微微的皱了一下,便飞快地拿出了纸笔。

  “现在我需要你描述,尽量清楚地描述你所要找的那个人类女子的样子。当然,介于一般人都缺乏这样的描述能力,我会勾勒一些比较大众典型的模板让你选择。”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倒是让我想起了地面世界公安机关的那种拼脸手段,只不过到了地下城,便成了手绘,就冲这个本事,眼前这个年轻女子也算了不得。

  我开始和她沟通辛夷的相貌,这必须得感谢辛夷长的还算是漂亮,不然一张普通的大众脸是最难以去达到最好的效果的。

  外加辛夷有一种别人都不能复制的‘呆’和距离感,有时候看起来就像一个高科技的机器人,说简单点,就是天然呆,这也算是比较明显的特征。

  她如果一个人走在街上,又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时,谁也不知道她的思想会神游到什么地方去,一双略显空洞又很少眨动的眼睛,还曾被人误会成盲人,不止一次。

  “真是有趣而独特的人类女子。”在我的描述中,眼前那个蒙着黑纱的年轻女子不停地写写画画,我发现就凭我这样的描述,她笔下的辛夷已经有了五分像。

  这让我看到了一些希望,开始跟她探讨更细节的东西。

  这是一个繁琐的过程,我却没有一丝不耐烦,反倒在这种描述当中,我开始非常的想念辛夷。

  我知道其实我一直都有在挂念她,但我无法形容我这大半年的生活是多么的颠沛流离,步步杀机。

  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太多的想念一个人,我从未发现,原来我在这样可以安静下来专心说起她的时候,是如此的想念她。


仐三说:
对不起大家,睡着了,但今天一定有四更的,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