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五章 神话的崛起

第九十五章 神话的崛起

  地下搏斗场的擂台比起地面搏斗场的擂台就‘小气’了太多。

  在地面搏斗场有着巨大的空间,让搏斗者们可以暂时的逃跑,躲避,甚至利用拉开的距离无所不用其极的来搏斗,一场胜负往往来得不是那么容易。

  地下搏斗场却不同,它的擂台和地面格斗竞技场没有多大的区别,或许大那么一点儿吧?

  要的就是在极小的空间内碰撞,直接而残酷的肉搏,没有躲避的空间。

  擂台的四周是巨大的铁栅栏组成的笼子,在这里金属不值钱,每一根铁栅栏都有鸡蛋的粗细,也就意味着进入了这个擂台根本就无处可逃。

  我站在擂台上,只穿着一套简单的皮甲,没有任何的武器,脚下传来了那种鲜血独有的滑腻,粘滞感,冰冷的面具贴在脸上,感觉不是那么的畅快。

  在这里主持人还在啰嗦的介绍着这是一场连擂赛如何如何的,终于在说完以后,补充了一句:“负者可以求饶,但一切看胜利者的心情,就是如此。”

  这简直是对胜利者的最大容忍,对战败者的最大藐视,生命在这里没有价值,在主持人宣布完这一条规则以后,就迅速的走下了擂台。

  地下搏斗场,讲究的是效率,没有任何啰嗦的,我迎来了第一个敌人,一只挥舞着大斧的狗妖。

  他一上台,就想对我叫嚣着什么,但在阵纹全开的情况下,我已经火速的冲了过去,在他刚吐出第一个字的时候,一拳就打爆了他的脑袋。

  温热的血液一下子沾满了我的拳头,在观众的目瞪口呆之下,狗妖的尸体被无声的抬下了擂台。

  我想起了在劳役区看见的瘦弱的,吮着没有一点儿肉丝骨头的孩子,用麻木的双眼无意识的看着我的眼神,我长舒了一口气,心中的戾气消解了一丝,低吼到:“太弱,下一个。”

  下一个上来的妖人似乎吸取了教训,没有半分的废话,就举着他的武器用最刁钻的角度朝着我攻击而来。

  我不闪不避,一脚毫不留情的踢了过去,这一脚正踹在了胸口,那个妖人狂喷了一口鲜血,整个身体重重的撞在了擂台上,然后‘啪嗒’一声的落地,再无声息。

  我面无表情,想到的全是这里被欺压的人类的眼神,接着平静的说到:“下一个。”

  人群这个时候才彻底的反应了过来,这才多久?十秒?二十秒?秒杀了两个妖人?这是来地下擂台满足杀人欲望的贵族大人吗?

  没有人敢过多的询问,有的只是开始沸腾起来的欢呼和惊诧的声音。

  而我,似乎永不疲惫的杀戮机器,只是一声又一声下一个的呼喊声响起在擂台上,对于所有出现的妖人,我都只用一招,只有一个稍许灵巧点儿的山猫妖,我用了两招,第一下的拳头被它躲避开了。

  至于那些被我一招秒的妖人是死是活全看运气,我没有补招的习惯。

  但我知道,连续七个妖人,唯一活下来的就是那个避开了要害的山猫妖。

  如此神奇的打法,让这些地下搏斗场的观众彻底的沸腾了起来,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赌博,开始在下方议论起来,究竟地下搏斗场要派出第几个妖人来,才能逼迫我出到三招以上。

  我没有任何的顾忌,能够放肆的使用阵纹是一件痛快的事情,毕竟在这种情况下,我要制造出一个特征与狼汉完全不同的神秘人来。血色的纹身无意是一大话题,已经有人注意到我身上浮现的血色纹身了。

  可惜的是,没有出现一个能够让我稍许认真的对手,我心中积压的怒气根本无法完全的发泄。

  第八个妖人上台了,颤抖着,其实从第四个开始,上这个擂台的妖人都是带着巨大的恐惧的,我的沉默与平静更加让我整个人像一个冷血的杀戮机器,谁会没有心理负担?

  只是看见第八个妖人上台的时候,我稍许愣了一下,因为竟然是夜啸。

  我的心中有些无奈,不等夜啸冲过来,我就主动的冲了过去,假装非常随意的挥出了一拳,夜啸的身体就如同风筝一样的撞在了擂台的栅栏上,然后扑倒在了擂台上。

  我隐约有些怒火,不是说要保住夜啸的生命安全吗?怎么会拍他上台?

  但我不可能杀了他,这一拳只是让他晕厥了过去,顺便断掉了两根肋骨。也好,这样的伤势,他可以暂时的不用打擂台了。

  “下一个。”我再次平静的说到,在我的脚边,擂台的边缘有一个人小声的对我说到:“你没有杀了他吧?杀了他是比较麻烦的。”

  “麻烦你排他上台?”我看似嘲讽的说了一句。

  “没有办法啊,剩下的那些全部都是有些实力的妖人了,我们搏斗场还是不想轻易牺牲他们的,所以...”那个人给我解释了一句。

  “一切看接下来的人运气吧。”我淡淡的说了一句,也知道了,猿军对我的承诺其实是敷衍的,所谓的保住夜啸的安全,也只是在没有什么利益的冲突下。

  实话来说,封六并没有那个九儿看重我,不然他们绝对对夜啸的态度会不一样,至少从我出现到现在,只表现出过对夜啸淡淡的在乎。

  但那个九儿...我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他反而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伴随着一种不安,他比封六更危险,应该是危险的多?

  摇摇头,抛除杂念,我的下一个对手上台了。

  比起之前的对手,他少了一些对我的恐惧,多了一些好战的意思。

  但我依旧没有认真,这个人还比不上牛勇,不过有资格和我多对几拳了。

  第八个,第九个,第十个...第十五个...在擂台周围的人群都呼喊到疯狂了,我在今天的地下搏斗场为这些看客缔造了一个神话,不败的神话。

  不仅不败,而是对付每一个对手,都不太吃力,只要是傻子都会看得出来,我没有用尽全力。

  而我杀到第十五个的时候,这里面已经有一些在地下搏斗场小有名气的搏斗者了!

  整个擂台都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血腥气,地面上喷溅着各种鲜血的痕迹,显得是如此的触目惊心,只有我像一块冰冷的石头...因为我发现,这样的杀戮,这样的幼稚报仇心理,根本不能缓解我内心的压抑,如果我不能改变这样的压迫,彻底的颠覆地下城,这种压抑永远都不会减轻吧?

  在擂台的一角,各种硬木币和红木币已经堆积得有一小堆了,我要求每胜利一场,他们就必须要给我结算一次费用。

  因为地下的搏斗场,打败每一个搏斗者都是有酬劳的,当然临时加入的,可以根据自己的实力,自我标榜一个酬劳,没人敢标得太高,那无疑会引来许多敌人,像我这种给自己标了1000红木币的疯子,在他们眼里纯粹就是来找死的。

  但事实证明,我还真的不是完全的疯子,十五连杀!

  应该差不多了吧?我轻轻的叹息一声,想要结束这一场杀戮,但我看见了那个马妖,他贪婪的眼神扫过了我脚边那一堆红木币,我心中发出了一声冷笑,果然贪婪是无止境的,我这一场地下搏斗,连续了十五场,给他们带来的收益和付出的相比,岂止十倍,百倍?连这一点儿都不舍得付出吗?

  我原本准备叫停,这下倒是安静了下来,这让那个马妖松了一口气,立刻挥手,我的下一个对手上台了。

  他一上台,整个擂台外的人群就沸腾了,大声的叫着‘虎王’‘虎王’!

  对的,上台来的是一只虎妖,从它们的种族来看,就很少有弱者,能来这里打擂台的,应该是贵族的水平,至于为什么不去地面上的搏斗场,我没有任何的兴趣。

  这只虎妖一上台来,就狠狠的扑了过来,我自然是躲避开了他那锋利的虎爪,却不想他一个闪身,那条粗壮的虎尾就狠狠的朝着我扫了过来。

  “虎尾鞭!”“啊,虎王大人一出手就用了绝招虎尾鞭!”“虎尾鞭非常的厉害啊,这一招太出其不意了,你看这个面具人也被骗了。”

  从虎王的虎尾鞭扫过来的时候,台下的议论声就如同爆炸了一般,全部是评论这只虎妖的绝杀的。

  我也一点儿都不敢小看虎尾扫过的威力,这是作为猎妖人聂焰的经验,也是在古华夏时,猎人们的经验,老虎的攻击不外如是,一吼,一扑,一扫!这虎尾的一扫,几乎是用了一只老虎扭身时的全部身体力量。

  不小看是一回事,但在这里我决定要高调,要杀一个痛快,我要彻底的震震这些妖人。

  所以,在虎尾扫过来的时候,我竟然不闪不避,直接用手一把抓住了这只虎妖的尾巴,巨大的惯性,让我的身体都倒退了好几步,重重的撞在了铁栅栏上。

  但是下一刻,我就大吼了一声,在再次目瞪口呆的观众眼中,就扯着这条尾巴,一把抡起了这只虎妖。

  “住手!”擂台下传来了一声暴喝!


仐三说:
四更完毕,要牵扯出一点东西了,地下搏斗场的情节不是白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