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七章 不速之客

第九十七章 不速之客

  这几天来,青龙城议论的最多的就是两个人,一个是狼汉,一个是熊壮。

  关于狼汉自然是地面搏斗场的风云人物,从牛勇一战以后,在这几天接连又打了三场搏斗赛,无一败绩。

  虽然说每一场都赢得不是那么轻松,但总有层出不穷的手段和战斗时令人惊艳的智慧,能够获得胜利。

  反而是这样的胜利更加让人们狂热,以弱搏强,能抓住每一丝机会。

  一个永远冷静理智,不知畏惧,不会放弃的搏斗者,比一个有着极强能力,每次都胜利的轻松的搏斗者,更容易成为人们的偶像。

  “嘿,在狼汉面前不要露出一丝弱点,否则你就死定了。”这几乎成为了青龙城流行的一句话。

  至于熊壮,是不是叫熊壮这个名字,还有待确定?

  因为在那场令人震惊的连擂赛以前,熊壮只是一个普通的贵民,是青龙城一个普通贵族家族的子弟,就居住在青龙城的西北角。

  他没有任何让人觉得惊才绝艳的地方,平日里也是一个比较沉默的人,唯一的爱好就是地下搏斗,在那里他才会变得狂热,每次从搏斗场出来,他总会想办法找几个强壮的奴隶练手,杀掉他们,来磨砺自己的力量。

  这是让人们觉得熊壮就是他本人的原因,他只是隐藏了自己的实力。

  只有熊壮的家族和一些在调查熊壮的上层人物知道,那天出现在地下搏斗场的绝对不是熊壮本人,有太多的线索细节可以推断出来,熊壮可能只是成了某个真正厉害的家伙,为了掩饰身份的替死鬼。

  真正的熊壮是什么?只是一个可怜的,只能用奴隶才证明自己力量的可怜虫,他连擂台都没有踏上的勇气,也只能用奴隶来发泄自己看比赛时累积的暴戾。

  可这些并未影响到普通人。

  他们狂热的议论熊壮和追逐他,一场惊艳的擂台赛,十六连杀!让地下搏斗场动用了禁杀令,这是多少年才会出现一次的事情啊?那一次禁杀令的出现不伴随着一个强力的人物才出现啊?

  更令人着迷的在于,这个家伙只打了一场擂台赛,便失踪了,消失的非常彻底,就连家族都没有回去,更没有留下一丝半点的线索。

  反而是这样,无法让人预估实力,更让很多年轻的,热血的妖人疯狂的崇拜他,那势头和狼汉几乎并驾齐驱。

  要知道熊壮只打了一场比赛啊。

  如今的街上,到处都是裸露着肩膀,上面露出一个爪印的年轻人,他们的脸上带着骄傲。

  很多时候,他们也会碰见身上描绘着血色纹身的年轻人。

  在这种时候,会很难免的停下来,争执一番,究竟是狼汉比较厉害,还是熊壮比较厉害。

  青龙城开始贩卖狼汉和熊壮的画像,如果你能出得起价钱,甚至可以买到一张狼汉的照片,熊壮带着面具在地下搏斗场的照片,这些东西让女妖人趋之若鹜。

  “青龙城真是迎来了一个美好的时代,再次出现了传奇的人物。该死的,我们再也不用看那些乏味的,从一开始就猜得到结局的搏斗了。真是期待狼汉和熊壮打上一场啊。”一个喝得醉醺醺的老妖人如此说了一句,狠狠的啐了一口地面,又‘咕咚咕咚’的灌了一大口酒,畅快的样子,仿佛马上狼汉和熊壮就要进行一场比赛。

  “真是遗憾,这个事情你有生之年都不会实现了。”我在心中嘀咕着,和这个老头擦肩而过。

  拉低的斗篷,我的脸上也戴着面具,如今一点儿都不要觉得戴着面具是什么突兀的打扮,那也是熊壮带来的风潮。

  只是那老头儿梦想着我自己和自己搏斗我肯定做不到,只能替他遗憾了一下。

  热闹的街头,并没有人注意我,我手上提着一大块牛肉,还有一个袋子,里面装着的是更珍贵的一把新鲜蔬菜和两个苹果,朝着青龙城西区的一个宅子走去。

  在这里天天以肉为主食,粮食就像配菜,水果青菜更是奢侈品,我怕吃得久了,我的身体也会抗拒,每天总是花大价钱也得补充一点儿水果青菜。

  好在苹果因为易于保存的原因,还不算在我承受的能力范围以外。

  我走进了宅子,这是封六在我打赢了第三场搏斗后,特别分给我住的地方,我把夜啸接了过来。

  在地下搏斗场打得他骨折,让我多少有些内疚,所以让他过来过点儿好日子,少打几场擂台赛,也算是我表达心意了。

  “大哥,让我看看你买了什么?”我刚一进屋,夜啸就冲了过来,有时我觉得简直是浪费了我对他的同情,明明是骨折的伤势,竟然不太影响他的日常活动,当然搏斗他是不行了。

  我感慨妖人的恢复能力是那么的变态,然后把手中的牛肉和纸袋交给了他。

  “我这是在做梦吗?每天都过着那么奢侈的生活!今天又是一大块牛肉,锅里还有管饱的馒头。这些蔬菜,看着就如此的美妙,还有苹果。大哥,在遇见你以前,我发誓只在图片上见过它的样子,老人的嘴里听过它的名字。”夜啸又开始了习惯性的啰嗦。

  我也不理他,随手摘下了面具,解开了斗篷,舒服的躺在了院子中的一张椅子上,这是封六的厚赐,是木料的。

  “不行,我都有了罪恶感,这样的日子每天都在过!但也无所谓,我大哥是谁?整条街都是关于他的议论声。”夜啸犹自嘀嘀咕咕,我早就习惯了夜啸的啰嗦,很干脆的闭目养神。

  这几天的日子在地下城过得还算不错。

  至少没有什么九儿,十儿之类的来找我,说些让我焦虑的话,做些让我要费尽心机去猜测的事情。就连封六也没有出现,有什么事情一般都是猿军代办。

  而地下搏斗场那边应该是在查找我,但一定没有我的线索,否则我的日子怎么可以过得那么轻松?

  如今,在整个青龙城出名了,不说辛夷,就说童帝,如果赶到了青龙城,应该轻而易举的就能联系到我,这也是一种被传播的好处吧?只是童帝那家伙...我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却不想在这个时候,一声开门的‘吱呀’声传入了我的耳中。

  我的院子不怎么关门,这样做其实也是一种心理战术,是为了朝着封六表达一种我很坦然的态度。

  不关院门的人,能有什么秘密?

  不过,在这里住着的大多都是有身份的贵族,又知道这是我狼汉的院子,有多少人会强闯呢?虽然到现在我都只是一个贵民的身份,但如果有人认为我只是贵民的实力,那无疑就是愚蠢了。

  所以,我很新鲜的睁开了眼睛,却郁闷的发现来人也是一个披着斗篷,戴着面具的人。

  “既然吃的这么好,能让你夜啸产生罪恶感。不如今天你的那一份让给我吃好了,我没有什么罪恶感。”来人站在院子的门口,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的说到。

  是冲着夜啸来的吗?

  夜啸因为有我的存在,底气一点儿也不弱,来人才开口说了那么一句,他就立刻蹦了起来,大吼到:“你TM谁啊?敢对你夜啸大爷这么说话?这些吃食我就算喂了奴隶也不会便宜你,你知道我大哥是谁吗?”

  “呵呵。是吗?”来人一点儿也不恼怒,反倒是反问了夜啸一句,说话间,他就开始摘自己的面具,然后又说了一句:“你大哥不就是鼎鼎有名的狼汉?”

  这话刚一说完,他的面具就已经摘了下来,露出了他的脸。

  夜啸的表情一下子就畏惧了,而我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但表面上仍然一副迷惑的样子,假装一点儿都不认识来人。

  来人有些一瘸一拐的朝着我和夜啸走来了,不是杜先生又是谁?看到是他,在我心中一点儿都不认为他这一次来,是找夜啸麻烦的,夜啸还没有那个资格。

  “尊敬的狼汉先生,能慈悲的允许我在你家里吃上一顿饭吗?我已经闻到了蒸馒头的香气,还有一点儿酒味,很美妙啊。”杜先生看着我,看样子是想努力做出带着笑容的表情,无奈他那一张脸是在太过沧桑了,做出这么一副表情反倒是难看的要命。

  “你谁啊?”我坐了起来,脸上是平静而危险的表情,我不得不这样表演。

  反倒是夜啸急匆匆的来阻止我了,说到:“大哥,这位先生是地下搏斗场的大人物,咱们留他吃一顿?”

  我脸上的神情稍微松懈一些了,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样子,然后问到:“地下搏斗场的?你可是来找我的兄弟夜啸的?他现在的情况可一点儿都不适合走上搏斗场。”

  “能先吃个饭吗?”杜先生看着我,神情也平静了下来,但他的双眼告诉我,他似乎洞悉了一切。

  我的心里开始盘算了,莫非熊壮的身份被他发现了?这是我绝对不想暴露的事情,我已经在考虑要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套出有多少人知道,并且杀了他的办法了。

  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我脸上到底不动声色,只是说到:“夜啸,去做饭,款待这位先生吧?先生,如何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