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四章 突然的决定

第九十四章 突然的决定

  比赛结束了,毫无疑问的,那个强壮的奴隶成为了巨蜥的盘中餐。

  在欢呼嘶吼中,距离下一场比赛开始还有一个小时,除了少数有恶趣味的人,留下来想要看一下巨蜥吃人。

  多数赢了钱的人,都迫不及待的想去消费一下,然后再来接着观看下一场的搏斗。

  我不动声色的随着人流挤出了地下搏斗场,然后接下来就是观察找准了一个目标,在一条暗巷中手脚利落的结果了他。

  我拿走了他的身份牌,运气不错,还是一个熊族的贵民,然后又搜走了他的钱袋,算是比较有钱,整整几十个硬木币。

  要知道,在青龙城中,红木币基本上只有可能贵族才有。

  在这种阴暗的角落,每天都会发生一些命案,或者失踪一些人,这并不稀奇,哪怕死的是贵民,多半也不会查出什么结果。

  但我不想留下任何的把柄,直接动用了吞灵焰,烧毁了这个家伙的灵魂,又动用了普通的火(火之阵纹没有吞灵焰之前,就能动用普通的火,只是作用不大),来了个彻底的毁尸灭迹。

  走出暗巷以前,我的身形就起了一些变化,变得更加的强壮高大,这是在完全的动用了力之阵纹的情况下,会发生这种改变。

  只是怕有心人注意到这里天地灵气的异常波动,所以我离开的很快。

  没有消耗的情况下,力之阵纹当然可以一直维持下去,至于到了擂台上,只要我灵魂承受得住,我自然也可以一直维持着这种形态。

  我走出了巷子,肆无忌惮的释放着灵魂力,没有发现任何的跟踪者。

  不过,我还是小心的绕了很大几个圈子,买了一个面具,这才回到了搏斗场。

  即便这样麻烦了一番,回到搏斗场时,时间也才过去了不到半个小时。

  此时的搏斗场,因为没有比赛的关系,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十几个人,巨蜥吃人的‘表演’也早就结束,擂台上只剩下了一滩滩触目惊心的血迹,以及一些残缺的零碎。

  生命在这里比起廉价的货物更加的不值钱,我忽然明白了童帝的恨来自何方?

  没有多少人注意我,即便我慢条斯理的点起了一根劣质的烟卷,也至多有人看我一两眼,便毫无兴趣的回过了头。

  我走入了地下搏斗场的后方,这里是等待着搏斗的选手休息的地方,也有负责人的办公室,一般是不许闲杂人等进去的,可我就是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自然的,我被守在门口的两个打手拦住了,我用故意压低的低沉声音说到:“滚开,我熊壮今天就是来这里送命的,别惹我!”

  那两个打手面面相觑的互望了一眼,然后打开了门,对我说到:“别搞事,如果想要上擂台搏斗,直接去第三间办公室就行。”

  我无言的进去了,之前我得到的消息就是这个,相比于地面上的搏斗场,一般都是要追查搏斗者身份的,因为中间涉及了很多东西。

  那么地下的搏斗场一切就简单了许多,只要你想要加入搏斗场,立刻就可以上擂台,不怕没有对手和你搏斗,在这里有很多亡命之徒和凶恶的野兽。

  在这里是不管搏斗者是谁的,你甚至可以戴着面具,一直隐藏着你的身份。当然,在报名的时候,还是要交出一张身份牌,不过只要你愿意,你的身份这地下搏斗场的势力会一直为你保密。

  我之前的想法就是如此,我想要在地下搏斗场赚一些钱,如果顺利,这也不失为一条退路,免得我只能通过地面的搏斗场赚钱,还必须得卷入他们之间的争斗。

  第二,就是单纯的泄愤!在这里看了太多的人类悲惨的命运,我需要一场杀戮,来平息自己的情绪。这是一种幼稚的报仇心理,但我现在情愿幼稚。

  我没有想到自己这样一个决定,会在日后牵扯出一个人来,如果现在就让我知道,我会感慨命运的奇妙。

  就是带着这样两个目的,我走入了地下搏斗场的后方,在这里是一个宽大的房间,里面摆放着无数凌乱的椅子,桌子,甚至一两张小床和柜子。

  这里的气味同样难闻,充斥着酒精和烟草味儿,混杂着食物的气味,乱七八糟。

  在这里呆着一群看起来非常暴躁的人,不管是人类奴隶还是妖人和自由人都是如此...总之,没有一个表现正常的,甚至在这里还有为这些人服务的女奴,就这样肆无忌惮的被抓着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进行着原始的活动。

  真是一个地狱般的场景,在死亡的压力下,这些人没有崩溃已经是非常强韧的了。

  据我所知,这些是地下搏斗场长期搏斗的搏斗者。

  我在一个角落看见了夜啸,相比于其它疯狂的人,他还算正常,前三天都有他的比赛,他不能离开这里。

  所以,现在的他只是脸色苍白的一个人对着镜子不停的有些发抖,旁边是嘲笑他的两个妖人。

  我只是沉默的看了一眼,便离开了,此时我肯定不可能和夜啸相认,但是他进入残酷的搏斗场多少有我的原因,我会试着想办法解决。

  我和夜啸擦身而过,还故意停留了一下,他没有认出我来,这一点让我很满意。

  我走入了第三间房,在房间内,有一只长着驴脸,也不知道是马妖还是驴妖的家伙,正在和一个兽类特征特别明显的妖姬调情,见我进来,他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滚出去。”

  我一言不发,只是一拳把一张铁椅打得成了一堆废铁,他这才抬眼上下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一把推开那个妖姬说到:“我是叫她滚出去。”

  那个妖姬没有多言,整理了一下衣服,对我抛了一个媚眼,乖乖的滚了出去,我忍住恶寒的感觉,扔出了一个身份牌,在那个马妖的面前,低声的说到:“我要打擂台,连擂,至少保证10场,上限不知,直我自己叫停为止。”

  “啊?”马妖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显然,连擂是地下搏斗场最残酷的一种搏斗方式,规定了下限至少几场,中途没有休息的时间,必须打满下限的场次,死亡才可以终止。

  他肯定想不到,这一大早的就有一个家伙出现,要求连擂,而且看身份牌还是一个贵民。

  我表现的没有多少耐心的样子,直接走过去,单手抓住了他的衣襟,低吼到:“怎么,不行吗?老子就是一心来送命的!如果赚不到足够的钱,我就是死路一条。马上为我安排,下一场我就要开始,不要拿些低级的对手来敷衍我,比如人类奴隶,比如野兽!安排妖人和我打,这样价钱才会高,懂吗?”

  “我懂,我懂。虽然熊壮先生充满了勇气,但我不得不提醒你,这绝对是一个充满了危险的方式,你确定要这样安排?”他已经看了我的身份牌,确定了我是一个熊族的贵民。

  我放下了他,说到:“就是如此安排,我只打这一场连擂,钱越多越好!你不用担心的给我安排厉害的对手。记住,那些便宜的不要,比如人类,比如野兽。”

  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又说到:“我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你的嘴巴最好严实一点儿。”

  “一切自然如您所愿。”那个马妖的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这样的比赛无疑会给地下搏斗场带来不小的收益和影响,然后他又犹豫着对我说到:“只是熊壮先生,在时间上,您能不能宽限一点儿?我们也想把利益最大化,尤其是这样精彩的比赛,比如再给我...”

  “最多两个小时,我就要上擂台!否则,我找别的地下搏斗场。另外,给我准备一间单独的房间。”我随口说了一句,接着又说到:“每打赢一场,请立刻把那场的收益交给台上的我,别试图耍赖,我虽然没有本事和整个地下搏斗场为敌,但是要在这里不要命的闹个事还是能够做到。”

  “自然,每个地下搏斗场在对搏斗者的钱方面都不会亏待的,这是最基本的信誉。”马妖的脸上带着微笑,对我保证了一句。

  我点点头,转身走出了他这间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