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妻美人

返回首页蛇妻美人 > 第7章 仙凡永相隔

第7章 仙凡永相隔

  或许是因为赵依仙的温柔,亦或许是因为别的原因,这次的时间很短,只是不到一刻钟我便鸣金收兵,而赵依仙也快速的穿好了衣服,嘴里说道:“小相公,你要乖,就待在房间里面,哪里都别去。”

  赵依仙说完之后转身走出了房门,那纤细完美的背影,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赵依仙出门之后,我似乎被人遮住了耳朵,就像是聋了一样,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而那房间的老木门,分明是在晃动。

  我赶紧爬起身来,跑到了房间门边,赵依仙的话让我心神不宁的,总感觉会出什么事情。

  透过门缝,我看到了院子里面的情景,此时胡爷爷已经回来了,他和爷爷趴在地上,而在他们的背上,我居然看到了两个穿着黑色寿衣的女鬼趴在他们身上,让他们根本动弹不得,只有四肢在不断的挣扎着。

  在小院的正中间,看到了让我更加揪心的一幕,十来个女鬼和赵依仙站在那里,赵依仙被那十几个女鬼围着,不断的有女鬼张牙舞爪的朝着她扑了过去,尖利的指甲抓在赵依仙身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血痕。

  赵依仙脸色平静的应付着那些不断扑上来的女鬼,始终护住她那白净绝美的脸,她的眼角有些抽搐,手臂一挥一撒之间,总能击退一个女鬼,可是却不能重伤她们,那些丑陋凶猛的女鬼,却并没有任何手下留情的意思,仅仅不到三分钟,赵依仙的那件蓝色的紧身连衣裙,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紫色。

  “住手,你们这些女鬼有什么本事冲我来,不要折磨她。”我猛的抓起了门,准备出去,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门明明没是虚掩的,可是不管我怎么用力,就是弄不开这扇门。

  我发出动静让那些女鬼全部看向了我,此时的赵依仙已经有些精疲力尽,摇摇晃晃的站在在院子最中间,嘴里似乎在说着什么,可是我却什么也听不见。

  那些女鬼看到我之后没有继续攻击赵依仙,有几个已经飘到了门前,丑陋曲扭又惨白的脸贴在了门缝中间,看上去异常的恐怖。

  “来呀,来咬我啊!丑八怪!”我没有害怕,反而大声的吼着,她们那样对赵依仙,我对她们恨之入骨,愤怒和仇恨,早就已经驱散了我心中的恐惧。

  “啪!”一只惨白的手掌突然从后面拍在了我的肩膀上面,巨大的力道把我往后面一拉,我瞬间就感觉到了一种凉彻心扉的寒意,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一张更是丑陋的女鬼脸出现在了离我不到十公分的距离。

  那女鬼紧紧的盯着我,我浑身根本动不了,就好像被空气绑住了一般。

  那女鬼看了我好一会儿,黑色的嘴唇动了几下,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浑身是血的赵依仙突然来到了我的身边,抬手一巴掌就把那个女鬼扇退了好几米。

  赵依仙伸手把我拉进怀里,护着我走到了一个角落,然后表情愤怒的说了好几句话,那些女鬼也纷纷冲了进来,个个张牙舞爪的样子,阴冷的眼神全部看着赵依仙,已经再也没有任何人对我感兴趣。

  我什么都听不到,就好像失聪了一样,房间里面的情况很乱,我却听不到半点动静。

  赵依仙和他们说了将近一分钟的话,那些女鬼最终还是扑了上来,而在那一刻,赵依仙伸出了一只满是血迹的手,在我脸上轻轻一拂,我便觉得头昏脑涨,浑身乏力,靠着墙角坐了下去,眼皮也变得无比沉重,在闭上眼睛之前的那一刻,我只看到十几个女鬼冲了过来,而在我面前护住我的,只有赵依仙那娇小柔弱而且浑身是血的身躯……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出了,床边坐着爷爷和胡爷爷,他们两个的精神状况都很差,爷爷看到我醒来,彻底的松了口气,嘴里说道:“总算醒了,看来是平安躲过了这一劫。”

  胡爷爷接话说道:“是啊,只是可怜了那赵姑娘。”

  我猛的坐起身来,嘴里着急的问道:“爷爷,赵依仙呢?”

  爷爷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没说话,我赶紧抓起胡爷爷的衣袖:“胡爷爷,我求你告诉我,赵依仙去哪里了,我要去找她,她没事对不对?”

  胡爷爷也叹了口气,看着二老的表情,我的眼泪顿时犹如断线的珍珠,那种感觉难以言喻,哪怕是爷爷打我最厉害的一次,我也没有掉过这么多的眼泪,我隐约觉得,我的仙女姐姐,那个叫我小相公的女子,那个用生命在守护我的女子,已经离开了。

  可是我不愿意承认,我也不愿意去接受,我宁愿活在梦里,让她在我的脑海中永生,我赶紧抓起床边的新郎服,胡乱的套上,嘴里说道:“爷爷,我要娶赵依仙。”

  爷爷这次没有反对我,而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好,我带你去看她。”

  “好!”我兴奋的跳了起来,爷爷说带我去看她,那是不是就说明她还在?

  爷爷和胡爷爷把我领到了院子里面,院子西边的角落里,多出了一个土包,这个土包是新挖的,上面的泥土还没干,在土包前面,竖着一块木板和笔墨,木板上面什么都没有写,木板的前面,有一个香炉和几碟贡品。

  “她去了,我们在这里为她立了一个坟,你以后要多多祭拜,这样对她转世投胎会有好处。”胡爷爷说道。

  看着爷爷悲伤而认真的表情,我跪在了坟前,再次泣不成声,这一哭,足足哭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泪干了,我有气无力的说道:“爷爷,胡爷爷,我要和她拜堂成亲,可以吗?”

  “应该的,这样有情有义的女子,值得。”胡爷爷接话说道。

  我没有问爷爷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那些女鬼是怎么走的,更加不知道赵依仙的死是怎么回事,这些事情,爷爷会告诉我的,这个时候,我只是跪在她的坟前哭。

  爷爷拿来了一对蜡烛,这次是红色的,顺便还拿来了一个酒壶和两个杯子,倒上了两杯酒,然后拿出了那个玉环,认真的对着那个玉环说道:“赵姑娘,感谢你对赵默的帮助,没有你,他现在已经躺在棺材里面了,他的命是你给的,今天他要和你拜堂,我就做主成全了你们。”

  爷爷说着把其中一杯酒倒在了那个玉环上面,酒水接触到玉环,冒起一阵微微的白雾,随后渗入了下面的泥土里面。

  “快喝掉你的酒。”胡爷爷提醒道。

  我拿起那个酒杯,把里面的烧酒一饮而醉,辛辣刺喉,弄的我眼泪直流,那是我第一次喝酒。

  阳光从前方射了过来,很刺眼,而在爷爷小院的后面,却突然凝聚出了一片乌云,很快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胡爷爷叹了口气说道:“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情,这蛇仙情谊浓厚,鬼戏之后要改名,依恋却不得,仙凡永相隔,你以后就叫赵恋凡吧。”

  “赵依仙,赵恋凡,名字也算般配,你以后就改名赵恋凡。”爷爷也附和着说道。

  我点点头,虽然这个名字有些女性化,但是我却很喜欢,我拿起地上的毛笔,点了墨水,直接在那空白的木牌上写下了两排曲曲扭扭的字:“妻赵依仙之墓,夫赵恋凡立。”

  拜堂拜的很简单,那块玉环被爷爷用一根红绳系在了我的脖子上,我把它紧贴在我的胸前,说来也很是奇怪,白天很热的时候,玉环很冰凉,异常的舒服,而晚上冷的时候,玉环的温度比我的体温还高,更是感觉全身暖烘烘的。

  当天晚上,我一直在做梦,梦里都是赵依仙的身影,尤其是赵依仙被那些女鬼围攻的情景。

  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整个枕头都被我的泪水浸湿,我知道在梦里,我哭了整整一晚上,对于赵依仙的想念更甚,对那些女鬼,我恨之入骨。

  第二天一大早,天蒙蒙亮的时候,我爬起床,趁着爷爷还没有起来,我紧咬着牙关,扛起院里的一把锄头和一把铲子就出了门,我要去挖坟,把那些女鬼的坟全部挖掉,把她们的尸骨拿出来暴晒,是她们害死了赵依仙,我是不会放过她们的。

  六月天,娃娃脸,说变就变,刚刚走出院门,外面就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我没有理会这些,不把那些女鬼的坟挖了,我心里这股子怨气总是撒不出来,我甚至在想,干脆让那些女鬼把我弄死算了,说不定我死了之后还能见到赵依仙。

  一个人连命都不要了,就没有什么可以让他恐惧的了,而现在,我就是这个心态。

  扛着锄头和铁锹一路狂奔,一边奔跑一边流泪,雨水和泪水交杂在一起的味道有些酸涩。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没有吃早饭的我足足跑了两个小时,到后面,那铁锹只能拖着走。

  老天似乎也在支持我的行为一般,走到坟头山的时候,乌云散了,雨也停了,早晨的太阳照在我的身上很暖,我脱下了身上的衣服,把上面的水拧干,胡乱的搭在肩膀上面,扛着锄头和铁锹就朝着坟头山上走去。

  雨后的坟头山被一层浓浓的雾气笼罩着,看上去有些虚无缥缈,走了近百米之后,我开始回忆那天晚上胡爷爷带我上来的路线,想要把找到那些被胡爷爷请去看鬼戏的那些女鬼的坟墓。

  经过一座熟悉的坟,这座坟是我一个同学的妈妈的,她妈妈是上吊自杀的,出殡的时候,我一起送的葬,路过同学她妈妈坟的时候,我对着那坟拜了两拜,然后继续往前走,可是走着走着,我发现我又回到了她的坟前,而我要找的那些女鬼的坟,一个都没看到。

  我有些着急,心中憋着一股恶气,不把那十几个女鬼的坟刨开,我心里很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