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六章 发现

第九十六章 发现

  住手?在这个时候还如何住手?

  进入地下城以来,我一直表现的很平静,也没有看过太多直接的血腥压榨。

  但在这里的生活,就是短短几天,你就能感觉这种对人类的压迫和血腥无处不在,我一直表现的很平静,其实心中早已经积压起了很多的怒火与不安。

  在甩起这个虎妖的时候,我的愤怒就如同终于喷发到了一个顶点。

  这样的我,如何住手?

  ‘轰隆’一声,是虎妖的身体重重的撞上了铁栅栏的声音,在最关键的时候,他用双臂护住了脑袋,所以那卡擦擦的声音,是他手臂的骨头碎裂的声音。

  虎妖落到了地上,一口鲜血如同喷泉一般的从他口中喷出,与此同时,七窍也流出了一道血路,如此的震荡,他不受内伤才是奇怪?这是我用了全力的力之阵纹,没有保留的一击,虎妖没有立刻的身死,我才感觉到奇怪。

  我一步步的走向虎妖,看台之下再次的安静,从打这场擂台赛到如今,我从来没有对任何的妖人补过招。

  总之,最重的一击过后,生死有命。

  人们以为我要结果了那个虎妖,所以屏息等待着结果,也在这个时候,台下那个之前暴喝的声音又出现了:“他已经输了,你还是不肯住手吗?”

  我回头,瞳孔猛地缩了一下。

  之前,我根本没有注意到是谁叫我住手?在这时,看清来人时,我心中的震惊比第一次看见地下城也少不了多少。

  竟然是一个人类,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样子,仔细一看,你说他三十岁也可以,总之满面的沧桑感。

  他的相貌普通,身材在地下城的妖人当中,简直可以称之为矮小,何况此时的他还拄着一根拐杖,看起来是如此的弱不禁风。

  可他就是这么往这里一站,谁都不敢小视他。

  见我回头,他朝着我走来,普通的衬衫西裤,披着的一件皱巴巴的西装随着身体的律动摇摆着。

  所过之处,很多看起来有些身份的妖人都纷纷让路,并且尊称他为一声:“杜先生。”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一个人类在地下城有着如此的地位,我想起了在地下城无处不在的阵法,这些阵法有的简单,有的简直放在我那以阵法闻名的师门,都是惊艳的。

  如果你要告诉我,这些阵法是妖族绘制的,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这种怀疑梗在我的心头,难受的要命,如今这个人类出现,是不是可以解开我的一些疑问呢?

  在狠狠的发泄了一次过后,我已经冷静了许多,也知道今天晚上这个突然的决定不可谓不唐突。可这没有办法...我是谁?严格的说起来是聂焰和叶正凌的综合,不同的人生给了我不同的体验,人格在不断的融合,但也保留了各自的最根本。

  就如同聂焰,原本就是一个嫉恶如仇的猎妖人,猎妖而守护人类,是本职。如何能看得下去这一个颠倒的世界?而在身为聂焰时,除了战斗时必要的智慧,在面对任何的强敌时,都是选择的直来直去的方式,一剑无情,追魂夺命。

  就算知道是死局,也必去闯的性子。

  身为叶正凌时,自然没有了这些东西,在经历了很多绝境以后,主导自己的往往是隐忍冷静和理智,就算对着猪里脊唱东方之珠这种事情也做得出来。

  可是,我并不能完全的湮灭属于聂焰的一切,在疲惫的运转中,我也累积了太多的负面情绪,特别是面对那一双双空洞麻木无助的双眼时,无能为力的感觉,让我也迫切的需要发泄,即便是用最幼稚的方式去报复。

  否则,我会崩溃。

  但这种情绪的发泄,只能一次,不能每次都为之,在这样冷静了下来以后,我没有再做任何冲动的举动,只是望着那个一步步朝着我走来的‘杜先生’,开口阴沉的说到:“怎么?地下搏斗场也会干涉擂台上的搏斗?”

  那个杜先生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霸道而不讲道理,只是冷漠的看着我说到:“这位搏斗者。对于规则我想你知道的很多,却并不是完全的知道。在我地下搏斗场,生死自然由命...但是,在连续的搏斗中,如果杀人超过了一定的数量,我们是可以出手阻止的。”

  “哦?这是什么道理?”我不屑的一笑,声音透过了面具,显得有些瓮声瓮气。

  “因为地下搏斗场,不像地上搏斗场,生死杀戮太多了。而且,愿意长期在地下搏斗场的搏斗者也很少,那么有分量的就显得极其珍贵。我们维持生意,不能只靠临时起意的搏斗者,就比如先生你这样的。所以,当杀戮到一定数量时,我们只能要求在接下来的搏斗中,不能生死相见。其余的,我们也是不管的。”杜先生解释的倒是极为清楚,也是合情合理。

  我看着他,沉默了。这么清楚的解释,却让我不愿意相信,这就是真的答案。

  搏斗场一直都围绕着一个谜题,那就是杀戮,好像杀与不杀,在哪里杀,都被那些所谓的大人物所关注着,我之所以被受到关注,不管是狼汉的身份还是此时熊壮的身份,都是因为非常能够杀戮。

  “当然,这位搏斗者,你的擂台赛还可以继续。只是下手请稍微留情,不要杀戮便是了。”杜先生说完便要离开。

  我忽然开口问到:“你能做主?这个地下搏斗场是你的?”

  我故意把问题问的显得傻气,好像还是一副不服的样子,那杜先生也没有察觉到我的真正目的,只是转身望向我,说到:“地下搏斗场在地下城有很多处。我杜某人,哪里敢说地下搏斗场是我的?只是这间地下搏斗场,我是一个维持持续的人。”

  “还打吗?”他望着我。

  我冷哼了一声,弯腰收起了地下那些散落的钱币,闷声的说到:“不打了,我不能把握自己的力道,万一再杀人了,和你们地下搏斗场为敌就没有意思了。”

  我这样说了,自然有人打开了铁栅栏,我大模大样的嘶吼着从铁栅栏里走了出去,然后径直朝着后台走去。

  人们开始欢呼,开始猜测,我明天还会不会出现?而我就在这样的议论声中走入了属于搏斗者的后台。

  在搏斗场,搏斗者离去自然不能和狂热的观众一起,让搏斗者和观众保持一定的距离,无论是在地下和地面都是一条铁则,原因有很多,但最大的原因是因为搏斗者要保持一定的神秘感,才能利用偶像的效应吸引一定的观众。

  我进入了后台,之前还有许多搏斗者的后台,好像经历了和我一个连擂,剩下的还不到一半,看向我的目光都充满了敬畏。

  在这个时候,那个马妖忽然冲了出来,跑到了我的面前说到:“不知道熊壮勇士,有没有兴趣长期加入我们的地下搏斗场,听听我们的条件如何?就比如...”

  “我这段时间内,还会出现在这里的。现在我累了,把身份牌还给我,我需要安静的离开,并且休息。然后用这些钱解决一些麻烦。”我装作不耐烦的打断了他,但半点踌躇和犹豫都没有表现出来。

  我自然不会再出现在这个搏斗场,但我需要一个顺利脱身的方式,哪怕这种说法只能为我减少一点点麻烦。

  那马妖听闻我如此说,并没有失望,反而是高兴的搓着手,示意属下为我拿来了身份牌,并且在我耳边不停的啰嗦:“我们的地下搏斗场会给熊壮勇士最优厚的条件,并且全力的打造你...”

  我对这些啰嗦不置可否,心中忽然有了一个想法,干脆一把揽过了那只马妖说到:“先停止你的废话,我对这里并不熟悉。你带着我出去。”

  马妖自然不会拒绝我这个要求,立刻鞍前马后的带路。

  路上,我就这样被马妖一路带着走出了这个搏斗场,并且在很多人见到的情况下,走过了好几条街道。

  我的打算很简单,至少有马妖的陪伴,我是明目张胆,也没有打算隐瞒什么的样子,那么有心调查我的人就会少了很多,再不济,对我的警惕心也会少了许多。

  我很干脆的让马妖把我一路送到了一家商业区的客栈,这才不耐烦的摆手,让他离去,并且故作大声的声张,我如果这几天没去搏斗场,他可以来这里找我。

  马妖很开心的离去了,并且在离去之前为我开好了一间非常顶级的房间,并结了账。

  我一路嚣张的走入了房间,一直到关闭了房门,我这才一把抓下了面具,扔在了地上,靠着天地之力维持着的阵纹也渐渐散去,膨胀的肌肉也慢慢的平了下去。

  我要从这里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