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追凶

返回首页白夜追凶 > 第二章 新手 · 2

第二章 新手 · 2

  关宏宇憋了许久的火,终于也点着了:“你到底关心哪茬儿?破案?还是我的清白?我一回来你怎么不先问问我找着案卷没有?”

  关宏峰呼吸也急促起来,大声道:“你自己你自己。从小眼里就只有你自己!”

  关宏宇冷笑:“对!你以为我是圣父?我现在自身都难保,怎么可能还有闲心管人家的案子?”

  关宏峰失望地看着他,半晌,才慢慢道:“难怪武警部队当初不收你,你这种自私自利的人,根本就不配当武装警察。”

  关宏宇被戳到痛处,嚯地站了起来。他的眼睛也有些发红,哑声道:“你其实压根就不相信我是清白的,是不是?那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交给周巡?”

  关宏峰也反击道:“你要真没杀人,跑什么跑?”

  这句话触到了关宏宇的底线。他跳起来,掏出手机往沙发上一扔,大吼道:“因为连我自己的亲哥都不信我!我还能指望谁?相信谁?你要我坐以待毙吗?”

  关宏峰一时语塞,房间里又安静下来。

  两个人像两头野兽,胸膛起伏,呼吸急促地对视着。

  此刻是早上6点25分,刑侦支队会议室内,彻夜未眠的周巡显然刚发过脾气,正呼哧呼哧喘着气。他把一叠报告拍到桌子上,咆哮着对下属大发雷霆:“能耐了啊你们!连这点消息都他妈捂不住!五点,凌晨五点张局长亲自给我打电话问,说微博上连现场照片都有了!照片!照片都有!”

  小汪安慰周巡:“周队,咱也别急。”他说着给周巡端了杯茶。周巡接过来,耐住性子问:“几点了?”

  小汪道:“六点半。”

  周巡道:“老关回去多久了?”

  小汪摇摇头,两个人一起看向周舒桐。酒醉的周舒桐正趴会议桌上,睡得七荤八素,就差没流口水了。周巡翻了个白眼,看小汪,语气生硬地道:“一分钟,负责叫她起来!”

  小汪连忙把周舒桐摇醒,周舒桐迷迷糊糊地坐起来,边擦口水边答话,人还是半醉半醒的状态:“哎呦,我的头……周,周队?!”她猛然清醒,“刷”地站了起来,顿时感到头疼欲裂,焉焉地又坐了回去。

  周巡敲敲桌子,不悦地道:“让你一直跟着关队,他人呢?!”

  周舒桐的酒顿时醒了一大半,支支吾吾地道:“我……这……他……问出来了,然后……然后就……哎呦。”

  周巡忍无可忍,吼道:“口条给我捋直了!”

  周舒桐一凛,快速答道:“他开车把我送回来的!然后就……就……”她说不下去了,后半截明显是酒后失忆。

  高亚楠一直旁观,这会儿冷不丁噎了周巡一句:“总得让人家回家补个觉吧。关队毕竟是来帮忙的,又不是你周巡的下属,二十四小时免费劳工。”

  周巡被噎得没话说,只能继续对周舒桐虎着脸:“马上给我把他找来!再有一次,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这儿没你睡觉的地儿!散!”最后一句是对所有人说的。

  大家四散,只有周舒桐坐在那儿,苦恼地按摩太阳穴。高亚楠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上午6点45分。

  关宏峰在笔记本电脑上查资料,关宏宇从厨房端出一碗热汤面,犹豫了一会儿,轻手轻脚过来,放在关宏峰面前。关宏峰没说话,抄起筷子低头吃面。

  两人没眼神接触,但明显已经比之前缓和了许多。关宏宇在他身旁坐了下来,看他吃了一会儿面,试探着道:“那也不能都赖我呀,我这不是没经验么,不得一点点学?”

  关宏峰继续吃面。他的这种沉默使得关宏宇愈发内疚,他挠了挠头,道:“我知道你为了我把工作都丢了,咱俩这么白天黑夜地倒你也够冒险的,我心里都明镜儿似的……我……”

  关宏峰是个不习惯如此直白地表达感情的人,听到弟弟这么说,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赶紧板着脸打岔:“我劝你,真想洗脱你自己,光看案卷有什么用?你就算是把案卷吃肚子里,不会破案不照样没辙?”

  关宏宇刚想说话,眼睛瞄到了电脑屏幕刷新出的页面上,兄弟俩都愣住了。

  一张图片在屏幕的中心被放大,正是今天的现场照片。翻译官小说

  分尸案的照片和相关文章成了网上的热点新闻。

  关宏峰眉头立刻打起了结,指挥弟弟:“把电话拿来……”

  关宏宇从沙发上刚拿起手机,手机就响了,他看了眼来电提醒,使了个眼色,无声地递给关宏峰。

  关宏峰接起了电话,按下免提,周舒桐带着哭腔的声音立刻传了出来:“关老师……出事儿了,您能现在来队里一趟吗?您在哪儿?我去接您成吗?”

  关宏峰道:“不用,我这就过去。”

  那边,另一个人小声说:“给我。”然后电话易主,周巡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关,我真有点顶不住了。这事儿已经……”

  关宏峰看了眼电脑,不慌不忙地打断他:“知道,我正看电脑呢。”

  周巡在那头叹了口气:“咱可都是干这个的……”电话两端的两个人沉默一会儿。

  关宏峰回过头,看着若无其事的弟弟。关宏宇正穿着裤衩端着面碗,看热闹一般的看着电脑上的新闻,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他暗自叹了口气:“好吧。我马上过去。还有点事得跟你谈。”他挂断电话,又在手机上按了两下,冷冷地盯着手机屏幕。

  6点58分。周巡挂了电话,把手机扔给周舒桐,冷着脸,道:“去门口等人。”

  周舒桐手忙脚乱接住手机,急于表态:“今天保证完成任务!”

  周巡没再理她,匆匆上了楼,推门进了技术队。一开门,就问:“手机定位结果怎么样?”技术队一个刑警表情怪异地道:“关队的手机定位在……在芬兰。”

  周巡眼睛都瞪大了:“什么?”

  小汪在旁边说:“估计是做过反窃听和反定位改装。毕竟是老刑警,能做到也不奇怪,是吧周队?”

  周巡一脸鄙夷地看着小汪,一针见血地道:“能做到是不奇怪,问题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上午7点整。

  关宏峰匆匆将自己收拾妥当,准备出门,忽然返回身,想要嘱咐弟弟几句。关宏宇还没等他说话,张口就来:“哦,我懂我懂,别开大灯,别叫上次那家外卖,别大声讲话,别忘记带耳机,别在窗口出现。你看,我记性好吧?”

  关宏峰被一阵抢白,一时也没想出什么别的,刚要说话关宏宇又插嘴:“还有水龙头不能开到最大,防止水声太大。”

  关宏峰终于感到满意了,打开门准备走。关宏宇站在门口,自言自语道:“其实吧,那保安说的……总觉着好像什么东西,特熟悉,但是……”

  意识到没有什么实质性内容,赶时间的关宏峰有点不耐烦:“好了,交给我吧,晚上回来再说。”门关上了。

  关宏宇耸耸肩,坐回到沙发上,很快就将这茬儿抛之脑后。

  上午7点半。

  尸检台上,两具尸体已拼凑完整。周巡、关宏峰、高亚楠和周舒桐围在旁边。

  高亚楠边摆弄尸体,边介绍目前结果:“2号、3号尸体已经完整了。男的28岁左右,一米八一,100公斤。女的23岁左右,一米六三,52公斤。男的是被勒死的,但女的是活活给砍死的。她的肩胛、头部有多处劈砍伤口,而这些开放性伤口的边缘有白细胞,说明是死者生前造成的。另外,你们也看见了,面部毁损严重,无法辨认身份。两名死者死亡时间非常接近,目前尸僵还没缓解,所以他俩的死亡时间不超过24小时。换句话说,他们有可能死在第一名被害人之后,但间隔时间不久,就这些。”

  大家都看向关宏峰。关宏峰没说话,上前翻看男尸的手、脚和头。

  周巡在一旁急切地问:“有什么线索?”

  关宏峰不答话,又检查起女尸的各部分,尤其仔细观察了女尸的外生殖器。

  周舒桐难受地别过头去,连周巡也皱了皱眉,唯独高亚楠露出了赞许的目光。

  周巡急忙问:“怎……怎么着?”

  关宏峰不咸不淡地看了他一眼,扯下手套:“走,我们出去谈。”他顿了顿,指着女尸生殖器:“亚楠,做个简单的器官解剖。”高亚楠立刻会意地点头,快速把工具台拉到尸检台旁。

  上午7点35分,刑侦支队地下室走廊。

  周巡站在一块“禁止吸烟”的牌子前,熟练地点上了烟。两个男人保持着心照不宣的沉默,彼此都在等对方先开口。最后,显然还是周巡输了这场角力,先开了口:“你这也算对老搭档落井下石了吧?得,开条件吧。”

  关宏峰不甘示弱地回望他:“你还好意思说落井下石?派个丫头盯着我不说,还定位我手机,你这么有诚意在先,还有脸挤兑我不仗义?”

  周巡被当场揭穿,面上也有点过不去,悻悻道:“我以为你还是个骨子里有点正义感的刑警。”

  关宏峰也不客气,立刻顶了回去:“巧了,我也以为你还是原来那个好兄弟。”

  周巡也不想翻嘴皮子了,暴躁地道:“想提条件是吧?好,好,你说。”霍比特人小说

  关宏峰道:“我要看我弟弟的案卷,现场勘验记录、尸检报告、监控录像、证人证言……所有跟他案子有关的,一个不漏,我都要看到。”

  周巡似乎早有预料,冷笑道:“我要是说不呢?泄露这些给你,这雷顶了天了,劈下来我一个人扛?”

  关宏峰不置可否:“哦,不强求。但有些雷远在天边,还有些雷已经悬你脑袋上了。你自己斟酌斟酌,看着办吧。”

  周巡有些恼怒,把烟狠狠一掐撂在地上。

  他的声音里透着无奈与失望,恨恨地道:“你这是在拿无辜的被害人要挟我!你摸摸自己警徽,烫不烫?”

  关宏峰丝毫不为所动:“错,我是在用拯救无辜者的性命,换我弟的清白。”

  周巡来回走了几步,听见这话,愈发暴躁起来,还要拼命克制自己,压低声音,凑到老搭档面前道:“你怎么知道关宏宇是清白的?你知道吗?案卷里所有的证据都显示……”

  “我自有判断。”关宏峰打断了他,冷冷地道,“要是他清白我给他平反,要是他有罪,我帮你们抓他!”

  周巡冷静了下来,看了看表,踌躇了一会儿。半晌,他抬起头来,疲惫地道:“答应你的话,你能保证什么?”

  “破案。”关宏峰淡淡道:“24小时之内。”

  周巡难以置信地笑了,他抬起头,盯着镇静的关宏峰看了半天,随即明白关宏峰不是说笑。他又专注地看了会儿老搭档,咬了咬牙:“好,我答应你!可咱约法三章,要是有一条你做不到,今天这谈话就当没发生过,行不行?”

  关宏峰挑眉:“说。”

  周巡焦躁地又在原地走了几步,才低声道:“第一,只准在我办公室看,不许复印,不许拍照,也不能对任何人谈及案卷的内容。第二,看完案卷之后,告诉我你对案件的推断。第三,不止这一案,从今往后,只要我手里有破不了的案子,你必须随传随到,没正式编制、没报酬、也没警察的职权,只作为顾问协助破案——做得到吗?”

  关宏峰很干脆地道:“没问题。亚楠完成解剖后让她也来会议室,我们准备布控。”他说完转身往楼梯口走。

  周巡跟了上去,后知后觉地道:“啥情况?已经……能布控了?”

  关宏峰白了他一眼,道:“废话,光盯着尸体又抓不着人。”

  周巡忍不住给他竖了个拇指:“牛啊!嗨,咱兄弟一场,不怕跟你交个底。上头限我48小时破案,你要真能在一天之内抓到那连环杀手,我这功还立大发了呢……”

  关宏峰的脚步忽然停住,转过头,用看着白痴的目光看着他:“连环杀手?连环杀手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作案的高频率?!你没听刚才亚楠说的么?谋杀与谋杀之间的冷却期已经短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了,这是一名典型的狂欢型谋杀犯!”

  周巡被他说得愣住,讷讷地不知怎么接茬。关宏峰皱了皱眉,干脆把话讲清楚了:“你还没明白?24小时不单是上面的时限,是我们的时限,也是下一名被害人的时限,如果不能在24小时内抓到凶手,咱就等着收新尸块吧!”

  周巡怔在原地。