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妻美人

返回首页蛇妻美人 > 第9章 爷爷临终话

第9章 爷爷临终话

  爷爷强行笑了笑,突然就不咳了,变得有些神采奕奕,嘴里很流利的说道:“看到你这么坚强,爷爷就放心了,恋凡啊,其实爷爷当初骗了你,赵姑娘并没有死,她当时快要被那些女鬼杀死的时候,我和那些女鬼达成了协议,以我的阳寿为代价,救下了她的元神。”

  “爷爷,这么说,你现在要离开这个世界,是因为救赵依仙?”我悲伤的问道。

  爷爷呵呵笑了笑说道:“医者不自医,我给人算命看八字,却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如何,我找你三叔算过,其实到了明年,我也是大限将至,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赵姑娘情义无双,我能用一年阳寿救下赵姑娘的元神,已经算是很值得了。”

  “元神?”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爷爷点头说道:“是的,人死留魂魄,妖灭存元神,赵姑娘的元神,此时还在你胸前的玉环之中,其实这三年,她一直陪伴着你,只是她的元神中了那些女鬼的阴煞之毒,导致只能寄生于玉环之中。”

  “那她怎么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话?”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爷爷摇头说道:“她虽然没有和你说过话,但是她救了你一次,三年前你去挖坟,那个鬼打墙,就是她拜托竹子她娘弄出来的,如果你当时真的去挖了坟,那我们爷俩就活不到今天了,她没和你说话,一个是不想让你担心,还有一个,可能是因为她太虚弱了。”

  我慌忙从胸前拽出了玉环,紧紧的握在手里,对着那玉环说道:“赵依仙,你真的在吗?”

  我话刚问完,原本冰凉的玉再次发出了一阵阵温热,真的在回应我。

  “爷爷,她真的在。”我勉强笑了笑,这个时候我其实挺开心,只是对着即将离去的爷爷,我开心不起来。

  爷爷笑了笑,点点头说道:“你虽然才十五岁,但是心智已经很成熟了,赵姑娘对咱们家有恩,你要想办法帮她。”

  “爷爷,我该怎么做?”我张口问道。

  爷爷回答道:“去城里找你三叔,他应该有办法。”

  “三叔?我还有个三叔?怎么从来没听您说起过?”从我记事起,我的记忆中没有爸妈,没有叔伯兄弟,爷爷是我唯一的亲人,这些事情我曾经问过,但是爷爷说我太小,等我长到了再告诉我,我之后也没有再问过。

  爷爷叹了口气说道:“你奶奶一共帮我生了三个儿子,老大和老二都在九岁那年意外夭折,我以为是意外,后面才知道是我的问题,我命犯孤寡,所以我和你奶奶离了婚,赶走了她,你奶奶没有文化,我也不想让你三叔拖累你奶奶,就偷偷摸摸把你三叔送到了一个好友的道观里面,你三叔学了些玄门本事,就去了城里,他几次想要回来,都被我骂走了,我怕再克死他。”

  我默默的听着,没有插话,爷爷继续说道:“这辈子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你奶奶,如果你以后可以见到她,帮我说声‘对不起’。”

  我嗯了一声,眼泪止不住的流,强装真的的说道:“爷爷,对不起,以前我调皮,给您惹了那么麻烦。”

  爷爷颤抖着双手,艰难的抬了起来,摸了摸我的头说道:“你已经很懂事了,我很欣慰,还有一件事情,是关于你的身世,其实你不是我的亲孙子。”

  “爷爷,我就是你赵鑫的孙子,一辈子都是。”我坚定的说道。

  爷爷艰难的笑了笑说道:“你是姓赵没有错,但是你是我捡来的,捡来的时候你才不到半岁,身上只有一个生辰八字和姓氏,还有你身上那个玉环,我仔细合过我们的八字,知道我的命格不克你,我才敢收养你,你身上的玉环很不简单,至于你的亲生父母是谁,我也找寻了很久,没有任何结果,这件事情,或许也只能靠你自己去努力了。”

  “嗯,爷爷,我知道了,你休息一会儿,不要说那么多话了。”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哽咽的说道,看着爷爷虚弱的样子,我心里钻心的疼。

  “呵呵,时辰到了,恋凡,记得好好照顾自己,抽屉里的东西,是我留给你的,以后的路还很长,你要坚强,保持一颗善心,老天才会眷顾……你……”

  这是爷爷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之后,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手也自然垂了下去,脸上依旧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爷爷……”我终于忍受不住巨大的悲痛,泪水在撕心裂肺的哭喊中决了堤。

  爷爷走后的不到一个时辰,我的嗓子就哭哑了,那些表面的坚强,顷刻间消失不见。

  胡爷爷拿着一件寿衣走了进来,他看着床上爷爷的遗体,深深的叹了口气,用衣袖擦了才湿润的眼眶,嘴里说道:“恋凡,赵老弟的后事我来料理。”

  我看了看胡爷爷,眼睛通红,嘴里问道:“胡爷爷,我爷爷手脚上面的蛇鳞是怎么回事?”

  胡爷爷叹了口气说道:“那些女鬼要你爷爷的阳寿,又不想留下杀人的罪行,所以利用赵姑娘的蛇气来控制你爷爷的死期,造成你爷爷是被赵姑娘害死的假象,其实你心里明白,这事和赵姑娘无关的,对吗?”

  “嗯,我知道。”我默默的点了点头,接过了胡爷爷手中的寿衣,帮爷爷换上……

  爷爷的丧事办的很隆重,同样埋在了坟头山上,丧事整整持续了三天,十里八乡来了不少人,这些人以前都受过爷爷的帮助,他们没有人忘本。

  爷爷走的第五天,这五天我只睡了几个小时,前一天傍晚终于扛不住睡着了,梦里有赵依仙的陪伴,她似乎知道了什么,所以一个劲的在安慰我,只不过她的样子很模糊,我根本看不清。

  醒来之后我才渐渐的接受了这个现实,这几天我一直住在爷爷的卧房,爷爷说的那个抽屉,我一直没有去打开,今天,我知道我应该走了,爷爷走了,这个把我抚养大的老人一直被我视为唯一的亲人走了,爷爷说的对,以后的路还有很长,而且在我胸前的玉环里面,还有我的妻子赵依仙,无论如何,我都要救她。

  因为,我现在只有她了。

  我打开了那个抽屉。

  抽屉里面只有三样东西,一封信,一叠钱,还有一张很老旧的照片。

  照片很模糊,看不清是什么,甚至连是人还是风景照都看不出来,但是已经过了塑,不会变的更加模糊。

  我缓缓的拿起那个信封,小心翼翼的拆开,信很长,是爷爷用钢笔字写的,足足有三页。

  仔细的读完那封信之后,我深深的叹了口气,爷爷先是告诉了我三叔的地址,然后又写了一些关于我身世的猜测,爷爷说每年都会收到一个陌生人的钱,钱就放在门口,他怀疑给钱的人是我的亲生父母,可是他却找不到他们,抽屉里的钱,足足有五万多块,这五万多块都是那个陌生人给的,爷爷一直留着,哪怕是唱鬼戏那天,他宁肯出去借钱也没有动用这笔钱。

  把信封折好,收了起来,对于我的亲生父母,我没有任何的感觉,甚至有些排斥,如果他们把我丢了再没有出现过,我也不怪他们。如果真的如爷爷所说,每年还往这里送钱,却不肯来相认,这让我打心底里彻底对他们没有了念想,小时候多少个日日夜夜看着别人的爸妈暗自落泪,现在我已经习惯了,就当他们没有存在过。

  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把房子打扫的干干净净,所有的门窗都关好,我拖着一个小箱子离开了家,爷爷的牌位我没有带走,我没有时间去供奉,被胡爷爷带到家里供了起来。

  在古代,父母去世,需守孝三年,我也很想给爷爷守孝三年,但这不是爷爷想要看到的,而且我着急想要救赵依仙,只能每天在心里祈祷爷爷能够一路走好,早登极乐。

  三叔住在本市市内,离家里很远,我坐了大半天的大客车,来到汽车站的时候已经天黑了,我对市内不熟,也不知道该怎么坐车,又因为身上还有些钱,所以我准备打的去三叔所在的地方。

  “去哪里啊,小伙子?”司机很是殷勤的问道。

  我直接说道:“师傅,我去千浑路四十四号,您知道离这里远吗?”

  “千浑路四十四号??小伙子你大晚上的去那里干嘛?”司机惊讶的问道,表情甚至有些惊恐。

  看着司机的表情,我有些疑惑的问道:“师傅,那里有什么问题吗?”

  那司机叹了口气说道:“小伙子你是不知道,千浑路也叫做千魂路,以前那里只是一个独立的小镇子,抗日战争的时候,日本鬼子杀了上千人,全部埋在了那里,后面整个镇子就废弃掉了,建国之后,政府重建了一次,有几十户人家搬了进去,但是那个地方邪门的很,住在那里的人,基本上都变成了神经病,然后整条路的房子都废弃掉了,没有任何人居住,那里白天都看不到一个人,更加别说晚上了,小伙子你还是下车吧,这种害人的事情我可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