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妻美人

返回首页蛇妻美人 > 第8章 挖坟鬼打墙

第8章 挖坟鬼打墙

  我继续往上爬,爬了将近五十米的距离,转头一看,再次看到了我同学她妈妈的坟,墓碑上那似笑非笑的黑白照片就紧紧的盯着我,就好像有话要和我说一样。

  “婶子,我是来挖坟的没有错,但是我的目标不是你,你就不要耍我了好不好。”我无奈的对着那墓碑说道,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说完之后我继续往上爬,可是第三次,我再次看到了我同学她妈妈的坟,而这一次,那墓碑上的黑白照片已经没有了笑容,看上去很严肃,似乎在恨恨的盯着我。

  这事儿就奇怪了,我放下锄头和铁锹,用力的揉了揉眼睛,那照片上的表情再次变了,变成了一种很诡异的笑容。

  我心里一阵惊慌,突然想起我那同学的妈妈死的时候,我也去看过,舌头伸的老长,因为窒息的关系,满脸的通红,眼珠子几乎想要炸裂了一样,当时我都被吓哭了。

  我浑身打了个激灵,没有再看那座坟,又一次绕过它继续往上爬。

  这并不算很高的坟头山,我居然爬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在我以为马上就要到顶了的时候,我再次看到了我同学她妈妈的坟,而那墓碑上面的照片,居然真的变成了她还在上吊的时候那恐怖的样子。

  看着那墓碑上面的照片,我由内而外的生出了一种寒意,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但是想起赵依仙被那些女鬼伤害的情景,我强行咽了口口水,嘴里说道:“婶子,你不要玩我了好不好,我还有正事要办。”

  说完这句话,我觉得我有些头晕,抬头看了看,这才惊愕的发现,我现在还在山脚下,根本就没有上山。

  “鬼打墙?”我心中冒出了这个词,鬼打墙我没有遇到过,但是在农村里面,关于鬼打墙的事情太多了,听说隔壁家的李大伯,就是因为鬼打墙给弄死的,他碰到鬼打墙的时候,已经在山里跑了一个晚上了,速度非常快,和兔子似的,第二天别人叫醒他的时候,他一头栽了下去,太阳穴正好撞在了一块尖尖的石头上面,死了。

  听爷爷说,如果碰到鬼打墙,就不能再往前走了,也不要害怕,这个时候只有待在原地不动,就不会有事。

  我心急如焚的在原地坐了许久,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因为太累的关系,我居然躺在地上睡着了,在梦里,我一直听到赵依仙在说对不起,我问她为什么对不起,她却不回答我,只是一个劲的说对不起,我问她在哪里和其他的问题,她同样也不说。

  “啪!”我也不知道我睡了多久,爷爷的一个巴掌把我打醒,气冲冲的说道:“小兔崽子,你跑这里来干啥?还带着锄头和铁锹,是要给自己挖坟吗?”

  我伸手揉了揉滚烫的脸,嘴里坚定的说道:“爷爷,我要挖那些女鬼的坟,我要把她们的尸骨都弄出来暴晒,我要弄死她们。”

  爷爷见我坚定,嘴里说道:“你是不是活腻了?事情好不容易过去了,你为什么还要来找事。”

  “为了赵依仙。”我倔强的爬了起来,抓起锄头和铁锹就往山上跑,现在爷爷都过来了,那鬼打墙应该没有了。自从赵依仙叫了我一声小相公之后,我就把她看成了妻子,妻子被那些女鬼害死,做为相公,如果我不帮她报仇,那就太对不起她了。

  “你给我回来,挖了她们的坟有用吗?快给我回来。”爷爷在后面着急的大声喊道。

  我不管不顾,从懂事起我怕就特别倔,心里认定了的事情,就算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爷爷年纪大,行动很慢,再加上他从家里过来,已经有些疲惫了,根本就追不上我,只能在后面大声的喊道:“你个小兔崽子,你今天敢挖坟,回去我就打断你的腿。”

  “就算你把我打死我也要挖。”我大声的回应道,终于被我找到了一座坟,那墓碑上面的照片我记得,之前胡爷爷在这里点的香,香杆子和那个苹果都还在。

  我二话没说,把铁锹甩在地上,论起锄头就准备朝着那墓碑上面的黑白照片砸过去。

  “你住手,赵依仙没死!你不能砸。”爷爷大声的吼道。

  挥舞在空中的锄头停了下来,我转头看着爷爷,知道他十有八九是在哄骗我。

  爷爷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爷爷那老态龙钟的样子,我顿时清醒了许多,有的时候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根本就管不了那么多,我也知道我挖了坟,那些女鬼肯定会来找我的麻烦,我挖坟,除了要给赵依仙出气之外,还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被这些女鬼弄死,说不定我死了之后还能和赵依仙相遇。

  可是我这种想法太自私了,爷爷孤身一人,年纪又那么大了,先不说会不会连累爷爷,但是我如果死了,爷爷以后怎么生活?等他老了干不动活了,谁来照顾他?

  我丢掉了锄头,快速的跑到了爷爷身边,把爷爷扶起,坐在一块石头上面,嘴里说道:“对不起爷爷,我……我真的太想她了,如果不为她做些事情,我会寝食难安,我……”

  “嗯,我知道你重情,可是你这么做,一点作用都没有,反而会再次招来横祸,你明白吗?”爷爷破天荒的没有骂我,这个态度,我差不多明白了,爷爷刚才说赵依仙没有死,果然是在哄骗我。

  即便猜到了是哄骗,我还是不死心的问道:“爷爷,赵依仙真的没有死吗?”

  爷爷见我冷静下来,嘴里说道:“爷爷刚才是骗你的,希望你不要怪爷爷,你要知道,你的命是赵姑娘给的,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你的命不仅仅是自己的,她也有一半,她希望你好好活着,如果你死了,赵姑娘该有多伤心?”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嘴里说道:“爷爷,我知道了,我不要让她伤心,我要为她活着,好好的活着。”

  爷爷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嗯,好好活着,才是对赵姑娘最好的安慰,走吧,回家。”

  我转头去拿回了锄头和铁锹,路过我同学她妈妈的坟前的时候,我笑着和她说了一声谢谢,而她墓碑上面的照片,又变回了当初的模样。

  回到家之后,我先是祭拜了一下赵依仙,然后做了一顿饭,吃饭的时候,爷爷和我说起了那晚上的事情,那天晚上,我什么都听不见,是因为赵依仙遮住了我的耳朵,至于什么原因,爷爷没有说,赵依仙奋力保全我,也知道她打不过那十几个女鬼,所以也没有下死手,只希望她们能放手。

  那天晚上行房的时候,赵依仙把她的仙气传入了我的体内,封印了我的极阴命格,这才让那些女鬼没有再对我动心思,而是把怨气全部撒在了赵依仙的身上,最后把她活活的撕成了碎片。

  爷爷说完之后深深的叹了口气,嘴里说道:“唉,五百年的道行,好不容易化成了人形,结果却落得这个下场,可惜啊,可惜了。”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说话,这顿饭,爷爷让我知道赵依仙是真的去了……

  一晃三年时间过去了,这三年里,我过的很顺利,再没有什么灾祸,不但如此,我的身体素质也变得非常好,哪怕是感冒也从来没有过,也许是因为赵依仙给过我仙气的原因,我的记忆力超强,几乎到了过目不忘的地步,小学的时候,我的成绩只能算是中上,而初中一开始,我一直保持在年级第一名,从来没有掉下来过。

  因为成绩好,我变成了老师的宠儿和同学们羡慕的对象,加上我的长相还算可以,一些女同学纷纷靠了过来,其中不乏长得漂亮家里又有钱而且学习成绩好的。可是我却没有任何心思,在我的心里,只有‘赵依仙’这三个字。

  除此之外,我总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胡爷爷说是赵依仙的仙气封住了我的极阴命格,打通了我的阴阳眼,不过这些事情,说出去也没人信,而且经过那次鬼祸,我对‘那些东西’也不会恐惧,装作没看见,就不会有什么事。

  初三毕业的那年暑假,我十五岁,爷爷突然病重,没有任何的征兆,病重的那一天,恰好是唱鬼戏的后一天,也就是我和赵依仙简单拜堂的那一天清晨。

  那一天,我被爷沉重又虚弱的咳嗽声吵醒,爷爷似乎早就知道这一天他会离去,从前一天的晚上,他就说叫我和他睡一张床,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爷爷的病,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他很痛苦,四肢也开始慢慢长出了一些蛇鳞,这让我很是慌张,爷爷也不让我去叫医生,只是说道:“三年过去了,天命所至,我也该走了,临走之前,我需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是关于赵姑娘的,咳咳咳……”

  爷爷说完之后又开始咳了起来,这一次,足足持续了三分多钟,这三分多钟,我一直没有说话,爷爷口中的‘赵姑娘’,这三年里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我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她的思念,只是一些深刻的经历会让人快速成长,哪怕我当时只有十五岁,才初中毕业,但是我却感觉自己和同年人完全不一样,不管再大的事情,也能藏在心里。

  就好像这次爷爷说他要离开人世了,我只是默默的流泪,没有吵,没有闹,所有的悲伤都被我压抑在心里,和赵依仙一样,我同样不想让爷爷为了我难过,我要变得很坚强。

  “爷爷您说。”我擦了一把眼中的泪水,还是止不住抽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