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三章 地下搏斗场

第九十三章 地下搏斗场

  辛夷的画像完成了。

  我看着那一张和辛夷有八分相似的画像,不由得又发了一会儿呆。

  画像中的她依旧是那样的眼神,呆呆的,仿佛什么世事都不被她放在眼里,只有看见我时眼中才会有一丝灵动的光彩。

  最近的时间,我已经很少去想起自己的往事,此时看着辛夷的画像,好像又看见小时候的她,初见时的雷雨夜,她就像个小男孩,又像个脏了的布娃娃...在厂矿大院阡陌的路间,她不声不响跟在我身后...在躁郁的青春少年间,坐在我身旁,只是在意我的一举一动,时不时的递到我嘴边的水和食物。

  想起这些,我觉得已经很遥远,却又熟悉无比。

  很难想象这样的相处,我们会持续那么多年,而我又那么自然的接受。

  我不能够理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只愿意承认生平所爱是那个早已消失的碗碗。

  但是辛夷呢?我又将如何去把她定位?我可能只知道她对于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尽管我常常忽略她,但她很重要。

  “先生?”我发呆的时间可能有些久了,我对面的那个年轻女子忍不住提醒了我一句。

  我一下子回过神来,对她抱歉的笑笑,问了一句:“大概也就是这样,多久才能有消息?”

  “应该在十天以内,能够确定一个大概的消息。那就是是生还是死?你知道的,人类在地下城,嗯...”这个年轻的女子说到这里,便不再言语,傻子都能知道,我对这个画像中的女子是很在乎的。

  “好吧,等你的消息。我会再来的,到时候也许需要更高的服务。”我的心情有些低落,现在是不敢去想如果辛夷出了什么事情,我能不能接受?我不知道为何,一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如同之前那么久的时间,我都没有到地下城找辛夷。

  也是因为这种奇异的感觉,就是觉得辛夷应该好好的,她如果出了半点事情,我绝对会有感应。

  真是一个可笑的想法,曾经的灵觉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笃定的去相信这个?

  想着,我从身上解下了钱袋,递给了这个年轻女人。

  她接过钱袋,点了点,有些抱歉的看着我:“对不起,先生,你的钱好像不够30个红木币。”

  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之前坐车的时候花费了一些钱,只能不好意思的说到:“这样,不能让我先欠一点,我来的路上忘记了自己坐车的花费了。”

  “呵呵。”那年轻女子竟然发出了一阵轻笑,然后说到:“狼汉先生自然是可以欠下一些费用的,可以预计你的风头至少会在青龙城持续那么一些日子。就是你的面子也能值不少红木币呢。”

  我心中有些吃惊,自觉一路都已经很隐秘,并且提前给封六打了一个预防针,怎么这个年轻女子足不出户的样子,还知道我是狼汉?

  “你...怎么知道的?”我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

  她但笑不语,只是沉默了很久才回了我一句:“我是忘忧阁的人,这点事情还不算什么大事?”

  虽然我没有得到什么答案,但无疑这个女子的回答给了我很大的信心,他们也许真的有能力找到辛夷。

  从忘忧阁出来,街道上更加的冷清了,我身上只剩下了一个红木币外加一些硬木币,那是我放下脸皮问那年轻女子要回来的。

  之前,只想到找辛夷,没有想到自己的吃穿用度怎么办,在给完钱以后才发现了尴尬。

  我随意的找了一家客栈住下了,却在这个异乡,怎么也睡得迷迷糊糊,心中一直充斥着巨大的不安,虽然我也不知道也不安的来源是什么?

  迷迷糊糊的睡了几个小时,随着街道的渐渐热闹,我也醒了过来..就在客栈中随便吃了一些早饭,无非就是馒头稀饭,竟然花费了快要二十个硬木币,让我感慨在地下城,粮食的价格果然是不可想象的。

  接下来,要去哪里,我心中也没有太多的计划,原本是想去一次忘忧阁,看看能不能花费一些找到童帝?无奈的是,身上没有钱,这个想法也不要指望了。

  在街上游荡间,我忽然想起了夜啸,于是决定去看看夜啸这两天过的怎么样?虽然我不担心,猿军给我承诺过,他没有生命的危险。

  一路打听着,我再次来到了搏斗场所在的商业区。

  这里有些青龙城最繁华的商业,也有着更多阴暗的死角。

  如今我就处在一条无论白天黑夜都无比阴暗的巷子里,在花费了两个硬木币,找到一个类似于‘黄牛党’的人带领下,进入了一间看起来破旧的小屋。

  这个小屋的破旧只是表面上的,在从卧室的入口进去后,才发现在这个小屋的地下是别有洞天。

  对的,这小屋的底下隐藏着一个地下搏斗场,在这里面充斥着比地上的那个巨大搏斗场更加疯狂的气息,每一个吼叫的人眼中都泛着赤红的神色。

  在这里混杂着最原始的气息,汗味儿,体味儿,劣质的水酒味儿,外加一些烟味儿。

  是的,烟味儿,这种搏斗场一样有大人物光临,因为在这里还涉及到赌博,赌得更加赤裸裸...在地面那个搏斗场多少还是要讲些光鲜,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走入那个地面上的搏斗场找口饭吃,首先新人洗礼就过不去。

  夜啸就被安排在这样一个搏斗场,因为是地下的,所以无比黑暗,因为无比黑暗,所以想要动些手脚保住他的性命也是容易的。

  我费劲的挤开人去,来到了这个搏斗场的前方,此时在擂台上的搏斗,是一个人类的奴隶在和一头地下的巨蜥搏斗...人类奴隶手上没有什么锋利的武器,有的只是一根被削尖了的木棍,他应该也是为搏斗专门培养的奴隶,身材强壮,但是比起那巨蜥来就显得不够看了。

  此时,这个人类的奴隶已经伤痕累累,全身浴血,但是胜利的诱惑,和生存的本能让他不愿意也不能放弃。

  相对来说,那只巨蜥也受了一点儿小伤,可是还是精力很充沛的样子。

  这场比赛几乎已经没有悬念,巨蜥就要发动最后的攻击,这个奴隶撑不下去了,整个场中几乎沸腾,大多数都在喊着:“咬死他,咬死这个肮脏的奴隶。”

  我深吸了一口气,斗篷底下的拳头握得很紧,在我旁边忽然有一个同样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对着我搭话了:“先生,你买了这场比赛吗?如果买了,你真是一个幸运的家伙。只有熟悉地下搏斗场的人,才会知道每个月地下搏斗场都不定时的进行一两场这种回馈赛。”

  “知道回馈赛吗?那就是出战的一方绝对是人类的奴隶,而对手是隐瞒着的。有时就像这种是一条巨蜥,那么就是一场根本没有悬念的比赛。买中对手就对了,他们给出的赔率一点儿都不低,甚至很高!可有时,这种回馈赛也是一个坑儿,对手可能是一个根本没有经过训练手无寸铁的奴隶,在这种时候,所有人都等着亏到姥姥家去吧。”那个斗篷人骂骂咧咧。

  我沉默着,无论如何死的反正都是人类嘛。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想打听夜啸的所在,又不想惊动封六的人,所以想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了一句。

  “呵呵,交个朋友而已。”那个斗篷人低声说到,接着他看了一眼四周,微微打开了他的斗篷,露出了一两包劣质的香烟:“顺便做点儿生意,要来两根吗?先生?价钱绝对比那些官方坑人的店子便宜许多。这地下城有很多烂规矩,就好像我们出生入死从地面上带回来的贵货,是不能私自卖的,只能自己享受。可日子那么TM的艰难,谁敢自己享受?”

  我最终出了10个硬木币,买到了两根在地面上堪称劣质的便宜香烟。

  我得到了一些消息,因为那个兜售香烟的家伙好像知道这地下搏斗场之中的一切,就包括夜啸昨天打了两场比赛,害不少人亏了钱。

  明明是对手的实力比较强,可夜啸却赢得了的比赛。

  另外有一些消息,让我的心中有了一些想法,我不必去找夜啸了,夜啸是平安的,猿军的承诺是有效的,我再次证明了这个观点,之前是想找他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现在在知道了一些消息,心中有了想法以后,我就不想找他了。

  只是我有些犹豫。

  此时,台上的那头巨蜥终于发动了雷霆的攻击,人类奴隶的身体被它咬住,然后高高的抛起,落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整个场中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我忽然就下定了决心。


仐三说:
虽然这两天很忙,但我还是‘掌嘴’,又乱承诺了。不管怎么骂,四更还是要完成,这是第二更,昨天的补完了,开始写今天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